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无限] 18、第 18 章

作者:微风几许 类别:玄幻小说
    “什么玩意儿?”

    包装浮夸,骚里骚气,还是个棍状物。

    宋晴岚正要伸手去拿看看是什么,却被季雨时先一步抓到手,“嗒”一声,那东西被扔到了角落的黑暗中。

    宋晴岚低头要问。

    却见对方脸颊渐渐地浮起了一层绯色,正透过白皙的皮肤渗出热度。

    季雨时难得露出这样的神态,一看就是臊得慌,偏偏眼神清明依旧,说话的语气也很镇定:“宋队,你进来的时候是不是没关注过这里是做什么的?”

    情况危急,当然是埋头就冲,见处就躲。

    宋晴岚确实没精力去注意这个绿色的迷你小亭子是做什么的。季雨时就不一样了,恐怕他就算不去注意,也能记个清清楚楚。

    被季雨时这么一提醒,宋晴岚就明白了过来,那才那东西……搞半天这里是个未来世界的ChéngRén用品自助贩卖亭。

    季雨时的反应很有意思。

    宋晴岚在队里插科打诨惯了,这种情况下还能调侃:“你又不是没有,还怕看呢?代替你的另一半,那也得你是个女的。”

    “……”季雨时面无表情,冷道,“宋队,我现在相信你是个直男了。”

    等等。

    宋晴岚骤然闭嘴,好像有哪里不对。

    季雨时这模样,可能大概也许——用得上。

    两人对视。

    一阵令人窒息的尴尬。

    “哐!”

    自助贩卖亭又摇晃起来。

    亭子里屏幕的光线暗了下去,重新归于一片漆黑,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脸,狭小的空间里除了呼吸声,安静非常。

    被宋晴岚压着,季雨时额头冒汗。

    这人也太沉了,不仅沉还高,一身的肌肉都硬邦邦的,让他觉得从胸口、腹部、大腿都被压得逐渐开始发痛。神眠好巧不巧也正好落在下方,硌在季雨时的背上,坚硬的枪身抵得他从肩膀到尾椎都在发疼。

    宋晴岚身上有血的味道,伴随着人体体温所散发的热气往季雨时的鼻腔里钻。

    当然,季雨时自己身上的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

    宋晴岚其实也撑得很辛苦,这角度他单手手肘支撑身体,另一只手还得死死拉着侧面的门以防被打开,因此身体不得不有一部分与身下的人重叠。

    同为男性又是队友,本来宋晴岚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经过刚刚的小插曲提醒,霎时间,好像身体与对方接触到的每一个部位都传来清晰、温热的触感,他脑子里竟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出发前的训练室里,季雨时那截白又细的腰腹。

    而方才光线中季雨时那张无暇的面孔也让他印象深刻,黑暗中根本不用怎么去幻想,就能想到现在对方现在被他压着,会是怎样一副隐忍的表情。

    性取向不同造成的性别意识是那么明显。

    连带着这十几分钟都变得漫长极了。

    “无人机本来就在外面,他们会无人机追踪我们。”宋晴岚沉下声音,用属于队长的口吻,尽量让他们现在的姿势显得很自然,“加上定位我们扔在附近的通讯器,应该很快就找到我们了。”

    宋晴岚耳边扫过热气,耳朵带着脖子都麻痒一片,是季雨时开口了。

    只听季雨时说:“刚才汤其说听见了巨响,他们应该在附近才对。”

    其实宋晴岚也发现了问题,按理说汤其他们不应该来得这么慢。

    但好在自助贩卖亭外丧尸的嘶吼和抓挠在慢慢减少,如果真的出了什么状况,他们就得搏一搏,从这里想办法冲出去。

    没过多久,皮下通讯器里终于传来了队友的声音。

    “宋队?!季顾问?!喂?能不能听见?”

    是汤其!

    宋晴岚松一口气,回答道:“听到。”

    终于。

    公共频道里,汤乐的声音响起:“不对,哥,光搜到定位了,这里没看见他们人!!”

    “砰砰!”

    几发枪声同时从公共频道和自助贩卖亭外响起,听起来隔得不算太远。

    宋晴岚:“报告你们的位置?”

    队友们在奔跑,汤其喘着气讲话很急促:“我们在一辆报废的空间车旁边!!这里好多丧尸!”

    战况激烈,自助贩卖亭被蜂拥的尸潮推搡再次剧烈摇晃。

    密集的枪声中,季雨时很快地报出他们所在的位置:“背对车尾,前方一点钟方向有一个倒在地上的绿色的小亭子!”

    “没看见!我日,汤乐你小心后面!!”

    说话的人是李纯。

    看来外面的情况和他们刚才躲进亭子时差不多,丧尸说不定还有增无减,宋晴岚抓紧时间快速说:“倒在地上的那个,看见了没?!我们躲在亭子里面!”

    “操!!宋队他们在后面!”

    “调头!!”

    “快快快!!”

    一分钟后,枪声响在亭外。

    “轰”一声,有丧尸被击飞,倒在亭子上发出巨响。

    “宋队!”

    亭门被打开,李纯的脸出现在外面,汤乐汤其左右正集火猛扫,丧尸潮呈喷射状,血肉横飞。

    见到两人上下贴合,紧密重叠的情形,李纯瞪圆了眼睛:“!!!”

    宋晴岚面色不佳,先从亭子里滚了出来。

    汤其回头:“宋队!!我们开了车,从后方突围!”

    季雨时全身发麻,先把自己手上的钻石鸟扔给宋晴岚,对方凌空接住,猛然回身,逐个击毙亭子后方的丧尸。

    这时季雨时也从亭子里出来了,他的脸色也不太好,倒不是情绪导致,看上去像是受了什么伤,捂着肚子又拖出了神眠。

    “撤!!”

    众人边打边退,五个人的火力远远好过两人,踩着一路乱七八糟停放的车顶向外突围。

    宋晴岚喊了一声:“季雨时!”

    钻石鸟又被扔了回来,季雨时哪能不懂,这人嫌弃他的钻石鸟不得劲!

    他一边眼也不眨地接住,一边将对他来说特别碍事的神眠甩了回去。

    沉重的枪身甩得季雨时手臂发酸。

    宋晴岚却轻而易举将其抓住,眼神中露出难以掩饰的狂傲,那是一个男人对自己战斗力的自信。

    神眠的陡然加入,这场战斗有了助力。

    他们硬生生地轰出了尸潮缺口,顺利抵达汤其说的车上。

    车门摔上,紧接着,众人同时猛地一个后仰,车子发出轰鸣声飙车了出去!

    车子前方撞飞好几名丧尸,狂奔的尸潮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李纯在副驾回头:“宋队!季顾问!你们怎么在这里?!还躲在那种地方!”

    宋晴岚对刚才那一幕可不满意,这帮人回去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添油加醋。他伸手推了把李纯的脑袋,没好气道:“怎么不说你们?这么点距离,路上都干嘛去了?”

    李纯委屈道:“这么点距离?老大你好严格!还好路过这里的时候我看见了通讯器上的绿点,不然我们现在也找不到你们!”

    宋晴岚倒不是真的怪他们来得晚,随口一说而已。

    懒得看李纯卖惨,他问:“老段和老周呢?”

    汤乐说:“也走散了,我还以为他们和你们在一起呢。”

    汤其正专注地开车,一路飙过残败的街景,出声安慰:“没关系,他们俩开着空间车比谁都快,应该会在书店的坐标和我们汇合,肯定比我们先到。”

    空间车,汇合?

    熟悉的三个队友,说出的话却让宋晴岚察觉了异样。

    他转头,只见身旁的季雨时蜷缩着,也皱起了眉毛。

    然后,两人目光相撞。

    宋晴岚收回目光,貌似无意地问:“刚才在公共频道,汤其不是说听见了巨响?怎么会找不到我们。”

    汤其疑惑道:“不是我,我没听到什么巨响,也没在公共频道说过话。”

    李纯:“会不会是老段他们?我们要不要回头看看?”

    “不是吧?!”汤乐表示反对,“又回头?刚才要不是回头也不会走散了!”

    宋晴岚平静地问:“你们在什么地方走散的?”

    汤乐说:“和你们一样,就那栋大厦外面。我们到处到不找你们,就想着去说好的地方汇合。”

    季雨时很少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插嘴,这时却突然开口:“润金大厦?”

    “应该是吧!”汤乐一怔,“我没注意那大厦叫什么名字,光顾着去看那冲进去的小车了,季顾问你观察得好仔细!”

    李纯说:“季顾问的记忆力不是出了名的好?”

    汤乐笑:“对哦,我差点忘了。”

    这群人总有种神奇的安定,好像只要一脱离危险,他们就能毫无心理负担地放松。

    这种状态下,三人甚至没有发现宋晴岚与季雨时同时噤声了。

    这支队伍,无论从相貌还是习惯都是宋晴岚熟悉的队伍,却不是他们原先的那一支。

    ——至少眼前这三名队友还没去过书店,也没经历过那一场黑脸男的劫持,他们竟然是从润金大厦来的。

    那么,汤其说他没听到巨响,也没在公共频道说过话就解释得通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晴岚心绪难定,队友们的对话又进行了两三分钟,直到距离书店的坐标越来越近了,突然听见季雨时突然喊了声:“宋队。”

    沉思中的宋晴岚回头。

    季雨时显然也发现了把他们从自助贩卖亭救出来的队友不是原先的队友。

    他对宋晴岚说:“现在距离黑墙到书店还有一点时间,附近正好能找到吃的,我建议我们可以去取一些食物再去书店。这样规划下一个目的坐标时,大家也不用担心在路上没办法补充体力,这毕竟是持久战。”

    季雨时说得非常自然。

    宋晴岚从他的眼神中甚至不能分辨出这是一种微妙的拖延。

    眼前这个人好像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能很冷静,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与他本人给人的柔弱印象截然相反。

    这世界扑朔迷离,处处诡谲,人身在其中,被时间所玩弄。

    每当人有了一点头绪的时候,事情的发展就会推翻原先所有的认知,将人拖入另一个难以窥见其真相的境地。

    宋晴岚不可否认的是,时间循环到了目前这一步,连他自己都开始迷失了。

    要从一团让人背后生凉的乱麻中理出线索,找出事实真相,分辨虚实,本已经是寻常人仅靠聪明就可以做到的事。

    若是心理能力承受不佳,直接原地疯狂也不一定。

    但季雨时,他的忍耐力似乎没有下限。

    宋晴岚唇线紧抿,虽然不明白季雨时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长年累月中积攒下来的沉着和对异常事态的嗅觉,让他很快做出了决定。

    他转回去,命令汤其:“先去附近看看情况,收集食物。”

    对于队长的决定,队员们从不质疑。

    汤其欣然应允:“是。”

    书店所在的小山坡附近绿化甚好。

    正值上午,道路两旁枝叶繁茂的树木间隙,阳光撒得星星点点。

    这里大约是个高档居民区,街道两旁十分安静,偶见丧尸聚集成堆,数量也比方才那场恶战中要少不少。

    车子停在显眼处,以便生变时能迅速撤离。

    众人警惕地列队而行,前行不远,李纯就发现了便利店,低声道:“这边!”

    几名丧尸在便利店里游荡。

    李纯推开门,“吱呀”一声,丧尸“嗬嗬”狂叫着冲来。

    汤其与汤乐拔出匕首。

    双生子默契十足,连行为习惯都差不了多少,很多时候不用多说,也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

    三两下悄无声息地,把店里的丧尸都干掉了。

    店里货架上空荡荡,被扫荡几乎得没剩下什么东西,底下那一层倒是堆了满满一排罐头。

    李纯拿了一罐:“克蒙豆是什么?怎么没听过?堆这么多都没人要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汤其:“别管了,只要能吃。”

    便利店挺大的,另一头还设有自助服务区,离三名队友有一段距离。

    季雨时小声道:“我们现在不能去书店。”

    宋晴岚大概猜到了季雨时的目的:“因为那里可能会碰见另一队队友?”

    季雨时点点头。

    “他们应该去追我们了,说不定还没有返回书店。”宋晴岚思考着说,“这是什么,时空重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会不会不仅碰见了另外的队友,还会碰见另一个自己?

    “不仅仅是这个问题。”季雨时四处看了看,然后道,“宋队,我需要那边的苏打粉。”

    宋晴岚将苏打粉拿了过来。

    季雨时唇上没什么血色,睫毛漆黑,把苏打粉撕开倒在桌面上。

    这年代几乎难见纸笔,两人的通讯器又在空间车上被黑脸男扔掉了,看样子季雨时是要用这粉末画图列举。

    季雨时用食指在粉末里写了个1,然后说:“这是第1个循环里的我们,在润金大厦被空间车撞死,团灭了。简称1号小队。”

    这个宋晴岚知道。

    季雨时手指上不知道什么沾了血,大概是丧尸的,他没有在意,又写了个2。

    “因为时间锚的存在,我们在锚点重启,开始了第2个循环。”季雨时说,“但是由于我保留了上一次的记忆,成功躲过了空间车,进了润金大厦。然后我们逃到了书店,在书店附近又团灭了。简称2号小队。”

    这滋味真不叫人好受。

    不进一次次失败团灭,还得一次次列举。

    紧接着,季雨时又在2旁边写了个3。

    “第3个循环,也就是现在的我们,简称3号小队。”季雨时道,“我们开空间车在十字路口撞到了一辆小车,根据我的记忆,我们有理由认为那就是第1次被空间车撞死的我们,也就是说,那根本不是什么幸存者恰巧开了同样车牌的车,而是3号小队的我们撞死了1号小队的我们,对吗,宋队?”

    宋晴岚无法否认,因为事实就是这样难以置信。

    他们没有办法自己欺骗自己,必须得面对这惊悚的事实。

    见他赞同,季雨时指着那个“2”说:“已知,3号小队开车撞死了1号小队,这是我们所在的现实。但2号小队却避开了撞击,那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2号小队避开的那辆空间车是谁在开?”

    问题一针见血。

    便利店里,不远处的队友还在说话。

    “时间轴原本是单线的无限循环,所以我们可以一次次重来。”

    季雨时顿了顿,修长的手指在“2”字上方画了一条线。

    “但是第2次循环的我们保留了记忆,躲开了空间车的撞击,我们就从那一刻开始,无意间创造了一条新的平行时间线。那条时间线里面的‘我们’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准备开空间车直接去书店,但是路遇小车还差点撞上。看见小车冲进了润金大厦,‘我们’担心车上的幸存者,就停车进去寻找,结果遇到大厦里狂热的尸潮,被迫分散了。那么,简称为——4号小队,也就是我们现在遇到的汤其他们。”

    “因为时间轴里的空间与时间都是固定的,那么宋队,这就产生了你刚才提出的时空重叠。”季雨时道,“也就是所谓的多重现实。现在的情况是,同一时间,pu-31出现了两个天穹七队。但因为是平行时间线,3号小队的我们和4号小队撞到了一起,所以他们不知道我们发生过的事,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发生过的事。”

    宋晴岚缜密思考。

    很快他理解了季雨时的意思,他伸出手在“2”字下面轻点。

    却碰到了季雨时还未收回的指尖。

    苏打粉染在温热指尖,奇异的触感传来,两人俱是微微一怔。

    宋晴岚收起手指:“不止。如果时间与空间都是固定的,且产生了平行时间线,那么现在同一时间,不止有3、4号小队存在。你忘了,2号小队的“我们”正从润金大厦逃出来,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来书店的路上。”

    此时,2、3、4号小队同时存在。

    季雨时说:“没错。”

    话音刚落,他好像极为不舒服,忽地咬了下唇,手指抓住了桌沿,脸“唰”地一下白了。

    “季雨时?!”

    宋晴岚伸出手将他扶住,触手一片湿意。

    低头一看,掌心竟一片鲜红。

    这一声让另一头的三人都快速走了过来,都是一脸关切:“季顾问!”

    “卧槽,季顾问受伤了?”

    李纯上前帮忙,他负责队里的医疗:“快,把他放平!”

    季雨时被放在台面上,腰腹部有鲜血汨汨从黑色作战服流出,暗红色痕迹不甚明显,以至于众人都没发现。

    宋晴岚找来剪刀,轻轻剪开他腹部的布料。

    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

    一个小小的枪眼,正在往外不断冒着鲜血。

    宋晴岚问:“什么时候受的伤?!你为什么不说?”

    季雨时额头冷汗淋漓:“抢车的时候。”

    他喘着气,头脑变得有点不清醒,钝痛似乎忍到了此刻,才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没事,不严重,就算死了也可以重来。”

    宋晴岚用手摁住他的伤口,那皮肤触感温热,不知道是血液的温度还是季雨时的体温。

    季雨时慢慢闭上眼睛,陷入昏迷前喃喃道:“我只是……想尽量少来一次。”

    少来一次,就能少记得一点。

    ——“我没有遗忘的能力”。

    那一刻。

    宋晴岚强硬冷漠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花瓶。

    以貌取人,要栽。

    他忽然这么想。
欢迎您阅读微风几许所写的小说薄雾[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