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二十五章 进门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吴王官员们摆出的气势皇帝还没看到,吴地的民众先看到了皇帝的气势。

    一路行来,宣告当地,引无数民众来看,大家都知道朝廷列兵要攻打吴地,原本惶惶不安,现在朝廷兵马真的来了,但却只有三百,还不如跟随的吴兵多,而皇帝也在其中。

    不是来打吴地的,而是来探望吴王的,吴地民众奔走欢庆,围观天子。

    等到皇帝走到吴都的时候,身后已经跟了无数的民众,扶老携幼拖家带口口中高呼陛下——

    皇帝的三百兵马都看不到,身边只有手无寸铁的民众,皇帝一手扶一老者,一手拿着一把稻粟,与他认真讨论稼穑,最后感叹:“吴地富饶,衣食无忧啊。”

    民众们欢喜的高呼:“陛下之泽!”

    皇帝的气势跟传说中不一样啊,或者是年纪大了?吴地的官员们有不少印象里皇帝还是刚登基的十五岁少年———毕竟几十年来皇帝面对诸侯王势弱,这位皇帝当年哭哭啼啼的请诸侯王守帝位,老吴王入京的时候,皇帝还与他共乘呢。

    现在这气势——怪不得敢列兵开战,官员们又惊又些许慌乱,将民众们驱散,皇帝身边的确只有三百兵马,站在偌大的国都外毫不起眼,除了身边那个披甲将军——因为他脸上带着铁面具。

    他们都知道铁面将军,这一员老将在朝廷就如同陈太傅在吴国一般,是领兵的重臣。

    从五国之乱算起来,铁面将军与陈太傅年纪也差不多,此时也是垂垂老矣,看脸是看不到,披风铠甲罩住全身,身形略有些臃肿,露出的手枯黄——

    铁面将军视线敏锐扫过来,纵然铁面具遮挡,也冰冷骇人,窥探的人忙移开视线。

    一众官员也不再摆仪仗了,说声大王在宫外叩迎陛下——来城门迎接倒不至于,毕竟当年诸侯王们入京,皇DìDū是从龙椅上走下来迎接的。

    大王能在宫门前迎接,已经够臣之礼数了。

    皇帝没有丝毫不满,含笑向王宫而去。

    铁面将军回头看了眼,簇拥的人群中看不到陈丹朱的身影,自从皇帝登岸,吴王的太监禁卫还有沿途的官员们涌在皇帝面前,陈丹朱倒是常常看不到了。

    “陈太傅呢?老夫与他有十几年没见了,上一次还是在燕地遥遥相对。”铁面将军忽的问一位吴臣,“怎么不见他来?莫非不喜见到陛下?”

    被问到的吴臣眼皮跳了跳,看四周人,四周的人转头当做没听到,他只能含糊道:“陈太傅——病了,将军应该知道陈太傅身体不好。”

    铁面将军哦了声:“老夫知道他残了一条腿,一条腿而已,算什么身体不好。”

    陈太傅如果来,你们现在就走不到国都,吴臣躲闪扭头不理会:“啊,王宫就要到了。”

    铁面将军也没有再追问,对身边的兵卫低语两句,那兵卫退开,他再看了眼身后涌涌的人群,收回视线跟在皇帝身后向吴宫去。

    陈丹朱在皇帝进了都城后就往家里走,相比于满城的热闹,陈宅这边格外的安静。

    陈丹朱站在街口停下脚。

    那一世她被抓住见过皇帝后送去桃花观的时候路过家门口,远远的看到一片废墟,不知道烧了多久的大火还在烧,阿甜将她的眼死死的按住,但她还是看到不断被抬出的残躯——

    陈氏不是吴地人,大夏高祖为皇子们封王,同时任命了封地的辅佐官员,陈氏被封给吴王,从京城跟随吴王迁到吴都。

    那时候大夏初定不稳,诸侯王坐镇一方也要平乱,陈氏一直带兵征战死伤过多,所以来到繁华富饶的吴地,并没有繁衍人丁兴旺,到了父亲这一辈,只有兄弟三人,两个叔叔身体不好没有练武,在王宫当个闲散文职,父亲承袭太傅之职,献出了一条腿,献出了一个儿子,最后得到了合族被烧死的结局。

    陈丹朱低下头看眼泪落在衣裙上。

    “二小姐。”阿甜在后小心翼翼唤,想要安慰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当然也知道小姐做的事对老爷来说意味着什么,唉,老爷会打死小姐的吧,“要不咱们先去王宫吧。”

    或许让吴王安抚老爷——

    陈丹朱抬起头:“不用。”

    阿甜摇了摇陈丹朱的衣袖:“小姐,别怕,阿甜跟你一起。”

    她不怕啊,那一世那么多可怕的事都见过了,陈丹朱对她一笑,挽住阿甜的手:“走,回家去。”

    两个小姑娘手拉手向前奔去,转过街口就看到陈家大宅外围着禁兵。

    “小姐!”阿甜吓了一跳。

    陈丹朱倒是很开心,有兵守着说明人都还在,多好啊。

    看到陈丹朱过来,守兵迟疑一下不知道该拦还是不该拦,王令说不许陈家的一人一狗跑出来,但没有说让不让陈家的人跑进去,更何况这个陈二小姐还是拿过王令的使者,他们这一迟疑,陈丹朱跑过去叫门了。

    “二小姐?”门后的人声惊讶,并没有开门,似乎不知道怎么办。

    “我知道父亲很生气。”陈丹朱明白他们的心情,“我去见父亲认罪。”

    门后的人迟疑一下,把门慢慢的开了一条缝,神情复杂的看着她:“二小姐,你还是,走吧。”

    他的话音落,就听内里有杂乱的脚步声,夹杂着下人们惊呼“老爷!”

    陈丹朱越过门缝看到陈猎虎握着刀剑大步走来,身边是慌张的仆从“老爷,你的腿!”“老爷,你现在不能起身啊。”

    陈猎虎的腿比先前瘸的更厉害,但不用人搀扶,喝道:“让她进来!”

    门房面色惨白的让开,陈丹朱从门缝中走进来,不待喊一声父亲,陈猎虎将手中的剑扔过来。

    他道:“你自尽吧。”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