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十一章 归来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又一个黑夜过去后,李梁微弱的呼吸彻底的停下了。

    事到如今也隐瞒不了,李梁的动向本就被所有人盯着,驻军主将纷纷涌来,听陈二小姐痛哭。

    “父亲知道我兄长是被害死了的,不放心姐夫特意让我来看看,结果——”陈丹朱面对众将官尖声喊,“我姐夫还是被害死了,如果不是姐夫护着我,我也要被害死了,到底是你们谁干的,你们这是祸国殃民——”

    她一边哭一边端起药碗喝下去,浓浓的药味让在场人明白,陈二小姐并不是在胡说。

    但在场的人也不会接受这个指责,张监军虽然已经回去了,军中还有不少他的人,听到这里哼了声:“二小姐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不要乱说,如今这个时候扰乱军心才是祸国殃民。”

    陈丹朱道:“我会回去上报大王,我们会拿出证据的。”

    陈丹朱唤来李梁的亲随,一个叫长山,一个叫长林:“你们亲自护送姑爷的尸首,确保万无一失,回去要查验。”

    长山长林突遭变故还有些发懵,因为对李梁的事心知肚明,第一个念头是不敢跟陈丹朱回陈家,他们另有别的地方想去,不过那边的人骂他们一顿是不是傻?

    “李梁原本要做的就是拿着兵符回吴都,现在他活人回不去了,尸体不是也能回去吗?兵符也有,这不是依旧能行事?他不在了,你们做事不就行了?”

    对啊,主人没完成的事他们来做成,这是大功一件,将来身家性命都有了保障,他们立刻没了惶惶不安,精神抖擞的领命。

    除了李梁的亲信,那边也给了充足的人手,此一去功成名就,他们大声应是:“二小姐放心。”

    让陈丹朱意外的是,虽然没有再看到陈强等人,去左翼军的陈立带着兵符回来了。

    陈立也很意外:“在陈强走后,周督军就被抓起来了,我拿着兵符才见到他,样子很狼狈,被用了刑,问他什么,他又不说,只让我快走。”

    很明显是出事了,但他并没有被抓起来,还顺利的带着兵符来见二小姐。

    陈丹朱也有些不解,是谁下令抓了周督军?周督军是李梁的人?莫非是铁面将军?但铁面将军为什么抓他?

    想不清楚就不想了,只说:“应该是李梁死了,他们起了内讧,陈强留下做眼线,我们趁机快回去。”

    虽然觉得有点乱,陈立还是听从吩咐,二小姐毕竟是个女孩子,能杀了李梁已经很不容易了,余下的事交给大人们来办吧,老大人肯定已经在路上了。

    而对于陈丹朱的离开以及扬言回去告状,军中各主将也不在意,如果告状有用的话,陈丹阳也不会死了也白死,现在李梁也死了,陈猎虎在军中的势力就彻底的瓦解了,怎么重新分权,怎么捞到更多的兵马,才是最重要的事。

    陈丹朱看着这些主将眼神闪烁心思都写在脸上,心里有些悲哀,吴国兵将还在内斗争权,而朝廷的主将已经在他们眼皮下安坐了——吴兵将懈怠太久了,朝廷已经不是曾经面对诸侯王无可奈何的朝廷了。

    她垂下视线:“走吧。”再抬头看向远处,神情复杂,从离开家到现在已经十天了,父亲应该已经发现了吧?父亲如果发现兵符被她偷走了,会怎么对待她?

    春光短暂,十天一眨眼,院子里的嫩绿就变成了浓绿,陈猎虎虽然是个武将,也有书房,书房也学人布置的很文雅,就是太过于文雅了,竹子芭蕉海棠一起堆在窗口,书架一排排,书桌上也琳琅满目,乍一看就跟许久没有人收拾一般。

    陈丹妍穿着薄衫里里外外翻找的冒出一层汗。

    兵符到底放在哪里了?

    小蝶说上次就是在书房的书桌笔架山下藏着的,父亲发现拿回去后,可能会换个地方藏——书房里已经找遍了,莫非是在卧室?

    “小蝶。”陈丹妍用衣袖擦着额头,低声唤,“去看看父亲现在在哪里?”

    门外没有婢女的声音,陈猎虎苍老的声音响起:“阿妍,你找我什么事?”

    陈丹妍吓的身子一歪,差点跌倒在地上,陈猎虎也一步迈进来,伸手搀扶:“你小心点,大夫让吃的药你吃了吗?”

    陈丹妍发白的脸色浮现一丝红晕,手按在小腹上,眼中难掩欢喜,她原本很奇怪自己怎么会昏迷了两天,父亲带着大夫在一旁告诉她,她有身孕了,已经三个月了。

    她因为当年小产后,身体一直不好,月事不准,因此竟然也没有发现。

    陈丹妍欢喜的差点又晕过去,李梁虽然嘴上不说,但她知道他一直期盼能有个孩子,现在好了,如愿了,她要去还愿——不过,待欢喜过后,她想到了自己要做的事,手放进衣服里一摸,兵符不见了。

    她昏迷两天,又被大夫诊治,吃药,那么多仆妇丫头,身上肯定被解开更换——兵符被父亲发现了吧?

    陈丹妍有些心虚的看站在床边的父亲,父亲很明显也沉浸在她有孕的欢喜中,没有提兵符的事,只意味深长道:“你若真为李梁好,就好好的在家养身子。”

    大夫说了,她的身体很虚弱,稍有不慎这个孩子就保不住,如果这次保不住,她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

    陈丹妍吓的几天没敢下床,但想着李梁所托,还是放不下,和小蝶又跑来找兵符,没想到被父亲发现了。

    她看了眼旁边,门边有小蝶的裙角,显然是被父亲打晕了。

    陈猎虎看着女儿的脸色,皱眉问:“阿妍你到底要干什么?”

    陈丹妍决定给父亲说实话,目前这情况她是不可能亲自去给李梁送兵符的,只能说服父亲,让父亲来做。

    “父亲。”陈丹妍拉着陈猎虎的衣袖跪下,“你把兵符给阿梁送去吧,阿梁说了,他有证据能指罪张监军,让他回来吧,不除掉这些恶人,下一个死的就是阿梁了。”

    驻守在外的大将没有诏令不得回都城,如果有陈猎虎的兵符就能畅通无阻了。

    陈猎虎叹口气,知道女儿对丹阳的死耿耿于怀,但李梁的这种说法根本不可行,这也不是李梁该说的话,太让他失望了。

    “丹阳的事我自有主张,不会让他白死的。”他沉声道,“李梁放心,张监军已经回到王庭,军营那边不会有人能害他了。”

    陈丹妍不肯起来流泪喊父亲:“我知道我上次私自偷兵符错了,但父亲,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我真的很担心阿梁啊。”

    上次?陈猎虎一怔,什么意思?他将陈丹妍扶起来,伸手掀开笔架山,空空——兵符呢?

    “父亲。”陈丹妍有些不解,“我前几天是偷拿了,你不是已经拿回去了吗?”

    她的神情又震惊,怎么看起来父亲不知道这件事?

    陈猎虎同样震惊:“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拿的?”

    陈丹妍按住小腹:“那兵符被谁拿走了?”将事情的经过说出来。

    兵符被人偷了,这可是要出大事,陈猎虎伸手点了点女儿,但现在打不得也骂不得,只能高声唤人查人员来去,但查来查去,甚至连李梁家宅都没有人离开,除了陈二小姐。

    陈二小姐那一夜冒雨来冒雨去,带走了十个护卫。

    陈猎虎知道二女儿来过,只当她脾气上头,又有护卫护送,桃花山也是陈家的私产,便没有理会。

    “老爷老爷。”管家跌跌撞撞冲进来,面色煞白,“二小姐不在桃花观,那里的人说,自从那天下雨回来后就再没回去,大家都以为小姐是在家——”

    陈猎虎看陈丹妍喝道:“你跟你妹妹说什么了?”

    陈丹妍不可置信:“我什么都没说,她见了我就洗澡,我给她烘干头发,上床很快就睡着了,我都不知道她走了,我——”她再次按住小腹,所以兵符是丹朱拿走了?

    她去哪里了?莫非去见李梁了!她怎么知道的?陈丹妍一瞬间无数疑问乱转。

    陈猎虎一拍桌子怒极:“你没跟她说,李梁难道不能跟她说?”

    陈丹朱自小视姐姐为母,陈丹妍成亲后,李梁也成了她很亲近的人,李梁能说动陈丹妍,自然也能说动陈丹朱!

    陈猎虎气的要吐血喝令一声来人备马,外边有人带着一个兵将进来。

    “老大人。”来人施礼,再抬头神情有些古怪,“丹朱小姐,拿着兵符,带着李大将军旗号的兵马向国都来了,卑职前来禀告一声。”

    陈猎虎面色微变,没有立刻去让把孽女抓回来,而是问:“有多少兵马?”

    来人道:“也不算多,远远看有三百多人。”因为是陈二小姐,且有陈猎虎兵符一路畅通无人查问,这是到了城门前,事关重大,他才来回禀通告。

    陈猎虎站起来:“关闭城门,敢有靠近,杀无赦!”抓起大刀向外而去。

    陈丹妍面色煞白:“父亲——”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