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无限] 16、第 16 章

作者:微风几许 类别:玄幻小说
    “的确是我的药盒。我出任务的时候都会检查,确定是装满的。”

    季雨时说得很自然,好像不觉得随身携带一个药盒有什么值得人大惊小怪的。

    “少了两颗,一颗是我在公园管理处吃掉的,一颗是我到达书店以后吃掉的,就是你打算揍我那次——”

    “你等等,我打算揍你?”

    宋晴岚听着不可思议。

    季雨时顿了下,稍微改了措辞:“——好吧,就是你误会的那次。药片空掉的位置都一模一样,所以这个确实是我的药盒,你在哪里找到的?”

    宋晴岚放他一马,把过程说了:“所以怎么会出现两个药盒?”

    两人都想到了之前在路上被他们空间车压扁的小车。

    如果那辆小车上的人不是什么幸存者呢?

    “宋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季雨时比想象中冷静,他合上那本《金乌一号:繁衍不息》,“第二次在便利店外,你和汤乐最后才进来是为了救汤其。当时汤其被咬伤的部位和第一次被咬伤的部位是一样的吗?”

    第二次季雨时没有看到受伤突变的汤其。

    宋晴岚不解,回答:“是,都是右手手指。”

    季雨时:“还有没有其它地方受伤?”

    宋晴岚:“没有。”

    季雨时说:“那么,关于我们上次会在距离便利店20多公里的这个书店里见到丧尸化的‘汤其’,我就能想通了。”

    宋晴岚等着他继续说。

    每当聊起记忆里的事情,季雨时就像变了一个人。

    不像是那个毫无斗志,上专业课开小差打游戏,出任务大言不惭只想躺赢的季雨时了,他回忆和分析的时候,有一股奇怪的、带着脆弱感的坚韧。

    “那不是汤其。”季雨时道,“虽然没看见书店外的‘汤其’手指有没有受伤,但是他的脖子上有一个血洞,你还记得吧?就算汤其真的能那么快来到这么远的书店,受伤的部位也不吻合。唯一吻合的是——上一次我们被黑墙吞没前,被丧尸咬了脖子的汤乐。”

    事实上当时季雨时就把人认了出来,但结合当时的情况,季雨时只对此十分疑惑,因此没有提出来自己的意见。

    宋晴岚听到这里:“是汤乐?!”

    可是当时活生生的汤乐就在书店里,所以连同汤乐自己都认为出现在外面的那个人是汤其。这点暂且不论,就当两个汤乐像两个药盒一样能同时出现在同一时空,那也说不过去。

    宋晴岚说出疑问:“可汤乐被咬后,马上就被黑墙吞没了,按理说就是尸体也不该有。”

    比如那支短了一截的扫帚,消失了就是消失了。

    季雨时点点头:“同理,书店当时也被黑墙吞没了,按理说,这个上一次留下的药盒也本来就不该存在。”

    宋晴岚沉思着,不知不觉眉头又成了一个轻微凸起的结,让人想给他抚平。

    “宋队!!”

    周明轩的声音突然从二楼传来。

    听到这一声喊,宋晴岚就太阳穴直跳。

    这次来到这个pu-31,被迫接受了这个任务,每次周明轩这么喊的时候,一定就是黑墙来了。

    不可否认,宋晴岚怀疑自己回去以后会对周明轩喊他的声音产生应激反应。

    周明轩从狙击镜前移开脸,看到楼下站得很近的两人同时抬起了头,一双小眼睛里似笑非笑,不知道又脑补了什么。

    好在他惯会装正经,在队长怼人之前立刻说起正事:“书店外面有人求救,是平民。”

    楼下的众人听到后都有些惊讶,这种情况下真的还有平民?

    宋晴岚也觉得很奇怪。

    不过这一次他们达到书店的时间比上次早太多,或许这个时间段本来就该发生这样的事。他三两步跨上楼梯,拿过望远镜看了看。

    周明轩问:“要不要让他们进来?”

    望远镜里,书店外二三十米的街角,有两个包裹严实,穿得像阿拉伯人的平民站在一辆电车顶部对他们挥手,车下围绕了满满一圈丧尸。

    “让他们进来。”宋晴岚说,“协助他们,速度要快。”

    “是。”

    守护者从来不是冷血动物,队长的答复在周明轩意料中,他瞄准那群丧尸,远距离狙击。

    “砰砰砰”连续开枪快准狠,几乎是第一声枪响惊扰了街道的安静后,就迅速干掉了电车前的那一圈。

    那两位平民显然很激动,立即反应很快地从车顶滑了下来一路狂奔。

    周明轩游刃有余,周围追逐的丧尸被他一枪一枪爆头。

    这些平民早练出了逃生本领,在丧尸追逐中听到枪响竟一次都没回头,一股脑地往书店冲。

    门口的汤其与汤乐上去接应,两人很快就冲了进来。

    “哐!”

    书店门被李纯关上。

    不知道来者何人,队员们刚拔出枪,就见左边的人摘下长袍兜帽,是个国字脸男人,皮肤黝黑看起来很憨厚。

    另一个人也取下了黑袍帽,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而长袍下竟然还躲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双臂挂在她脖子上,是个很干净的小女孩,正怯生生地看着所有人。

    这竟然是一家三口。

    大家把枪收了起来。

    两个幸存者霎时放松,然后大口喘气:“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们!”

    让他们把气喘匀了,宋晴岚毫不客气地问:“你们怎么知道书店有人?”

    黑脸男老实道:“我们本来躲在街那边的小店里,看到了往这边开的空间车。快没吃的了,反正留下来也是饿死,出来也会被咬死,就想着不如出来碰碰运气,万一运气好,换个地方待一待也是好的。”

    这三人都是黑袍加身,并且看上去并不是整块布料,而是由很多深色衣物拼接缝补起来的。

    感觉到大家都打量着他们,女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能给点水喝吗?那边没水,孩子渴了好几天了。”

    “我去拿。”

    季雨时站在一旁。

    很奇怪的是,先前人一多,他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幸存者甚至没有注意到那边还有一个人。

    可是他一出声,就立即吸引了目光。

    在这一群身高力壮的年轻人里,季雨时较为单薄,看上去很是文弱。

    李纯好奇:“你们怎么穿成这样?天气这么热,你们不闷得慌?”

    黑脸男表情有些古怪:“习惯了,这样不容易被丧尸咬。”

    李纯又说:“丧尸出现多久了?这城里还有多少幸存者啊?有人救你们吗?”

    李纯这人一发问就连珠炮,正好也是大家想问的。

    黑脸男说:“有快一个月了,别的幸存者我不知道,我们家一直躲着呢,联系不到外面,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救我们……你们,这么好的装备,是不是警察啊?”

    正说着,季雨时拿水过来了。

    书店仅有一瓶水,再加上刚才宋晴岚在管理处找到后给他喝剩下的半瓶。

    女人接过水就给小女孩喝,季雨时再把水递给黑脸男。

    可刚递过去,就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黑脸男忽然变了脸色,猛地把他一拉。

    刷刷众人举枪,黑脸男手中的袖珍手-枪已经抵上了季雨时毫无防备的后脑勺:“把空间车钥匙交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他!!”

    “操!”

    “放开他!!”

    宋晴岚抬起神眠:“你觉得你有胜算?”

    女人已经带着小女孩躲在黑脸男背后。

    三个对一群,不知道这个黑脸男哪里来的勇气。

    黑脸男阴笑:“无所谓啊,这女的刚认识,小的也不是我的种。你尽管试试,大不了我拉他陪葬,这世道没什么好活。”

    “季顾问!”

    季雨时被挟制着,一句话也没有说,手中其实已悄无声息摸到了钻石鸟。

    宋晴岚脸色紧绷,想要提醒季雨时不要冒着危险随意乱动,却又怕反而坏事。

    后脑勺又被顶了下,黑脸男粗声粗气威胁:“快点,交出空间车钥匙,不然我就和他同归于尽!!”

    被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女人吓得浑身发抖。

    小女孩从她身上滑落,站在中央一脸懵懂,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自顾自拿出了一个洋娃娃。

    洋娃娃穿着红裙子,卷头发,很漂亮。

    季雨时放开了钻石鸟,忽然说:“宋队,给他们。”

    黑脸男:“听到没有?!”

    宋晴岚没有要与敌人谈判的意思,看他那神情,众人就知道他心里在计算好几种突袭或者开枪的方式。

    季雨时却又说了一句:“还记不记得《活死人黎明》那部电影?”

    季雨时被掐着脖子,脸不得不往后仰,白皙的皮肤上一丝瑕疵也无,神态自然,眼神里仔细看去,其实都没有什么紧张。

    又或者,不是第一次赴死了,习惯了而已。

    队友们惊了,季顾问这种时候讲什么电影?

    季雨时语气平静:“信我。”

    宋晴岚慢慢地放下了枪,然后对段文说:“把钥匙给他。”

    “宋队?!”

    汤乐喊了一声,不可置信。

    但段文还是听从安排,拿出了空间车钥匙。

    黑脸男把钥匙抓在手里,枪却没移开,在季雨时耳边说:“算你挺识相,不过,要麻烦你给陪我们走一趟了。你们这群人不好惹,只要车子开出去十公里,确定没人来追我,我就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扔你下车。”

    一边说,一边挟持着季雨时往门口退,他还挺聪明的:“开门,保证我们安全到车上,不然我还是一枪崩了他!”

    书店外的丧尸刚才死了一波,此时数量稀疏,听到开门的声音迅速跑了过来。

    “嗬——”

    丧尸们一个接一个倒下。

    女人跟在黑脸男身后,抱着孩子回头小声对他们说了一句“对不起”,她也是身不由己,却未出声阻止或提醒过,令人感到末世里人性的悲哀。

    黑脸男劫持者季雨时,枪顶在他脑袋上一秒都没放松。

    走到空间车前打开车门,见丧尸被消灭得差不多了,黑脸男吹了口哨。

    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五六个披着补丁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个个都有枪。

    这说明黑脸男刚进书店,这些人就慢慢潜伏到了附近,他们本来的目的就是抢车,女人和小孩真的只是让人放松警惕的诱饵。

    双方对峙,宋晴岚忽然说:“等等。”

    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黑脸男咒骂了一句:“你想反悔?!”

    季雨时看到宋晴岚的眼神深沉,难以分辨其中情绪。

    只见宋晴岚忽地却笑了:“不是反悔,只是他一个人被你们扔在路上,我不放心,干脆你们多带一个,到时候一起扔。要是答应的话,这把枪送给你们了。”

    神眠通体漆黑冰冷,一看就是好货。

    还会有这种好事?

    黑脸男迟疑。

    “让他一起吧。”季雨时说,“他是我男朋友。”

    宋晴岚:“……”

    众人:“……”

    季雨时垂着睫毛,无奈地说:“难道你看不出来他是个gay?”

    “那可忒明显!”黑脸男往地上啐了口,吩咐同伙捡枪,然后看着宋晴岚对后面的人示意,“把这个基佬绑起来!”
欢迎您阅读微风几许所写的小说薄雾[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