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第三十七章 又遇少年

作者:寂寞的清泉 类别:玄幻小说
    老太太穿着新衣到处去显摆,说是孙女采了好花卖给县太爷家的闺女,闽小姐极是喜欢,闽夫人也高兴,赏了这些布料。汤管家还说了,若谁不长眼欺负他们孤儿寡母,就去找他。

    听进去的人,自是羡慕嫉妒恨。也有没听进去的,说她吹牛。一盆山里捡的破花,咋可能入县太爷闺女的眼。

    期间,许兰因又试做了蝴蝶酥、梨桂双冻、荷花酥、黄金饼几样点心,口感凑合,还要继续摸索。去镇上买了不少食材,许兰因的钱用完了,秦氏又拿钱出来。

    许愿和许满天天跑来她家,等着吃糕糕。顾氏很为自己收鸡蛋钱不好意思,又让许愿拿了十个蛋来。

    听说是为以后开点心铺子试做点心,许兰舟和许老太都没有骂许兰因败家。

    八月三十这天,天气晴好,秋高云淡。许兰因又穿上最破的衣裳,用蓝布巾包着头,给自己带了两块蛋糕一个玉米烤饼,给花子带了两个玉米烤饼。

    她要再去黑蜂岭。

    她还是想碰碰运气,往深走走,看能不能再发现黑根草,张爷爷说那是不可能多得的罕见好药。

    许兰因偶尔会把张爷爷跟书里的老神医联系起来,把老神医要找的罕见奇药跟黑根草联系起来,把张爷爷送原主的药膏跟书里的如玉生肌膏联系起来。但又觉得不可能,怎么可能那样巧!

    书里,老神医的名头响彻云霄,属于半仙那一类,医术和制药技术登峰造极。又性格怪异,几乎不与人交往,小半时间住在东海一个偏远的小岛上,大半时间四海采药,行踪不定。也没写过老神医姓什么,找的奇药叫什么。

    由于制如玉生肌膏的几味药极其难寻,老神医只给了苏女主大拇手指那么一坨,而张爷爷给原主的可是满满的一小木盒。若是如玉生肌膏,他怎么可能给那么多。

    许兰因一次一次把他们联系起来,又一次一次把自己的猜测否了。

    不过,她还是试用了一次那个药膏,一擦上就顿觉皮肤白皙细腻了不少,绝对上上乘的美容养颜护肤品。她便不舍得用了,想着等以后自己挣够了钱,不需要经常风吹日晒了再用。

    一人一狗沿着燕麦山的山脚往西走着。秋意已浓,树叶发黄发红,野草大多也枯了,青黄红三色相间,让群山浓墨重彩,更加艳丽。虽然阳光强烈,但走在树下晒不着,还有一股青香和湿气,十分惬意。

    这个天气,也去不了几次了。

    她来到野峰岭,没有上山,而是沿着溪流往侧面的野峰谷深处走去。这具身子的嗅觉非常灵敏,所以比别人更容易发现药材。

    她这些天观察下来,许兰舟也有这个本事,而许兰亭没有,她又有了一种猜测。

    许兰因和许兰舟两个是继承了父亲许庆岩的这种特质。有这种特质的人,更适合做某些特殊职业。再加上不可多得的骡散,许庆岩最可能从事的就是她之前猜测的职业。做那几种职业的人,一般都不会善终,而且绝大多数人不会成家……

    现在掉了许多落叶,那些茎高的草药容易发现,茎矮的她更多的是靠鼻子闻,还是采了不少板蓝根、白芷、桔梗、柴胡等药。还意外地采了一把金狐藤,这是这个世界比较珍贵的草药之一,磨成粉止血有奇效,价钱也非常高。

    她寻寻觅觅,转眼日头已上中天。抬头一看,她已经进入谷里深处了,溪流另一面有一片小树林,透过枝叶缝隙能看到里面有一间小木房子。那是有些猎人进深山打猎时偶尔歇脚的地方,采药人张爷爷也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日。

    原主为了多采药,经常要走这么远的路,知道采药老人住在这里。采那两棵黑根草的地方,比这里还要远一些。

    许兰因又累又饿,去溪边洗了手,喝了几口水。就坐在溪边的一块大石上,从筐里拿出两个饼丢给花子,又拿出自己的午餐开始吃。

    她四处环视着,两边悬崖峭壁,山尖云遮雾绕。特别是对面的黑蜂岭,奇松异石,是附近最著名的风景名胜。北边的山腰还有一座大相寺,听说终日香火不断,连省城和京城都有人专程来烧香祈福。

    想着,怪不得原主喜欢来这里采药,走进来些,半天采的药就比去村后山里两天采的还多,偶尔还会碰到能卖高价的好药材,比如说金狐藤。

    正想着,就看见树林里走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人身穿棕红色提花锦缎长袍,头戴束发金冠,腰系玉带,身材又细又长,一脸的欠抽样,居然是那天在南平县城当街纵马口出恶言的锦衣少年。另一个是他的小厮,还甩了他们二两银子。

    那两人也看到许兰因了。

    锦衣少年认出了她,指着她皱眉说道,“怎么又碰到了你?”又皱了皱眉,撇撇嘴,嫌弃道,“这次包头的破布更难看,一个姑娘家也忒不爱好了些,看着就招人烦。我们府只有倒夜香的婆子才这么包帕子。”

    许兰因不想跟小屁孩一般见识都不行。这熊孩子就属于父母没教好那种,嘴贱欠打,不仅有妄想症,还有强迫症。

    她沉脸骂道,“这位公子,我跟你是什么关系,我头上包不包布关你屁事。有病,还病得不轻。”

    那少年一下跳了起来,甩着手里的马鞭就要冲过来打人,只是被一条近两丈宽的溪流拦住了。这里的溪流比较深,溪中也没有供人踩踏的大石,他过不来。

    许兰因知道,想过这条溪,还要往前走不少的路或是往后退不少的路,那少年想过来打人都不成。

    她又骂道,“有种跳下河冲过来,没种少废话。那么大个人,说话口无遮拦,思维混沌,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行和情绪,明显有病。回家找个大夫给你看看,多吃几副药。不要像疯狗一样到处乱串,逮人就咬。”
欢迎您阅读寂寞的清泉所写的小说穿成短命女配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