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十七章 暗谈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今年的雨格外多令人心烦,管家站在门口望着天,家事国事也格外的一件接一件烦。

    王宫的太监冒雨前来,让他心惊肉跳。

    “奉大王之命来见二小姐的。”太监说的话丝毫没有让管家放松。

    大王为什么见二小姐?管家想到当年大小姐的事,想把这个太监打走。

    陈丹朱已经带着人出来了:“我把军营所见详细写了呈给大王,我自己不去见大王。”她给管家解释,再回头对身边的人,“去吧。”

    管家这才注意到二小姐身后除了阿甜,还有一个男仆,男仆低着头手里捧着一卷轴,听到陈丹朱的话,便应声是走向那太监。

    太监看他一眼,向后避开两步,再转身急急上车,似乎很不高兴尖声道:“你坐另一辆车。”

    太监是带着两辆车来的,管家的心思分散,这是打算让小姐进宫吗?还好小姐不肯去,绝对不能去,哪怕被斥责忤逆大王,家里有太傅呢。

    管家看着那男仆上了车,禁卫护送一前一后两辆车在雨中驶去。

    陈丹朱站在门前目送久久未动。

    张监军也再次进宫了,畅通无阻的来到女儿张美人的宫殿,见女儿慵懒的坐在案前看宫女选新簪花。

    “大王走了吗?”张监军问。

    张美人不高兴的道:“大王被陈太傅叫走后,就没有回来呢。”

    张监军惊讶,大王不是说累了休息,这满王宫除了来美人这里休息,还能去哪里?他还特意等了半日再来,大王是不想见张美人吗?想着殿内发生的事,那个陈家的小丫头片子——

    张美人看父亲脸色不好忙问什么事,张监军将事情讲了,张美人反而笑了:“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父亲不用担心。”

    “你不懂,这不是小丫头的事。”张监军深知男人心,“当年大王就对陈家大小姐有心,陈太傅那老东西给拒绝了,陈家大小姐成亲后,大王也没歇了心思,还试图——总之陈大小姐没有再进宫,现在如果陈二小姐有心的话,大王只怕会弥补遗憾。”

    张美人立刻也明白了,让人去打听吴王在哪里在做什么,不多时宫女们带回来消息吴王派人去找陈二小姐,陈二小姐让人送了东西给吴王。

    张美人愕然,张监军顿时怒骂:“陈太傅这老家伙真是不要脸。”

    张美人到底在宫中多年,很快沉稳,笑了笑:“就算大王喜欢陈二小姐,父亲也不用担心,她在宫里,翻不起风浪。”

    张监军脸色变幻:“这仗不能打了,再拖下去,只会让陈太傅那老东西重新得势。”

    张美人对朝事不关心,反正与她无关,懒洋洋道:“大王也不想打嘛,是朝廷说大王派刺客谋逆,非要打的。”

    刺客只不过是个借口,张监军心里明白的很,是因为皇帝要削弱诸侯王,自从高祖封诸侯,一开始是稳定了天下,但天下平稳后,诸侯王越来越强大,朝廷越来越弱,长期以往大夏皇帝就要被诸侯王取代消亡了。

    有些诸侯王臣的确是想让自己的王当上皇帝,但诸侯王当皇帝也不是那么容易,至少吴王现在是当不了,或许子孙后代运气好——但这跟他张监军没关系了啊,要是打起来,他的好日子就没了。

    得让大王跟朝廷和谈了,张监军心里琢磨,想着掌控的那些朝廷来的奸细,是时候跟他们谈谈,看怎么样的条件才能让朝廷同意跟吴王和谈。

    太监低着头,听着身后走动的脚步声,虽然身边有两队持械禁卫,他还是心惊肉跳,他不时的回头看,见朝廷来的使者怡然自得——

    自从五国之乱后,朝廷跟诸侯王之间的来往更少了,诸侯国的官员税赋银钱都是自己做主,也用不着跟朝廷打交道,上一次见到朝廷的官员,还是那个来宣读推行推恩令的。

    不过太傅当时就把这官员打出去了,其他诸侯王晚一些,两三年后才闹起来,周王还把朝廷的官员直接杀了——现在朝廷对吴列兵,吴王把朝廷的使者杀了,也不算过分吧。

    这个使者在宫门前已经搜查过了,身上没有带兵器,连头上的簪子都卸了,头发用帽子勉强罩住不至于披头散发,这是大王特意叮嘱的。

    他一点也不怕,还饶有兴趣的打量王宫,说“吴宫真美啊,名不虚传。”

    太监不理会他,提着心吊着胆终于走到了殿门前:“好了,你进去吧。”

    太监把门推开,殿内密密麻麻的禁卫便呈现在眼前,人多的把王座都挡住了,看不到王座上的吴王。

    王先生整了整衣冠,一步迈进去,高声叩拜:“臣拜见吴王!”

    殿门在他身后重重的关上,隔绝了里外。

    陈丹朱送走王先生后就去了城门,同父亲守了一夜,因为李梁的变故,国都四个城门关闭,只有一个可以进出,但始终没有见王先生出来,也并没有见禁卫兵马将陈家围起来。

    事情怎么样了?陈丹朱时而不安时而茫然时而又轻松,倚在城墙上,看着清晨满目的水气,让整个吴都如在云雾中,她已经尽力了,要是还是死的话,就死吧。

    “阿朱。”陈猎虎沙哑的声音在后响起,“你不要在这里守着了,回去看着你姐姐。”

    陈丹朱摇头:“姐姐有大夫们看着,我还是陪着父亲吧。”

    陈丹妍和李梁情深,李梁又是陈丹朱杀的,让陈丹朱去面对姐姐,是有些不妥,陈猎虎思忖一刻,安慰道:“好,等处置好李梁的事,我们再去见姐姐,阿朱,别怕,这是我的事。”

    陈丹朱知道父亲想多了,她并不是因为杀了李梁不敢见陈丹妍,但听到父亲这样的关切,还是顺从的点头,审视父亲的脸,父亲比记忆里要老了很多,一夜未眠更显憔悴。

    “是。”她挽住陈猎虎的胳膊,“有父亲在就好。”

    陈猎虎抚了抚小女儿的头,忽的听城门下卫兵来报:“宫中的令牌,要出城去停云寺采露水。”

    陈丹朱抱着陈猎虎的手一紧,忙向下看去,见三个穿着太监服的男人骑在马上,不耐烦的催促:“快点,大王的命令竟然也不听了吗?一会儿太阳出来露水就干了。”

    吴地富饶,大王从小就奢侈,吃喝用度都是各种奇怪,但如今这个时候——陈猎虎皱眉要呵斥,又叹口气,接过令牌审视一刻,确认无误摆摆手,大王的事他管不了,只能尽本分守吴地吧。

    城门打开,三人骑马穿过,陈丹朱跟到另一边看,见马上一人背影熟悉,没有回头,只将手在背后摇了摇——

    这是和吴王谈好了吧?陈丹朱手扶着城墙目送,吴王这个人,连她都能吓住,更何况这个铁面将军身边的人——

    现在就看铁面将军是什么样的人了。

    “阿朱?”陈猎虎问,“看什么呢?”

    陈丹朱看向远处雾气中:“姐夫——李梁的尸首运到了。”

    陈猎虎苍老憔悴顿消,如猛虎发出怒吼:“立杆,击鼓,宣众!”

    伴着他一声令下,高大的木杆缓缓竖起,重重的战鼓声传开,敲打在国都民众的心上,清晨的安宁瞬时散去,无数民众从家中走出来询问“出什么事了?”

    一队队兵卫在街上奔驰,高声喊“大将军李梁背弃大王斩首示众!”

    大将军李梁民众可不陌生,陈太傅的女婿啊,背弃大王?斩首?顿时哄然无数人向城门涌来。

    陈丹朱站在城墙上看着如水涌来的人群,神情复杂。

    “小姐。”阿甜抬头,伸手接住几滴雨,“又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陈丹朱摇头:“我多看会儿。”

    看李梁被悬尸示众吗?这有什么好看的嘛,阿甜叹口气

    棠邑大营里,王先生将一卷轴拍在桌案上,发出畅怀大笑。

    “将军,吴王愿意与朝廷和谈的文书一发,吴军就土崩瓦解了。”他笑道,看着桌案上一个翻开的文册,记录的是周督军的刑讯,他已经招认了李梁攻吴都的所有筹划,其中最狠的还不是杀妻,而是挖开河堤让洪水泛滥,足以杀万民杀万军——

    不得不说攻破吴都这是最快的手段,但太过惨烈,现在能不用这个还能拿下吴地,真是再好不过了。

    铁面将军拿着吴王拜天子书看:“不攻自破当然最好。”

    王先生抚掌起身:“那卑职这就在吴地宣扬——先破了这棠邑大营,传令我们的兵马渡江,南下吴地。”

    铁面将军道:“陈二小姐是怎么和吴王说的?”

    王先生愣了下,这个,重要吗?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