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70章 配合一下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靖王骂道:“这兔崽子,他要添弟妹了他还拉这么老长个脸!”

    李南风笑眯眯:“晏叔您体谅他一下,毕竟他才满三岁不久。”

    靖王哈哈哈笑起来。

    靖王妃也来精神了,扯去身上的薄毯下了地:“我让人多做点酸梅汤去!——南风今儿留下来吃饭哈!”

    沈侧妃吓了一跳,站起来道:“你可轻着点儿!”

    靖王妃笑道:“无妨,我从前怀衡哥儿的时候还背着医箱走山路追阵地呢!”

    沈侧妃不认同:“那会儿年轻,如今可不一样了。”

    李南风见状笑道:“侧妃说的很是,娘娘还是先养着身子,这事可不能大意。至于吃饭,还有得是时候呢。”

    靖王妃闻言,也就罢了,说道:“那让衡哥儿送你出去罢。”

    李南风转身,一看晏衡居然比她走的还快。

    到了角门下,晏衡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咱们出城去转转。”

    李南风道:“等你先过了我爹那关再说吧!”

    虽说贿赂不失为一种方法,但还不一定好使呢!

    晏衡拉长脸看她上了马车,身子一拧也回去了。

    王府里真是洋溢着一股奇特的喜悦气息,碍着国丧,每个人都得尽量避免眉开眼笑,但是又情不自禁地喜上眉梢,这真是别扭又新奇。

    一旦接受了自己终于也要当哥哥的事实,晏衡就没再把这事放心上了,而是琢磨起带李南风出城这事来。

    他探头看了眼西路那边,略一想而后起了身。

    沈侧妃如今也替靖王妃分担些家务,比如靖王妃若不在的时候,下面人来请示意见找到她还是管用的。

    靖王妃怀的这胎虽非头胎,年纪不轻了的缘故,也还是得小心。其余几房妯娌知道消息也都过来了,大伙听着王妃自己把脉象给说了说,相互说了些家常,也就散了。

    正好晏弘下衙,听下人们说了这事,心里也高兴,想起开年以来呈现这样的好景象,中宫有主了,太师复官了,朝堂安稳下来,他们家这也要添丁了,怎么看也是充满着希望的年代。

    便也到靖王处道了喜——虽说儿子为老子添丁道喜怪别扭的,但靖王也还是扬着眉头受了。

    回到西跨院,晏弘道:“我看父亲居然在翻四书五经,估摸着是要给孩子取名字。”

    沈侧妃捏着佛珠笑道:“他那个大老粗,会起什么名字?八成最后还是得请太师出马。”

    晏弘笑道:“那用不着吧?父亲也是读过很多书的。”

    “跟读过书没关系,这小的跟你们三个兄弟年岁差那么多,你父亲对你们严格,对小的怕是严不起来。”

    晏弘想想便也笑了。他自己都快当爹的人了,再添个小弟妹,想想都怪有意思。

    但不管怎么说,一家和睦这样就很好。

    晏弘是这么想,晏驰却不见得了。

    上房传出消息来的时候晏驰在房里读书,他当时就知道了,但他一点高兴激动的心情都没有!

    他甚至都不明白沈侧妃为什么还要巴巴地跑去表示关心!晏弘为什么要为多了个弟妹感到高兴!

    难道他们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他们兄弟同父异母的弟妹吗?!

    他阴沉着脸在房里踱步,心情糟透了。

    “爷,爷,世子,世子来了!”

    小厮慌不迭地前来通报,他停步抬头,果就见着晏衡背着手大摇大摆地往他这儿过来。

    晏驰心情更糟糕了。这家伙把他这院子当什么了?跟逛大街似的,还总是想来想来!

    想到这里他砰地把门一拍,道:“说我睡了!”

    声音传出来时晏衡刚到门下,闻言眯了眯两眼,看向小厮。

    小厮打了个哆嗦,摇起头来。

    晏衡又看向前方窗户,走过去,手一推窗门,翻身就跳进了屋里。

    帘栊下正侧耳听着门外动静的晏驰吓了一大跳,随即怒道:“你这宵小!居然翻窗?!”

    晏衡拍拍两手:“对付宵小,当然可以不择手段。”

    晏驰咬着下唇,气到两脸通红:“你来干什么?!”

    “有点事要你做。”

    “滚!”

    晏衡便把窗户关上。

    晏驰一脸紧绷:“你想干什么?”

    晏衡一脚踏上他面前椅子:“我想过几天请李南风去参观一下咱们家的别邺,你配合一下。”

    “你找别人去,我不会配合!”

    “我话已经放出去了,再找别人还真不合适。”

    晏驰咬牙:“你到底想干什么?”

    “也没别的。你不是时常往别邺去嘛,你到时候也去。”

    “凭什么让我去?”凭什么让他去他就得去!

    “你当然得去,我跟李南风说,我要刹你的威风挫你的锐气,才邀请她一起去转转的,你若不去,那不是成了我撒谎?”

    晏驰气炸了,他么这意思是他找不到理由带李南风出去玩,所以就把他踩脚底下?!他么他以为他是纣王,他晏驰是比干么?!

    他颤抖地指着他:“你滚,你给我滚!”

    “动不动就滚滚滚,圣贤书都读哪儿去了?”晏衡皱着眉头,然后把脚放下来:“我娘有喜了你知道了吧?你看到我就拍门是因为心里不高兴吧?

    “你信不信你要是不配合我,回头我娘有点什么不好我就扣你头上?十个月呢,你扛不扛得住啊!”

    晏驰脸都青了!就上回靖王踹他的那一脚他还死死地记着呢,他竟然还想给他扣这样的帽子?!

    “你休想!”他怒道,“我要是从了你,岂非将来你随时随地可拿这个来要挟我?!我去告诉父亲,你爱怎么着怎么着!”

    说着他往门口走去。

    晏衡觑着他背影:“你去,你不去算我输。”

    门下的晏驰停下来。

    他去跟靖王说了又有什么用呢?靖王肯定不会信他!

    他回头狠狠地瞪过来。

    晏衡又道:“你最近跟谁一起玩?”

    晏驰没搭理他。他能跟谁一起玩?他拖着这身子,又没什么朋友。

    子弟们都有副健康体魄,时常鲜衣怒马夜夜笙歌,就是许多人想结交他,他也熬不起。

    前阵子好歹跟吴沁有了些交情,因为吴溶挑拨陆桐跟袁缜,他后来也不来往了。

    他侧转身道:“关你什么事!”

    晏衡道:“那不行啊,你一个人去了不够。不如你把二叔三叔家的姐妹也叫上,这样看着比较像话。”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