扶贫公主 77、第七十七章

作者:夜笑 类别:玄幻小说
    面对突然放大的, 对心脏不太友好的盛世美颜, 阿缘下意识的向后躲了躲,挣扎了一下。

    干、干什么?

    她现在可是手脚自由, 可以自己走自己爬自己跳了!

    然而她那点力量, 一如既往地没办法对宇智波斑造成丝毫影响。

    “脚。”

    他言简意赅的回答,视线也顺着腿落到了阿缘穿着拖鞋的脚上。

    “啊……那个,没什么事儿啦。”

    阿缘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一定是因为那个。

    “请不要乱动。”

    他把阿缘放到空房间的椅子上, 蹲下身, 温热的手握住了她的小腿,另一只手拿出了干净的布一个小瓶子, 和一只苦无,也不等阿缘开口拒绝,就动作迅速的把她脚上被草鞋磨出来的水泡挑破了。

    ……果然是脚上起了水泡被看出来了。

    她捂脸。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像这样长时间走路(还穿着草鞋)的原因,她走到一多半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痛了,但也不是不能忍, 再加上好像也快到了, 就没有说出来。

    没想到还是被看出来了。

    而且是以这种方式……

    &%¥%###¥#%

    阿缘都不知道该害羞还是尴尬了,自从重新看到高清世界之后,她就好像特别容易像这样不知该怎么反应。

    怎、怎么说呢, 以前也不觉得自己是这样会给人添麻烦的类型呀, 之前在辉夜城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

    那时候她还经常和斑先生共处一室呢, 也没感觉……

    不,不能想了。

    想到自己曾经竟然和有着这样容貌的斑先生发生过……这样那样的事情,她就好想有一键清除功能了。

    一定都是脸的原因。

    嗯, 一定是这样。

    除了这点不知该如何言说的小别扭之外,阿缘对其他的事情到全部适应良好。

    等到吃完饭后,她甚至已经可以跟达兹纳讨论造桥的事情了。

    阿缘当然没造过桥,但她可是出身基建大国,见到过、路过过的桥却是不计其数。

    从普通的天桥、高架桥,到跨海大桥,穿山大桥……走过去的,乘车经过,等等等等。因此尽管技术上不是很明白,但功能和建材之类的还是能听懂一些的。

    正好她也有些想要讨教达兹纳这位造桥大师的地方,就热切的聊了起来。

    “你是说,在两座山之间造一个能过牛车的桥?”

    达兹纳惊讶的看着提出需求的阿缘。

    “可为什么……”

    当然是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啊。

    “比起绕山走,或者上山下山的,当然还是在两座山之间架起桥梁更快吧?其实穿山隧道也可以,但是总不能没坐山都穿……”

    阿缘回忆着辉夜城附近的地形,在白纸上大概画了一下。

    “这里和这里,如果能建一座桥就再好不过了。”

    “喂喂,大小姐你考虑过这是多大的工程量么?”

    从两山之间造桥,不是说不可以,但是这其中需要的材料和人力,绝对远远超过这座桥能得到的收益。

    “人力……总有办法解决的。”大不了多雇点忍者。“那么您觉得这样的桥该怎么设计呢?用什么样的材料?”

    “一定要说的话……这样吧。”达兹纳跟着在纸上也画了几笔。“但如果是大小姐你的要求,那还得这样,再这样。”

    面对这两人的讨论,三个年轻的忍者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他们三个当中,只有学习成绩最好的春野樱大概能听懂一些他们在说什么,但听懂一些,跟明白目的是两回事。

    她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就突然讨论起造桥来了。

    比起自称缘的这位姐姐说的话,她更在意那个叫镜的孩子。

    他也太……太勤劳,服务太周到了点吧。

    明明是比自己还小的孩子,却一直在干活。

    帮忙做饭,帮忙摆碗筷,帮忙收拾,洗碗,现在又忙着给缘小姐端茶倒水,还体贴的拿来毯子盖在腿上。

    这不是在欺负小孩子嘛?

    怎么会有人忍心让这么好看的孩子这么忙前忙后的干活自己却什么都不干啦。

    看,这自然的伸出手,水杯就会被放上去的画面。

    这得多少次之后才能这么、这么默契?

    春野樱想了很多,但都没有说出来——他们本来也不认识,自己其实没有什么资格去评价这些。

    但又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去在意。

    就很纠结——并没有真正体会到‘死亡’和‘残酷’的少女,比起那些遥远的‘危险’,当然更容易被漂亮的人吸引注意力。

    而比起那个好看是好看,但莫名给人不好接近感觉的‘大人’,镜这个总是温温和和的笑着的孩子显然更养眼也更亲近。

    宇智波佐助同样也很在意。

    只不过跟春野樱的在意点不同,他在意的是,这个叫镜的孩子身上有些微的熟悉感。

    说不上是什么,但就隐约觉得熟悉。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还是他始终觉得这个孩子,绝非表现出来这样只是个普通,的勤快的小孩子。他能感受到这个孩子身上有令人熟悉的气息。

    同为忍者的气息。

    于是等到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走廊上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宇智波佐助掏出一枚小苦无,抬手就向着镜的后脑丢去。

    然而下一秒,还没等苦无钉到墙上,少年的身影就消失了。

    “你心脏跳的太快了,目的性太明显,这样可没办法成功。”

    冰凉的触感贴在颈侧。

    有着柔软卷发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漆黑的苦无抵在他的颈旁。

    “我不太喜欢这种游戏,你可以找你的队友陪你一起玩儿。”

    我可是很多工作要做的。

    卷发少年收回了抵在黑发少年颈部的苦无,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向后退开一步,接着绕过他继续向前去。

    “你……你就做这些么?”

    他不能理解。

    明明才这么小就有这样的实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还有,明明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为何又还要做那些无关紧要的,伺候人的活?

    “这些……啊,你说给姬……缘小姐做事么。”

    宇智波镜恍然,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些就是我的工作啊。”

    虽然是忍者,但他被赋予的任务和工作,就是当姬君的侍童。

    和平的时候就是端茶倒水,服侍起居的侍从,有危险的时候,就是姬君面前最后一把刀。这些都是他应该做到的本职工作。

    只不过之前他这个侍童做的都想当不合格,现在倒是难得的能派上些用场。实话说他反而松了口气,不然总是被动接受姬君的恩惠而不能为之付出什么,他反而会不安。

    他现在只担心自己做的不合格。

    毕竟比起几位侍女小姐,他做的还是粗糙了点,有待改进。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想开口骂人了。

    这些在宇智波斑和宇智波镜看来再正常不过的行动,在他看来却是那么的不可理喻。

    但看对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又说不出什么更激烈的话来。

    只能咬了咬嘴唇:

    “你……你怎么,这么强的?”

    他更想说‘教我你变强的办法’,但少年的自尊心却不允许他用这样示弱的话语去说。然而镜的回答,却是让他差点气厥过去。

    因为卷发少年一脸认真的说:“我?我不强啊。”

    宇智波镜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毕竟先不说自己族长还有千手柱间这两人,他连跟千手隆对练的时候都几乎只能保持平局。尽管千手隆跟他相比有年龄上的优势。

    但是没赢就是没赢。

    忍者之间的战斗可不会因为年龄小就被放过。

    跟同为孩子的忍者都这样,更不要说像是斑大人或者泉奈大人这样,顶尖的忍者了。

    自己还差的远——这点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还不到像斑大人那样公认的‘强’的程度。

    宇智波佐助很气。

    一直到被拄着拐爬起来的旗木卡卡西叫出去训练,都还觉得胸口有一种无名火在燃烧。

    是不甘心,还是对于那个孩子在浪费自己的天赋,又或者在气自己连一个比自己小了那么多的孩子都比不上。

    或许都有,又或许都不是。

    他也说不清楚,只能把这种仿佛在灼烧的怒火宣泄到面前的训练上。然后……

    一脚把落脚处的树干踩碎了,整棵树都因为他粗暴的行为而晃了几晃。

    “……”

    “佐助,重要的是平衡,这么粗暴可不行啊。”

    拄着拐杖倒立站在树上的旗木卡卡西摇了摇头。

    “啧。”

    宇智波佐助深呼吸了几次,再一次向着面前的树发起进攻。

    “忍者的训练……都是这样的么?”

    讨论告一段落,阿缘坐在床边看着远处几个人影围着树上上下下。

    也许是因为她见得太少,但她印象中的忍者们几乎都是在山林间来去如风,就好像有轻功那种嗖嗖嗖嗖的。

    还真没见过这么……这么质朴的?

    “没有。”宇智波斑想也不想的否认。“查克拉控制这种事情,从一两岁就应该打好基础。”

    她又看向一旁乖巧跪坐着的宇智波镜:

    “镜呢?”

    “我没有斑大人那么强,大概四岁的时候才能控制好。”

    他说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

    虽说实际上三岁多就差不多了,但是能好好地按照自己预想的那样使用忍术,就是四岁左右了。

    这个成绩虽然不算差,但也说不上多优异。

    实在不值得拿出来谈论。

    “这样啊。”

    阿缘看了看身旁的人,又看了看远处的几个小黑点。

    “那证明这里已经是相当和平的时间了吧。”

    虽然就目前来看各种问题也根山一样多,但至少孩子可以十二三岁再当忍者……

    不,不对,十二三岁再当忍者也太早了。

    正常来说,十五……怎么也得十六岁吧,十二岁,也就是小学毕业的年龄,无论身体和心理都还在成长中呢。

    所以这里也还不行。

    “怎么了?”

    宇智波斑见阿缘的表情一会儿欣慰一会儿苦恼的,挑了挑眉开口问道。

    “我觉得还是十六岁再当忍者比较好。”

    ……?

    宇智波斑心底缓缓升起一个问号。

    “十六岁,身体和心理都比较成熟了,不管是普通工作还是执行……执行任务?都会更安全有效吧,虽说发育晚一点的可能十六岁之后才会继续发育,再大一点会更好,但考虑到实际的用工需求,还是十六岁比较妥当。”

    阿缘自言自语了起来。

    “普通的孩子也是,十二岁就要出来工作实在是太早了,像镜这么大的孩子,更应该都在学校而不是这么辛苦的忙前忙后才是。”

    “那个,我并不觉得辛苦哦?”

    宇智波镜乖乖举手。

    他真的不觉得跟在姬君身边这半年是什么苦差事,相反,吃的好睡得好,每天还能好好地学习各种知识,还有很多人一起玩儿,如果这也算苦,那他真不知道什么才是‘好’了。

    “……”看看,孩子都磋磨成什么样子了,才会觉得不到十岁的年纪每天五六点起床一直忙忙叨叨到晚上仈Jiǔ点睡觉是好事。

    阿缘越来越肯定自己的想法。

    “所以,缘小姐你的意思是应该像现在这样,学习、锻炼到十六岁再开始正式工作?”

    就算是梦想过孩子们都可以在学校里学习而不用小小年纪就上战场的宇智波斑,也没想过要让人一直学到十六岁。

    在这个人们普遍只能活到三十来岁,十四五岁就开始结婚生孩子的时代。

    十六年,实在是太久了。

    “对,暂时是这么想的——虽然我很想说到十八岁,但目前来看好像不太可能,反对的声音也会很多……就先暂定十六岁吧。”

    阿缘掰了掰手指。

    “所以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就以‘让孩子们可以到十六岁再正式毕业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为目标吧。”

    能不能实现的,先定个小目标总不会错的。

    就算不能一口气就到十六岁,能够从现在七八岁就要上战场厮杀,就要开始搬货养家要好。

    一开始可以半工半读,至少等到十岁,今年的先压到十岁,明年就可以试试压到十二岁,然后情况好就可以试探一下十四岁、十六岁了。

    嗯,完美。

    “恕我直言。”

    宇智波斑摇了摇头。

    “您的想法是很好地,但是……”

    不切实际。

    “不可能实现?”

    阿缘接了下去。

    “啊。”

    宇智波斑短促的应了一声。

    他并不想否定这样一个美好的愿望,但现实就是那个样子,与其让姬君因为失败而伤心绝望,倒不如就不曾开始会比较好。

    “你以前想过,你们的族人能和千手的族人和平共处么?”

    “……不。”

    “那忍者们建设城镇街道呢?”阿缘接着问。

    “……也没有。”

    “但现在不都成真了么。”阿缘抿着嘴唇,眉眼弯弯的笑了,“比起开始之前就先否定掉,倒不如试试看能做到哪个程度比较好。”

    “当然话是这么说,最后能不能成功还得靠所有人的努力。但也没关系,现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后做不到,只要发展的好,总有机会的。”

    “不。”宇智波斑也勾起嘴唇笑了。“你这么说了,那就一定可以做到。”

    迄今为止,她所说,所想的是事情,没有一件是不成功的。所以只要是姬君所想,所做,就一定会成真。

    那么他们这些做不到的人所能做的,就只有遵从她的意志,成为她的力量而已了。

    “我说了也不算数啊。”

    阿缘有点蒙,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自己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她自己都只敢走一步算一步。

    这还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人格外结实,只要有吃有喝就能活,就能干活,还有忍者这种不科学力量使用者们的存在再加上系统氪的金和一系列‘运气好’才勉强能有今天这个结果。

    实际上底子根本没打好,后续要添添补补的事情还有山一样多。

    根本不能也不敢去细想,想就是重度焦虑症的那种程度。

    她现在甚至不敢去想,自己突然就这么消失了(还带着宇智波的族长一起),家那面现在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不,难得的‘假日’,还是不要考虑那些了。

    比起考虑那些现在想了也做不了什么的事情,倒不如尽可能多的从这个世界学点东西带回去。比如这个桥要怎么造。

    再比如鸣人他们忍者学校的课程都有哪些,怎么分班的,怎么教的,上学模式又是怎样的。老师水平如何,是一人一科还是一人多科,要不要考教师资格证……

    对了,还要问问忍者的任务是怎么个模式,怎么分级,怎么收费,怎么决定派遣人选……

    还有忍者分级,是也要升学考试那样考试,还是像奇幻rpg故事里那样根据完成的任务量累积积分。

    还要忍村和其他国家的盈利模式……

    对了对了还有科技水平。

    她看到这里有电灯了!

    那么应该是有发电厂了吧?有发电厂有用电器,那应该也有工厂了?

    就是不知道工厂在哪里,允不允许参观。不,最优先还是应该去看看发电厂吧。

    是水力发电火力发电风力发电还是……嗯……忍术发电?虽然阿缘也知道最后这个猜测毫无根据还很扯,但考虑到忍术五花八门可以做到各种各样的事情,那么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也算在其中比较好。

    完蛋,这么一算,好像时间根本不够用啊。

    阿缘的脸一下子就垮下去了。

    “不,这样不行,不能再这么轻松悠闲下去了。”

    她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今天要把跨山大桥的图纸定下来,明天去上街买补给看看情况,然后还要去书店扫荡,有关科学技术农业的书全都要打包带走,再看看附近有没有工厂,我们去参观一下生产线。”

    “???”

    一大一小两个宇智波看着突然就紧迫起来的姬君,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斑先生一起来,能记多少记多少,一起学,学会了之后我们还会去造桥铺路。”她抓住宇智波斑的手腕。“镜……镜你休息一会儿吧,或者如果不太忙,可以去看看他们的训练方式,看适不适合我们带回去启蒙用,或者你帮帮他们也没关系,就这样,先走了。”

    “是……?”

    小小的少年茫然的眨了眨眼。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既然是姬君的命令,那他照做就好了。

    于是等春野樱以第一的成绩回来的时候,就只见到缘小姐一个人坐在堆满书籍和图纸的客厅里,盯着桌子上的图纸苦思冥想着什么的样子。

    “缘小姐?怎么就只有你一个?”

    “啊,斑先生和达兹纳先生去拿更多的资料了。”

    见到是四个人里唯一一个女孩子回来了,阿缘的笑容更多了几分友善。

    “你在画图纸么?”

    春野樱好奇的背着手走到桌前看着桌子上那个看起来只几个简单线条的图纸。

    “是呀,我试试看能不能建一个没有船过的时候就是普通的直桥,有船要通过的时候就可以从中间分开两边拉起来的桥。”

    “桥还能这样子么!?”

    春野樱超惊讶。

    “为什么不能?这不是和门的道理差不多么?关上的时候中间就不能过,打开了中间就可以通过了。”

    “可、可是这样……”

    春野樱混乱了。

    可是桥不应该就是桥,就是应该给人和车马走的么?为什么要给船让路呢?

    “你呢?是训练累了回来喝口水么?”

    “不,我不用训练了,我已经提前完成目标了。”

    说到这里,春野樱忍不住有些自豪。

    佐助和鸣人才刚刚开始,而她却已经完成了考核,可以直接休息了。

    “那可真厉害,所以呢,你要开始进阶课程了么?”

    阿缘随口问道。

    学习不就是这样么,现在正在学的学会了,就该预习下一阶段了。

    然而面前的少女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什么下一阶段,我已经学会卡卡西老师要教的东西了呀。”

    那不就已经完了么?

    阿缘也惊讶了。

    “你是说……忍者所有的技巧和忍术什么的你都学会了?”

    “怎么可能嘛,忍术有上千种呢,怎么可能都会学会。”

    春野樱觉得她说的更奇怪了。

    ……懂了,这就是个老实孩子。

    老实说学多少就学多少,不说就不学的那种被动型。

    “所以你看,你只是完成了一部分的学业不是?那应该还有下一阶段吧,不如去问问老师你下一步应该学习什么吧?”

    “诶?”春野樱眨了眨眼,还、还要有下一阶段么?

    “难得有这样领先出来的时间,那提前学习巩固不是很好么,反正后面都会学的吧?”

    虽然跟忍者相处了很长时间了,但她其实并不是很了解忍者的学习到底是怎么个方式,只是她相信只要是‘学习’就一定有异曲同工之处。

    都是从基础开始,层层递加。

    加减法之后是乘除法,然后是一元一次方程接二元一次方程,平面几何之后再有立体几何。

    元素周期表今天不背明天也要背,公式今天不用明天也得用,这都是逃不过躲不开的。

    “是、是这样……呢。”

    樱粉色长发的少女开始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了。

    “那么我们一起加油吧,我今天要把草图定下来,你也要好好学习下一阶段的课程哦。”

    等这个桥的图纸弄出来,就可以拿去忽……不是,拿去给友好盟友天野翔去换钱换物资了。

    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好!”大概是因为阿缘的语气太具激励性,春野樱也跟着一口气应了下来。

    ——于是十几分钟后,被批准可以回去休息的春野樱再次站到了旗木卡卡西面前。

    “你怎么回来了?”

    卡卡西诧异的看着这个十几分钟前才高高兴兴回去休息的女学生。

    “我、我也……”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问到下面的课程学没学,然后被加油鼓劲儿了一下就又跑回来了。明明本来是打算好好休息一下,睡一觉的……

    不,不对,才不是因为被加油鼓劲儿了,是她自己要学习的,学习可是她的强项!

    缘小姐能靠学习吸引人的注意的话,她也可以!

    “我是来学习下一阶段的,我已经会爬树了,那么下一阶段我要做什么呢!”

    “……”

    卡卡西眨了眨眼,他之前没有说让她开始下一阶段,除了考虑到两个男生的自尊心之外也是看出了小樱不是那种吃苦上进型的学生,想着反正有自己在一时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才放她回去的。

    她现在跑回来积极学习当然是好事……但这样一副打了鸡血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二柱子见过止水,所以隐约觉得镜有点熟悉感,但是因为熟悉反而看不惯他这样跟前忙后的跑腿做杂物了。

    大概那种‘你这么厉害应该有更牛逼的作为’的微妙感觉吧。

    阿缘倒是……完全没感觉,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她现在只觉得时间格外紧迫。

    真是一个行程十分紧凑的假日呢。(茶)

    抽空把原著新手村副本又补了一下,感觉小樱……完全被卡卡西忘掉了似的,爬树爬完了就让她歇着去了,完全没有给优等生开小灶进行下一步的意思。(虽然开小灶教了大概率战斗的时候她也想不起来用)但就是怪怪的

    唉,都是ab的锅。

    顺便一提我发现ab真的特别喜欢写欺凌剧情。

    鸣人、伊那利、鼬哥、玖辛奈……真的离谱啊,这群人这么欺负人,最后还变成了无辜群众被保护,太离谱了。(指指点点)

    除了伊那利之外,但凡真·黑化一个你木叶就玩完啊。

    初代二代辛辛苦苦建村儿就为了让你们干这个?(嘀嘀咕咕)

    今天休息,所以今天有你们心心念念的快乐加更。

    明天继续上班,大概就没有了。

    接下来要连上六天半……希望我能苟活下来吧。(捂住胸口)

    今天是6k+的加更肥章,快,大声告诉我快不快乐开不开心!

    留言见/~~~

    感谢在2020-03-21 17:22::5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未铭、冕冕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冕冕、雪域之丹、221b住客、未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natuliz 274瓶;安凌 210瓶;紫夜 50瓶;barryallen 40瓶;南枝开遍、柒柒不是二货 30瓶;小小少年、阿晨、梨桧锈病 20瓶;只想做个安静的书呆子、阿雯 15瓶;人间不直的、小日向、沫沫、墨泠、、kry 10瓶;糖醋汤圆、四月桃花、月落摇情、大狗子我爱你、月之族、阳光幽灵、深水!、流璃弦、城中一枝花 5瓶;24222103 3瓶;0021、小橘子 2瓶;空白的故事、旎、萱萱豆豆abc、狸子不掉牙、灰夏、天晴无雨、晗媛相依、吧啦吧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欢迎您阅读夜笑所写的小说扶贫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