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489章 你有机会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晏衡撑膝:“你有没有觉得,其实自打永王府那边摆平之后,她对你态度其实松了很多?”

    如果跟李南风来往要受到指责,那么责任更大的那个肯定是他晏衡,所以每次找李南风,他都会格外注意李夫人的反应,因为他更不希望出来一趟反倒害了她。

    可他发现自打永王府的事之后,很多他以为可能会引起不良后果的事情,其实都平安度过了。就比如带她去别院那一次。以至于乍听到她被禁足,他一下子都没想到是李夫人为了阻挠他们。

    李南风望着地下,心思不觉跟着他在转动。

    李夫人的仇报完之后,她的确也感觉到过她整个人放松了很多。

    但如果她真的放松了,真的有想修正自己的态度,又为什么要一言不合禁她的足,然后又对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呢?难道她不知道那些话说出来会伤她的心吗?

    晏衡觑着她:“你问过你母亲,她为什么这么说没有?”

    李南风摇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晏衡笑了下,又大力揉了两把她的头发说道:“前世我娘死后,我爹让沈氏当了王妃,晏弘当了世子,我什么都没有不说,就连爹和娘都没有了。

    “我不敢相信爱护了我十三年的爹,手把手教我做人的爹会是害死我娘的凶手,也不敢相信我爹竟然纵容他的原配母子把一路伴着他风雨里走来的妻子给杀了。

    “但我当时得到的信息就是这样。我一夕之间从爱我的父亲,到爱恨交织,再到彻底没有爱而只有恨,我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那以后我做了很多自以为正确的事情,甚至恶意地把人往坏里想,所以你的心情我是特别理解的。

    “我也开始领会到,这世上最残酷的战争,不是跟武力和智慧都高强的敌人较量,而是跟你的家人反目成仇。

    “因为哪怕他们弱不禁风,只要你曾经在乎过他们,那么所有付出过的感情和期盼就全都会变成最厉害的武器反噬你。”

    “我曾经以为我是最惨的,怎么对他们都不过份,但结果这一世回来,原本只想保住母亲性命的我却意外发现真相并不是这样。

    “我虽然没说过,但那种私下里的悔恨,真的足以让我再死上十遍。所以我即便看不上晏驰那作派,但我也仍然学着去善待他。”

    晏衡大掌掌在她的后脑勺,轻轻摇晃她:“大道理其实我也不会说,你也知道我读的书不如你多。但看你这样我心疼死了。

    “我们都是心性很坚定的人,坚定的侧面也说明性子很轴,我就想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不要凭借家人的身份做出一些自以为有底气的估量。

    “事情的发生有千万种可能,你没有亲自求证过,那么不一定就是你认为的那一种。”

    李南风盯着地下,如果说先前先存着一丝他要是说得她不高兴她就要开打的念头,此刻这念头却已经无影无踪。

    这是晏衡第一次跟她说起有关这件事的感受,他不说,她还真快忘了他前世跟靖王闹得更极端。

    她还是有点矛盾:“可这次她拿谢莹对比我,也确实伤害我了。”

    “或者她并不是有意伤害。”

    “我知道她可能不是有意,但问题是她就算错了也不会承认她错了,也不会承认她伤害我了。

    “而且她这种什么都不解释,一味替我做决定,一味自以为是的做人方式,你不觉得很让人疯狂吗?”

    晏衡望她半晌,说道:“那你想不想让她关怀你?”

    李南风默语,抿紧唇看向别处。

    “老话不是说嘛,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说的无情一点,虽说郡主从前是太严苛了些,但毕竟如今期待她关怀的人是你。

    “不管从前怎么样,只要你想要,那你就先伸手,死缠烂打也好,撒娇扮痴也好,不会有哪个在乎女儿的母亲会推拒这个的。”

    晏衡仍在凝望她:“你别跟我说你不想要,你要是真不想要,照你这破性子,你会动气?会浑身长刺?还会把自己都给磨瘦了?也就更不会因为她说了什么,而不跟我见面了吧?”

    李南风心里如同塞了一团麻。

    “郡主那个人吧,我琢磨着受了那么多苦过来,性子挺清冷,有太师爱护她,她就很满足的了。

    “至于你们兄妹,从她从没有指责你不亲近她,也没吃过你父亲和哥哥的醋来看,她只怕也从没奢求过你们有回馈。

    “你们就算不亲近她,她一样能风风光光走完这一生。一个从小就缺人爱护的人,一般不会很贪心,有一点甜头就很知足了。”

    李南风望着他:“你这么一说,好像我在无理取闹。”

    “当然不是无理取闹。我不是说了么,你的心情我特别理解。我说这些,是因为她不肯跟你说,我才试图站在我的角度告诉你。

    “其实我跟她接触又不多,她是什么样的心理,我着实不清楚,可能确实是你想的那样,可能又不是,总之你完全有机会弄清楚,甚至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李南风肩膀耷下来,整个人像一株萎蘼的小树苗。

    晏衡将她脑袋拨到自己肩膀上,抚她的头发说:“别难过了。先把她这番话背后的意思弄清楚,再说她的态度的事。

    “倘若她实在是恶意揣度你,那也无妨,你不是还有父兄么,再说你总归会出阁,我们家从上到下,铁定也全部人都疼你。”

    李南风听得眼眶一酸,敲了他胳膊一拳头。

    晏衡看到她手上的串珠,想起带来的香囊,摸出来给她道:“是请绣娘专门织的,带两个给你玩儿。”

    李南风接过来,艾叶别样的香味盈入鼻腔,使她又回想起给李夫人带去皇后做的艾叶糕的那日。

    那日原也正常,仔细想想前后,矛盾伊始确实都是因为她回话的口气不对,李夫人最开始的问话若放在平常,或者说放在别的事上,也不能说很有问题。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