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499章 年轻姑娘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太监前来禀报,高贻再说了两句也就走了。

    李南风目送他们上了街,回内院来时正碰上有丫鬟自院里出来,一看是李舒身边的铜铃。

    等铜铃跟她行了礼,她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二姐姐近来可好?”

    “回姑娘的话,奴婢回来是奉奶奶示意回来送节礼的。蒙姑娘惦记,奶奶刚去的时候有些想家,这阵子大爷有闲时,陪着奶奶的时间多了,太太也常带着奶奶出门散心,倒像是胖了些许。”

    李南风笑道:“那是,你们太太和大爷必定是对她好的。”

    说了两句,她道:“过两日我去看看她。”

    “那敢情好!”铜铃笑道,“奴婢这就回去告诉奶奶,奶奶必然高兴。”

    李南风顺手给她一只银锞子:“今儿过节,你也拿着高兴高兴。”

    铜铃磕头谢过,欢欢喜喜走了。

    金三那边已经过去两日,晏衡早起时把唐素喊来问进展。

    唐素道:“那日爷走后,那赌坊就进去了好些人,一批又一批,属下确认过,都是西南两城的作坊娼馆等等店家。

    “这两日大到茶楼客栈,小到作坊摊贩,都在青龙会的人眼皮底下,属下觉得,倒着实比官府搜查得还要干净。”

    “干净是干净,却没有消息来。”

    晏衡凝着双眉。又问他:“那余三查得怎么样了?”

    “属下安排人去那日贻世子追踪的的地方去查看过,那一片皆是民居,临街是一条卖胭脂花粉的铺子。

    “那画像属下曾拿着私下走访,怕是与真人尚有出入,没有人认出来,不过那同样的络子,”唐素说到这里轻嘶了一声,“那日属下在临街的丝线铺子打听的时候,店里女掌柜说是见过。”

    晏衡抬眼:“在哪儿见过?”

    “她说,早几日有个姑娘来配丝线,当时她拿出来好几个花色样式的络子,当中就有这么一个。”

    “是什么样的姑娘?她看清楚了?”

    “十七八岁吧,操南边口音,因为配的丝线要求是一样的,所以那掌柜娘子仔细看过,应该不会错。”

    晏衡踱了两步,扭头看了下天色,说道:“先去李家。”

    ……

    李南风正琢磨着要跟晏衡把高贻的事说一说,派几个人去那日青衣人消失的街头再查查,晏衡就来了。

    他也没下马,也没说去哪儿,直接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往前行。最后到了处眼生的地界停了步。

    李南风看着周围:“来这干什么?”

    晏衡先没答话,下了马将马缰给了侍卫,又让唐素引路,才边走边跟她说:“唐素发现了有人看到过那黄色络子,我们去找那掌柜娘子问问。”

    李南风便不多话了,随着他进了路边一家针线铺子。

    掌柜娘子正在喂孩子吃饭,看到人来立刻放碗站起来。一看是这么打扮气质都不俗的两位,一时间有些怔忡。

    李南风说道:“想跟娘子买点针线。要黄色的,都拿出来看看可好?”

    掌柜娘子回了神,立时找出来几把线,都是深浅不同的黄色。

    晏衡打量她这铺子,说道:“这铺子开多久了?”

    掌柜娘子道:“奴家世居这安家坊,这铺子开了有十来年了。”

    “这么说这周围的人娘子应该都认得?”

    “不说个个认得,总归住着超过一年以上的都有印象。”掌柜娘子约摸也是看出来这两位不像是来买针线的,很小心地在回答。

    “娘子可见过这个?”就他们说话这会儿功夫,李南风手上竟多了条黄色的络子。

    掌柜娘子把络子拿在手上,说道:“见过。也是个姑娘的。”说到这里她才想起来,往门口立着的侍卫看过去,目光落在唐素脸上,有些了然了:“这位壮士早前来问过我,我跟他说过的,那姑娘是南方人,眉眼生的极漂亮。”

    李南风道:“那不知娘子可曾认得这姑娘?”

    掌柜娘子摇头:“不认得,我没见过她。”

    “她既然会到这铺子里来,想必就是住在附近的,娘子要不仔细想想?”

    掌柜娘子疑惑地望着他们。

    李南风让梧桐递出颗碎银,用江南话说道:“我有个亲戚自家乡来,但却找不到我们,我找了她很久,如果娘子知道,麻烦行个方便。”

    掌柜娘子听着这口乡音极重的话语,虽然听不大懂她说什么,但终究是放下了疑虑,她说道:“那姑娘住哪儿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到她身上有檀香的味道,而且,随后还带着几把香。

    “我们做这行的对衣着挺留意,所以发现她袖口上也沾了一点香灰。我想,她若不是才从自家佛堂出来,那么就应该是住在哪座庙宇里。”

    “庙宇?”

    “正是。”

    李南风觉得自己魔怔了,这两天老想着裴寂的事,此时这娘子一说庙宇,她就忽然想到她跟裴寂认识也是在庙宇里。

    在这之前她其实并没有把明家跟乱党牵扯上,只是觉得明家行事奇怪,眼下乱党未除,隐约有过那么点怀疑的影子而已。

    裴寂她就更没有想过了,她前后认识裴寂那么久,跟他那么熟,差一点他就进入李家成为了她的夫婿,这样的人,就跟自己挚友差不多,你怎么会轻易怀疑自己的挚友是乱党呢?

    她敛住心思:“那这附近可有庙宇?”

    “有的,”这娘子道:“有两间尼庵,一间寺院。”

    既是姑娘家,自然不可能住在寺院,目标便只剩下两间尼庵。

    李南风跟晏衡对视,出了铺子。

    晏衡交代唐素:“即刻去探探附近尼庵,看庵里的寄居客可有符合条件的年轻女子。”

    李南风看着唐素离去,又陷入沉思。

    掌柜娘子看到的姑娘也有黄色络子,那这姑娘是谁?他跟明家有关系吗?余三会不会就是高贻追踪过的那个人?

    还有,倘若那姑娘住在庵里,那佩着黄色络子的男人却是不可能住在那里的。那么,究竟这两人有没有关系?”

    到目前为止,这络子倒是有三个人,三个地方出现过了。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