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408章 那一心颤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是我,我在巡夜,九师兄怎么在这儿?”

    刚在墙角下站稳当,成悦的声音就不慌不忙响起来了。

    “原来是你呀,师父说外面有马蹄声,让我来看看,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往北边去了,跟咱们没关系。”

    “没事就好。”

    声音越走越远,最后终于只剩下风儿撩动树梢的声音。李南风轻吐气,只觉胳膊上还紧紧地,低头一看,晏衡一只手还扶在她肩臂上。

    她顿时只觉那小片皮肤发起烫来,不着痕迹地把他手拂开,稍稍站开一点,找回了话题:“你还没说你怎么换衣裳了呢?”

    晏衡比出个手势让她噤声,然后跟她招手,以气声说道:“这么大声不是招人来么?站过来点。”

    李南风瞪他。

    晏衡笑着伸臂,又把她揽了回来。李南风打了个踉跄扑在他胸膛上,顿时气上心头,踩了他两脚。

    晏衡松手,让她停在身前,说道:“先前我到大理寺外头试了几回,里面竟然对我的试探毫无反应,若在平时也就罢了,既然姚霑带回来的人也在牢里,怎么会连这点防范都没有呢?

    “猜想我父亲下了密令,所以索性没进去冒险,而且往天牢口晃了一圈,惊动了机括之后迅速回到了王府。

    “果然我才回府他就收到了消息,而且,他还第一时间跑我屋里来察看我,好在我赶上了。他带着侍卫出门之后,我就去了他书房。”

    李南风哼道:“你倒是蹿来蹿去蹿得可欢,害我被人追贼似的!”

    “那我赔个不是吧。”晏衡还真跟她施了个礼。

    李南风佯作呕吐:“强盗就别装秀才了,酸不酸?”

    晏衡道:“那要怎么样?这会儿带你找吃的也不合适了。你爹要是知道我带着你夜不归宿,我这两条腿眨眨眼就得给打断。”

    李南风哼道:“你半夜带着我躲在这角落里,让他知道,你两条腿也得断!”

    晏衡笑得欢畅,道:“那咱们再坐会儿,为了我两条腿着想,回头我就把你送回去。”

    李南风回到池沿坐下来,看着漫步走到面前来的晏衡:“你最近这嬉皮笑脸的有点过了哈。”

    晏衡抬手摸脸,扬眉道:“有么?”

    “有啊。你回去自己照照镜子。”

    晏衡摸着脸,笑而未语。

    李南风伸手轻拂着裙摆,春末夏初的晚风温柔恬淡,花香里她忽然想起来:“你上回说扑过我,是什么时候?我怎么想不起来?”

    晏衡顿了下,挑眉道:“很久了。”

    “很久是什么时候?”

    “你不觉得你重点有点偏移吗?”晏衡道,“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扑你,而不是问什么时候。”

    李南风怔忡了下,又去踩他的脚:“那你为什么扑我!”

    晏衡哈哈道:“秘密。”

    李南风又踩他,他退开些,李南风跳起来踩,他又不动了,看着她撞过来,那含着笑的双眸微微黯下,一把捉着她的手扶她站住。

    李南风停下来,对上他目光,又扭头别开。

    晏衡把手收回来,负在身后,声音像这晚风一样轻柔:“你那天在敞轩里,看上去被晏驰吓得不轻?倒把我也给吓了一跳。”

    李南风嗯了一声,揪着墙下的龙柏叶说:“我小时候被蛇咬过。”

    “咬哪儿了?”

    李南风举起左手尾指:“有一次我跟勤哥儿溜出去捡蘑菇,被蛇咬到了。出了很多血,还好是没有毒。”

    晏衡看着她这根葱白小指,抬手执在指间轻抚。果然在指节处摸到了绿豆大小的一个疤,他停下来,忽然低头在上面轻吻了一口。

    酥痒的感觉使李南风起了轻颤,她蓦地将手收回来,回神后举手去打他。

    晏衡却稳稳抓住了她这只手。

    李南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窘,她那根手指,好像刚才又经历过被蛇咬,这火辣辣地说不上什么滋味。

    晏衡垂眼,放手道:“原来你小时候就这么淘气,我还以为你是后来才变得泼辣。”

    李南风心意未平,迅速背转身:“你小时候又能好到哪里去?”

    “当然没好到哪里去。”晏衡道,“我比你更顽劣,我父亲那会儿其实不怎么教训我,因为他忙着打仗,难得有点时间跟我在一起,还要教我活命的本事,哪里还想得起训我?

    “基本上就是我娘管着我,但她也管不住我,所以我不只被蛇咬过,还被狼咬过,不过我娘是大夫,也活该我命大活到如今。”

    “是啊,”李南风没好气:“你有个最大度最温柔最耐心的母亲。我小时候却从来不知道做母亲还可以不用把满嘴的规矩挂嘴上。

    “我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她能有事情忙,她忙起来,我才有机会钻空子。”

    说完她略顿,又道:“其实不怕你笑话,我以前暗暗地还挺羡慕你。”

    “那现在呢?”

    “现在?每个人都不容易吧。有些事情也不能强求。”

    以她如今跟李夫人的相处状况,实在是之前根本不可能想象的,能不处处盯着她错处,能不认为她一无是处,这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敢指望她能给出慈爱?

    晏衡点头:“太师夫人教女有方,所以你终究还是千金小姐,而我是鲁莽武夫。”

    被拍了马屁的李南风忍不住瞥他,又绷住道:“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晏衡但笑不语,目光落在她脸上久久未动。

    他真是爱看这张有着无限生气的脸,不管是前世生气恼怒的她,还是如今娇气骄傲的她。哪怕很快她就在他的目光之下添上了一丝愠色,也是另外一种鲜活。

    他抬头看看天色,抓起她的手走出院门:“走吧,为了我这两条腿,我先送你回去。”

    李南风跟着他到了寺墙下,看见门是锁的,又问他:“这要怎么出去?”

    晏衡二话不说拦腰抱起她:“这么点高的墙,有我在怎么可能出不去?”

    李南风猝不及防地低呼了两声,人就已经随着他跃到了外头。

    杨琦等六个侍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在墙根下笔直站成一排,看到他们俩,都不约而同的咳了两声。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