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第167章 眼不见为净

作者:朵彦彦 类别:玄幻小说
    太子失势逐去沥县任刺史,圣旨一下,便如狂风过境瞬间席卷京城,朝臣私下议论连连,大街小巷也尽是,权当茶余饭后谈资。

    秦云舒听到时,正坐在茶座二楼雅间,执一壶清茶慢慢品着,时不时瞧着街道来往众人。

    百姓们闲暇议论罢了,生活照过,世间事不会因某些人的窘境而停步。

    人不过沧海一粟,渺小至极。

    “大小姐,农庄管事传了话,二老爷和二夫人已在庄里歇下,丫鬟婆子一应俱全,简朴人家该有的,他们都有。要多的,没。”

    柳意笑意连连,语调轻快不已,就连今日天气都比往常好,虽无阳,微风阵阵无比清凉。

    秦云舒轻嗯一声,府内暂时没了闹腾的人,又确定瑾言无事,她心情也好,这才出门饮茶。

    入喉清香,畅快不已,唇角也不禁随之扬起。

    咕噜咕噜,一阵车轴声自街道传来,低头间恰见诸多侍卫护送几辆马车而行,两旁百姓纷纷避让,小心的窃窃私语起来。

    略略看去,秦云舒眉眼微敛,领头的侍卫她认识,是楚凤歌的得利手下。

    所以,马车里坐的必是昔日太子无疑。

    前世,她眼睁睁的看着他闯入秦府,抓人抄家毫不含糊,眸里也尽是厉色,完全没有往日温润的模样。

    然现在,同样是她亲眼看着,但境遇不同了。太子位被废,他狼狈出京,什么时候回来?

    秦云舒静静望着,执了茶杯轻抿一口,怕是一辈子回不来了。

    她教楚琉璃的那招,本是对付昭汐,叫其众叛亲离祸起萧墙,但半道插出一只手,事态升级。

    蹲守暗地的人,对付的不是女人。

    而那个人,会是谁呢?

    思虑间,马车已缓缓驶过,渐渐消失在视线。沥县远在天边,比派楚连城去的乡县还要远。

    自此眼不见为净,甚好!

    “瞧派头,像宫里的侍卫,车里坐的莫不是皇宫里的主子?”

    柳意一路瞧着马车远离,收了视线后满脸的好奇。

    “管那些做什么,喝茶。”

    淡淡一语后,秦云舒替她倒了杯递了上去。

    柳意哪敢接,这是小姐喝的,她连忙退了一步,摆手道,“奴婢不渴。”

    说着,退到一旁默不作声,不再打扰自家小姐品茶。

    可就在这时,咚咚,雅间屋门被敲响,既包了这间,不该有人打扰。

    然敲门声不停,秦云舒放下茶盏朝柳意使了一个眼色。

    柳意立即走到门前并未打开,隔着屋门道,“不必添茶。”

    话音落下,敲门声也跟着戛然而止,屋外一片寂静,很显然来人根本不是茶馆伙计。

    秦云舒秀眉微拧,然此时,透着笑意的男子声传来,“秦大小姐,多日不见,不曾想在这遇见。”

    不见人影只听声,她就知谁了,谢煜。她难得出门就撞见,他怕是长了个狗鼻子。

    不想多理会,索性使了个眼神,命柳意拒绝。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吱嘎,屋门被径自打开,入目的就是一把白面扇子,上头画了幅竹图,啪,收扇间映出一对勾起的桃花眼,端的是风流俊郎。

    瞧的柳意心里一咯噔,忙往后退了几步,谢小公子勾搭人的意图太明显了。

    “谢府教养真不错,没有允许直接推门。”

    不再柔言,语气加重,添了浓浓厉色。

    谢煜遇到的女子多了去,像这样不给面子直接训人的,倒是头一个。不过,他在云舒手里,被责骂的次数不少,也习惯了。

    当即,他也不在意,照旧笑的一派轻松自然,径自坐在秦云舒对面。

    啪,扇柄往桌上轻轻一敲,“瞧瞧我这把扇子,刚得的新货。听说你向来喜竹,如何?”

    那番姿态便是要她点评一番,秦云舒略略看了几眼,话音极其清冷,“我何时与你说,我喜竹了?”

    谢煜稍愣,就要回话时,却听一旁丫鬟道。

    “我家小姐对竹,没多大兴趣,倒是老爷爱竹,谢小公子莫非说错了?您若是非要点评,应去老爷那。”

    一字一语,叫人揪不出错处,谢煜面上仍然笑着,手里扇子却是收了。

    “身边丫鬟都这么厉害,更别说秦大小姐了,许是我听错了。”

    先前去秦府,见府邸大片竹林,原来对竹不喜,是他料错。

    “谢小公子,今日茶馆不忙,多的是雅间。你不请自来,我不与你计较。现在也坐了一会,该走了。”

    直接下了逐客令,毫不客气,既不在楼下大厅而是上了二楼,她要的就是清净,不希望任何人打扰。

    面对她的直言直语,谢煜丝毫不动仍旧坐着,反倒眯起一双桃花眼,不断的瞅着她。

    “若执意不走,秦大小姐还会亲自推我出去?”

    说着,双眼恢复清明,轻道,“先前和你说那昭大人,算他命大,被困多日还能活着救出。正在当地县衙疗养,一条命被吓的去了半条。”

    秦云舒淡淡的嗯了一声,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我和你说的可是朝廷机密,从事发到结束,都没传出去。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和你说这些,不说声谢谢?”

    随意的一句话,带着和煦的笑,他没想秦云舒回答,视线一转落在街道来往行人上。

    “昭府怎样,于我何干?”

    照旧清冷的声音,谢煜回了视线,“如此,怪我多嘴了。”

    话落,他又朝着街道看了一眼,不多时起了身,拿了扇子说了句告辞。

    来得快去的也快,不一会出了门,秦云舒疑惑,这副阵仗,仿似他特来此,不是为接近她,而是为套话。

    然他料错,她这没有话给他套。很多事,父亲从不和她说。

    吱嘎,屋门被关上,柳意回了身,嘟囔道,“奴婢觉的谢小公子今日奇怪,具体又说不上来。他最后走的架势,就像见到瘟神一样。”

    秦云舒并未答话,而是朝街道处看了看,并无异常。

    此刻,谢煜早已上了谢府马车,咕噜,车轴立时转起,朝着城门方向去。

    “小公子,前面是姜家马车。”
欢迎您阅读朵彦彦所写的小说侯府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