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无限] 48、第 48 章

作者:微风几许 类别:玄幻小说
    “你刚才怎么了?”宋晴岚问。

    “我不知道。”季雨时收回视线,心怦怦跳着, 他不明白刚才为什么会下意识地跟着那些人走。

    如果不是和宋晴岚在一起, 他很有可能就不会上这趟车了。

    两人在座位上坐下, 列车载着他们往前驶去, 将车站的诡异一幕甩得很远。

    宋晴岚买票买得急,只剩下普通车厢的票,几乎没有空位。

    人们聊天说话,各自放着行李, 似乎没人注意到两个惊心未定的年轻人,偶尔有人投过来目光,也只是因为他们过分惹眼的外表而已。

    从凌晨站在季雨时家门口的邻居, 再到早上出现的季旻越,再到刚才车站形成的人墙, 好像一夜之间这世界的某个部分就被他们触碰到了,而且, 极有可能是最为关键的部分。

    季雨时又感觉到了不舒服的视线,他转头看去,只见左前方座位上,一位戴眼镜的男乘客正盯着他。

    他与对方对视了几秒, 对方却没有任何要移开视线的意思。

    一片喧闹中,这不禁让季雨时还没放松的心情再次毛骨悚然。

    竟然车上也有。

    他开始回忆在哪里见过这名男乘客, 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他的记忆里关于对方的这张面孔,是一片空白。

    宋晴岚低声道:“别想了, 他应该是在看我。”

    季雨时回头,面上露出些茫然,不难看到眼神中的一丝仓惶——从遇到季旻越起,宋晴岚就发现了季雨时有些不对劲,精神状态不太好。

    这种反常别说是季雨时,就连心志坚定如宋晴岚,也对身处的现实产生了怀疑。

    原以为两人都从汪部长这里找到了关键线索,却又遇到这样的情况,它在明显地向他们说明这里不仅仅是平行世界或者重叠记忆那么简单。

    季雨时手指抓着座位扶手,不自觉地用力到指节泛白,听到宋晴岚这么一说才松开来:“看你?”

    宋晴岚坐在季雨时右边,他个子太高目标太具体。

    他调整坐姿,往下低了低,让前方的椅背挡住了那个人的视线,果然,对方立刻回过头去,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做起了自己的事。

    “我在想,这些看我们的人一定和我们有某些关联。不是你,就是我,这里是你生活的城市,所以面向你的人要多一些。”宋晴岚说,“这个人可能在哪里和我见过,但是我记不起来了。”

    宋晴岚看起来倒是没怎么受影响,讲话的语气都和以前一样。

    他们被丧尸困在润金大厦、被裂缝困在太空舱的时候,宋晴岚也是这样。他好像永远都不会为困境妥协,更不会因此动摇突破困境的决心。

    殊不知,宋晴岚只是不想让周围的人感觉到更加无措罢了。

    他伸出手臂:“你掐我一下。”

    季雨时奇怪:“为什么?”

    宋晴岚说:“你掐我一下,我看看疼不疼,疼的话就不是在做梦。”

    季雨时告诉他:“宋队,其实这根本没什么科学依据——”

    宋晴岚挑了挑眉毛,自己不客气地拧了自己一把,发出一声闷哼:“操。”

    可能是觉得幼稚,连他自己都无语,正色道:“真疼。好了,你管它有没有科学依据,总之现在我们不是在做梦,反正信我就对了。”

    乘务机器人推着服务车经过。

    宋晴岚给两人都要了一杯温水。

    多喝热水是有道理的。

    季雨时缓过来不少,智商开始上线:“从我们回来以后,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呢?”

    宋晴岚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季雨时蹙眉,想了想:“你说邻居太太是凌晨就站在我家门口了,可是我们回来时遇到她,她还一切正常。还有,我哥昨天也和我见过面,也没有什么反常。到底是为什么——”他蓦地停住,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宋晴岚,“宋队,我好像知道了。”

    宋晴岚可能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但没有打断他。

    不知怎地,他有些期待季雨时进行头脑风暴的模样,那个冷静的、理智分析的季雨时,常常能一眼就抓住问题的关键所在。

    “应该是和汪部长有关。”季雨时说,“本来只是我一个人对这件事有记忆,对这个现实不会有影响。你却找到了她的资料,紧接着也找到了另一个现实的记忆。”

    宋晴岚静静听着。

    季雨时继续道:“昨天晚上我们商量要去找汪部长,因为我们得到了她具体的位置——如果汪部长也有双份记忆的话,那她作为一个我们共同的变量,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两个现实共同存在的证明。我们越朝她靠近,就越靠近两个现实中最为矛盾的一个点。”

    宋晴岚问:“也就是从我们决定要找到汪部长那时候起,引起了这些……反应?”

    宋晴岚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诡异的反应,但季雨时明白他意思就行。

    车里冷气很足,吹得季雨时有点冷,他捧着手中的杯子,汲取一点温暖:“对。”

    宋晴岚皱了皱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季雨时说:“我还不知道,但是我隐隐约约有了一个想法。你知道双缝实验吗?”

    宋晴岚点点头:“听说过。”

    “在双缝实验里,单个电子穿过有两条缝隙的隔板,会在屏幕上显现多个干涉条纹,就像单个电子可以同时穿过两条缝隙一样,有人认为这种现象是多世界理论存在的证明。假设单个电子穿过的是左边的缝隙,而在另一个世界里,电子穿过的是右边的缝隙,这两个世界能感觉到彼此的投影,电子同时穿过双缝产生了自我干涉,就形成了多个干涉条纹。”季雨时说,“这是关于平行世界的一种猜想。”

    时间穿越技术被掌握以来,平行世界论已经被证实,所以这个问题季雨时只是简略说过,便进入了重点。

    “我想说的是,双缝实验中最为诡异的一点。为了弄清楚电子通过双缝后产生的多个干涉条纹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人们使用了设备观察电子通过缝隙的过程。可是当这个实验被人们用设备观察时,出现在屏幕上的多个干涉条纹不见了,电子穿过两条缝隙以后,只在屏幕上留下了两条平行的条纹。奇怪的是当设备被关闭后,原先的多个干涉条纹便再次出现了,就像电子有了思想,知道人们是否在观察它一样,它可以通过是否被观察来改变自己的运动状态。也就是说,人类的观察行为竟然影响了电子运动,改变了实验结果。”

    这么长的理论知识需要消化。

    宋晴岚思考了一会儿,说:“所以,你想说我们现在的处境,和我们是否对这个世界进行‘观察’有关?”

    “我只是初步猜测。”季雨时低头喝水,睫毛长而密,“我们去寻找汪部长的行为,就是一种‘观察’。就像电子被观察一样,这种行为影响了这个现实的运行,让他们产生了自我干涉。”

    “我好像有一点明白了。”宋晴岚都不敢说自己很明白了,他永远也搞不懂季雨时的脑子里到底有多少知识储备,“与我们在这个现实里有所联系的人可能都会受到这种干涉影响,因此当他们看见我们,发现我们在进行‘观察’的时候,就会在某种力量的影响下反过来对我们进行干扰。”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们会突然遇到反常现象的原因。

    现在他们刚决定去找汪部长就遇到这样的情况,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如果他们继续下去,见到汪部长、彻底了解这个世界的矛盾点所在,会怎么样?

    两人都久久地没有说话。

    他们所在的世界,就算是蝴蝶效应后产生的平行世界,这些人也是实实在在的人类,而不是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丧尸。随着他们距离汪部长越来越近,那些干扰肯定会加强,等到时候他们应该怎么办?

    季雨时的手机响了。

    他低头一看,屏幕上现实的名字是:“老师”。

    季旻越早上出现后,一直说的是“老季叫你回家”,这个电话会是什么情况

    宋晴岚没有窥探别人隐私,只问:“要不要接?”

    季雨时迟疑了一下,放下杯子,按了接听后把手机放到了耳旁。

    “囝囝。”

    意料中的机械呆板没有出现,季教授的语气和昨晚吃饭时一样和蔼可亲。

    季雨时松了一口气:“老师。”

    季教授并没有提到叫他回家的事,也没有提季旻越,只是在电话那头告诉他:“昨晚我和你说的那件事,结果下来了,你们的任务评级是s级。”

    这么快?

    季雨时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的任务报告都还没提交上去,评级结果就下来了吗?

    身边的宋晴岚发现他呼吸的凝滞,以眼神询问他怎么回事。

    季雨时却听季教授在电话里继续道:“一个s级任务评分叠加上去,你连剩下的那个积分也不用积了。今天下午他们会给你做身体的体能测验。如果上次任务带来的后遗症你恢复得还不错的话,明天就可以直接回到那一天了。”

    季雨时:“今天……下午?”

    季教授的电话被另一个人拿了去,那笑呵呵的嗓音很是熟悉,是宁城分部的林部长。

    “小季啊,恭喜恭喜。”林部长说,“怎么样,我建议你去江城分部协助没错嘛,你完成了积分要求,心里测验也过关,你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我向上级部门提出了申请他们已经批准了,你等了十几年的这一天,终于来了!今天下午我在部里等你!”

    季雨时:“……”

    季雨时挂断电话以后有些出神。

    宋晴岚问:“怎么了?”

    季雨时转头看着他,好像慢慢地回过神来一样,摇了摇头:“没事。”

    宋晴岚好奇道:“你的老师怎么会打电话给你?”

    季雨时:“一点课业上的事。”

    悬浮列车外,天空蔚蓝,风景如画。

    时速五百多公里的高速运行下,外面的参照物形成了一道快速后退的模糊线条。

    车窗上倒映出季雨时恰到好处的脸部轮廓,修长的脖子,还有漂亮的、清冷的眼睛。

    他似乎在看外面,又似乎没有。

    过了一会儿,他回过头对仍在思考中的宋晴岚道:“我想去洗手间。”

    列车已经响过一次播报提示,即将到达宁城与江城之间的一个小站,车辆停留时肯定会有不少人来来往往,说不定又会遇到一些有所关联的人。

    宋晴岚认为现在时机不太好:“现在?”

    季雨时咬了下唇,说:“其实,早上的鸡蛋好像过期了,我现在有点不舒服。”

    宋晴岚:“……”

    季雨时站起来往洗手间走,临走前还说了句:“但是你做得很美味。”

    宋晴岚自觉有点受打击,这可是他第一次做给除家人以外的人吃。

    不新鲜的鸡蛋什么的,他怎么没发现?

    可是大清早的,因为某种搞笑的原因,他也没好意思敲开季雨时的房门去询问一下哪些食材可以使用,就擅自做了。

    做得美味吗?

    宋晴岚看着窗外,发现自己的嘴角竟有个弧度。

    挺傻的。

    他整理好表情,掌心有点发热。

    一分钟过去,列车缓缓停靠。

    季雨时还没回来。

    乘客们来来往往,宋晴岚看了看表,又过了三分钟,季雨时好像去得有点久了。

    直到发车播报声响起的一刻,宋晴岚才猛地回味过来——季雨时撒谎的表情,他不是第一次见,怎么刚刚就上了当?

    他站起来快速走到洗手间处,里面果然空无一人!

    列车门正在关闭,宋晴岚情急之下去拉住玻璃,手被车门狠狠夹了一下,顿时车厢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车门防夹机制开启,宋晴岚顾不得车上的警报和人们的抱怨,快速下了车,在月台上寻找季雨时的身影。

    作为一个多次穿越回到过去执行任务的记录者,即使不靠模拟面孔来将自己伪装成另一个人,只要季雨时想,他就能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宋晴岚却一眼发现了那个瘦削的背影。

    ——季雨时正大步穿过人群,在往出站口的方向去。

    “让让!”

    “让让。谢谢!!”

    宋晴岚加快了脚步往前追。

    人群中,有三三两两的人面无表情地停留住了脚步,看向了宋晴岚。

    而季雨时走得顺畅,仿佛知道了他暂停了行动,这一路竟一个阻挠他的人也没有。

    进入大厅时,季雨时的背影稍微顿了顿,他知道宋晴岚跟了上来,却没有回头。

    只见季雨时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路过一个空座位时,还有空顺手把座位上的一个空水瓶扔到了地面。

    宋晴岚面冷如霜,仗着个子高走得快。

    他推搡过不断涌来的陌生面孔,艰难前进,已经距离季雨时很近了。

    忽然,宋晴岚的面前一阵骚乱。

    有人踩到了那个季雨时扔下的空水瓶,当场摔倒,继而那人撞到了一旁拖着行李箱,行色匆匆的旅客。那个行李箱有滑轮,在撞击中一路滑走,又卡到了正在清扫垃圾的机器,绊到了清洁工。

    季雨时犹如背后长眼,他超强记忆力下对环境的精密的计算让秩序转眼间乱了,人仰马翻。

    他走得很快,走到一处拐角,却猛地被人摁到了墙上。

    以一个和上次在书店差不多的姿势,连手被控制的角度都差不多。

    那双大手钳制住他的手腕,反剪在身后,这些守护者的手段让路人看了,还以为是在抓捕罪犯。

    “季顾问。”身后的宋晴岚几乎是咬着牙的,厉声道,“你在干什么?”

    只听季雨时不慌不忙,轻声说:“你先放开我,我手疼。”

    宋晴岚:“……”

    操。

    能不能换个招数。

    宋晴岚才手疼,他的手背与掌心被车门夹得青紫,凸起一块。可此时他无心理会,只想知道季雨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宋晴岚没有如季雨时的愿把他完全放开,只是松开了手,撑在墙壁上防止季雨时逃走:“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是你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能说又必须得做的事,还是因为你有了别的思路?”

    除了恼怒,宋晴岚直到这时也没有怀疑季雨时。

    这时一种难得的信任。

    季雨时转了过来。

    宋晴岚黑眸紧紧地盯着他的脸,心中咯噔一声。

    季雨时的表情是宋晴岚从来没见过的。

    他没开玩笑说宋晴岚在“壁咚”他,也没回答宋晴岚的问题,只是问:“宋队,你觉得我们在哪个现实,有区别吗?”

    刚才还在一起寻找线索,讨论听不懂的双缝实验,怎么忽然就放弃了?

    宋晴岚不明白,但直觉和季雨时接的那个电话有关:“当然有区别!”

    季雨时抬眼,与宋晴岚对视:“如果在这个现实就能得到想到的一切,为什么还要费力去到别的现实呢?”

    两人距离很近,近得宋晴岚能看清季雨时瞳孔的颜色。

    季雨时冷冷地、平静地看着他,对他说:“既然哪个现实都只有一个‘我’,那么‘我’到底是谁,就不重要了。”

    有那么一瞬间,宋晴岚竟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可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没有跟着季雨时的思路跑:“你这是严重的唯心主义。我们到底在哪一个现实,这对我们来说当然很重要,不是我们怎么想就够了。因为在我们原本的现实中,还有很多关心我们、爱我们的人,失去我们只会让他们难过伤心,我们得回到真正属于我们的世界,因为那才是我们真实的人生。”

    季雨时说:“我没有那样的现实。”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来得早一点,我们明天继续。

    大家别怕哈,有小宋在,小季很幸福的。

    感谢在2020-04-03 18:18::04: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绯 2个;甜甜圈外小弟夏微凉、bjyx是你爹、九幽、哎哟喂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翎羽小贝、39228660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绯、vogel 2个;比巴卜pp糖、盛铭、忆灵 ぁ⒎鲆∩缴嫌忻潜、翎羽小贝、我爱漂亮哥哥、江月溪溪溪溪溪、无般若花、离情、bjyx是你爹、季雨时的猫、秭希、知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殷鉴 70瓶;新晴南风 60瓶;晋江审核员、hosoho- 50瓶;polaris 46瓶;二水 38瓶;边缘叶 29瓶;bjyx是你爹 23瓶;江绯、阳光、霓裳、夕墨girl、jaclet、黎青、l、毕苗叶、vogel、呼噜呼噜菜、小u 20瓶;小可爱的小包袱、缘夕行、今天也很努力的小锦、千野飞鹤、脆皮鲸鱼、havoc、氪金了吗、乌鸡、阿晋今天脖子以下了吗、黎野、41914947、繞指柔、miss℡、mo、fde、瑶一瑶、vic、秋筠燝、阑池szd、朗普斯金 10瓶;bunny 6瓶;片羽吉光、你不要脸的样子真可爱、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白白胖胖的小包子、小禾沉默、小丸子爱碎懒觉、罐装零食可乐汉堡、今天也想上了林辰。、汐染季沫ぃ、凌、软乎乎、亲亲草莓味、43019396、gi_ji、sh。、比利酱 5瓶;我是哦 4瓶;慌慌大仙、乔玖歌今天也超帅、羌竹白白、玞珉爱停停 3瓶;七六.、loaing、小可、没有鱼没有鱼、tutou 2瓶;青檬可乐、千抹娇彤、殷馨雅、ztt、季雨时的猫、周六、六六六**、阿衍衍衍、你再说一遍、晋江幼儿园、壮壮志、毕非、zj彦、爱吃肉的miku、来者不拒、pipi、夏天傍晚的小苍耳、橙青、yuuu.、卡团必须火听觉szd!、蒾雾、江潮.、森起、云晏、岑知酒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欢迎您阅读微风几许所写的小说薄雾[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