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266章 赚钱了吗?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金嬷嬷连忙站起来,要出去。

    李南风拉住她:“嬷嬷不慌,先告诉我们再走!”

    金嬷嬷走不脱,只好道:“都二十多年了,当年那些知情的自然都发卖的发卖,驱逐的驱逐了。

    “不过那会儿她身边有个叫铃兰的丫鬟,原是管胡氏妆奁的大丫鬟,锦阳郡主出生之前她犯了事,也要被处置来着,结果被另一家买走了,如今不过三十多岁,想必还打听得着。”

    “是哪家买走了?”

    “是个过路的客商,听说是常州人,姓唐,一眼看中了她,就跟老王爷恳求,出了八十两银子买回去做小妾了。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金嬷嬷说着看向门外,又急道:“老身得走了,太太回来要用驱寒汤的!”

    说罢竟是飞快出了门去。

    李南风站在门口看着人走远,又把门关上走回来:“高幸一家三口吃毒蕈同时中毒,高幸死了,但他的妻子儿子不但被救了,现如今还活得好好的,他儿子甚至还能做官帮忙打理皇庄。为何死的只有高幸?”

    李挚看了眼她,把支着的手放下来:“只能说明其中一个可能就是蘑菇的毒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害死高幸的另有原因。”

    “也不知道去了常州唐家的那个铃兰知道多少?”

    “管她知多少,总归得去找找这个人!”李挚说到这里站起来,“你不是有人在嘉兴活动吗?让他们再往常州去打听看看。我先去找姚凌,先看看永王府这边怎么样!”

    晏衡的人已经回来了,眼下哪还有什么人?李南风便站起来去寻袁缜。

    袁缜倒是很快来了。

    李南风先问:“嘉兴常州这些地方,你可熟?”

    “极熟,我打小在江南走动得多。”

    李南风便把让他去常州打听唐家的铃兰的事给说了:“打听到之后,先问问她在继太妃身边当年的事情,而后最好是能直接把人请到京师来。我先给两百两银子你,以备不时之须。”

    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赚钱的原因……

    袁缜领命。起身时踌蹰了一下,他又道:“属下此去江南,我姑姑便无人照顾了。不知姑娘能不能帮忙关照?”

    李南风道:“这是当然。”说完想起早前刘坤那事儿,顿觉这话不太有力量,便又道:“回头我想个法子,把娘子接到府里来,如果娘子答应,那么如此你便可以放心了。”

    袁缜转色转喜:“那就谢过姑娘了!我这就回去跟姑姑说,然后给姑娘回话。”

    李南风道了句“应该的”,又嘱了他几句,放他离去。

    袁缜回到家把话跟袁婧一说,袁婧不免愣了愣,但很快说道:“你小心行事便可。我不用你担心。”

    “姑姑不肯去李家吗?”

    袁婧有些犯难:“这怎么好去?”

    “李姑娘说她会安排好,我觉得就一定没有问题,就看姑姑愿不愿意。”

    袁缜说完又劝着她:“姑姑就答应吧,您要是不肯去,我也不放心,索性我就去推了李姑娘的任务算了。”

    袁婧把针线放下,说道:“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出尔反尔像什么?”说完她沉吟片刻,道:“你去跟姑娘说吧,她打点好了着人来告诉我一声便是。”

    袁缜这才高兴起来,打点好了行装,走之前告诉了李南风。

    这边厢李挚也到了姚家,跟姚凌要来了永王府的情况。

    回府之后跟李南风说:“永王不但把胡氏送去了怡郡王府上,而且据说还把胡宗元的父亲胡宪给打了回去。

    “胡宪又去怡郡王府寻胡氏哭诉,还扬言说要告永王,永王结果让人把他弄到府里,据说臭骂了一顿又赶出来了。”

    “永王居然这么恨着胡家?”李南风倒是意外了。

    “这么看来永王可能跟胡氏不是一路人。”李挚琢磨着说,“但还是再看看。上回他不是跟母亲说会把外祖母的嫁妆归还么?且看看他怎么做吧。”

    李南风沉吟点头。

    胡氏的所作所为已经令她对她的所有子女们也产生了既定的看法,再加上永王当初一见着李夫人就兴师问罪的样子令她心里不爽,她难免会认为让他乖顺怕是不容易。

    可若是永王真把嫁妆给了回来……那就等他送回来再说吧。

    不过如今说这些都是多余,袁缜他们一去一回少说得大半个月。

    倒是怎么让袁婧能名正言顺地暂住到府里来,需要费上一番思量。

    李存睿陪着夫人从靖王府出来,让李夫人先进了内院,自己到了靠近东边小花园的小书房。

    顾榷跟着进来,说道:“礼部前往信阳查究永王母子失仪之事已查实确有此事,此外这是顺道得到的永王回府之后王府的近况。”

    顾榷把手上卷宗递上,而后道:“再有就是近来在永王府周围走动的人似乎不少,并且有好几拨。现下只确定有一批是河南驻军屯营里的人。”

    “河南驻军如何会前往永王府?”

    驻地屯营是不该参与任何地方政务的,更不应该出现在皇室宗亲府邸周围。

    “应该属于事出有因。”顾榷道,“世子在当日自兰郡王府回来之后,几次前往姚家寻姚世孙,河南那片的将领多是宋国公属下大将,在下猜测,很有可能是世子所授意。

    “此外,咱们姑娘这段时间也没闲着,最近查知,姑娘早在夏秋之际已暗中集资做起倒卖丝绸的买卖,姑娘盯上胡宗元的起因,似乎正是因为胡宗元截走了姑娘定好的货。”

    李存睿愣了一下:“她倒卖丝绸?”

    顾榷点头。

    李存睿屏息半晌,又说道:“那她赚到钱了不曾?”

    顾榷略顿:“虽说才做了一笔,但据说赚得不少。似乎听说二姑娘和五爷他们也都分了一杯羹。

    “另外靖王世子也入了股,想来大家伙都赚了一点。”

    李存睿点点头,完了又再提起一口气道:“她又不缺钱花,一个姑娘家,倒卖这些干什么?还有他和衡哥儿都到合伙做买卖的地步了?我怎么不知道?”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