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第四十八章:被抓

作者:我笔名叫九顺 类别:玄幻小说
    晚上,夏灼和顾梵生去看徐末儿,因为这房子他们现在确实租不下来,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今天过去也是商量着给徐末儿重新找个住处,毕竟她的伤还没好,也不可能就这么让她一个人离开。

    到了院子外,夏灼去摸门口石头下的钥匙,摸来摸去也没有。

    “她是不是出去了?”夏灼找不到钥匙,直起身对顾梵生道。可她话音未落,只从顾梵生身后的那面侧墙后,齐刷刷跑出了一对士兵来,将他们两人围住。刀枪铁戟,头盔银甲,在月色下阵阵生寒。

    顾梵生也是一惊,将夏灼护在身后。

    “大胆刁民,竟敢窝藏难民,还不快快认罪!”知县陈保山肥头大耳的从士兵身后急匆匆的走来,看着甚是滑稽。

    “难民又不是罪犯,你用窝藏”

    “这房子一直是空的,没人居住,如果有什么难民躲进去,也和我们扯不上关系。”顾梵生打断夏灼的话,抢先道,“陈大人尽可以去查!”

    “那这个人你们认不认识?”霍克祈人未至而声先到,士兵让出一条宽宽扩扩的路来给他,他的下属则押着个人朝夏灼他们走近。

    押着的人披头散发,脸都看不清,但顾梵生还是伸手拉住了夏灼,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他们都猜得到押着的人是谁。

    徐末儿的头发已是全披散开了,看不见脸,押着她的人则粗鲁的揪起她面前的头发,将脸露出来给夏灼他们两人看。徐末儿看起来极其虚弱,脸色煞白,而她腰部伤口处的血都已渗了出来。

    顾梵生正想着对策,手忽的一空,夏灼直接朝揪着徐末儿头发的人走去,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毫不客气的两个左右勾拳打过去,随着那两个人惨叫倒地,夏灼也将徐末儿接住,护在了怀里。

    谁都没想到夏灼回出手,更没想到她会这么狠,那两个人除了挨打的时候惨叫了一声,就昏死在了地上,站在一侧的霍克祈当即变了脸色。

    “大胆刁民!”陈保山吓傻了,却还知道仗势欺人,“快保护霍大人,然后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慢着!”顾梵生吼道,倒是镇住了要一拥而上的官兵,“想必霍大人也不想把事情搞大,我们跟你们走就是了!”说着,顾梵生故意去看四周的民房,灯火闪动,不时有人从窗子里探出头来往这边看。

    徐末儿无论如何也是灾民,如果传出去,霍克祈也知道不怎么好看,就忍着气,低声道,“将他们都给我带走!”

    “你能走吗?”夏灼低头问徐末儿,徐末儿点头,顾梵生也走了过来,和夏灼一起搀扶着她起来,随着这些官兵往衙门去。

    “霍大人,您受惊了,我一定好好惩治这两个刁民”

    “带着两个废物下去!”霍克祈看着被夏灼撂倒的躺在地上的两人下属,冷冷道。这都是他的亲信下属,竟然被人两拳打的不省人事,如果传到京城,只怕是脸都要丢尽了。

    陈保山也不敢多言,连连说是,让人抬着地上的两个人,往衙门去。

    霍克祈独自一人站在原地,视线盯着被官兵拥簇的夏灼,双手背在身后,紧握成拳。而等陈保山他们一干人彻底走远,霍克祈的目光一变,看向不远处的房顶。

    躲在房顶上的郝权往下一缩,不小心踢落了瓦片,啪的一声如天地间的惊雷。顾不得其他,郝权随即起身跃下房顶,朝夜色的深处抛弃,而霍克祈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霍克祈当初参加武举中得武状元,就此进入朝廷谋职,和他爹无半点关系,所以他的身手自然是了得。所以他能发现跟在夏灼的人!

    郝权的功夫不见得在霍克祈之下,只是他对这城里也算不得熟悉,左右闪躲,慌不择路,最终被霍克祈追上,两人在深巷内交手。

    郝权只想脱身,霍克祈则招招致命,打的郝权接连败退,最后更是扯下了郝权的面罩。

    知道躲无可躲,郝权当即俯跪于霍克祈脚下,“郝权拜见霍统领!”

    霍克祈皱着眉,满面吃惊,“你为何会在这里?”

    郝权作为赵阶的总护卫,京城里的达官显贵也是都见过他的,霍克祈自然也不例外。

    “小人只是奉命行事,如若霍统领方便,请移步至王先生下榻的客栈,同先生面谈。”郝权作为赵阶的亲信,也知道此次来找的人便是夏灼,如今夏灼被抓,他只能让王普同霍克祈交涉。
欢迎您阅读我笔名叫九顺所写的小说我心匪石我心匪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