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195章 太贪心了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邢部郎中余家的长子。”

    李南风愣住:“那这门亲事可不太如程家的意,程大太太能答应?”

    “不答应又怎么着?”李舒道,“程家与姚家虽说并没到实质层面,但终究是有许夫人在中间提过媒了。

    “到那关头程家索性不闻不问了,宋国公夫人也不是傻子,还能继续不成?

    “要说程家也是傻,这么好的机会,那当口但凡表示点什么,也少不了他们的好处,这门婚事十有仈Jiǔ也是成了。

    “他们也不想想,就算姚世子真是凶手,为此被徐祺参倒了丢了爵位,好歹也还是宋国公府的少奶奶,姚凌被父亲连累将来也成不了宗子,难道宋国公还会亏待这个长孙?

    “弄得鸡飞蛋打,不说许夫人不敢再给他们说媒,别的好人家更加不会拼着得罪姚家去跟他们联姻,也不知后悔不后悔?”

    李南风寻思:“怕也不是势利眼,只是不想得罪徐家。”

    又道:“这余家好歹也是六部官员,怎么也不打听打听么?既有这回事,怎么偏生就非娶程家姑娘不可?”

    余家官阶低,娶程晔倒谈不上跟姚家过不去,毕竟姚家也不可能为个还没定下来的婚事就拦着人家姑娘不让嫁人。

    只是这明摆着程家做法就不地道,余家还往上凑,不是有毛病么?

    “余家也没什么背景。程家二房三房都入仕了,据说四房也才中了进士,在六部观政。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可能会没有人愿意结交?”

    李舒深吸了一口气,“而恰恰好呢,程家也需要有这么个一拍即合的人,虽然没有显赫背景,但这样的人却往往好驱使啊!”

    李舒这话真是一语道破玄机。

    程家如今地位不温不火,想图发展,要么是攀上地位显赫的人家,比如姚家这样的,要么就是拉上有后劲无势力的人家,如余家这样的。

    程家最起码家世摆在那儿,家族大,声势也是有的,拿余家这样的人家当前驱,也有帮助。

    “四姐姐,为什么嫁个人要那么多算计呀?”李缘问道。

    李南风轻弹了下她脑门儿:“因为太贪心了,想要的太多了。”

    ……

    李家没人去参加程余两家的婚宴,京城里这么多官户,隔三差五就有婚丧嫁娶,程晔的婚礼夹在其中,也并不那么显眼,至少对于李晏这样的顶级权贵来说是。

    当然姚家也不会有人去给这个脸面,早前姚霑染上官非,怎么说也算是落难之时,相比较李家薛家的雪中送炭,程家这个心心念念想要把女儿嫁过来当少奶奶的人家,反倒是从头至尾不见踪影,哪怕是他们百无一用,能到场有点表示,那也是一番心意!

    宋国公夫人心里有气,连日脸色都不大见好。

    裴氏心下却见宽,劝道:“也算是看清楚了真面目,得亏是没急着做决定,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宋国公夫人没做声,看了眼堂下又问:“这几日都不怎么见瑜姐儿往上房来?”

    姚韵之撇嘴:“有祖母护着,她还不是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

    “住嘴!”姚馨之低斥她,“祖母堂前你也敢胡言乱语,瑜姐儿明明每日晨昏定省从无差错!”

    “我护着她?”宋国公夫人沉了脸:“我护着她?我为什么不护着她?我们姚家虽然不是什么世家,早年也没有那么大规矩,可自打你祖父建功立业挣下这功勋起,这规矩就必须立起来了。

    “你是国公府的小姐,从今以后行止言语都是顾着体面的,不能你享受了家族荣誉,却不把家族声誉放眼里!

    “你本该以身作则,可如今反倒是瑜姐儿一个表小姐把规矩守好了,我不护她,难不成还护你?!”

    姚韵之立时噤若寒蝉。

    裴氏和姚馨之也跟着起立。

    宋国公夫人正色跟裴氏道:“好好管管她规矩!”

    裴氏称是。

    宋国公夫人刚出门,何瑜就匆匆来了。

    看到她神色不定,宋国公夫人也沉了气:“上哪儿去了?”

    何瑜环视了一眼屋里,屈膝道:“回外祖母的话,瑜儿上了趟街。”

    “不是昨儿才上过街么?”

    “……昨儿是去了,回来才想起有几样绣线漏买了,今日又去补了回来。”

    宋国公夫人倒也没说什么,摆摆手让她下去了。

    姚韵之随后出来,狠瞪了一眼何瑜,也走了。

    何瑜完全没在意她,等人走了,才声色未动回了自己房。

    莺儿看了看门外,走进来问:“有线索了么?”

    何瑜攥紧手坐着,摇摇头:“还是没有。我只跟到他跟人约了饭局。”

    “他没发现姑娘吧?”

    “暂时还没有。往后走就不知道了。”

    莺儿紧张起来:“那姑娘岂不是会很危险?”

    “再危险又怎样?事情明显有问题的,我总归不能半途而废。”

    莺儿双唇泛出白色,坐下来:“奴婢万没想到,万没想到会有着这样的可能……”

    “世间事想不到的多了去了。”何瑜摇摇头,扶桌站起来。

    莺儿跟着起身。

    “你去吧,再去打听着东院消息,不要露马脚。”

    莺儿去了。

    何瑜再深吸了一口气,抚着案上一株玉兰花,一把给它掐碎了。

    ……

    入夏之后,京师街头都开始活跃起来。

    大宁建国到了第三年,经过皇帝的励精图治,各司衙门的不懈努力,朝局日渐稳定,逐渐已有了太平气象。

    街头衣衫褴褛的人少了,鲜衣怒马的人多了,就连顺天府近半年的奏折上,打架斗殴以及失盗的也少了很多。

    李南风暗暗琢磨着跟前世同期相比,这世相还要好出两分,细数起来跟自己与晏衡的重生也不无关系,心里逐渐笃定,世事总归难料,不是这变故就是那变故,但只要小心向前走着去,倒也不见得就不能逆转命运。

    这么想着,便连平日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功课也开始认真做了,无论如何,哪怕是温习也好,有机会读书的时候多读些书总是好的。

    但目前因为雇佣了袁缜,每个月多了八两银子的开销,又不能不筹谋思索这笔开支。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