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147章 她过生日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接下来几日风平浪静,天气阴了几日又晴了几日,眨眼到了九月底。

    李南风生日在十月初一,姐妹们张罗着让她作东请客,也许因为这是团聚后的第一个生日,消息不知怎么传到李存睿耳里,他便下令让安如晦取了二十两银子,给李南风过寿用。

    有李存睿拍板,李夫人自然不好说什么,只嘱着金嬷嬷盯着点儿,别让她们闹得太过。

    这日大伙正商量着这二十两银子怎么花呢,疏夏来说唐素找她。

    到了门外,唐素直接道:“何姑娘翌日下晌要去绸缎庄挑冬衣料子,已经提前去铺子里跟掌柜的说过备料了。这里是铺子位置还有铺子名儿。”

    说完他递了张纸给李南风。

    李南风看过,点头道:“会有人同行吗?”

    “如今还不清楚。”唐素沉吟,“不过何姑娘素日与姚家大姑娘关系较为亲近,寻常去哪儿两人都是一道,或有可能会邀她。”

    李南风点头,又要赏他钱,唐素笑着推辞,拱手道:“姑娘有吩咐,只管说就是了,就跟我们世子吩咐行事是一样的。偶尔赏几个酒钱小的就很高兴,总是赏,小的就惶恐了。”

    李南风亦笑道:“那回头有什么难处,你也直说。”

    唐素拱手告辞。

    拿着纸条回房,兀自琢磨了会儿,李南风喊来疏夏:“请三姑娘过来。”

    李舒正写着菜名呢,半路不见李南风,正找她,正巧扶风院的丫鬟就过来了。到了李南风房里,李南风看到她便问:“三姐跟姚家大姑娘熟不熟?”

    “姚馨之?”李舒坐下来,“见过几回面,她也随她母亲到过我们家,人还挺随和,跟姚韵之不同。”

    “那就好。”李南风点头,又道:“三姐明儿约姚家大姑娘出去逛个街吧。”

    ……

    李挚也记得妹妹生日,早好几天就请将作监里相熟的工匠帮忙打了只八宝璎珞,年底宫里定有宴会,各家各户也有不少应酬,小姑娘也需要几件华丽的佩饰出场。

    约好了下晌去拿,刚入承天门,迎面遇到在广场内纵马练弓射的太子。偌大广场内少年气宇轩昂,骏马飞驰,让人忍不住停下脚步看起来。

    太子跑了两圈,停下来抹汗时听到喝彩声,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击着掌走过来了的李挚。

    当下笑着下马,说道:“是你啊。”看着他一身常服,又道:“看着可不像是有正事进宫。”

    李挚点头,拢手笑道:“再过两日蓝姐儿过生日了,我在将作监打了件首饰,进宫来取。”

    太子擦汗的手停下来,随后才也笑了:“小丫头要过生日?”

    “是啊。哎,小姑娘家家的真是烦死了,一天到晚不是闹这个就是闹那个。再大点儿只怕给首饰都不依了!”李擎叹气摇头,又笑起来。

    太子想想,笑道:“好好珍惜吧,再过两年想让你疼都疼不着了!”

    “那是!”

    表兄弟俩浅谈了几句,太子目送他离去后,也转身回宫了。

    李挚取了首饰,回到府里直接去寻李南风。

    李南风拿着这只前世后来当宝贝一般传给了女儿的璎珞反复看了看,爬起来把自己的金锁取出来挂在上头,再往脖子上一挂,镜子里的她看起来就立时华丽了。

    前世璎珞给了并不亲近她的女儿,这辈子回到了手上,她再也不会把它送出去了。

    她摘了璎珞,坐回来道:“这寿礼好看是好看,可早几年我生日你在外都没给我送礼,光有璎珞哪够?你得补回来才是。”

    李挚一听,眯起眼来了:“我这花了快三百两银子给你打的,你还嫌?”

    “除了首饰,你再送我几身新衣裳我就不嫌!”李南风道,“我一年才生日一次,你难道都不去绸缎铺子挑几身时兴衣料子给我?”

    李挚冷眼:“姑娘,你这是打劫。”

    “不对!”李南风道,“我是你妹子,疼我是应该的。你要是不买,我就哭,我就满地打滚!”

    李挚横眼看她,半晌后合了茶碗:“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完了抻身道:“要什么缎子?”

    李南风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纸条给他:“就去这儿买,我已经跟掌柜的说好了,你明儿下晌等我消息,我让你去的时候你再去,然后拿绸缎付钱便成!”

    李挚皱眉接过纸条,看了眼她:“你这是早就算计着要敲我一笔了?”

    李南风耸肩。

    翌日学堂里,晏衡直瞅着李南风跟李舒俩人凑成一堆嘀嘀咕咕,简直没眼看。

    也是太惹眼了,连晏弘都忍不住问他:“她们俩这是干什么?”

    晏衡总不能告诉他人家正谋划怎么给李挚娶媳妇儿?他道:“死丫头要长尾巴了。”

    “南风过生日?”晏弘显然是才知道。

    晏衡回府后到了靖王妃屋里,拿起她桌上的点心吃。

    靖王妃说:“怎么就回来了?”

    晏衡停嘴瞅她:“李南风要过生日了。”

    “南风生日了呀?”编着医书的靖王妃抬头,当下道:“那我得送点什么给她。她喜欢什么呀?”

    “这我哪知道?”

    “瞧你这破锣嗓门儿!”靖王妃骂道,“好好说句话是会噎着还是怎么着?”

    晏衡拍拍**出门了。

    真是的,他嗓门招谁惹谁了?怎么走哪儿都有人嫌弃他嗓门儿!

    “世子!”

    刚出廊下,管卿即匆匆赶过来:“刚才收到的消息,沈家老太爷不日到京!”

    晏衡骤然停步:“人到哪儿了?”

    “只有两百里了!”

    靖王打发侍卫去蜀中接沈家老太爷,晏衡未得准确消息,也一直没开始什么动作,如今既确知人接上来了,那么沈家这边也该关注起来了。

    他问道:“沈家近日有无人到府来?”

    “有,基本上都来投过帖了,但最终被沈侧妃让人引进门的只有沈翼夫妇。沈侧妃还留过沈翼媳妇儿两顿饭呢。”

    晏衡对沈家人大致品行有数,他道:“沈家再来人,你再来告诉我。”

    管卿称是离去。

    晏衡在门下站了站,溜达回房了。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