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417章 你这么急?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管卿先程淑她们一步回来。

    李南风听完禀报,先让他下去,才冷笑起来。果然人坏就是坏,不会因为这辈子她防卫得严如铁桶就安份起来。

    晏衡从旁瞧着她冷笑,倒没说什么,翘着二郎腿等了会儿,程淑就带着下人回来了。

    梳洗过之后她脸上被打的痕迹也褪去了,看着齐整了不少。

    李南风道:“淑姑娘坐。”

    程淑道了谢,坐下来。

    李南风又问:“你跟余少奶奶是怎么起的冲突?”

    程淑抿紧双唇,片刻道:“实属难以启唇。我晔姐姐与我素来有些误会,平日我都少与她碰面,谁知道先前我上香回来路上与她偶然遇见了,她为着点家事把我拦了下来。唉,也可能是我做的不周到,不然她也不会这样讨厌我。”

    李南风道:“我倒是觉得她挺过份的,不管怎么说也是姐妹,当街打人总是不对的。”

    程淑没有接话。

    李南风打听不出内由,察觉当中还有猫腻,便说道:“既然你没什么事,那就好好回去吧。”

    程淑看了眼她,起身给她行礼:“多谢县君仗义相救。来日若有差遣之处,还请明示。”

    李南风道:“大家都是千金小姐,说什么差遣不差遣?”

    程淑听着这话意思是那个味儿,便进一步道:“听说我晔姐姐也曾经冒犯过县君,等我回去,自然会将这事细细禀给家祖听,县君虽有雅量,但是非曲直,总得有个说法。”

    李南风笑道:“没想到淑姑娘倒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这倒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早前在园子里那回,我们可能话说的重了点,淑姑娘没有怨恨我们吧?”

    “县君言重,早前的事,本就是我一时糊涂,我已经知错,断不敢有一丝一毫对姑娘和世子不敬的想法。”

    “那就好。”李南风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改天有机会再说话,先不多留姑娘了,也省得程大人和夫人担心。”

    程淑领着人告辞,李南风等她们都下了楼,又走到窗前往下看,直到望见她们走出店门才收回目光。

    想了下她回到晏衡身边:“也不知道程晔到底为什么事打她?这程晔怎么越发跟个泼妇似的?连娘家声誉都不顾了?”

    晏衡望着她垂在他膝上的长发,扬声道:“周密!”

    叫周密的侍卫进来,拱手便道:“属下已打听到,程晔打程淑的原因跟余鑫有关。

    “前些日子工部侍郎因病致仕,朝廷让余鑫去顶了这个缺,不巧,太仆寺正卿却在余鑫上任后的第三日,因着与宗令魏士楷之间的过节,为难了正在与宗正院联手督造皇陵的余鑫的差事。

    “简单说,余鑫上任第三日,就因为太仆寺与宗正院的纠纷,被皇帝斥骂了一顿。

    “而太仆寺正卿之所以要去给宗正院添堵,则是因为程孟尝与同僚在其后头煽风点火。

    “程晔这几日在余家也受了冷眼,因而方才就当街把程淑给打了。”

    李南风没想到晏衡跟着跑来跑去这中途竟没耽误打听线索,便坐回了椅子上。

    晏衡却说道:“魏士楷跟太仆寺的纠纷?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李南风连忙提醒:“八成就是皇后回銮那几日,在袁家外头动手的那回,当时魏士楷把太仆寺一个姓吴的主簿给踹了。太仆寺正卿易正岚是个倔老头,十分护短,心里多半记着这事。”

    说到这儿晏衡就想起来了,后来有一回宗正院有求于太仆寺,不是还在太仆寺里直接干起来了么!

    想到这儿他就道:“难怪程淑会被打,程晔这是要当街打给余家看的,她这个余少奶奶也不好当啊。”

    李南风回想起来去年进宫磕头遇到余夫人的事来,皱眉道:“这余家可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再不省油,摊上程晔这种儿媳妇,也迟早要栽跟头。”

    她可不觉得程家有这么好说话。

    “先看看程淑这边怎么样,既然是要勾住你,八成她得干出点事来。”

    李南风点头,看看碗里没茶了,便说道:“我们得走了吧?”

    晏衡睨了她一眼:“你这么急?”

    李南风:“……”

    晏衡把二郎腿放下:“还早,要不上我家里去坐坐?”

    “又去?”

    李南风并不急,但是三天两头地往王府跑,靖王妃还不定怎么烦她呢。

    “怕什么?”晏衡着,“我母亲也老念叨你,她如今出门少,就盼着人去陪她说话呢。”

    又道:“回去我洗樱桃给你吃。我洗给你吃的更好吃。”

    李南风语噎,晏衡却已经扬唇起身,把她的手给牵起来了。

    ……

    李家看中了人选,婚事操办起来就快了。

    李夫人前往姚家去过那么一回之后,宋国公夫人心里猜着是这个意思,但没声张,直到翌日,李家请了梁夫人过来说媒……

    梁夫人走后她立刻把何瑜传过来,何瑜又惊讶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番心情。

    她早已经做好了婚事听从外祖母安排的打算,相信他们会给她选定个好人家,因此心情无波无澜,一意做个听话的待嫁小姐。

    但若这个人是李挚……她不想做那攀求延平侯世子的人,可是也骗不过自己的心,终究她也是个俗人,对俊美又才华横溢的他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心生亲近,如今李家请了梁夫人来说媒,她怎么还平静得起来?

    宋国公夫人笑眯眯地说:“我倒没想到这事竟还能柳暗花明,好事,好事。你要是答应,外祖母这就给你张罗起来,趁着你舅舅也在京,就把这事给定了。”

    老人家至诚至恳,何瑜也就不再掩饰,跪地道:“承蒙郡主和世子不弃,也承蒙外祖母的疼爱,瑜儿答应。”

    宋国公这边就去了信给梁夫人,梁夫人又回了李夫人的话,李夫人想到李南风跟何瑜熟络,便欲寻她来问几句话。

    没想到李南风不在,手头因有事忙,便暂且撂下,等到日暮西斜时再打发人来寻,她还没回来!

    李夫人就皱了眉头:“她到底上哪儿野去了?”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