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十五章 说客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吴王对皇帝并不在意。

    他刚接过王位的时候,停云寺的高僧告诉他,吴地才是真正的龙气之地。

    就是说吴王将会当上天子——这是天命。

    果然皇帝越来越倒行逆施,逼得诸侯王们不得不讨伐问罪清君侧。

    所以他不用做太多,等其他诸侯王杀了皇帝,他就出来杀掉那谋反的诸侯王,然后——

    朝廷才多少兵马啊,一个诸侯国都比不上——他才不怕皇帝,皇帝有本事飞过来啊。

    皇帝能飞过长江,再飞过吴地几十万兵马,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吗?

    但现在怎么回事?这个女子!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只要一伸手就能掐住他的脖子——吴王大叫向后退。

    陈丹朱伸手将他的胳膊抱住,嘤的一声哭啼:“大王——不要啊——”

    门外听到大王大叫探头来看的内侍,看到这一幕又忙把头缩回去,还贴心的将门带上——大王爱美人,最近身边有些日子没添新人了。

    更何况这个是陈太傅的二女儿,与大王有前缘啊。

    前缘就是太傅家的大女儿。

    陈丹妍是国都有名的美人,当年大王让太傅把陈小姐送进宫来,太傅这老东西转头就把女儿嫁给一个军中小兵了,大王差点被气死。

    后来在宫宴上见到陈大小姐,大王想了点心思动手脚,结果被陈大小姐甩了脸,再也不赴宫宴,大王当时就想着抄了太傅家——还好张大人将自己的女儿献上来,此女比陈大小姐还要美一些,大王才压下这件事。

    但美人再美也会看腻,陈家二小姐长大了——

    十五岁的小姑娘娇滴滴。

    娇滴滴的小姑娘手里握着簪子贴在吴王的脖子上,娇声道:“大王,你别——喊。”

    吴王虽然是个男子,但养尊处优饮酒作乐体虚,此时又慌乱,竟然没甩开,只能被这小女子挟持:“你,你敢弑君!”

    陈丹朱仰头看着吴王,吴王今年其实不过四十多,但样子比实际年龄老十岁——

    她小时候只见过吴王几次,而且都是离的远远的,姐姐不带着她往靠前的位置坐,虽然她们有这个资格。

    她看吴王最清楚的时候,是在宫城前,李梁拎着的头颅——

    她的视线落在自己握着的簪子上,弑君?她当然想,从看到父亲的尸首,看到家宅被烧毁,亲人死绝那一刻——

    只可惜那时候吴王已经死了,她倒是想鞭尸,但她自己也被关起来,没有那个机会。

    陈家三代忠心,对吴王一腔热血,听到兵符被李梁拿着回京,吴王问都不问,直接就把前来求见的父亲在宫门前砍了。

    他怎么不能想一想,想一想父亲的腿是为谁残的?想一想陈丹阳死在哪里?——呵,哥哥陈丹阳虽然是被李梁射死的,但是张监军给了机会,张监军故意让哥哥陷入重围,不救援也是真的,陛下查也不查,只听美人一哭,就让父亲不要闹。

    哥哥的死,就换了一个闹字?

    陈丹朱握着簪子的手发抖,压不住心里的戾气,她这戾气压了十年了。

    吴王如果当初不杀父亲,父亲绝对能守住国都,后来有吴王的余众跑来道观骂她——他们见不到李梁,就只能来找她,李梁将她故意放在桃花观,就是能让人人随时能见她骂她羞辱她发泄怨怒,还能方便他查找吴王余孽——说都是因为李梁,因为他们一家,吴国才破的,呵,她要说,分明是因为吴王,吴王他自己,自寻死路!

    李梁是她的仇人,吴王也是,她已经杀了李梁,吴王也休想好过!

    陈丹朱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戾气:“大王,我不是,我也不敢。”

    吴王感受着脖子上簪子,要大喊,那簪子便向前递,他的声音便打着弯压低了:“那你这是做什么?”

    陈丹朱道:“我要说的事关紧要,怕大王叫别人进来打断。”

    吴王颤声:“你快说吧。”心里惶惶又恨恨,什么李梁叛变了,明明是太傅一家都叛变了!后悔,早就该把陈氏一家都砍了!嗯,十年前就应该,不肯送女进宫,就已经存了异心了!

    陈丹朱看吴王的眼神,再次想把吴王现在立刻杀了——唉,但那样自己肯定会被父亲杀了,父亲会扶持吴王的儿子,誓死守吴地,到时候,河堤还是会被挖开,死的人就太多了。

    吴王以及他的佞臣们都可以死,但吴国的民众兵将都不值得死!

    她倚在吴王怀里轻声:“大王,陛下问大王是想当天子吗?”

    吴王感受着脖子里的簪子,说真话会被杀了,他道:“孤才不想当天子,孤是天子封的王侯,怎能当天子。”

    陈丹朱又问:“那大王为什么派刺客行刺陛下?杀了周青还不满意,还要刺杀陛下——”

    吴王道:“胡说八道,周青这贼自己作恶多端,仇人众多,死了竟然还栽赃陷害,孤才没有派过刺客。”

    陈丹朱皱眉:“那大王为什么列兵对陛下?”

    吴王大喊:“明明是陛下来打孤!”

    陈丹朱也大声喊大王将吴王的声音压下去,道:“因为陛下来质问刺客的事,而大王你不见啊。”

    吴王气道:“孤又不傻,他们进来就杀了孤。”

    燕王鲁王怎么死的?他最清楚不过,吴国也派兵马过去了,拿着皇帝给的说查问刺客谋反之事的圣旨,直接攻破了城池杀人,谁会问?——要分家产,主人不死怎么分?

    陈丹朱道:“陛下说不会,只要大王给陛下解释清楚,陛下就会退兵。”

    哄骗小孩子呢,吴王哼了声:“孤很清楚陛下是什么人——”那个十五岁登基的小儿有着非人的狠心肠。

    当初他为吴国王太子,周青还没有搞出什么分封诸侯王给王子们的时候,王弟就突然在父王下葬的时候,拿刀捅他,他差点被杀死,事后查乱党发现王弟作乱跟朝廷有关系,就是皇帝这贼鼓动的!

    陈丹朱道:“陛下说只要大王与朝廷和好,再一同除掉周王齐王,朝廷掌管的地方就足够大了,陛下就不用推行分封制了——”

    所以其实皇帝是来贿赂他?吴王愣了下,要联手干掉周王齐王?

    那到时候只剩下他一个诸侯王,皇帝要对付他岂不是更容易?吴王念头转过,他也不傻!

    “大王,皇帝为什么要收回封地啊,是为了给皇子们封地,还是要封王,就剩你一个诸侯王,皇帝杀了你,那以后谁还敢当诸侯王啊?”陈丹朱说道,“当诸侯王是死路一条,皇帝不在意你们,怎么也得在意自己亲儿子们的心思吧?难道他想跟亲儿子们离心啊?”

    听起来,似乎——

    陈丹朱又哭起来。

    “大王——”她贴在他胸前梨花带雨,“臣女不想看大王陷入征战啊,好好的干吗打来打去啊,大王太辛苦了——”

    美人在怀娇滴滴真是令人浑身酥软,如果没有脖子里抵着的簪子就好。

    “大王,你不知道,朝廷在吴国外并不是二十多万。”陈丹朱抬头泪眼看着吴王,“有五十多万啊,不止在北线,从南到北都围住了,臣女真是吓死了——”

    这个他还真不知道,陈太傅怎么没说过?——陈太傅只说过朝廷有三十万兵马,他都不耐烦听,觉得是夸大。

    现在听来,更夸大。

    吴王被吓了一跳:“朝廷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兵马?”

    打燕王鲁王的时候,朝廷不是不到二十万——朝廷才十几个郡县,税赋都不够皇帝养一家子人,那么穷,不像他们吴地富饶,哪来的钱养五十万兵?

    正因为皇帝不想过这种苦日子了,才会拼了命养兵,把诸侯王的封地收回来,再说都过去二十年了,她幽幽道:“因为穷,才有那么多兵。”

    穷无路,只有靠着征战得功劳,来得荣华富贵。

    吴地太富饶了,反而安逸的没了杀气。

    要是真有这么多兵马,那这次——吴王心慌意乱,喃喃道:“这还怎么打?那么多兵马,孤还怎么打?”

    陈丹朱抬起头:“大王,皇帝使者已经到了国都,大王可愿意一见?”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