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第634章 哪有萧将军有用?

作者:朵彦彦 类别:玄幻小说
    “大小姐,到了。”

    赶车侍卫恭敬出声,秦云舒掀了帘子下车。

    此时,府门管事已等候在旁,一早就出去,现在才回来。

    不过他知,大小姐是和秋将军一起的。

    “途中下了大雨,因避雨才回来晚了,父亲用膳了吧,这会在书房?”

    秦云舒一边往府内走一边随意的问着,谁知等走到大道,却听

    “老爷还没回来,奴才已经派人去宫外不远处等着了,若有消息,速速回禀。”

    现在时辰真的不早了,已经入夜,寻常这时候,早已用膳。

    秦云舒敛神,眉头略略一蹙,不知怎的,总觉的父亲没回,秋桐又一脸急色。

    许是什么不好的事,也可能是她多想。

    停步片刻,最终转入小道回了云院。

    虽不明确小姐是否回来用晚膳,但小灶头仍旧热着备好了。

    见天色不早,柳意一直站在院门处,当看到熟悉的身影时,她立马上前。

    “大小姐,您可用膳了?”

    秦云舒摇头,不一会进了院门,“没有,去端吧,小心烫。”

    “好嘞。”

    柳意一溜烟进了云院后厨,不一会领着个小丫头,各端一个托盘。

    四菜一汤,以素为主,都是容易消化的。

    因在军营吃了糕点用了茶水,秦云舒不是特别饿,每道菜尝了几口,吃了几口饭,就放了筷子起身。

    “去备洗漱水,拿一件白色透气的衣衫,不是裙子。”

    柳意还在想,怎吃这么点,就听到吩咐。

    她也不敢问,立即转身去准备。

    大雨过后,一切那么苍翠新鲜,每盆绿植缀着晶莹雨竹,天色已黑,七色彩虹消散。

    处处透着泥土方向,大有一种局势变化打乱顺序,重新造就的感觉。

    秦云舒忽然面色一种,直到听到柳意唤她,才恢复常色进了洗身屋。

    洗身时,她吩咐柳意放上沙漏盘,足足沙漏落尽瓶中空空如也,她才起来穿衣。

    半个时辰已过,穿戴完毕出屋那刻,她就见府门管事走来。

    可能父亲回来了。

    “大小姐,宫里来人了,遣您进宫。”

    这么晚了,怎突然叫她入宫?

    “来的是位公公,却不是孙公公,也不报名号,真不知宫里哪位。”

    管事这么一说,秦云舒眉头拧起,倒也平静,“我去看看。”

    出了院门朝右拐,走小道又横穿一个园子,到府门时,绣鞋顶端染了草叶上的雨水,稍稍湿了。

    秦府门旁,停了一辆十分普通的马车,今日无月也无星辰,一片漆黑,只有府门两旁挂的红灯笼,折射微红光芒。

    顺光瞧去,秦云舒看到一位上了年纪的公公,细细琢磨,她不认识。

    却在他开口的那瞬,忽然想起是谁。

    椒房殿有位掌事嬷嬷,也有一位大太监。

    “原是皇后邀请,这么晚了,若非急事,您也不会到这来。”

    “大小姐所言不差,今日后花园,柔姑娘摔了一跤,只有惠妃在身旁,晚上肚子忽痛,情况不明。”

    听到柔姑娘三字,秦云舒一点兴趣都没,若这时因为秦柔去椒房殿,怕是引人诟病。

    可是,惠妃,不就是世敏公主?

    今天秋桐突然急着走了,是不是为了这事?

    秦柔未到足月,若因此早产,世敏公主吃不了兜着走,连带秋桐……

    念及父亲不在府中,秦云舒眸色沉沉,最终点头,“我去。”

    话落,几步上前,径自上了马车。

    离去的前刻,秦云舒掀了帘子,朝管事道,“恐怕回来已经晚了,吩咐下去,叫云院的丫头,都去歇息。”

    可别干等着她不睡,特别是柳意。

    管事点头,朗声应是。

    秦云舒这才放下帘子,车轴转动不一会没入夜色。

    仍从皇宫西门进,但这次,两旁却没有禁军值守。

    很不对劲,皇宫大小三十六道宫门,每一扇哪怕小到只能一人进入,也必有禁军。

    遑论东西南北四扇不小的门,怎没人?

    秦云舒没有朝前走,“为何没有禁军?”

    大太监望去,恭敬道,“这几日,楚郡王忙着红河一事,明日就要启程前往。四大宫门都是他巡视范围,可能忙,现在又是禁军交接时分。”

    解释严丝合缝,抓不住丝毫破绽。

    秦云舒渐渐放下怀疑,进去的那刻,恰见远处走来几个禁军,疑惑彻底散去。

    大太监走在前头,领着秦云舒从偏道去椒房殿。

    夜色寂寂,晚风吹拂,因在后宫,察觉不到前堂,仿似和往常一般,平静不已。

    椒房殿内

    秦柔自从入宫,一直由皇后娘娘派专人伺候,居所就在偏殿。

    当秦云舒到的时候,殿内很安静,太医也不在。

    只有皇后坐在上首,见她来了,眸眼弯起笑道,“秦丫头来了,坐。”

    一语落下,大太监躬身退出,关上所有殿门。

    “坐。”

    皇后再次出声,姣好双眉更弯,溢着浓浓笑意。

    见她神情十分轻松,秦云舒便知,被骗。

    可能秦柔真的和世敏公主碰擦,但危及不到孩子,否则,皇后怎有闲情逸致安然坐着?

    从她进来,殿门就关上,无外乎禁闭。

    “娘娘,私下扣押世家女,您不怕?”

    一顶帽子扣下,笃定不已,几乎定罪。

    皇后依旧坐在上首,听了这声,笑意更浓,“本宫怎担得起这罪名?你看到哪个被扣押,好茶好果对待?这可是正殿。”

    说罢,站起身来,缓缓朝秦云舒走去。

    “看你花容月貌,正值佳龄,本宫羡慕,更想起年轻那会,谁都有美好年华。”

    说着,眸色暗淡几分,“时间如流水,一晃,几十年过去。莫说后宫,就连朝堂,新人进旧人出。”

    “恕臣女直言,入夜邀臣女进宫,不是为说这些吧?”

    到底是什么,让皇后不惜利用未出世的孩子。

    皇后眸眼波光流转,一边环顾四周一边长叹,“秦丫头聪明,本宫没有这么无聊。只要你乖乖在这,本宫不对你怎样。”

    这一刻,秦云舒确定,朝堂出了大事。

    皇后扣押她,必是牵制。

    思及此,她一阵轻笑,缓缓走到旁侧坐在椅上,“威胁我父亲?”

    “太傅确是重臣,可现下对本宫而言,哪有萧将军有用?”
欢迎您阅读朵彦彦所写的小说侯府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