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165、步虚词终

作者:川上羽 类别:玄幻小说
    朔月城中, 战火连天。

    就在舒凫向赵九歌发起挑战的同时,其他人也没有袖手旁观。

    除了司非与她同行之外,凌波和邬尧同样跃身而上, 在漆黑的云海之中穿行,磅礴的灵力如潮水一般释放出去,以蛟龙清气对抗铺天盖地的魔氛。

    许云龙以烟火为号,行兵列阵, 率领众人扫荡魔兽和魔修。

    他虽是草莽出身, 却善于调兵遣将、决胜千里,有种与生俱来的指挥天赋。

    身在万军之中,高大仙人指挥若定的气势,颇有几分像是传说中的“八十万禁军教头”。

    不过,在舒凫眼中, 他更像是传说中的二营长。

    更别提,许云龙还开发出了意大利炮……不,“火云枪”这种刚猛霸道的法器, 玉衡峰火系弟子人手一把,乃是一支修真界独一无二的“火绳军”。

    一时间, 天空中姹紫嫣红开遍, 落霞与烈火齐飞, 血雨共花光一色,煞是鲜艳好看。

    远远望去, 魔云好似夜幕下翻腾的海浪, 这烈火就从海面上轰轰烈烈地烧起来, 像是要将汹涌的浊浪烧干,将夜空都烧穿一道裂口,让清朗明亮的天光透入。

    与此同时, 萧铁衣和叶书生一马当先,迎向饕餮魔君——那头山丘似的巨大山猪。

    这山猪也不知吃什么长大的,皮糙肉厚,水火不侵,一张血盆大口犹如黑洞,能将靠近他的生物统统吸入其中,是个自带人头收割功能的移动碉堡。

    他听从赵九歌号令,刚一闯入修士群中,便惹得人仰马翻,鬼哭神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赵九歌也算是“养猪千日,用猪一时”。

    “萧姑娘!”

    叶书生御剑疾飞,抢在萧铁衣身前喊道,“你退后些!我来挡住饕餮,你趁机斩他后颈……”

    “——慢着!等一下!”

    在他们之前,另一头山包大小的巨兽疾驰而过,挺身挡在饕餮面前,四足稳如天柱,发出一声地动山摇的咆哮。

    “喵嗷————!!!!”

    “格老子的,这畜生还挺威风。”

    从巨兽浓厚的金色长毛里,忽地探出一张清秀的少女面孔,措辞却既不“清”,也不“秀”,又糙又野,仿佛林黛玉拳打镇关西。

    “你们都退后!大黄他结实耐打,我又是个鬼修,这会儿谁上谁倒霉,正是用得着我们的时候。”

    ——那不是别人,正是女鬼田馨与她座下的橘猫!!

    大黄:“喵喵,喵喵喵!”

    这些年来,他对田馨的记忆已然恢复,但天生灵智残缺,再加上神魂受损,只怕一生都无法再修炼成人形,只能作为灵兽陪伴左右。

    “大黄乖,我懂你意思。”

    田馨伸手拍拍猫头,目光坚定地望向前方,“咱们欠了九华宗老大一个人情,是时候该还了。”

    “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我们这些年干再多好事、救再多人,也不可能赎清大黄当年在童家杀人的罪。”

    “但是,如果因为‘赎不清’,就索性自暴自弃,撒手不再去做,那才是真的无药可救。人终有一死,至少赴死的时候,我们要挺胸抬头。”

    “——大黄,我们上!!”

    ……

    同时。

    在朔月城之外,遥远的另一个角落,还有一处不为人知的战场。

    凌霄城,大殿之上——

    “宗主,宗主!!”

    一名高阶弟子神情慌乱,匆匆忙忙地奔入殿中,朝向空无一人的交椅稽首叩拜:

    “宗主,有人闯入凌霄城!来者非同一般,几位长老率众弟子阻拦,但是,但是……”

    【挡不住,是吗?】

    空荡荡的大殿之中,传来了凌山海如雷鸣一般威严浑厚的声音。

    【挡不住,就让她进来吧。除我之外,这城中确实再无第二人,能够抵挡她的剑意。】

    【——明潇真人,你以为如何?】

    “……”

    回答他的,既不是人影,也不是人声,而是一朵随风悄然飘入殿中的落花。

    一朵梅花。

    这梅花十分奇异,边缘莹润洁白,宛若新雪,中心却透着薄薄一层绯色,好似一抹胭脂在雪里洇开,又像是冰川中包裹着一团火种。

    一如明潇其人,生涯唯剑,太上忘情,却并非全然冷血,对世间万物都漠不关心。

    “……”

    凌山海等了又等,只见奇花,未见其人,语气中渐渐透露出一丝不快:

    【明潇真人,你这是何意?】

    “别无它意。”

    大殿之外,徐徐飘来一道春风般轻柔和暖的女声,语调悠扬舒缓,令人很难与“天下第一剑”联系在一起。

    “凌掌门是主,而我是客。岂有客人露面,主人却不现身的道理?凌霄城泱泱大派,也该懂得待客之仪。”

    “…………”

    数百年来,除了钟不愧之外,还是第一次有人敢于直斥凌山海“不知礼数”。

    凌山海倒也不恼,低低一笑间,便有一道流光化为人形,稳稳落在金碧辉煌的宝座之上。

    “如此一来,你便满意了?”

    虽说被舒凫喊了一路“老黄鸡”,凌山海的外貌却算不上很老,大约三十出头的模样,面白无须,五官端正英挺,目光湛然有神,乍一看仿佛正当壮年。

    放到霸总文里,说不定还能做个事业有成的总裁。

    只不过,在这个昔日的虐文世界里,已经没有总裁最爱的小白花。

    伴随着一阵清冷凛冽的梅花香,明潇真人翩然现身,人便如一弯冷月,清泠泠地挂在枝梢。

    她朗声道:“凌掌门迷途知返,善莫大焉。”

    此言一语双关,用意昭然,便是奉劝他收了争逐天下之念,老老实实做他的地头鸡。

    “何为迷?何为返?凌霄城之道,鹓鶵之道,从来都无须他人定夺。”

    凌山海不以为然,纵声笑道,“明潇真人,你当真以为——仅凭你一人,就能拦住我吗?”

    “或许不能,原也不必。”

    明潇面不改色,坦然回答,“我此行不为求胜,只为拖延凌掌门,直至尘埃落定即可。”

    “‘尘埃落定’?”

    凌山海笑声一顿,扬起剑眉,仿佛听见了什么荒诞不经的疯话,“难道你以为,九华宗很快就能战胜天魔,还能保有与我一战的余力?”

    “是。”

    面对凌山海近乎讥讽的眼神,明潇平静颔首,面上掠过一抹春雪初融般的笑意。

    “我相信,我的弟子定能做到。”

    ……

    明潇所说的“弟子”,不仅是指云英、姚篁等一干天璇峰弟子,也是指跟随她修行多年的舒凫。

    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谊。

    说实话,舒凫对明潇真人的尊敬和推崇,说不定比她对江雪声的敬意还要深远。

    她永远无法忘记,明潇手中惊才绝艳的一把剑。

    舒凫崇拜明潇、追逐明潇,却没有成为明潇。

    因为她始终铭记,自己的剑是“入世之剑”。

    不同于高天月华、世外仙葩一般的明潇真人,舒凫的剑心是在红尘中摸爬滚打,在世俗烟火之中淬炼而出。

    她的剑,生来便是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所以——

    迎着遮天蔽日的魔云,舒凫在前进。

    “三师兄,小心!!”

    越是接近笼罩在魔云之中的飞来峰,情势就越发凶险。

    千丝万缕的魔气,时而像一张挂满锋利尖刀的巨网,兜头向她罩下;时而如同万箭齐发,如影随形地紧追在她身后。

    “天空中游弋的大鱼”,如果不看背景,倒像是一幅极具梦幻感的童话景象。

    “……!!”

    尽管司非身姿轻盈,鱼鳍似羽翼舒展,如同飞鸟一般在云海中自由穿梭,又不断凝结空气中的水汽,以冰墙抵挡魔气,但依然难以避开无孔不入的暗箭。

    很快,舒凫眼前便有血花飞溅,破碎的、银光闪闪的鱼鳞从天空中飘洒下来。

    “————”

    司非吃痛,生理性的泪水溢出,殷红的血珠与莹白的珍珠一同洒落,仿佛秋日里下了一场冷雨。

    阴风冷雨间,鲛人仰头哀鸣,仿佛一首绵长而凄艳的悲歌。

    “三师兄!!!”

    舒凫扬声高喊,自在箫的碎片携着剑意飞掠而出,击落一道直奔司非眼瞳而去的冷箭。

    “够了!到这里就行了!接下来我自己——”

    只因这一瞬间的分神,另一道魔气自舒凫身后袭来。

    她旋即侧身闪躲,魔气偏差一寸,没有命中要害,险伶伶地紧贴着肩膀擦过。

    经过炼化的魔气削铁如泥,这一“擦”便好像扇叶飞卷,瞬间刮走了一大块血肉,留下钢刀剜过一般的深刻伤痕。

    “啧……!!”

    舒凫一咬牙关,立刻运转灵力修复伤口,“斩楼兰”与“玉门关”两柄重剑竖起,像盾牌一样护持左右。

    【这样下去不行。】

    凌波向她和邬尧传音道,【五州大阵未成,赵九歌有这些魔气保护,我们无法伤他分毫。】

    【为什么还没成?!】

    邬尧暴躁道,【五凤俱全,也都赶赴了五州地脉,难道还不足以净化魔气?!!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与此同时,中州——

    “啊……?!”

    风瑾瑜刚一将灵力注入地脉,便感觉到强烈的魔气反冲,几乎瞬间席卷她的神识,绞碎她的心肝肺腑。

    难怪要净化魔气,五凤血脉、修为和数量缺一不可,至少要有一位大能坐镇。

    仅凭她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撑过这一遭。

    “瑾瑜,专心。”

    谢芳年将手掌贴在她背心,撑住了少女摇摇欲倒的身躯,“如今凤族只剩我们两人,你要争气。”

    ——你要争气。

    不知为何,这句话落入风瑾瑜耳中的瞬间,她眼前忽然掠过了无数长辈的脸。

    那一日战死栖梧山,宁可血染黄土,宁可将残躯焚烧殆尽,也不愿向天魔低头的……凤族长辈的脸。

    当年投身封印的风远渡,大概也是如此吧。

    三千年来,凤族一如过往,从未改变。

    ——仅剩两人又如何?

    或者说,即使粉身碎骨,血脉不存,那又如何?

    只要他们没有低头,凤凰就不会死去。

    永远不死。

    风瑾瑜鬓发凌乱,眼眶濡湿,顾不上擦去唇边的血迹,朝向谢芳年重重点了点头。

    “嗯……!!”

    南州——

    “挺住。”

    对于面露痛苦之色的族人,柳如漪没有像往常一般笑脸相迎,姣好容颜间带有一种神性的肃穆。

    他独自承受了大部分魔气反噬,唇边亦有一线血迹划过,如同雪中红梅绽放,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即使在这一刻,他仍不容许自己显得丑陋狼狈。

    身为鸿鹄族长,身为摇光峰掌峰,他深知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

    “挺住——为了鸿鹄,为了斩断这三千年的长夜,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东州——

    “冲鸭————!!!!”

    小紫鸭坐在一个陌生男修头顶,浑身羽毛炸成一团,嘎嘎之声不绝,扑棱着翅膀指点江山:

    “我们有这么多鸟……人,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把地脉里的魔气冲荡干净!!不愧是我们鸑鷟!!!”

    “…………”

    他**底下的男修默默腹诽: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晓自己是鸑鷟后人。

    获得来自血脉深处的感召之后,聚集在东州会合地点的人数,远远超出了钟不愧的预期。

    原因无他,还是那句话——

    天下苦魔修久矣。

    即使这些修士早已散入千家万户,对自己的神鸟后裔身份一无所知,但一听见“抗魔义士需要帮助”,便马不停蹄地御剑赶来,很快便汇聚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

    他们不是作为鸑鷟,而是作为众生,作为“天下人”赶来,要保护属于自己的天下。

    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

    北州——

    “……咳咳!!”

    “糟糕……应龙君的大计,该不会坏在我身上吧……”

    师小楼以手掩唇,纤细修长的腰身像芦苇一般弯折下去,苍白面容痛苦地皱成一团。

    魔修的攻势比想象中更为猛烈,地脉中魔气的反噬,也超出了他一己之身的承受范围。

    江雪声让他联系族人,果然不是杞人忧天……

    “……但是,我偏不乐意。”

    “青鸾一族现世,谁知道今日以后,还会不会遭到魔修的反扑?”

    所以,师小楼向族人隐瞒消息,独自一人来到魔域,想要彻底了结青鸾身负的因果。

    然而,他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

    “咳,咳咳……我……”

    视野模糊间,师小楼仿佛看见了年少时的光景。

    他从小就贪玩惫懒,一心只爱阵法、炼器等杂学,对修炼和武技毫无兴趣。

    但是,父母非但没有责备他,反而长长松了口气,欣慰地感叹道:“小楼这样就好。”

    后来他才知晓,自己还有个兄长,一心想要建功立业、扬名天下,却遭到父母百般阻拦,一怒之下闭关百年,此后鲜少在族中露面。

    永远潜身幕后,万世籍籍无名,任凭历史的风沙将自己掩埋,这就是青鸾一族成为“英雄”的代价。

    所以,师小楼为青鸾不忿、不甘、不平。

    不平的同时,他也怀有一丝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希冀。

    “愿我青鸾,从今而后……”

    “争名者争名,逐利者逐利,求自在者求自在。不必瞻前顾后,不必困锁牢枷……”

    还有最后一个方法,他想。

    “愿青鸾后辈,人人随心而活,恣意而生。不必在乎自己是谁的子孙,谁的后人。”

    他早就想好了。

    “与众生同悲喜,于尘世得自由。”

    如果他力有未逮,仅凭注入灵力,还不足以净化地脉中的魔气。

    ——那么,如果加上青鸾的血肉呢?

    倘若真能就此一劳永逸,对他而言,实在是再微小不过的代价了。

    “‘削骨还父,割肉还母’……想不到,我这样一个辱没祖宗声名的废物,今日竟然要做一回哪吒。”

    “也好。像我这样的废物,就该扮演这种角色。”

    师小楼轻轻一笑,正要纵身跃入阵法之中——

    ——一只强有力的手,从身后牢牢扳住了他的肩膀。

    “……”

    师小楼诧异回首,在目睹对方面孔的一瞬间哑口无言,“兄长?还有,你们诸位……”

    或许是师小楼过于专心,又或许是他早已精疲力竭,竟然丝毫没有察觉,他原以为对今日之事一无所知的族人,此刻都站在他身后,沉默无言地注视着他。

    “小楼,你不该一个人来。”

    他兄长沉声道,“若不是应龙君传信于我们,你还想隐瞒多久?难道你以为,想要保护族人的,就只有你一个吗?”

    “我……但是,青鸾……”

    “要来的,就让他来罢!”

    师小楼的兄长大步上前,袍袖一展,毫不吝惜地将灵力注入阵法之中。

    “都说‘不平则鸣’,青鸾既然心有不平,便不可能永远沉寂,终归有放声长鸣之时。”

    “这三千年忍气吞声,也该有个尽头!!”

    ……

    最后,西州。

    鹓鶵一族没有元婴期以上的大能撑持,从一开始便是五凤中的短板,这一刻尤其岌岌可危。

    凌青月等人拼命撑持,却只觉得自己的灵力如同泥牛入海,在浩渺无边的魔气面前,不过是沧海一粟,杯水车薪。

    “至少,如果能使出灵火……哪怕要以魂魄为代价……”

    “不行!我们的血脉太稀薄,用不了五凤灵火!”

    “可恶,凌宗主和嫡脉的长老都在做什么?天魔复生,他们当真毫不关心吗?!”

    五凤皆有驭火之术,只是不如凤凰火一般效果拔群,能够涤荡一切邪魔外道。

    在灵力不足的情况下,若是点燃灵火,以自己的神魂为引,便能发挥事半功倍的效果。

    “还愣着做什么?!”

    凌奚月额角渗出一层薄汗,转向一边死里逃生、不知所措的凌川等人叱道,“若是不能阻止天魔,今日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你们都是父亲的弃子,事到如今,难道还不明白吗?!”

    “鹓鶵——我们从来都不比任何人高贵!一朝天地倾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我都不过是草芥而已!!”

    凌奚月不擅长这种义正词严的演说,但他擅长模仿舒凫,模仿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每一处慷慨激昂的顿挫。

    幸好,他一直都是个优秀的演员。

    “我……我明白了。”

    也许是为凌奚月不同以往的气势所震慑,凌川面色惨白,战战兢兢地举起一只手来。

    “我,我干。我还不想死……”

    “这,我也不想啊!”

    “我们需要做什么?只要把灵力注入阵法之中吗?”

    “呜哇啊啊!好痛啊!!”

    “喊什么?”

    凌奚月沉下脸厉声道,第一次毫不掩饰自己的刻薄,“这点痛都承受不了,也好意思以神鸟后裔自居?”

    “谢长老所言不虚,你们——我们算什么鹓鶵?与其他五凤相比,我们凌霄城,就是一窝毫无用处的鸡。”

    “若是我还有血脉,我……”

    “……咦?”

    凌奚月原本只是百般郁结之下,明知无济于事,还是半带赌气地将灵力注入其中。

    然而,令他震惊的是,不仅净魔大阵接受了他的灵力,而且在他指尖,还跃起了一朵金莲似的小小火焰。

    ——五凤灵火!!!

    “这……这是……”

    倏然。

    在他耳边,掠过了一道威严、陌生,却饱含着慈悲和温暖的声音。

    【孺子可教也。】

    【鹓鶵一族堕落至此,你这小儿,倒有几分似我当年。】

    ——而后,灵火光芒大盛,仿若一朵金莲在他掌心盛开。

    “…………”

    那是从未有过的奇迹。

    本该依赖于五凤血脉的灵火,在凌奚月的血脉遭到剥离后,借由鹓鶵先祖的一声“孺子可教”,依附于他的神魂之上。

    【去吧。去完成你该做的事情。】

    “…………”

    凌奚月如遭雷击,震撼失神,近乎无措地注视着自己掌心的火焰。

    ——那是无可辩驳的,鹓鶵的证明。

    “我……”

    他茫然地张了张嘴,还没发出半点声音,便只觉得脸颊一片冰凉,竟是有泪水簌簌滑落。

    数十年压抑于心的委屈和酸楚,如同潮涌一般,瞬间淹没了凌二公子如簧的口舌。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不停地、不停地流泪。

    对不起。

    对不起。

    我做了许多错事,对不起……

    “……”

    透过朦胧的双眼,凌奚月抬头仰望,再一次看见了舒凫的身影。

    她从大鱼背上一跃而下,独自在肆虐的魔云之中驰骋,如同划过夜幕的流星。

    五州大阵将成,猖獗的魔气开始退缩,犹如苍茫夜色在曙光面前一寸寸溃败,不得不将天空让给朝阳。

    “————”

    舒凫手握长剑,直视前方,头也不回地冲上云端。

    向上走。

    向上走。

    向上走。

    迎着黑云压顶的绝望,风刀霜剑的摧折,她目不斜视、心无旁骛,只是一心一意地向上走。

    扶摇万里,凤鸣九霄。

    肉身一次次被摧毁,又一次次在灵力运转之下复原。

    她知道,天魔就在前方。

    聚集的魔气消散之后,赵九歌也不过是个强大的修士而已。

    ——既然是活物,就没有她斩不了的道理。

    就在此时,她胸口的守心鳞一阵灼烫,耳畔响起了江雪声坚定有力的声音。

    仙音飘渺,一如初见。

    【五州净魔大阵——阵成。】

    【凫儿,去罢。】

    在逐渐消散的魔气之中,舒凫看见了一道黑衣飘摇的身影。

    赵九歌脸上有冷漠,有轻蔑,有阴郁的恶意,也有难以掩饰的惊诧之色。

    他实在想不到,舒凫能够来到这里。

    ——若是只有我一个人,的确无法来到这里。

    舒凫这么想着,抬起布满伤痕的左手,用力按住了隐隐发热的胸口。

    她的肉身受创过重,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幸好,昭云预先藏了很多工具兔在画卷中,这会儿大群玉兔汹涌而出,硬生生撑住了舒凫的身体。

    赵九歌察觉她将灵力尽数付诸于剑上,心念电转间,一道沛然掌力直奔舒凫面门,欲在她出剑之前将她击毙。

    但是,这一掌终究未能成行。

    “天魔,久违了。”

    江雪声横琴挡在他身前,眸光冰冷,头一次没有面带微笑,“多年不见,你长得还是这么难看。”

    五州大阵几乎耗尽了江雪声的灵力,赵九歌这一掌又足以开山裂石,他如今的状态并不比舒凫康健多少。

    但是,他一步都没有后退。

    “你丑到我了。希望你自觉一些,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而后——

    阵成,剑出。

    浩然剑光如同倾城雪浪,刺痛了赵九歌的双眼。

    长夜终有尽时。

    那一日,在黑暗中高举火炬之人,终于迎来了明亮的天光。
欢迎您阅读川上羽所写的小说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