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幕晚空 第四章 渡人渡鬼(1)

作者:羊肉串and火锅 类别:玄幻小说
    “什么?你要带她下山!”司徒玄从椅子上惊得站起来,手里的杯中的茶都差点洒了出来。

    “是。”书桌前的司徒澜漠声应道,手里的狼毫下笔未迟疑分毫。

    “你你你……你怎么想的?”司徒玄走到他身侧:“我也试过了,那个夏姑娘也许真的不是小师叔,她周身一点灵气都没有,对圣女祠和当年的事情看起来是真的不知情,并不像是装的。”

    司徒澜闻言未置可否,依旧低头写着。

    “你就这样带她下山去,是想……杀她吗?”

    “……不是。”司徒澜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抬眼看向司徒玄。

    “可是她无任何灵力,你带她下山除祟,随便碰到个东西她都毫无还手之力,那还不是等死?”司徒玄已经完全没有形象的翻起了白眼。

    司徒澜也站了起来,无声的白了一眼他这个师弟:“我护她。”

    “你护她?!”司徒玄心道太阳真的是从西边出来了,这世上千千万万,你除了把天下和众生放在眼里,何时为一人劳神过。

    “月芽云间……”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和司徒渊,不会有事的,临月峰我们也会特别关注的。就是……你会把她活着带回来过年的,对吧?”

    “……哼!”司徒澜一甩袖子人又不见了。

    夏幕起了一个大早,昨晚翻箱倒柜半天也没收拾出啥东西,到这里来后别说家当了,就连贴身衣物都没几件,最值钱的就是抱在怀里的长安了。“司徒门主早!你来啦!”一看到司徒澜,就一脸谄媚讨好地迎了上去,接下来万事都要靠他了,还得问他借钱,不客气点怎么行!

    “嗯。”司徒澜同样什么都没有,空着手,除了腰间的佩剑——雪济。

    还真是有钱人出门哈,什么都不带,买新的吗?夏幕也不说什么,老老实实跟在后面。

    果然走了一段路,又安奈不住那张嘴了:“司徒澜,我们要去哪?”

    “兖州。”

    “那我们去做什么?也是斩妖除魔吗?”

    “是。”

    “好玩吗?是不是会很刺激呀?”

    “……”司徒澜。

    “那很远吗?”

    “不想走路?”司徒澜抬眸道。

    “没有没有,这也没走多久,我还不累。”夏幕赶紧挥挥手,若是他又用瞬移术那多没意思啊,这沿路都是风景,若是分分钟就把事办完回来,那也太没劲了。“对了,我们要去打什么妖怪?”

    “消灾阁接到兖州来报,那里发现疑似魔族踪迹,我去追看。”司徒澜道。

    “魔族?”夏幕认真思考了半天,嗯,不懂:“魔族是什么?好收服么?”

    “魔族、妖族、人族是仙门下界三大主族,原则上彼此互不侵犯和平共处。”司徒澜侧了一眼虚心好学的夏幕,解释道:“但魔族生性好斗,常踏入人间与妖界胡作非为。他们常幻化为人或者妖,因此,要发现他们并将他们驱逐。”

    “啊?这样啊,那这么说起来,魔族真的很没道理呀。人和妖干嘛不联合起来,干掉魔族呢?”

    “……存在即是意义。即便有天魔族真的会消亡也不该是我辈来做这件事情。”司徒澜耳这响起的是另一个人说着这句话。

    当年,他只有七岁,尤记得站在那棵樱花树下,司徒玄问道:“小师叔,你这么厉害,干脆把魔族全部都灭了吧,以绝后患,省得他们还会出来为非作歹。”

    “傻话。”树下的少女轻盈一笑,比漫天的樱花雨还要瑰丽。“存在即是意义。人间有好人坏人,妖界也有好妖坏妖,魔族自然也是呀。我辈是为了维护三族平和而身负使命存在于世的,即便有天魔族真的会消亡也不该是我辈来做这件事情。阿澜、阿玄,知道了吗?”

    “是。”小司徒澜作揖认真道。

    “哦,知道了。”小司徒玄也卷着衣服点头。

    少女又轻掩嘴笑了,比圣女祠廊檐下那八角铜银玲的清脆声还好听……

    “嗯,好像说的也是。”夏幕附和道,其实她并未太听懂,但是司徒澜说的话肯定都是有道理的。

    思绪被身边的夏幕拉回,司徒澜不自觉袖子里的手又握紧了。

    一段时间,两人皆无再说什么,只是赶着路。夏幕几乎一路上都在自娱自乐,司徒澜沉闷,她自然是要自己找些乐趣啦。比如追蝴蝶、抓蜻蜓、路边没有野花了,就用狗尾巴草给自己编草环,一边哼着歌一边欣赏着沿途道上大自然的风景,第一天对她来说所有的都很新鲜,也算是过得开心惬意得很。

    到了傍晚时分,两人走到一个小镇上,进镇之前夏幕瞄到了一块大石头,上面刻着:嘉来镇。

    找到一家客栈,便进去了。和剧组里布置的场景并没有太大差别,夏幕倒是没有不安和陌生的感觉。只是老板第一句话,还是让夏幕尴尬了一下:“两位可是夫妻?要一间上房?”

    司徒澜未有动静,夏幕却差点跳了起来:“不不不,不是不是,我们是……唉!反正是两间。”

    “两间上房。”司徒澜随后道。

    “哦,好的,二位稍等。”之后老板给了两块房牌,拿了便一起上楼。

    夏幕撇了一眼,两间是相邻的,司徒澜就住她隔壁。不可为何,夏幕就安下心了。进入自己的房间,其实陈设很简单,床上铺着青灰色的被子,桌上摆放着茶具和热水,一个大柜子靠在墙边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几张凳子围桌而立。

    “唉!就这样的设计,怎么能有生意嘛。”夏幕真是百般不满意的,还以为下山了客栈里能不一样,至少能有点鲜艳的颜色吧。怎么还是搞得和月芽云间一样,到处都是灰不溜秋的。但还是先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喝下肚后发现居然更饿了,中午赶路就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只用早上从余味堂顺出来的一块饼就解决了问题,而司徒澜沿路走来更是什么都没吃过,难道他不饿吗?就算会很难看,但饿肚子真是大事,还是舔着脸去敲响了司徒澜的门。

    “何事?”司徒澜还是那样淡漠地打开门问道。

    “那个……那个,你饿了吗?”夏幕一脸哈巴狗期盼的微笑。

    “不饿。”

    “……”不饿?!夏幕压下‘噌噌’窜上来的火继续讨好道:“你一天都没吃东西,还走了那么多路,怎么会不饿啊?”

    “我不吃东西。”

    “不吃东西,你要成仙啊?!”

    “是。”

    “……”夏幕觉得一盆凉水倾头而下,差点拍大腿,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们修行好像真的是为了飞升成仙吧。唉!“可是……我饿了。”委屈得嘟起嘴,一脸可怜兮兮。

    “……”司徒澜愣住一瞬,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从腰间掏出一个纯白色的小袋子,递给了夏幕,道:“想吃什么就去吧。”

    夏幕茫然地接过来,打开一看,是银子!!!就是这里的钱吧!吼吼吼!这一刻司徒澜在夏幕眼中不要太闪光了,连他冷成冰块的脸似乎都长出了可爱的小黄花。

    “你太够意思了,大兄弟。等我赚钱了一定还给你哈!要吃什么吗?我给你带回来,哦,对了,你不吃东西的,那我先去啦!”司徒澜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目送着手舞足蹈的夏幕走下楼梯……

    夕阳下,夏幕走出客栈想找吃的,在她的概念里,酒店里的东西都没有当地路边摊的小吃更有味道,因此拿到钱便第一时间窜了出来。可是放眼望去,这个小镇似乎不是太繁华呀,到了傍晚这摊都收得差不多了,并没有自己想象中夜市般到处人山人海的。有些失望地慢慢走着,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吃的东西,直到天都黑了,夏幕终于认命地在一家路边的面摊上坐了下来。

    “大叔,来碗面,麻烦多放点肉,多放个蛋,再多放点辣。”一**坐在长椅上,一步都不想再动了。

    “好咧,来啦。”不稍片刻,面条端上了桌,夏幕已经顾不得许多,就开始吃,饿的时候什么都是美味的。尤其是面碗里大块的肉排,真是令人满足。正吃到酣时,忽见桌下有一只白色的小狗,大约是闻到肉香来的。

    夏幕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清楚,面摊的大叔就来赶了。“走开走开!”说罢拿起炉边的烧火钳就要打过去,小白狗左右跳了两下才没被打中。

    “别打了,别打了。”夏幕嘴里的面条还有半截在空中,她飞快吸溜进去,双手拦住。“它这么小,这么可怜,你打它干嘛呀!”

    “我说最近怎么总是有肉排或是包子少了,原来是这个畜生。”面摊大叔说着又要动手。

    “别别别,行了!老板,你只是猜测而已,又没有真看见是它干的呀。”夏幕从小就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看到阿猫阿狗兔子之类的动物,更是走不动路。“这样,我再买两块肉排,行吗?你再帮我包两份肉排,我带走。”

    面摊老板看到夏幕这样说了,自是不能再跟只畜生计较什么,转身去包肉排了。

    夏幕蹲下,把那只吓得缩在角落里的小白狗抱了起来,真轻啊。它通体纯白,没有一根白色的杂毛,一又乌溜溜的眼睛紧紧盯着夏幕。

    “你别怕,我不会打你的。”爱心泛滥,母爱成河啊。手掌在小狗的身上慢慢抚摸着,咦?这是什么品种的狗,小巧得很,嘴巴尖尖,博美吗?可是又好像不是啊,说不出来。嗯,莫不是杂交的?这里还有这样品种的狗呢,唉哟!

    “老板,你见过这条狗吗?知道是谁家养的吗?”夏幕把它举起来问。

    “没见过。”面摊老板头也没回,还在继续忙着手中的事情。

    “好吧,那你是迷路了吗?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的主人呢?”夏幕把小白狗举到自己眼前。小白狗除了看着她,自是不会有任何回答,一阵风起,夏幕都忍不住一哆嗦,赶紧把这只看起来还在吃奶的小白狗塞进自己的披风里。接过面摊老板打包的肉排,付了钱,回到客栈。(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羊肉串and火锅所写的小说夏幕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