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049章 孤家寡人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这,这当真?”卢氏连话都说不好了。

    “金口玉言,你说当不当真?”

    传旨的太监是乾清宫的人,那眼神扫过来,卢氏气势就刹时跌到了地底下。

    靖王妃是正一品,正三品低出好几级,但不管低出几级,这都是朝廷下的诰封,是皇帝金口玉言指认的诰命夫人!

    虽然身为侧妃也绝不可能拥有与正妃一样的权力与体面,但有了这个,便算是皇帝钦封的王府侧妃,是有资格接受低阶官眷谒见,以及能够被将来儿媳妇公开唤称婆母的!

    更甚至,她百年之后也有绝对资格进入晏家祖坟!

    这又怎么能跟她之前认为的侍妾身份一样?

    更何况正三品的诰命,举朝可也并不多!

    这样一来晏弘兄弟即便成了庶子,也不会低微到哪里去了!至少没有人敢明面上拿这个来挑理儿!

    沈夫人一时不能自已,当下连磕了几个头,起身时已经眼泪盈眶。

    旁边卢氏在双唇连翕了好几下,深悔方才嘴快,最终才在沈栖云拉扯下跪了下来,伏地拜了拜:“恭贺姑太太!”

    沈夫人捧着圣旨,再看向他们,方才的窘迫又浮现在脑海,她轻轻一哂:“你不必跪我,我不过是个妾,给你们沈家抹黑了。”

    沈栖云是前朝的举人,战乱耽误没能在科举上再进一步,到了这一朝,朝廷也不能认他的官身,因而面见官眷是得下跪的。

    听到这话夫妻俩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竟不知如何下台,最终改唤了一声“沈夫人”才勉强圆了这个场起身。

    太监来时晏家男子都去了祠堂,今日宗妇已定,自然该上告祖宗。

    晏弘回来闻讯到了昭华堂,沈栖云夫妇已经走了,沈夫人正对着桌上圣旨出神。

    “恭喜母亲!”晏弘行礼。

    沈夫人放下圣旨,凝目望着他:“原本我是打算走的,你一个好好的嫡长子,连累你如今反成了庶长子,心里有几分对不住你。

    “可如今这一来,我是连走也是不能走了,我没有想到皇上这样……”

    “皇上这样,多是因为之前也许诺过林夫人。”晏弘坐下来,凝视着圣旨字迹,“皇权在握,抬举一两个人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是由此咱们更应该看清,王妃这些年应该确是对立朝有过许多贡献的,不然皇上也不会如此恩待她。

    “有这层摆在这里,就更显得驰哥儿之前的想法有多么冲动,而我们更该自省了。

    “至于嫡庶,到了父亲这样的身份地位,子弟们嫡庶出身哪里还有那么要紧?

    “除了当朝少数的几户,如李家这般,一般人家哪里敢拿咱们的出身说事儿?

    “尤其咱们家还兄弟不多,仅那么三个,定然是都会被照拂到的。咱们可不要自己看轻了自己。”

    沈夫人点头:“我原本还觉心酸,如今有了这份尊重,倒是突然之间什么意气也没有了。

    “我也想通了,什么侧妃不侧妃,都这把年纪了,也不图什么生儿育女了,跟你父亲分开这么多年,很多事情都变了,他不再是从前的他,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

    “才见面那会儿他都已经跟我说过不可能再有闺闱之缘,便是当了正妃,又能如何?

    “他能惦记着你们俩,我就满足了。我与他本来从小就是玩伴,是你祖母认定了这门婚事我们才成的夫妻,若无这层,与他也就只是个熟识罢了。

    “索性往后就是搭伙过日子,打开门是一家人,关上门,彼此就是邻居!

    “他是曾经对不住我,若无你们,我才不会再搭理他。关键是顾着你们话虽如此,但咱们日后吃他的喝他的,蹭蹭他的荣华富贵,沾沾他的光,想来也是好事!”

    说到末尾,她也忍不住扬了唇。

    晏弘深深沉气,也欣慰道:“正是这个理。”

    ……

    都说世态炎凉,当真不假。

    沈夫人这边诰封下来,下人们又都换了脸色。

    晏衡冷眼瞧着,暗中也觉好笑,沈氏母子今日所受的冷遇,也是他昔年所受。奴才们是最会见风使舵的,才没有几个人会管你是不是被不公正对待。

    既然说到下人,曦日堂的下人虽不说个个都有问题,但既然出了这档子事,总归是要清理掉的。

    午歇起来他着阿蛮取来花名册,先把他结合前世确认不会有问题的人挑出来,余下人全部画了圈,然后送到林夫人手里,供她陆续买人替换。

    林夫人虽然半信半疑,但看他笃定的样子,想着他将来也是要当家作主的,便就索性放手听他的,总之不行她再换掉就好了。

    各房里的人自然也换了,除去靖王身边的人是他自己挑的,沈氏母子仨身边有他们自己的人,其余都是去年买进来的,换掉都不可惜。

    晏衡顺便也把自己房里人换成了日后追随他的那一批,包括昨夜里听命他行事那几个。

    那几个就算原本还算是冒险在帮他,到了今日看到这结果,自然也都死心塌地了,前世里跟随他去拦李南风马车侍卫的杜海陈曜,就先成了他的左右手。

    当然这些办下来也得有些时日,如今不过是起个头而已。

    靖王在林夫人处碰了壁,又想去寻沈夫人再阐明一下他的态度,不想沈夫人接过圣旨后就称病歇了。

    他虽然与沈夫人育过两个儿子,但这个妻子他已经十多年没有相处过,不可能还有昔年的亲昵,既然歇了,那顿时连院门也觉得不方便再迈,悻悻回了房。

    初霁进来道:“侧妃已经受封,日后两厢如何共处?”

    余事皆安,也终于谈到了这份上。

    靖王只觉头大如斗。

    若真是纳的妾,规矩礼法摆在那儿,倒啥事都不用操心。

    关键这却是两个明媒正娶的,惹不起。

    林夫人那儿已经不搭理他了,沈夫人的诰封也下了来,也能明正言顺给他脸色看了,他都不知道他上辈子欠了谁,小心翼翼顾着这个顾着那个,结果到头来他们个个都求仁得仁,风光得不得了,反倒他成了孤家寡人。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