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48章 你知罪吗?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晏衡被钦点着伴驾送到宫门下,眼看着要告退,被皇帝唤住了。

    “知罪么?”皇帝支着身子在辇上睨他。

    晏衡顿了下:“臣不知罪。还请皇上明示。”

    皇帝冷哼道:“在娘娘面前告状,说太子挨朕骂了,是你和李南风商量好的吧?太子喝酒装醉是你们撺掇的吧?

    “好你个晏衡,你竟然在背地里诋毁朕!你那副指挥使之职还有武义将军的将衔都不想要了吗?!”

    “臣冤枉啊皇上!臣只是猜测,又没指定说皇上就把殿下给骂了。而且喝酒这事真没臣的主意!”

    “那你是承认妄议君上了?”皇帝道,“这妄议之罪该当如何,要不要回去问问你爹?”

    “不用不用!”晏衡摆手,“这层臣了解得很,用不着惊动我爹!”

    “跪下!”

    晏衡扑通跪下来。

    皇帝匀气,手指头在膝盖上敲了敲,然后道:“听旨:朕有一把龙泉宝剑,原是周太祖曾了给他的辅政大臣的,赐给你了!在这儿等会儿吧。”

    晏衡猛地抬头,皇帝车辇已经驶进承天门……

    王府这边阿蛮揣着双手坐在薰笼前,探头望着窗外不知已有多少回。

    他们家世子虽然当夜猫子当成了习惯,但是这大新年的而且出门也没个交代的也挺让人着急。

    王爷打从被皇上又赏了蒜头,已经好几天没能靠近王妃了,更别提进她的房门。

    王爷正燥着呢,血气方刚的男人一旦燥起来会发生谁也不知道,这万一要是逮着世子回府,那这顿打又少不了了。

    好歹也是有官职将衔的人了,这要让同僚同袍们知道,那多没面子呀!关键天罡营里还勾心斗角地。

    阿蛮叹了不知第几口气,这时候总算有侍卫进来了:“爷回来了!”

    阿蛮一跳站起来,把炭火拨旺了,把窗户关起来,再又迎到门下,就见晏衡挟着一身寒气大步过来了,手里还提着把一看就很沉很扎实还垂着黄穗子的长剑!

    “爷!这哪来的剑啊?”

    先前他出门可没带武器。

    “皇上赏的!”

    晏衡把剑往他面前一伸,透着心情那么不错。

    阿蛮一惊,接过来细看,只见这剑鞘遍布着细密菱纹,剑身雪光熠熠,他眼拙,但也知道肯定是好东西!

    而有了这东西,那当然就不怕王爷说什么了,当下高高兴兴把剑放下,然后传水给世子泡脚。

    晏衡虽说有把握皇帝不会真施罚,但也没想到皇帝还会赐他宝剑,不免拿在手里细看了一会儿。

    前世里他也得过宫里不少赏赐,宝剑前后也有过两柄,但这龙泉剑却是这一世才到手。

    细想皇帝先前那句话,他唇角微勾,手指抚过剑柄上的龙纹,眼神也变得深沉。

    郑王府赵檎与魏王府赵勤余党作乱的事看似没有关系,但有一点否认不了,两府都曾经是前周宗室。

    皇帝把杨姝这案子属意给袁邺去查,不管是因为袁邺与杨姝曾经共同生活过而公事公办,还是因为想借此机会把袁家父子挽留下来,都说明一点,皇帝心里对郑王府的事情存了疑。

    皇帝在袁家的事上把这剑赐给他,断断不可能仅是因为他帮太子唱了这么一出戏,跟他提到剑的来历,终究也还是说明他内心对眼下暗流的忧虑。

    他撑着桌沿沉思着,直到阿蛮把水打进来。

    坐下来除了鞋袜,热水漫过皮肤,才惊觉这脚背竟然还是疼的。

    晏衡暗骂了李南风两句,又想起银子,赤着脚把铜匣捧出来,拿出那千两银票在灯下晃了晃,琢磨了一下不分钱的可能,然后叹了口气。

    这辈子怕是不招财,好容易得笔钱,还没放热,就又要跑了。

    又想到那婆娘先前在酒馆里看到他来时眉开眼笑的样子,又不禁黑了脸,这家伙永远是有事一副嘴脸,没事儿另一副嘴脸,连装个样子都懒。

    什么时候也让她来求求他才好,看他到时候不虐得她死去活来才怪!

    但话是这么说,五百两银银又还是揣身上了。

    ……

    李南风睡到真不想起,不过今儿她还约了何瑜,而且且太子还在隔壁呆着呢,终是早早爬了起来,梳洗好着人打听袁家这边。

    太子在袁家过夜,哪里睡得着,天没亮就起来了,看袁婧在打水,连忙出来帮忙,母子俩会心一笑,默契地打水做饭。

    早饭袁婧蒸了馒头,听说太子想吃面条,又专给他和袁缜下了面,卤肉切成薄薄的一溜铺在浇好的臊子上头。

    太子什么也不能做,但是从前学过烧火,添添柴火还马虎。

    袁缜因为要去天罡营,吃完就走了,袁邺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母子俩坐在小桌旁,倒是温馨。

    袁婧往他面碗里拨香蕈丝,看他大口吃着,说道:“在娘这儿,是不是真的很开心啊?”

    “那当然,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让儿子这么无所顾忌了,就连父皇也不能。”太子笑着说。

    袁婧扬唇,低头掰碎了两片馒头,又说道:“那昀儿,是不是很想母亲进宫?”

    太子咀嚼放慢,片刻后微笑抬头:“本来是这样,但昨夜听完南风的话,我的想法有了改变。”

    袁婧望着他。

    太子道:“虽然我很希望一家团圆,但我更希望的还是母亲能开开心心。

    “我和父亲亏欠母亲的太多了,如果一家团圆要牺牲母亲的意愿来成就,如果要罔顾母亲的意愿,那么我们也太自私。

    “我想父皇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会说‘放弃’。所以,您不必管我怎么想,您只要过得好,那就是心疼我。”

    袁婧气息浮动,久久望着她未语。

    太子执起她的手,微微扬唇:“南风跟我说了很多,最多的就是让我多想想母亲的心情,以及怎么做才是对大家都好的。

    “我想不管怎么样,您也是有丈夫有儿子的。

    “从前有舅舅和表哥保护你,从今以后,就有父皇和儿子在呢。我已经想透彻了,只要你过得好,不管您做什么决定,儿子都支持您。”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