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116章 如此狭隘!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初霁傍晚时到的昭华堂。

    沈侧妃听完来意,静默了有半日随后回道:“转告王妃,我会去的。”

    初霁颌首走了。

    晏驰气不顺,手里正吃着的点心啪地放下来,说道:“母亲不趁此机会断个干净,又巴巴地过去作甚?

    “都说打人不打脸,卢氏这都打到你脸上来了,你为何还要给他们面子?

    “那芙姐儿不是卢氏的女儿吗?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尽赚你的好处,你还尽由着他们来!”

    沈侧妃沉脸:“我也是看在你外祖父份上!你舅舅既提到他,八成是把你舅母回乡的事给瞒了下来。

    “他年纪大了,好容易捱过了那段战乱,如今天下太平了,你反倒要让他为儿女事操心么?

    “如此我又岂对得住他体恤我们的一番厚意?”

    晏驰腾地站起来:“又不是咱们的错,怕什么外祖父知道呢?你当你这么替他们遮瞒,由着他们这么对咱们,就是对沈家好么?

    “照我说,沈家这些满肚子算计的,就该一个都不留才好!让他们通通没好下场才称我的心!”

    “你住嘴!”沈侧妃怒起,“从前我看在你身子不好的份上,处处纵着你,不想却纵出你这么一副心肠来,前面的事才了了,如今又这么对付你的舅舅!

    “沈家再不济也庇护了咱们十七年,哪至于在你这儿就落不得留存?你如此狭隘,可是想让天下人个个都捧着你,哄着你,你才高兴?!”

    “这又是怎么了?”

    闻讯赶来的晏弘连忙上前扶住她,转头又斥着晏驰:“一天到晚不消停地就是你!还不快走!”

    晏驰气怒不已,冷冷一哼,拂袖离去了!

    一路出了跨院门,沿着庑廊走往僻静处,直到进了园子,才在花荫下坐下来。

    暮色已经全然笼罩了大地,园里树木湖船都显得影影绰绰,像匀不开的墨,一团团地压在心口。

    “驰哥儿我们去放风筝吧?”

    “别叫他,没看他喘口气都喘不匀呢,别没跑两步就倒地了!……”

    “哈哈!他爹不是很强吗?怎么他是个病壳子?别不是他亲爹吧?”

    “嘘!别乱说!让人听见了不好。”

    “怕什么!他爹都这么多年没来接他,指不定是死是活呢!就是活着,人家飞黄腾达了,未必还记得他们!……”

    晏驰撑膝坐在石凳上,抬手捂住耳朵,没多久深吸一口气,又放了下来。

    风一吹进眼里,便只剩不停抬手擦眼的份了。

    远处有晏弘和小厮的呼唤声,他抬袖把脸擦了,藏进了假山后。

    晏衡练完功回房,负责留在王府待命的唐素也前来报告消息:“方才驰二爷一个人跑进园子里去了。”

    晏衡下意识看了眼外头夜色,又收回目光瞅向他:“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不过先前隐约听见西边有斥骂声,不知道是不是挨骂了。”

    那倒是好事儿!

    晏衡把案头写完了的字整理好,翻到晏弘给的字帖了,又抬头道:“沈栖云来过?”

    “来过。”唐素道,“昨日就曾到府求见侧妃,侧妃那边说身子不舒服,病了,今儿又来了,居然还带了好些滋补之物登门。门外等了有两刻钟,到底还是进去了。”

    “沈许两家婚期是哪日?”

    “就在这月初九。”

    晏衡嗯了一声。他知道沈栖云是为什么,当日闻听晏弘去莲香居的约他就查问过了。

    沈家放着这么扎眼一门亲戚在眼前呢,就是他们自己不当回事,也不能不把旁人眼光当回事儿。

    沈氏要是不在婚礼上露面,那像话么?

    朝中官户之中哪家有喜宴,但凡有点交情的都会送出贺仪。按理说哪怕不是姻亲,沈家嫁女,初霁都得送去一份添妆银子。

    既然沈家也没来请靖王,那可想而知上回他也没对沈栖云有什么好脸色。

    想起沈家自己内部那笔烂账,他便跟唐素说:“不用管西边的事,先去看看沈家那边进京来送亲的有哪些人?”

    唐素点头离去。

    晏衡猫着腰钻进小杂房,自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里翻出张乌油锃亮的大弓来,拿出抹布细心擦拭,又让阿蛮拿出羽箭来试了试。

    三箭齐中三十步外手腕粗的小树干,只有一箭擦着树干射到对面门楣上,略觉满意,走出去拔了下来。

    目前阶段他手里没实权,干什么都不方便,这次对付谢家本来不必如此大动干戈,全因为他很多事情不能自己作主,只能倚借各种关系激化矛盾。

    而为了能够早日走上“有权”那一日,他也只能先当个好学生,以图年岁大点儿有揽权的基础。

    但武功是不能落下的,这具身体所限,他的力量还未能倾尽全部发出来,上回去安定坊是有赖他对地形的熟悉以及对靖王的布局深谙于心,若碰上完全不熟悉的对手,他还真不一定能成事。

    虽说不想进营,但傍身的家伙,习好了总归有备无患。

    ……

    李南风用过晚饭,疏夏就带来了前院的消息:“昨日二姑娘和五爷说的果然没错,是许夫人登门来邀请太太去赴宴。

    “听说他们家大少奶奶就是当初跟我们从沧州一道进京的沈家的大小姐。这回沈家三位老爷都入仕了,据说会很风光呢。”

    那应该是会比前世风光,李南风也这么觉得。

    “那太太去吗?”

    “去吧。”疏夏也不确定,“奴婢听说是太太亲自送到院门口,再吩咐金嬷嬷送出去的。”

    这么给面子,那八成是要去了。

    那么按照惯例,她这个太师府的小姐也是要跟着母亲一道去的了。

    又得装一日淑女,烦。

    不过反过来想想,她既然回来了,总得想办法让这辈子过好点儿,前世里的腌人和腌事,能尽早隔离开就尽早隔离开。

    父亲也是真辛苦,如能给他减些忧虑,说不定他不会在她染病的时候没扛过去也未定……

    倘若这前世种种遗憾都能够在这一世得到弥补,让她能有父兄可以相伴,安安生生地过日子,那么即便也会面临不少新的挑战,也不算白回来这么一遭了。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