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87章 谁挑拨的?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我不给他说媒,但到时候成亲喝喜酒,我肯定会来。”李存睿笑得很悠然惬意。

    ……

    晏衡今日在营也有些心不在焉,晌午下衙,回府后照例去了靖王妃处。

    靖王妃正要逮他说话呢,见他来便先把晏驰臂上的伤先给说了一通,然后道:“我知道你心里看不上他那些做法,若我碰上我也头疼,但你不能打人啊。

    “再怎么说,自那之后他也没对咱们犯过浑了,这两年家里安安静静的,虽说有沈侧妃和你大哥管束他的功劳,可咱们心知肚明,若他真有那份心作妖,这能防得住吗?

    “你都已经是世子了,你父亲也没有冷落你,你身为一个上位者,就不能放大度点儿?你难道非得逼着人造反吗?”

    晏衡觉得晏驰在园子里跟他说的那些话实在让他大度不起来。但他没吭声,就埋头听着。

    “我和你父亲已经商量好了,小四的名字让你大哥来取。我们不允许干这些破坏家庭的事情,你回头送点伤药过去,好好说两句。”

    王妃说着把药递过来。

    晏衡把药接了,说道:“让晏弘取名字?”

    “是啊,是太师提议的,怎么了?”王妃拉长音。

    晏衡顿了下,坐起来道:“没怎么。你们俩自己的孩子,想让谁取就让谁取,我能有什么。”

    王妃听着像话,拿着医书低头看起来。

    晏衡坐了片刻,然后凑近她些,说道:“我看父亲跟太师交情挺好的,咱们家跟李家当年那仇,如今还作数么?”

    “仇是一回事,你父亲跟太师的情份又是一回事。那么多年仗打下来,这份情谊寻常人可比不上。多少次战役是他们俩合伙打赢的?”

    “既然这样,那咱们两家能通婚了么?”晏衡又问。

    “那可不成。”靖王妃道,“你没见李晏两家老辈们都守在祖籍没上京么?

    “据说你爷爷和你叔公他们,跟蓝姐儿的爷爷和叔公们昔日是街头见面都要别路的,于他们来说,那是父仇,水火不容。

    “到了你父亲和太师这代,从来往来也不多,可是因为跟随皇上征战,这情谊是无可避免地结下了。

    “叔公们不来,是知道咱们王府跟太师府情谊非常,要阻断当朝两大权臣不往来是不可能的,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但要说到通婚,我担保他们闻讯之后连夜就要扑上京来!”

    想当初她见了蓝姐儿之后才夸了两句呢,自家那口子就一言把她这念头给摁灭了。

    想到这里她问道:“谁要通婚?”

    “哦,没有,我就随便问问。”晏衡端起杯子。

    靖王妃看了眼他,注意力又回到了书页上。

    “王爷回来了。”

    丫鬟来报,然后打起帘子,靖王走了进来。

    靖王看到晏衡在这儿,目光不由得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果然是牛高马大,颇为扎眼了。

    晏衡不知他看什么,以为他也还要为昨日的事寻他晦气,立刻起身,挨着墙边走了出去。

    “都要说亲的人了,还这么不着调!”

    屋里果然传来靖王的数落声。

    “瞎说,才多大,成什么亲?”这是靖王妃。

    晏衡听着成亲两个字只觉有些意兴阑珊,正要抬步,靖王又说话了:“今年都十六了,怎么不能成?回头你就物色物色,给他找个合适的姑娘,早早定下来是正经。

    “最好找个泼辣些的,治得住他!当然人品得端正,脑子也要好使。”

    晏衡听到这儿只觉他不像是随口说说,心里一咯噔,就又挑帘子回了房:“父亲要给我议婚?”

    靖王道:“怎么?”

    “为什么突然之间要给我议婚?”

    靖王把茶放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不是天经地义吗?”

    “可我没大呀,我才刚满十五!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成什么亲?”

    “嘿!教训你哥的时候没见你说你是孩子?”

    晏衡绷脸站片刻,掉头走掉了。

    靖王收回目光,又问王妃:“今儿还吐不吐?昨晚走那么多路,有没有不舒服?”

    ……

    晏衡回到房里,阴沉脸徘徊了两圈,唤来阿蛮:“今儿跟着王爷的是谁?去问问看,王爷先前都见过谁?谁给王爷出的这馊主意?查出来,等我往死里收拾他!”

    晏衡不信靖王能突然之间想到给他说亲!这绝对是有人背后挑拨。

    “好嘞!”

    阿蛮也知事大,立马蹦出了门。

    打听了一圈回来,他说道:“爷,今儿王爷在衙门,见过荣将军,刘将军,赵将军,还有太师,吴侍郎……”

    “等等!”

    晏衡打断他:“他见过太师?”

    “对啊!”阿蛮点头,“太师到五军营办事,跟王爷喝了好久的茶。哎,爷,爷?”

    晏衡一口气提在那儿,嘴张了半晌都合不上来了……

    ……

    程孟尝花一个上晌时间思前想后,下了衙便执帖到了王府。

    靖王因为了解了来龙去脉,既是晏驰也没怀什么好意,那又怎好得理不饶人,说了几句场面话,也就揭过去了。

    再说李存睿因为把靖王给忽悠成功了,回到府里藏不住春风得意,看李南风在李夫人房里挑夏衣料子,忍不住大手一挥,又让人去将作监打了几件头面给她们母女。

    李夫人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他笑道:“老晏家过不了多久又得有喜酒喝了!”

    李夫人狐疑:“这又从何说起?”

    李南风也好奇。

    李存睿看了眼她,且忍着没说。

    恰在这时梧桐进来,说李勤找李南风看他新画的画,李存睿等李南风出了房才把话跟夫人说了。

    李夫人道:“老晏能听你的?十五岁成亲也太早了点。再说京师年岁合适的姑娘,也没有能担得起世子夫人之职的。”

    “我可不管他,反正他们家儿媳妇儿有着落了,是好事儿呗。”

    ……

    李南风出了院子往李勤那边走,梧桐却又拉住她道:“姑娘走这边!”

    李南风顿住。

    梧桐这才道:“是晏世子在角门下等姑娘,不知道为什么,世子不让奴婢直说,非让奴婢撒这个谎。”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