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二十八章 坐听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陈丹朱是从梦中惊醒的.

    她觉得自己睡了好久,做了好几场梦,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梦还是醒。

    “小姐。”阿甜从外边进来,身后跟着仆妇们,“小姐你醒了?早饭想吃什么?”

    陈丹朱看着她,想了想:“想吃王家铺子的八宝饭。”

    王家铺子是在城里,阿甜道声好,让仆妇坐车去买,又带着人给陈丹朱洗漱更衣梳头,等忙完这些,去买早点的仆妇也回来了。

    “小姐小姐不好了。”仆妇神情慌张的喊道,“出大事出大事了。”

    陈丹朱坐在桌前转头看她,还能唤出这仆妇的名字:“英姑,出什么事了?”

    这里的仆妇丫头当年因为跟着她在桃花观逃过一死,后来都被发卖了。

    英姑脸色惨白:“大王,大王他被赶出王宫了。”

    屋子里站的侍女们有些不解,大王常常出宫游玩,这个有什么惊讶的?

    “不是游玩,是被赶出来了。”英姑急声说道,“昨晚宫宴,皇帝把大王赶出来了,还有妃嫔们,参加宴席的人,都被赶出来了,大王无处可去,被文舍人请到家里了——”

    至于为什么吴王被赶出来,有说是皇帝喝醉了发疯,也有说不是赶出来,是吴王为了让皇帝住的舒服,主动让出来待客,毕竟是天子嘛。

    真相到底是什么,现在参加宫宴的权贵人家都大门紧闭,没有人出来给民众解释。

    陈丹朱哦了声,问:“八宝饭买了吗?”

    英姑愣了下,怔怔的将手里的篮子递过来:“买了。”

    虽然大王被从王宫赶出来这件事很吓人,但城里并没有乱,人来人往,店铺开着,城门也让进出,王家铺子的生意还是那么好,为了买八宝饭还排了一会儿队——因此她听的很详细。

    陈丹朱接过来,太好了,她终于又能吃到王家铺子的八宝饭了。

    “那大王——”英姑问。

    大王?大王只是被赶出王宫而已,比起上一世被砍了头要好多了,陈丹朱用小勺子挖了一口饭,感受着丝丝香甜在口中散开。

    上一世吴王是死了才见到皇帝的,至于皇帝是不是想要吴王死,那是当然肯定的。

    因为高祖当年的分封皇子,养的诸侯王势大,登基的太子无力掌控,太子新帝试图收回权限,被这些诸侯王兄弟们闹的累气急惧,疾病缠身英年早逝,留下三个少年皇子,连太子都没来得及定下,于是诸侯王们进京来主持帝位承继——唉,纷乱可想而知。

    这个皇帝登基历尽了磨难,登基之后,还被燕王鲁王指着鼻子骂德不配位,皇帝低着头不敢反驳,因为手里只有十几万兵马,最后对当时的老吴王周王齐王哭求,许诺灭燕鲁后封地归三国所有,才请动周齐吴出兵以谋逆之罪灭燕鲁。

    据说灭燕鲁之后,铁面将军将燕王鲁王斩杀还不解气,又拖出来五马分尸,虽然都说是铁面将军残暴,但何尝不是皇帝的恨意。

    那一世吴国灭亡后,周国随之被铲除,只余下齐国,齐王把儿子送来为质子,求饶退避,尽管如此,皇帝还是要对齐国用兵,齐王又把齐王后家的一个女儿送给了三皇子。

    三皇子身有顽疾,此女用齐地秘方割肉入药,治好了三皇子,三皇子珍爱子此女,对皇帝跪求三日,皇帝疼惜三皇子喝止大军。

    后来齐王死了,皇帝也没有把齐王太子送回去,齐国也不敢怎么样,名存实亡——

    陈丹朱坐在桃花观外的山石上,手拄着下巴,看着摇来摇去的草,想着这些纷乱的事,那吴王会像上一世那样被杀吗?皇帝太恨这些诸侯王了。

    不过真没想到,皇帝只带了三百兵马,吴王还能被赶出王宫,什么都不敢做,跑去臣子家住着,再不复老吴王当年的威风了。

    换做老吴王还在,就算发出邀请,皇帝大概也不敢进来。

    吴国对朝廷的威慑是老吴王用兵强马壮打下来的,而现在的吴王大概只认为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应该理所当然的,一旦不理所当然,他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陈丹朱!”

    一个清亮的男声从前方传来,打断了陈丹珠的胡思乱想,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大步奔来。

    年轻人身穿长衫脚踩木屐,面容俊逸。

    陈丹朱有一瞬间恍惚:“敬哥哥?你这么早就来找我了?”

    吴国大夫杨家的二公子杨敬,年纪比陈丹阳小两岁,面容比陈丹阳清秀,他喜欢读书,陈丹阳是武将,但两人却成了好友,陈丹阳只要在家,便与杨敬同进同出,陈丹阳去军营,杨敬也会骑着马去探望游玩。

    陈丹朱常跟着哥哥,自然也跟杨敬熟悉,当陈丹阳不在家的时候,她就会让杨敬带她去玩,大概因为两人玩的好,父亲和杨家还有心商议亲事,只待她过了十六岁——可惜没等到,陈家就灭了门,吴国也不存在了,杨敬一家因为李梁的构陷也都被下了大牢,杨敬侥幸逃脱跑了,直到十年后来见她,让她去刺杀李梁。

    陈丹朱托着腮看着走近的年轻公子。

    姐姐当年问她:“你怎么那么喜欢跟杨二公子玩啊?”

    她说:“因为敬哥哥好看啊。”

    吴地的大家公子锦衣玉食,别有一番风流仪态。

    看到是杨敬过来,一旁的阿甜没有起身,她已经习惯了,不用去打扰他们说话,尤其是这个时候。

    女孩子一双妙目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杨敬心里软软,长叹一声:“我来晚了,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丹朱对他笑了笑,其实她说的早,是说跟上一世十年后他才来找她相比,这一世他来的这么早。

    不过这一世,吴国还在,大夫一家也都平安无事,杨敬也没有流落逃亡十年,应该不是来利用她的吧?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