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二十二章 请听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当然是吴王不想活了。

    陈丹朱心想。

    她当然知道原本此时此刻朝廷兵马已经在吴地驰骋,还知道吴地洪水泛滥,哀鸿遍野,而国都中李梁正在屠杀,吴王的头颅就要被割下。

    但这一切在她杀了李梁后被改变了。

    当然这不算什么胜利,或许因为李梁突然被杀,朝廷摸不透吴地的布置而犹豫,才有了今日自己趁机游说双方。

    其实朝廷完全可以立刻开战,而且只要一开战,就能知道缺少了李梁,战局对他们根本没有太大的影响。

    他们现在同意停战,同意接收吴王的归顺,对皇帝来说已经是足够的仁慈了。

    现在吴王还敢提要求,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丹朱小姐,你不要以为陛下对吴王有什么畏惧,吴王奉不奉圣旨,根本无关紧要!”王先生道,“要不是将军出面说服了陛下,丹朱小姐此时就被吴王杀了,根本见不到我了。”

    他说的都对,但是,她没有疯,吴王不想活了,她还想活,还想让家人活着,让更多的人都活着。

    陈丹朱看他一眼:“我要见铁面将军,我要跟他说。”

    王先生气结,瞪眼看这个小姑娘,什么意思啊?这是吃定铁面将军会听她的话?他曾经游走周齐燕鲁,与兵将王臣谋士唇枪舌剑,这还是第一次跟一个小姑娘对谈——

    小姑娘不讲道理!

    “你,你。”他道,“将军不会见你的!就是见了将军,你这种要求也是无理取闹,这不是保吴王的命,这是威胁陛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丹朱坚持:“你还没问他。”

    王先生甩袖:“好,你等着。”

    他气呼呼的走了,陈丹朱坐在帐内出神,身后的阿甜小心翼翼连气也不敢出,作为太傅家的侍女,她见过往来高官权贵,赴过宫廷王宴,但那都是旁观,现在她的小姐跟人说的是大王和皇帝的事。

    怎么突然之间小姐就变成这么厉害的人了?杀了李梁,决定皇帝和大王怎么做事——

    阿甜轻轻唤声小姐:“接下来怎么办?适才那个使者好凶哦。”

    陈丹朱失笑,不是这个使者凶,是她说的要求太凶了。

    “我也不知道。”她对阿甜苦笑一下,“其实我什么办法都没有。”

    就是既然重来一次,她就试一试,成功了当然好,失败了,就再死一次,这种无赖的笨办法罢了。

    阿甜苦恼:“唉,我太笨了,不知道怎么办。”

    陈丹朱笑了:“没事,我们一起慢慢想。”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营帐被人呼啦掀开了,王先生拉着脸站在门外:“丹朱小姐,请吧。”

    他肯见她!陈丹朱的脸上瞬时绽开笑容,拎着裙子欢快的向外跑去。

    王先生的眼被晃了下,这该死的青春年少貌美如花——他的脸色也更不好看,这种匪夷所思的要求,将军为什么要听?反正皇帝已经来了,吴王也宣告了归顺,他们进吴地畅通无阻,理这小姑娘的无理取闹干什么!——因为青春年少貌美如花吗?

    将军是在军中居多,身边都是男人,但不是没见过女人啊,齐女燕女包括京城美人多得是,将军根本不是那种被美色诱惑的人啊。

    想不明白,王先生拉着脸跟着欢快的小姑娘。

    铁面将军此时也没有住在吴军的营帐,王先生有吴王的手书为证,堂而皇之的以朝廷使者的身份在吴地行走,带着一队兵马渡河,驻扎在吴军营地对面。

    铁面将军这次住在朝廷大军的营帐里,依旧铁具遮面,披风裹铠甲,阿甜乍一见吓了一跳,陈丹朱已经没有丝毫异样了。

    “多谢将军。”她一见就先俯身施礼。

    铁面将军看她一眼:“丹朱小姐的谢好特别啊,丹朱小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老夫在丹朱小姐眼里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吗?”

    陈丹朱看着他:“不是啊,将军怎么会是个好说话的人!是因为将军在我眼里是个勇敢的人。”

    铁面将军发出沙哑的笑声:“丹朱小姐这是夸我还是贬我?”

    王先生在一旁翻个白眼,这位陈二小姐是要走女细作的手段吗?一点都不妩媚,还是先去学学怎么勾引男人吧。

    “将军。”陈丹朱道,“当得知皇帝要来吴地,我对我们大王提议到时候杀了皇帝。”

    此言一出,王先生的脸色再次变了,铁面将军铁面具后的视线也锐利了几分。

    陈丹朱神情平静,似乎说的不是什么大事:“纵然是皇帝,有兵马五十多万,但到底是在我们吴地,是在吴王宫,吴兵杀不死所有的兵马,但要杀死皇帝一人,舍上数千数万人总能做到。”

    铁面将军道:“丹朱小姐真是不仁不义无信以下犯上谋逆之徒,令我心痛啊。”

    说实话,嘲讽也好,骂的话也好,对陈丹朱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上一世她可是听了十年,什么样的骂没听过,她不理会也没有辩解,只说自己要说的。

    “但可惜我们大王不是,我们大王他也不敢。”她看着铁面将军,大大的眼睛眨啊眨,“既然我们大王不敢,陛下又有什么不敢孤身前来见吴王呢?难道陛下,还没有一个诸侯王胆子大吗?”

    王先生色变,心里道声要糟,这丹朱小姐年纪尚小,没有女人的妩媚,但小女孩的天真,有时候比妩媚还动人,尤其是对于某人来说——忙抢先道:“这是胆子大小的事吗?身为天子,行事当谨慎,一人非他一人,而是关系万千子民。”

    陈丹朱视线看他,神情似不解,问:“天下皆是天子的子民,陛下坦然入吴地,比起重兵簇拥,声势骇人,岂不是更能让民众信服敬爱?更显天子之气度?”

    铁面将军哈哈笑了,打断了王先生的要说的话,王先生很不高兴的看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听起来丹朱小姐是在为陛下筹划。”铁面将军笑道。

    陈丹朱坦然点头,一脸真诚:“我是吴王之臣,也是天子子民,当然要为天子筹划。”

    这小姑娘又天真又无耻,王先生嗤了声,要说什么,铁面将军已经拍案了:“好,那老夫就为陛下也筹划一下。”

    陈丹朱看着这张铁面具,眼睛闪闪亮:“将军,你同意了?”

    铁面将军看她一眼:“听你这意思,你并不是志在必得,就是试试?”

    陈丹朱低头叹气:“将军,我自然知道我这要求是多不讲道理。”

    这叫什么?这是撒娇吗?王先生瞪眼,脸色黑如锅底。

    铁面将军点点头:“丹朱小姐知道就好,陛下动怒的话,老夫就来取丹朱小姐的头让陛下消气。”

    谈话间说的都是人头生死,阿甜心惊肉跳,更不敢看这个铁面将军的脸。

    陈丹朱展颜一笑:“丹朱的头就在项上,将军随时可取。”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