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04章 我的私事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除夕如约而至。

    今年寿宁宫不开放参拜,因为太皇太后病重,众命妇只能在宫门外磕头。

    由于兰郡王妃身子不好,李夫人又被夺了爵,接待的事就由荣嫔接手了,当然也仅限于寿宁宫范围。

    大约也正是出了永王府这件事,今年蒙恩入宫的人也不多。

    太子一早在东宫负手转了两圈,然后问太监王信:“晏世子几时来?”

    王信道:“按往年惯例,都得在辰初到达。”

    太子点头,提袍坐下来,又道:“近日街头议些什么?”

    “还是那些,不过如今没人议李夫人了,倒都是议李太师的居多。对了,前番南风姑娘在相国寺还被官眷讥讽来着,不过姑娘不甘示弱,和晏世子一道反击了回去。”

    太子扬唇:“南风这性子向来是不用人担心她吃亏的。”他想想又道:“街上还有猜疑皇上针对功臣的么?”

    “也还是有的。不过无人敢大肆议论,毕竟王法不许。内城外的酒肆茶楼,每日都有不少人在那儿说书。”

    太子点头。片刻道:“等晏世子来了,请他来见本宫。”

    李南风今日照旧得随李夫人入宫赴宴。

    母女俩竟是一样的坦荡,李南风是因为看多了魑魅魍魉早已淡定,李夫人则大约是出于强大的心魄。

    不管怎么样都好,反正母女俩都通体一副绝不让人看到笑话就是的模样。

    李夫人一品诰命的打扮,李南风也把自己拾掇得漂漂亮亮的,乘着轿往宫里来。

    余夫人作为侍郎夫人,在受邀之列。

    在寿宁宫磕完头,她就在偏殿与众夫人吃茶。同行的几位扫眼看了两圈,就跟余夫人道:“今日李夫人想必不会进宫了罢?”

    余夫人闻言也抬眼看了看,只见一路过来果然没见李家女眷的影子。

    程晔动了胎气后连躺了四五日余夫人才准她下地,余鑫当日劝她稍安勿躁,她也就没再提这件事,这一说到李家她倒是又想起来了。

    她道:“还早呢,说不定还在路上。”

    “都辰正了,要来也该来了。”当中一位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虽然还有一品诰命之位,可郡主之位被夺,终究有损身份荣耀,没了爵位,也就称不上正儿八经的宗室了,赴别的宴还好,这进得宫来,心里岂会痛快?”

    “雷霆雨露,皆是均恩,有何不痛快的?难不成冯夫人觉得皇上从此跟李夫人的血缘之情就此斩断了?”

    这声音微带嘶哑却又透着无穷魄力,蓦然插进来简直能震得人心发颤。

    这几位一抬头,只见面前朱衣绣服,满头珠翠,竟是靖王妃与沈侧妃,当下吓得起了身:“见过王妃娘娘!见过侧妃!”

    靖王妃走到上位坐下,笑望着她们:“坐吧,都站着干什么?”

    ……

    晏弘因在翰林院,今日被钦点在皇帝身边伴驾,早早就进了宫。

    晏衡则是随家里人一道来的,宫门口正好遇见李南风她们,一路进到宫中,女眷要去给太皇太后磕头,兰郡王半路唤住李夫人说了几句话,东宫这边来人说太子有请晏世子,于是俩人还没吵上几句嘴就分开了。

    晏衡先至乾清宫见了皇帝,而后去往东宫。太监却又说太子去保和殿了,于是又赶到保和殿。

    最后却是在左翼门下找到他,而他正从御花园那边过来。

    “不知殿下寻我有何吩咐?”

    太子引着他往东宫走,一面道:“我让你去南边找人,你找的怎么样了?”

    几个月前,也就是晏衡武举胜了太子之后,太子曾让他派侍卫去南边找个中年女子。

    晏衡看了看左右,回答说:“殿下说的地方,方圆三里已经找过了,包括您说的那座坟头,也证实有。而且据说早几年还有人祭拜,这几年没人去了。

    “至于殿下要的人,符合年龄的倒有十来个之多,只不过都是生了好几个儿女的。

    “还有一些失踪或死于战乱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殿下要找的?

    “总之如今线索太少,我已经让人扩大范围再找找,尽量把失踪的也找找下落,然后报给殿下。”

    “好好找。”太子说着自袖子里掏出一卷银票给他:“这是一千两,你先拿着用。”

    晏衡连忙摆手:“这可不敢!臣为朝廷效力万死不辞!”

    太子把银票塞进他怀里:“揣着吧,这回不是朝廷的事,是我的私事。”

    晏衡愣住。

    太子迈下台阶,边走边说道:“听说你和南风早几日又结伴去相国寺了?……”

    ……

    李南风隔着门给寿宁宫磕完头后到达偏殿,一进门就觉气氛不对。

    先她们进来的靖王妃坐在东面,同坐的有余鑫的夫人与另几位官眷,看到她和李夫人进来时那几位的脸色就有些不自然。

    当然尤以余夫人看向她李南风的目光为甚。

    李南风不免就有些奇怪,大家看到她们母女神情不自然这不奇怪,她知道很多人觉得李夫人不会好意思进宫来,但余夫人为何用这种目光瞅她?

    随后还是金瓶悄悄给了她答案:“余夫人的长媳,也就是程家的晔姑奶奶,如今怀着身孕。上次自相国寺回来后传闻动了胎气。”

    李南风没料到程晔当时竟还怀着身孕!那她早知道就收敛着点了。

    不过怀着身孕也就是要当母亲的人了,居然还这么不安份,也不知道给自己孩子积点德,是不是自找的?

    所以余夫人究竟为何要用这种仿佛迎接杀孙仇人一般的目光看着她?

    她们俩坐下来后,气氛就更加不自然了。

    李夫人早察觉到了,若无其事地跟靖王妃打听晏弘的婚期。

    李南风却无耐心跟她们浪费时间,等李舒进来,就出殿去了。众官眷见靖王妃不再搭理她们,便也知趣地起身了。

    到了外头,先前的冯夫人道:“倒是我见识浅薄了,原来官职是辞了,郡主位份也给罢了,却还是舍不得这身风光。”

    余者几人抿嘴。

    余夫人轻睨她们道:“少说几句吧,谨记祸从口出。”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