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31章 我陪她去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他觑了眼上首,心也悬起来了道:“回皇上,此人……此人已死。”

    倘若皇帝不想刘坤活,那么他就算这一刻活着,下一刻也得死了!

    皇帝把奏折放下来:“怎么死的?”

    曹雍额头有点冒汗了。

    皇帝睨着他,半晌道:“朕记得他是因为欺压良家女子犯案?”

    “……是。”

    “朕最是看不得官员欺压百姓。”

    曹雍咽了下唾液,已然不知该如如何接话。

    “朕这里有封密旨,曹爱卿替朕送到刘家。刘坤要是死了,给他烧在他坟头。要是没死,就让他当着你的面看完。”

    皇帝递过来一本折子。

    曹雍跪地接过,走出乾清宫,一身冷汗还在飚。

    李存睿刚到承天门,迎面就遇上曹雍,等进了殿,皇帝把手停下来了,问道:“她怎么样呢?”

    李存睿昨儿看了他一天的笑话,此刻到了这大殿上,不免正经起来,把昨夜上李夫人去过袁家,并请她挪院子而她执意不肯的事说了,然后道:“蓝姐儿说的有几分道理,此事不宜操之过急,您得让人缓缓。”

    皇帝沉吟:“但太子生母不在宫里住着,却住在外头,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何况咱们还有隐患,目标太大了,谁知道会不会招来什么祸患。”

    李存睿想了下:“姚霑那边情况如何?”

    “皇上,靖王到了。”

    皇帝示意传进,靖王进殿张开大嗓门:“皇上宣臣何事?”

    旁边李存睿连退了四五步,捂嘴道:“你这是掉粪坑里了吗?”

    “你才掉粪坑!不就二两蒜头嘛!”

    皇帝也掩鼻咳嗽了两下,招手道:“常春拿盒香脂来给靖王抹抹!”

    靖王鼻子里哼气,接了香脂。

    这会儿倒知道臭了,他就是特意吃完了蒜头才过来的,有本事倒是忍着呀!

    李存睿等他把一盘香脂抹完了,才调整呼吸,找了个远点的角落呆着说道:“姚霑可去了有好几个月了。”

    皇帝点头:“前阵子得回来的消息是,姜图没死,最后一次确知他露面是在立朝之后,有人在洛阳见过他。

    “他去洛阳做什么且不清楚,但洛阳这地方作为韩拓呆过的魏王府所在之处,有些问题存在是一定的了。”

    “这么说起来姜图跟韩拓竟是有着若有若无的关系,如果是这样,那么魏王府很可疑,可曾再复核过魏王府后人去向?”

    李存睿看向靖王。

    靖王停下抹香脂的手道:“魏王赵苍亡国时年四十,死后留下嫡子两人,庶子四人,至赵苍死后,皇上怀仁,说过若是他们归顺大宁,便留他们后人,另有安置之处。

    “但结果以魏王世子为首,六个儿子还是全部都自戕。有两个庶子没死成,后来便押到端州流放了,如今仍在看押之中。

    “此外府里女眷当时也都全部在录,没有怀有身孕的。赵苍还有后人在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李存睿凝眉:“韩拓闹事若不是为着魏王府,那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谁?”

    而且居然查来查去姜图也疑似跟魏王府有关?

    皇帝沉思片刻,望着他们:“叫你们来,其实还有件事。关于杨姝。杨姝昔年在徐州客栈放火,交代说有个来历不明的少年帮了她。

    “她说遇见那匪贼时对方受了伤,而他事后曾提了一包袱银锭给她作为报答,她的话朕目前并未全信,但如果无假,那匪贼朕总觉得有些来历。”

    “受了伤还能拿来一包袱银锭报恩,的确不该是寻常角色。只不过都十八年了,那人还活着么?”李存睿心有疑虑。

    皇帝摇头:“不管活不活着,总该当心,倘若杨姝言语有虚,那么她还会不会设法害人也很难说。她若没说实话,就必然是维护那匪贼。她若至今还在维护,那么定然那人依然在世。

    “不管怎么考虑,皇后不能总住在宫外,二来得想办法逼出杨姝全部实话。这毒妇放火杀人,心比毒蝎,朕恨不能将之碎尸万段!偏生再恨也不能即刻动手。

    “崇瑛回头去趟大理寺,着他们腾个地方出来,把她关进去,先上一遍刑。”

    靖王道:“荣嫔在宫中有位份,要不要先下诏宗人府宣布其已薨,再转入牢狱押管?”

    历来后宫嫔妃乃至宗室女眷犯事都极少有押入刑狱的先例,往往直接赐死或圈禁。

    皇帝道:“不必。朕就是要让世人知道她究竟是如何获罪,否则将来会有人猜测是皇后容不下她。”

    “那皇后这边怎么处理?”靖王又道。总不能真就这么袒露在世人面前吧?

    “要不怎么找你来呢?”皇帝道,“你去找些身手好的侍卫暗中护着,尽量别让她出门。实在要出门,便仔细跟着。”

    “行吧,”靖王把最后一坨勾出来在抹在脖子上,“那您可得快点成事儿,这任务可太艰巨了,臣可怕出什么漏子。”

    “多嘴。”皇帝沉脸。

    李存睿也眯眼瞅了下隔壁。

    君臣吃了盏茶,常春便进来说梁赐前来复命。

    皇帝让传进来。

    梁赐到了殿中便望向靖王:“王爷您这是什么味儿……”

    ……

    上晌天色阴沉,没多久就飘起了雪花,到下晌风雪变大,随着风雪一道来的,便是宫里下的一道荣嫔获罪,褫夺封号打入大牢的旨意。

    人们也由此知道太子生母多年未见的原因,有些聪明的,倒是先且联想到了李家住的这位美人。

    李南风是从李存睿那里得知的内幕,隔日也告诉了袁婧。

    袁婧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既出宫了,那我倒想要见她一见。”

    “那就见!”李南风最道,“我去替娘子找殿下,请他给个令牌您,您定随时能见!”

    袁婧看了眼她,而后点点头,然后又起身去拿围裙。

    “您做什么?”李南风纳闷。

    “你不是说要进宫么?我看昀儿那日挺喜欢吃我烙的南瓜饼,我给他做点儿,南风回头进宫的时候帮我带过去。”

    李南风说:“那我也要吃尝尝。”

    袁婧笑道:“怎么能少了你的?”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