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十四章 大王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陈家父女在护卫的簇拥下向宫城慢慢走去,陈猎虎是故意走慢,好给太监回去禀告的时间。

    他虽然抗旨不去大牢,但并不会真的去闯宫门,吴王再荒唐,也是他的王上啊。

    太监用最快的速度进了宫城,跌跌撞撞哭哭啼啼来见吴王:“大王,陈猎虎造反了。”

    吴王面白微胖,身在吴国出生即为王太子,自小奢侈骄横,又因为在继承王位前受到兄弟戕害,性情敏感多疑。

    他正躺在美人的膝头养神,被太监跌撞慌张吓的坐起来,听到陈猎虎的名字又冷静下来。

    这个老东西仗着吴国元老身份,对他指手画脚,不过造反还不至于。

    他问太监:“太傅没给你好脸色,是不是又抗王令了?”

    太监嘤嘤婴哭讲经过添油加醋讲了,伸手指着外边:“他还带着兵马来威胁大王了!大王快调兵马来吧!”

    吴王想到要面对陈猎虎,伸手按着头:“又要听他唠叨个没完。”

    这边张美人嘤嘤的哭起来:“都是臣妾连累大王。”

    美人一哭吴王真是太心疼了,忙安慰:“这不是你和你父亲的错啊,谁让太傅非要让他的儿子去打仗,现在死了,倒成了孤对不起他们。”

    此时守卫报陈猎虎在宫门外求见,太监忙向前爬了几步喊大王:“快召集禁军抓他。”

    “他的祖父是跟着吴地一起册封的,当年孤受伤又是他镇着诸王不敢乱动。”吴王又烦又气,“他为老不尊,孤不能不给他面子。”

    这老东西命还很硬,一直不死,他还得供着。

    陈猎虎无非又是说形势多危急,要怎么调兵怎么遣将,真是的,吴地有几十万兵马,又有长江,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还有周王齐王一同作战,让他们先打,消耗了朝廷,他坐收渔翁之利不更好?

    就如文舍人说的,这些武将都喜欢打仗,唯恐没有立功的机会,一点小事都能喊破天。

    你看陈猎虎这个老家伙,趁着这机会先送儿子又送女婿,自己也要去上战场,他现在闹着要这样打那样防,等以后就又要闹着要各种功赏呢。

    吴王不想听唠叨,让太监去传文舍人等大臣一同来,到时候陈猎虎跟他们争执吵闹,他就能轻松点。

    太监忙去传令了,吴王跟美人依依惜别,张美人不舍牵着他的衣袖:“那午后的赋诗宴大王还能来吗?他们做的诗词可都不如大王,大王不来,赋诗宴就没意思了。”

    吴王应诺:“当然要来,昨晚梦中得一好词,孤到时候写来。”

    张美人这才松开手,倚栏目送吴王离去。

    陈猎虎在宫城外等了很久,宫门才打开,换了一个太监在禁军的护送下拉着脸请陈猎虎进去,进宫就不能骑马了,陈猎虎一瘸一拐的自己走,陈丹朱在一旁紧紧跟随。

    太监看到陈丹朱跟着本想说大王只召见陈猎虎一人,但想了想不惹麻烦了,让陈猎虎惹怒王上去吧。

    陈丹朱这不是第一次进宫城,这一任的吴王喜欢歌舞,宫中常常举办宴乐,太傅家女眷是国都贵女,虽然没有母亲,她能跟着姐姐赴宴。

    吴宫真美啊,景美人也美,妃嫔们能歌善舞,文臣能赋诗作词,宴席上做了无数美妙的诗词,吴国灭亡后,她在桃花山还能听到游玩的文人们吟诵当年吴王城中流传出来的诗词歌赋。

    此时正是宫中最美的时候,进入禁宫前有一条长长的路,路边都是垂柳,在风中摇曳生姿。

    陈丹朱当然没有半点兴趣赏景,低着头跟着父亲来到大殿,大殿里已经有好几位大臣在,见陈猎虎带着陈丹朱进来,便有人冷笑:“陈家的小姐不仅能大闹军营,还能随意出入宫廷了,太傅大人是不是要给女儿请个官职啊?”

    陈猎虎一瘸一拐迈入大殿,站稳竖眉冷冷:“文忠,我陈猎虎做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别把你当回事,你的官职,给我女儿做也照样做的好。”

    陈猎虎招人恨啊,霸道,莽夫,目中无人,偏偏谁也奈何不了他!中书舍人文忠气的瞪眼:“陈猎虎,你大胆,你这是蔑视王上——大王啊。”他对吴王跪下痛声,“臣请治太傅狂妄之罪。”

    吴王心想狂妄算什么罪啊,真是蠢,你们就不能找点大的罪名?陈猎虎祖上有高祖敕封的太傅世袭官爵,他这个当大王的也轻易不能处罚他。

    陈猎虎也跪下来:“大王,臣有事奏,臣的女婿,大将军李梁死了。”

    吴王已经听到消息了,心里有点幸灾乐祸,该,谁让你要霸占兵权,派了儿子又派女婿,现在好了,儿子女婿都死了,嗯,那接下来等陈猎虎死了,陈氏就终于能从眼前消失了,想到耳边再没有了聒噪,吴王差点笑出声,忙收住,叹气道:“太傅节哀。”

    站在殿内的另一个大臣阴阳怪气啊呀一声:“太傅大人,你女婿死的时候我可不在军中,这次不能说是我害的了吧?”

    陈丹朱跪在陈猎虎身后看向这人,此人容貌儒雅,但一双眉眼满是骄横,他就是美人的父亲张监军——哥哥丹阳的死与李梁有关,但这个张监军也是故意要害陈丹阳,就算没有李梁,陈丹阳也是要战死在围困中。

    吴国亡了,张监军也没有死,因为他的女儿,张美人被李梁送给了皇帝,美人在皇帝眼里跟珍宝宫殿一样是无害的,可以笑纳的——

    女儿当了皇帝的妃子,比当大王的妃嫔要更厉害,张监军父凭女贵,张家鸡犬升天。

    只有陈氏死去,背负着罪名,合族连坟墓都没有,姐姐和父亲的尸骨还是一些旧部趁人不备偷来给她,她在桃花山堆了两个小坟头。

    陈丹朱咬着牙,张监军察觉到视线看过来,很生气,这个小丫头,年纪不大,小眼神比她爹还狂。

    陈猎虎对张监军的挑衅没有动怒,神情平静道:“李梁,是我杀的。”

    这个倒是不知道,张监军文忠等人都愣住了,吴王也猛地坐直身子。

    什么?

    “太傅——”吴王惊问。

    竟然是这样可怕的人?这样狠心的臣子可不能留在身边!

    陈猎虎看着吴王:“李梁归顺了朝廷,我命女儿拿着兵符前去把他杀了。”

    李梁背弃吴王了,天啊,陈猎虎的女儿去杀人,大家的视线在陈猎虎和陈丹朱的身上来回转——陈猎虎,你自诩忠烈,竟然家里人最先背叛了大王,陈猎虎的女儿,这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竟然敢杀人了?杀的还是自己的亲姐夫?可怕——这个消息让大家一时间思绪纷乱,不知道该先喜先骂还是先惊先怕。

    吴王喊道:“这怎么回事?李将军怎么会背弃孤!”

    这还没开始跟朝廷大军正式开战呢就投降了?这些武将不仅喜欢夸大事实,还胆小如鼠?

    陈猎虎道:“军中有朝廷说客潜入,贿赂诱惑李梁,我安插在李梁身边的亲兵及时察觉来报,为了不打草惊蛇让小女带兵符奔去,趁李梁不备铲除,然后宣称李梁是被军中争权所害,以免惊动奸细乱军心。”

    总之李梁背弃吴王是真的了,在座的张监军文忠顿时兴奋起来,其他的都不在意,陈猎虎,你也有今天!

    “太傅的女婿竟然能背弃大王。”张监军阴阳怪气道,“真是出人意料,太傅能大义灭亲也令人佩服,只是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女婿能这样,不知道,丹阳少爷的死是不是也是这样啊?”

    陈猎虎大怒:“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惦记着诋毁我,朝廷奸细已经潜入军中,且能贿赂大将,我吴地的存亡到了危急时刻——”

    张监军亦是不示弱,他才不怕这个瘸子呢,日暮西山,儿子女婿也都死了。

    “危急时刻?怎么被贿赂收买的都是你的子女?陈猎虎,吴地危急是因为有你们一家!”

    开始了,吴王往后靠去,想着一会儿用什么理由离开呢?但不待他想办法,有人打断了殿内的争吵。

    “还有要事禀告,都不要吵了。”这是一个俏丽的女声,尖细明亮,盖过了殿内吵闹不动听的老男人声。

    殿内安静下来,看着一旁的少女。

    陈丹朱接着道:“姐夫是我杀的,具体的经过,军中的情况我最了解,我探到的事,关系吴地存亡!”

    文忠心里讥嘲,再事关吴地存亡,也与你们这个出了叛贼的陈家无关了,他冷冷道:“那还不快讲来?”

    陈丹朱看向吴王:“大王,这些事,臣女只向您一人说。”

    什么?文忠恼怒,不待指责,陈丹朱已经眼泪扑扑落哭起来,看着吴王喊“大王——”

    吴王是个心软的人,见不得美人落泪,虽然这个美人还小——

    “好好。”他立刻应允了,原本就不想听这些男人们吵闹,这也是自己离开的好机会,便起身向侧殿走去,“陈二小姐随孤来吧。”

    陈丹朱应声是,利索的起身就跟上去,陈猎虎都没反应过来,这件事他也不知道啊,丹朱可没跟他说,但现在阻止也来不及,只能看着女儿碎步轻盈的跟着吴王转向侧殿——

    张监军冷笑一声:“太傅好福气啊,没了儿子女婿,还有小女儿,貌美如花啊。”

    这是要送女儿入宫媚惑吴王,以保住陈家权势,这种把戏真是无耻。

    张监军眼神变幻,陈猎虎看到了也懒得理会,他心里也有些不安,他的女儿不是那种人,但——谁知道呢,自从女儿说杀了李梁后,他有点看不透这个小女儿了。

    唉,希望她不要做傻事。

    陈氏可不需要她靠美色来保家门。

    这边殿内的男人们心思乱转,吴王带着陈丹朱来到侧殿,打个哈欠问:“有什么话,你说吧。”

    陈丹朱跪下道:“大王,军中情况很危急,已经有很多朝廷说客潜入了。”

    吴王不以为意,百年来,诸侯王与朝廷从臣到平起平坐,到后来蔑视——朝廷的皇帝守着十几个郡县,十几万兵马,真是太弱小了。

    吴国比起其他的诸侯国更有优势,有长江相护,从无兵马能侵扰。

    说客又怎样,谁还没有说客,他的说客探子也去了朝廷所在呢,还有周王,齐王——

    说客只是说客,进不了王宫,近不了他的身——

    “知道了。”他道,“孤会立刻派人去查抓奸细,把那些被贿赂引诱的将官都抓起来杀掉以儆效尤——二小姐,还有什么?”

    陈丹朱便站起身向他走近一步,低声道:“大王,陛下让我问大王一句话。”

    吴王一怔,旋即大惊,啊——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