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031章 别犹豫了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三爷练拳脚去了。”小厮道。

    衡哥儿每日晚间都坚持练会儿武功,即使今夜他也没忘,同样让她觉得欣慰。

    “回来嘱他早些歇息。”

    她嘱道,转身走了。

    出了来一时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回房嫌闷,去寻晏崇瑛的话,这当口又怪没意思的,两个人之间一旦再多出一个人来,总让人有些无所适从。

    前几日在沧州,总想着不过是暂居在外,还不觉得,眼下一到了京城,处在这原本属于她和他的家里,那些被克制着的心思就晃晃悠悠冒出头来。

    明日之后,这府里也不知会怎样……

    罢了,只等再过个两三年,让晏衡许下亲事也就好了。

    “夫人,雪狐不见了,方才忘了关窗,它跑出去了!”

    她漫不经心地走着,丫鬟百灵忽然到了跟前,慌神禀道。

    她顿时停了脚步。

    雪狐是兰郡王的猫,因着生病了,接连几日不吃饭,郡王可愁了,林夫人虽然是医人的,但家里兄弟中也有会给牲畜看病的经验,前番随靖王去郡王府串门,正好遇上了,便试着给它配了点药,谁知它竟然吃食了。兰郡王高兴不已,便索性托她照顾些时日。

    兰郡王是皇帝的堂弟,皇帝幼时在其父面前习过几年字画,如今只余下兰郡王这根独苗,皇帝怜惜小堂弟,便在京赐了他府邸,以便能就近关照他。

    起初林夫人还不敢接,毕竟没医过猫狗,又因为要随靖王去沧州,兰郡王却表示不要紧,治不好也不怪她,反正留在府里她也没法子,她这才带了回来。

    去沧州之前她是仔细关照好了的,丫鬟们也很尽心,回来果然无恙,但这当口却让它跑了,饶是她驭下温和,也忍不住咂声埋怨起来:“还愣着做什么,走啊,赶紧找去!”

    ……

    这边厢,妯娌们跟林夫人相处融洽,沈夫人也看出来了,即便与宁氏早先认识,也生疏了,大家客客气气地,很多话题都不方便提起,来来去去就只能围绕着晏家一些旧事谈论。

    沈夫人深觉没意思,看晏弘与三房四房的子弟正聊得融洽,不免打了个哈欠。

    妯娌们也有眼色,便就此散了。

    靖王府在原先沈家祖宅的基础上改建,沈夫人沿着回廊寻找旧日痕迹,想想,又走到了晏驰院里。

    晏驰裹着夹衣歪在榻上看书,见母亲进来,并没有起身。

    沈夫人也不以为意,坐下来看探他的手温。他道:“母亲怎不与婶娘们唠磕了?”

    “来来去去都是那些话,有什么好唠的。”沈夫人低头又给他理袖口。

    晏驰望着她,笑了下,“说的也是,婶娘们如今跟林氏才熟络,对母亲未免隔着一层了。”

    沈夫人如被针刺到,手停下来。

    灯下晏驰的脸色呈现出虚弱的苍白,嘴角那抹微笑也带着些许苦涩。

    沈夫人垂眸,继续替他理好袖子,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世间之事,哪有处处如人意的?你看这王府这么大,日后咱们关起门来过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好。”

    “母亲若当真这么想,就不会这当口跑来看我了吧?”

    沈夫人道:“别瞎说。”

    晏驰头枕在椅背上,幽幽笑道:“您虽说刚强,可终究是个女子,心里有事纵然不说,也会表现出来,大哥稳重,凡事当先考虑的是避开风险,因而你有大事抉择,总会问他的意见。可你也知道他内心柔善,也崇拜着父亲,他在如今这件事上必然以孝为先。

    “而你是心有不甘的,她当初付出那么多,是因为父亲是你的丈夫,而你没有等来同等的回报,你的痛苦,身体健全的大哥他无法理解。

    “但是我能。”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我能,因为我知道被亏待的感受实在太糟心了,我主张你回京,主张你跟林氏争,不是因为我贪权贪势,是因为我想要个公平。

    “母亲也是。所以在被冷落孤立的时刻,你会情不自禁地来找我,你知道我的话才能顺贴你心意。”

    沈夫人微微变了脸色。

    晏驰轻伏在扶手上,定定望着她:“哪怕母亲在父亲那里铩羽,你不断地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结果,可你心里还是纠结的,不甘的。

    “尤其是在你看到婶娘们与林氏言语亲密,而放眼望去这王府里又全是林氏挑选买进的下人,你像是住在别人家里,这又勾起了你寄人篱下的那段煎熬心路。

    “你十分抵触,好不容易结束了克制多年的生涯,如今自然不会想再度如此。

    “你会无比地想改变挣脱这种感受,可是要想挣脱,便只能往前走。你想往前走,又还缺少足够的信心,因为你内心里的确也认为不该让林氏母子一无所得,你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

    “于是你来找我了。你想听我的劝说,想看看我是否能够说服你下定决心。”

    沈夫人常年平静的面色,此刻掀起了波涌。

    她沉声道:“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晏驰默然片刻,道:“母亲何必否认。林氏母子虽然看上去无辜,但这个府里,谁又不无辜呢?

    “我不敢肯定林氏有没有别的想法,但父亲至今为止都在偏帮着他们总是事实。咱们可没有人帮,自来成王败寇,不想憋憋屈屈地度日,便只能先下手为强。”

    沈夫人指甲抠进了肉里,目光似是要钻进他的心中。

    开启的窗口有被风撩动的纱帘在轻舞,这夜晚,像是静不下来了。

    “母亲没有必要再犹豫了。”晏驰撑着身子坐直,神色也变得凝重,“你还指望父亲回心转意?

    “不可能的。这十四年里林氏与他朝夕相处,点点滴滴他都是亲身感受的。

    “何况您当初在他战况未卜的时候,仅因为他另娶而执意不曾回到他身边,他会觉得你意气用事并且不知轻重,他心里拿你与林氏一比较,自然就有了高低。

    “总而言之,论情份您是无论如何比不上林氏了,也就无谓再在他身上浪费心力,就让林氏去拥有他吧,咱们拿住地位身份就好。”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