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206章 安下心吧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属下有事禀报。”

    是护卫贾植。姚霑松懈下来,道了声“进来”,将纸团扔进痰盂。

    贾植道:“世子,表姑娘方才拿到账本,就拿出自己做的两本账本去往上房,先是跟太太说到世子您多么关照她,后来就跟太太说到了如今买卖场上的各种事。

    “太太觉得她很聪明能干,完全可以自己掌家了,就放话让她自己打理铺子呢。”

    姚霑静默片刻:“还说什么不曾?”

    “没了。”

    “可我听说,她最近出门的次数有点多。”

    贾植微顿。

    姚霑继续道:“还有人在清云观外头看到过她。”

    贾植直起腰,立刻道:“小的这就去门房那儿查查。”

    “再把大掌柜请辞的事情也查查。”

    贾植离去。

    ……

    俩人都没钱,最近便连找个茶馆什么的聚首议事都很难办了,李南风只好又打着给晏衡指导功课的幌子去了靖王府。

    刚吃完一盘葡萄,邹蔚回来了。

    “打听到了,姚世子亲自去巡铺,是因为何姑娘手下几间铺子的大掌柜突然请辞,姚世子需要前去对账,同行的丫鬟是姚姑娘从身边的丫鬟。

    “但是,”邹蔚喘了口气,“属下又去查了下那请辞的大掌柜,他已经离京了,而在他离京之前,曾经去过一趟钱庄。”

    “他贪墨了账上银子?”

    “原本属下也觉得是,可是铺子这边并没有查出错漏。”

    这就有意思了,账没出错,大掌柜突然辞了,而且离京之前还去过钱庄?

    “十有仈Jiǔ是何瑜动手了。”李南风看向晏衡,“何瑜的家产让姚霑打理着,姚霑又已经被何瑜怀疑上,明目张胆地去要回来自己管肯定不好开口。

    “然而她有钱,所以她出钱收买了大掌柜,让铺子里来上这么一出,只怕是要把家产拿回来自己掌着。”

    晏衡觉得何瑜“有钱”这几个字特别刺耳,他伸指掏了掏耳朵:“拿回来又能怎样?姚霑若是真杀了亲妹子,还会怜惜一个外甥女?更别说她如今还住在姚家呢!”

    李南风点头。

    晏衡说的有道理,她如今势单力薄,虽说如果姚霑真害死了她母亲,道理是完全站在她这边,她是否有了证据?

    就算有证据,她又能拿姚霑如何?宋国公夫妇再疼她,也不会任凭她搅和整个家而不管的。

    “搞不好她选择出家,原因就是这个。”她自语地说。

    自己的亲舅舅不知什么原因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而她还受了姚家几年庇护之恩,这种事情,换成她自己,也是不好怎么抉择呢。

    晏衡坐起来,叹气道:“先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姚霑若真杀了亲妹妹,这个爵位是保不住了。

    “姚家在朝中举足轻重,如今营中也有许多当年跟着姚霑出来的将领,他要是不能继承宋国公的爵位,这些将领也会受到影响。”

    李南风就道:“他不是每个月都得去道观吗?算算离上回也挺长时间了,你先去打点,回头我们也进观里看看!”

    ……

    晏衡这边着了侍卫去办事,按下不提。

    过了两日,贾植也把打听来的消息传送给了姚霑。

    “小的已核实,那大掌柜请辞之前,表姑娘到过铺子里。还有,近来姑娘出门次数的确多了,关键是每次世子前往道观烧香,姑娘也都出门了!”

    姚霑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何瑜刚刚写完字,拈了一枝香在点。

    丫鬟便来说世子来了,她神色如常地把香插在香炉里才转身。

    “舅舅来了。”

    姚霑停在门下,目光在她面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环视这小厅,走进来:“铺子那边我都亲自去看过了,没有什么大问题。账本莺儿给你了?”

    “多谢舅舅帮我跑这一趟。”何瑜把沏来的茶递给他,又道:“账目我还没看,但我相信舅舅挑账房的眼光,不会有差错的。”

    姚霑望着她,点点头:“你也成年了,铺子田庄什么的,你还是自己掌着。回头我让他们直接跟你交账。”

    何瑜笑了下:“先前外祖母也这么说来着,我还犹豫呢,怕自己掌不好,又想着我迟早也该接手,既然舅舅这么说,那我就试试看好了。”

    姚霑仍旧是点点头,又说道:“婚事上你外祖母给你物色得怎么样了?有没有需要舅舅帮忙的地方?”

    何瑜垂首:“这些事情也不该我过问。不过还是多谢舅舅关心。”

    姚霑道:“舅舅关心你,是应该的。不管你将来嫁给谁家,只要舅舅在,都绝不会让人给你委屈受。”

    何瑜指甲攥进手心。

    姚霑望着她,嘱:“安心过日子吧,在舅舅心里,你跟馨姐儿她们是一样的。”

    说完他把茶放下,出门走了。

    何瑜望着门口,好半日才收回目光。

    ……

    洛咏回杭州已二十日,李南风下晌收到了他的来信,说货船约摸会在七日后靠岸,靠岸翌日会送货到她手上。

    两百匹丝绸也占不少地方,这么说来就还得找个地方存放,可这两日她想了几处地方都不合适。

    袁缜看出来了,说道:“我们那院子倒是空的地儿蛮多,姑娘要是放心,就放我们那儿,我姑姑还可帮忙照看照看。”

    李南风再乐意不过!这日就亲自到袁家跟袁婧说了。

    哪知袁婧听到袁缜提及,都已经提前把空了的一间耳房收拾好了。不过她也好奇:“姑娘怎么想到要做买卖?”

    李南风叹气:“不瞒娘子,我花销大,家里给的例银不够花的。再说这也是门学问,学了总有好处。”

    袁婧笑道:“那倒是。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不老实的,喜欢满山满田野地跑,家父常说我太野了。”

    李南风想了下:“娘子秀外慧中,从前在家乡必然是个人见人爱的姑娘。”

    袁婧笑着坐下来翻皇历,说道:“人见人爱又如何?我总归只要一个。”

    李南风想到她守寡,止住了话头。但再看她面色平静,并未因她的话受影响,又想象不出来她眼下是怎样一番心境。

    她这样出色,想必她“只要的”那一个,定然也是出类拔萃的了。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