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154章 良心发现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皇帝确实待李南风或者说李家还不错,不管哪方面,以皇帝的身份而言。

    李南风与李存睿先去乾清宫,太子回宫更衣。

    晏衡放了学,看看桌上侍卫打听回来的礼单,搓着下巴看了好久。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就是斥责几句也是君王对臣子的恩赏,何况这些珠花首饰代表的是爱惜?

    可是皇帝能送珠花首饰,他晏衡就不能,到底送那丫头点什么好呢?

    靖王妃跨门进来时就看到他撑着头冥思苦想,手指头一敲桌子道:“琢磨什么呢?”

    晏衡把纸折起来收入怀,道:“您有事儿?”

    靖王妃道:“明儿初一了,你放了学去相国寺添点香油钱。”

    晏衡道:“怎么让我去?不是有初叔去办?”

    靖王妃脸色有点黑:“上回被你炸了的禅房修好了,你爹让你亲自去,顺道拜拜菩萨!”

    不说这事儿晏衡都快忘了。

    “行。”他倒是也爽快,“索性我眼下就去得了。”

    到了相国寺,先去菩萨面前拜了拜,拜见了方丈,然后才去往禅院。上回破损的屋子修整一新,整洁干净得都看不出痕迹来了。

    晏衡凑到窗前看了看,只见里头禅床上盘腿坐着个人,正是成悦,当下眉开眼笑,推门走了进去。

    成悦也看到他了,大惊失色,颤着身子站起来:“怎么又是你!”

    晏衡撩袍坐在对面,道:“听说你房子修好了,特意过来看看。”

    “你还好意思说!”成悦看到他就没法冷静,“要不是你,我用得着跟我师兄挤着睡好几个月?”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你是出家人,得想开点儿。”晏衡兀自翻开杯子来斟茶。

    成悦气吐血,抿唇瞪眼瞅着他。

    晏衡喝着茶,看到桌上一串黄澄澄的蜜蜡石,拿起来道:“这拿来做什么?”

    成悦不明白这人怎么就这么自来熟,但他也敢怒不敢言,只道:“别人拿来让方丈开光的,你别动!”

    晏衡好像没听见,拿着石头在手里仔细打量,倒是极好的品相。放下来问他:“哪里的香客让开光?”

    成悦不说话。

    不说话晏衡就直接往兜里揣。

    成悦赶紧阻止:“是武略将军腾海替他老母亲开光求平安的!”

    晏衡顿住:“原来是腾将军的。”

    腾海是靖王部下,又是求给他老母亲的,这个东西他不好拿来开玩笑。

    但他一想,又道:“开光求平安?”说着他又伏上桌:“有用吗?”

    成悦瞪他:“我可没逼你相信。”

    晏衡拿着那串蜜蜡石摩挲着,又瞅了他一眼,眼神暧昧极了。

    ……

    给皇帝磕了头,皇帝又请李南风吃点心。

    李南风适应了大半年,也找到几分装小孩儿的感觉,总之没再像当初晏衡那般,让皇帝瞅出破绽就是了。

    吃了点心,唠了两句家常,照例大人们又回到他们的话题上。

    太子提议去园子里逛逛,但还没行动,东宫太监就来传话说少詹事来了——没登基的储君,也是很忙碌的。

    回府后去正房回话,李夫人破天荒关心起她进宫事宜。问她:“皇上说什么?太子在不在?”

    李南风都如实回了,李夫人也没再追问。

    翌日早上获准可以不去上学,但李南风不上学又能做什么?过了几十回生日了,她对这种日子又没有特别的期待。

    早起到正房给李夫人磕了头,领了李夫人给她做的两套新衣裳,外加两只赤金镯子后便去往学堂。

    半路遇见李勤,老远就夸张地作揖打拱,要给寿星磕头。

    李南风笑拍了他肩膀一下,问他:“你马骑得怎么样了?”

    “早就学会了!过些日子不是科举乡试了么?我听说学堂里放假,便打算跟梁诚往香山打猎去!”又问:“你去不去?”

    李南风怀疑地看着他的小身板:“你行不行啊?拉得动弓吗?”

    “不会就学呗!等我打了野味,给你打牙祭!”

    李南风就等着他的野味。

    边说边到了学堂,大伙也凑上来祝寿,晏弘拿了只长盒子给她:“一柄象牙扇子,祝南风平安喜乐!”

    李南风谢过,这边厢晏驰也把他的松烟墨递上来了,说道:“你是行家,我就不废话了,祝你聪敏健康。”说着也作了个揖。

    李南风都收了,笑道:“我父亲惯着我,今儿容我在家里闹腾闹腾,两位兄长请留下来吃杯酒。”

    晏弘笑道:“我大出你们许多,就不凑热闹了,你们几个去。”

    说完他又看向还坐着的晏衡。轮都轮到他了,这家伙坐着没动,该不会是根本没准备吧?

    李南风也好奇他会不会有东西拿出来,看着他。

    晏衡就起身了,掏了只盒子在她面前的桌上,道:“祝你长命百岁!”

    李南风瞥了他一眼,拿起盒子来打开。这辈子不被他害死就不错了,还指望百岁?

    盒子里是颗雕成了小老虎的玛瑙,比铜钱略大,还有挂环,可以穿线的。

    今年正是李南风的本命,她正属虎,都收了一堆老虎制品了,这玛瑙虎可算平平无奇。

    但难得是这家伙还能有这番心意,她就不客气了。

    “多谢啦。”她把盒子扣上。

    陆续又有李家的兄弟姐妹过来道贺,最有意思的是李絮李缘姐俩,两人合起来给她蒸了笼寿桃包子,预备回头吃饭的时候呈上来。

    晏衡好容易等她应酬完回到位子上,凑过去小声道:“你把那玛瑙给随身带着。”

    李南风斜眼:“为啥?”

    晏衡无语,说道:“那是我替你跟成悦他师父求来的护身符!”

    李南风倒觉意外了,转过身来道:“你还会给我求护身符呢?”

    “小看人了吧?”晏衡道,“知道你最怕死,特意给你求的这个!”

    李南风掏出小老虑来又看了看,果然在老虎背上发现了一句新刻的经文。她抬头道:“这是良心发现了哈!”

    晏衡得意:“是不是就数我礼物最特别?”

    “嗯,”李南风摸着老虎点点头,“是比上回那炸药强点儿。”

    晏衡敲了她个栗子。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