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片演员app[无限] 恐怖串烧(16)

作者:戏子祭酒 类别:玄幻小说
    “哥, 老板不是中立的!她要么帮鬼, 要么……她就是鬼!”谢池的心沉到了谷底。

    老板在直播间里问胖子在哪, 胖子一说, 鬼立即转变了方向。

    谢池之前听到胖子头撞上墙的声音, 知道胖子的大概位置,眼下鬼分明是朝胖子所在的方向去了。

    谢池也想过是不是碰巧, 可耳边女鬼的脚步声暴露着她的心态。

    女鬼之前的脚步声轻而犹疑,轻是想掩盖自己的存在,不吓走猎物;犹疑则是不确定他们所在,反反复复的观察寻找辨认。

    现在女鬼的脚步声却急切不已,没有半点停顿, 似乎笃定了胖子就在那里。而且胖子给的指示太明确了, 女鬼虽然不能穿墙, 但肯定熟知迷宫地图, 胖子遇到所有岔路口都往左走, 这实在太容易找了, 找到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回想,老板让胖子开分屏,就是想通过直播间知道他们的所在, 她见这招不管用,立即在弹幕里诱骗胖子自爆位置。

    谢池保持冷静。

    眼下老板是不是就是现在和他们玩捉迷藏的女鬼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直播间有问题,直播间镜头会暴露他们所在。

    可游戏规则又让他们必须直播捉迷藏全过程。

    谢池心念疾闪。

    全程直播的要求其实很暧昧,为了不暴露信息, 他甚至可以直接将老板踢出直播间。

    但他并不想那么做。

    短片线索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但什么是“聪明”什么是“自作聪明”已经不是他要分辨的了,现在去想自己的每个决定是否正确,是否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已经没有意义,他只能不断去探索,太过顾及线索反而会畏手畏脚,止步不前。

    线索始终是次要的,积极探索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谢池沉默两秒,咬咬牙,干脆道:“哥,衣服揭了,看看能不能看到胖子那边画面。”

    假定老板就是女鬼,女鬼可能通过直播间画面知道他们所在,他们当然也可能通过胖子那边的分屏,知道胖子那边发生了什么,从而获得关键信息。

    迷宫里不是漆黑的,有浅淡的暗绿色光,手机摄像头的清晰度虽不高,照出人身体轮廓和模糊的五官完全没问题。

    而且既然女鬼能发弹幕误导胖子,他们当然也能发弹幕误导女鬼。

    利弊都是双向的,没有绝对的好和坏,重点是怎么加以利用。

    谢星阑数着步数,无暇分心,盖住手机屏幕是下意识的反应,如今明白他的意思,立即将原本覆盖在手机上的衣服扯开。

    胖子分屏里,胖子依然坐在拐角处低头看手机。

    谢星阑发了个私信给他:鬼往你那边去了。

    胖子回得很快:什么?

    下一秒,寂静的迷宫里先传来了手机砸地声,然后是“啊啊啊啊啊啊”的惊悚尖叫。

    胖子肯定看到女鬼了!

    胖子似乎是捡起了手机,开始一阵狂奔,分屏画面在剧烈抖动,他长得胖,动静大,谢星阑能感觉到脚下的雾玻璃地面在颤抖。

    谢池紧盯着手机屏幕,并不想错过任何。

    谢星阑此时终于走完迷宫最后一段,说:“小池,迷宫地图我清晰了,每条路的长度用步数衡量,我能控制每一步的误差在五毫米以内,所以现在睁眼奔跑没问题,不会迷路,不会再受镜面影响,但在转角处因为误差,可能会减速,这个要考虑在内。假定鬼没有瞬移能力的话,我能保证在被她发现后,跑得比她快,保守比她快2倍不止。”

    谢池当机立断:“走,我们跟上鬼!”

    他们所知甚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多加试探。

    恐怖片有条规律,在既定时间内,越往后越凶险,在恐怖片开端畏手畏脚,在中间和末尾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好。”谢星阑辨认着动静传来的方向,数着步子朝那里疾奔。

    他在无数镜像里飞速穿梭,眼都不眨一下。

    眼前好像是镜子,他却毫不犹豫地穿了过去,眼前好像是路,他却一个转弯避开。一个个光影破碎,又一个个光影诞生,无休无止。暗绿色的光变换晃动,他像是在时空里迁越。

    [他刚还要摸着走怎么……???]

    [我靠!!!]

    远处胖子的脚步声重而沉,追在他身后的脚步声轻且急。

    三十秒后,清脆的拍手声在迷宫里响起。

    胖子应该是撑不住了,用了第一次拍手。

    “哥,先停下!”谢池立即说。

    谢星阑领会。

    他在等待拍手规则得到应验,等了两秒,面色骤沉。

    胖子拍手了,按照规则女鬼应该原地定住十秒给胖子逃跑,可女鬼根本没有停下!前面胖子的脚步声趋于紊乱,大概是彻底慌了,后面女鬼的脚步声却越发迅疾轻快。

    女鬼依然在追逐胖子!

    [规则是假的?!]

    [骗人的!]

    另一边,胖子已经意识到这不是整蛊,是真的有鬼在追他,拼了老命奔跑,气喘得像头牛。

    胖子回头,看着背后逐渐逼近的长发女鬼,面色如土。

    为什么?!他明明拍手了,女鬼却依然在追他!而且因为他拍手,女鬼反而被他发出的动静吸引,追得更迅速了!

    距离逐渐缩短,胖子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急得眼里血丝爆裂。

    被抓到会死的!他现在无比相信这一点!

    不,他不想死!

    胖子不信邪地又拍了一下,女鬼依然在背后追他。

    到了记忆里的拐弯处,胖子一个闪身,绕进了他探索过的那一小部分迷宫。

    胖子停下来,死命捂住嘴,让自己不要发出半点动静。

    女鬼似乎不知道她绕进了哪条路,哪个是他哪个是镜像,在不远处辗转了会儿,竟渐行渐远。

    危机似乎散去。

    胖子憋得几乎窒息,刚要松口气,一阵凉意猛地从他身后窜上来。

    他猛地回头,看到了立在他背后的女鬼!

    女鬼正对着他,脸隐在黑发下看不真切,却在一点点朝他逼近。

    其他几面镜子上,女鬼都侧着身子,只有这个正对着他,按照呈像规律来算,这绝不是女鬼的影子……

    所以这个是真的女鬼!她又追上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在自己背后?她什么时候出现的?!

    胖子吓得心脏骤停,飞速朝前疾奔,突然想起,这片地方他之前探索过,他背后那里分明是玻璃,不是路!

    那女鬼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胖子并没有意识到,背后追他的那个女鬼……没有脚步声。

    死亡迫近,胖子不抱任何希望地拍了最后一次手,背后的女鬼却神奇地……不动了。

    胖子在绝望中一喜,怎么女鬼一会儿守规则一会儿不守规则?

    胖子随即想起自己机会用完了,他煞白着一张脸往前飞奔,却突然听见身前不远处传来轻又急的脚步声。

    那个脚步声他再熟悉不过,就是追了他那么久的女鬼!脚步声在他身前!

    那个刚才找不到人渐行渐远的捉迷藏鬼,被他的拍手声又吸引过来了……

    那他背后……?

    胖子猛地转身。

    短暂的十秒钟已过,背后的女鬼骤然变大,一只惨白的手伸向胖子,把他往后一拽。

    迷宫里是胖子的一声惨叫。

    胖子竟从层层叠叠的玻璃上……消失不见了。

    玻璃上只剩下了女鬼和谢池的镜像。

    与此同时,胖子身前挡住他去路的那只女鬼竟然一点点跪到地上,捂住脸开始……无声哭泣。

    [我靠???鬼哭了?我怎么没看懂???]

    [我的天到底什么情况??鬼到底守不守拍手规则啊??这个呈像定律不对劲啊,之前站在胖子身后的女鬼是什么情况??那里明明是镜子啊]

    [胖子怎么不见了?]

    [我晕了]

    谢池这边。

    谢星阑听到了胖子的惨叫,沉着脸说:“小池,刚才女鬼的脚步声在左边一点,胖子的惨叫声却在右边一点,中间至少有三四十米的距离,如果女鬼不会瞬移胖子就不可能是被女鬼杀的。”

    胖子的手机在中途掉了,他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迷宫里的各种细微声音能给他提供一些蛛丝马迹,包括无处不在的镜子上女鬼的各种举动。

    谢星阑看着跪在地上的女鬼镜像,眉头紧皱:“我们可能又被骗了,老板能在自己身份这点上撒谎,就也能在规则上误导被寻找者,拍手规则是假的。”

    谢池沉默片刻,面色却难看:“哥哥,有没有可能,迷宫里不止一只鬼,两只,有两只鬼,现在跪在地上那只有脚步声,是一只,杀了胖子的,是另一只。”

    “app不是说,娃娃带来的鬼只有一只——”

    谢星阑话说到一半,脸色骤沉:“娃娃带来的鬼是只有一只,但玻璃迷宫里本身就有其他鬼是么?”

    谢池愣了秒,脑中灵光一闪:“我们在和两只鬼玩捉迷藏!我们获得的规则都是真的,但一部分是针对娃娃带来的女鬼的,一部分是针对迷宫本身的女鬼的!正确的规则杂糅在一起,未经过区分辨识!”

    谢池冷静下来,飞速道:“迷宫里有娃娃带来的弱鬼和迷宫自带的强鬼,弱鬼非但不受拍手规则限制,反倒会因为拍手暴露出来的声音,迅速追上猎物,拍手暂停规则是针对强鬼的!我们只要拍手了,它就会受限原地暂停十秒钟!只有这样才是合理的!”

    “所以胖子先遇到了那只会发出脚步声的弱鬼,他拍手了,弱鬼不受这条规则的限制,依然追逐他,胖子在被她追逐的过程中,浪费掉了两次拍手机会,但其实,追他的是不受该条规则约束的弱鬼,他用掉的却是限制强鬼的机会!”

    “弱鬼的脚步声明明远去,胖子却突然又拍手,肯定是遭遇了鬼,这个鬼很可能就是玻璃迷宫自带的鬼,最后一次拍手,离胖子惨叫有二十秒的间隙,这期间有可能是强鬼被限制住。但是胖子拍手的声音吸引来了弱鬼,挡住了他的去路,耽误了他的时间,时间一过,他被强鬼给杀掉了!”

    “强鬼静静等待他用完三次能限制它的宝贵机会,然后现身杀掉他。”

    “现在的问题是,强鬼在哪?如果不是胖子的死,我们根本意识不到它的存在。”

    谢星阑听着谢池分析,面色阴沉一言不发,这会儿突然道:“我可能知道它在哪儿。”

    “什么?”

    “镜子里。”谢星阑伸手触了触身前的镜子,“我们现在所处的现实世界里,规则是拍手吸引弱鬼前来捉我们,目前已知的另一半规则是——拍手遏制强鬼行动,这个规则和现实世界里是刚好相反的。”

    谢星阑唇畔勾起讥讽的笑:“镜像世界,刚好是现实世界的背面,和现实世界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拥有完全相反的规则,是恰如其分的。”

    “这是拍手规则上的暗示,胖子是app送给我们的探路石。”
欢迎您阅读戏子祭酒所写的小说灵异片演员app[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