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第17章 比谁哭的厉害?

作者:朵彦彦 类别:玄幻小说
    到时候,宁江宴会一开,作为嫡长女,她代表秦府。此画一献出,不用多说,即便心里对武将再不满,稍微有点眼力见的文臣自然闭嘴。

    这场宴会不为别的,只为嘉奖将士,这是对他们冲锋陷阵的崇敬,瑾言也会受到极大的尊重。

    她再也不是前世的样子,只会撒小家子脾气,总给他拖后腿。

    这一世,两人并肩作战,共享甘苦!

    秦云舒双眼不禁扬起,落在画上的视线漾出层层笑意。

    站在一旁的柳意疑惑,但发现小姐很高兴,她也跟着开心起来,不停的夸赞。

    “小姐,你这画一出,必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出自书香世家,一身傲气,丝毫不比男儿差!”

    说到这,柳意眼里不禁放光,就算不能跟着去宴会,她也打心眼里高兴。

    听了这话再看那副表情,秦云舒知道柳意的心意,不过,这丫头会错她的意思了。

    她不是为了彰显自己,更不想成为焦点。

    于是,她索性扬手轻拍柳意,觑了她一眼,“你呀,又开始乱想了。去,拿画盒来。”

    柳意连忙回神,摸了下后脑勺,嬉笑着说了声是,而后转身跑了出去。

    吱嘎,然而,门刚打开,一阵喧嚷声传来,虽声音被刻意压低,秦云舒仍听到了。

    “庄姨娘,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小姐现在很忙。”

    “我有急事,求你,让我进去吧。”满满的焦急和不安,像出大事一样。

    听到庄姨娘三个字的时候,秦云舒就已快步出了内屋,没多久走出外屋,朝着院门道。

    “不得无礼,庄姨娘快进来。”说着,人也跟着上前。

    守院丫鬟见小姐亲自出来迎接,立即收手侧步一旁,一脸恭敬道,“请。”

    而这时候,秦云舒也到了院门前,刚要扬手扶庄姨娘进去时……

    噗通,庄姨娘利落的跪下,随即抬手紧紧的扯着秦云舒的衣摆,双目里尽是害怕,丝丝哽咽自喉间溢出。

    “大小姐,我就书佑一个儿子,没了他,我活不下去。”

    说到后面,话音逐渐断断续续,眼眶霎时红了,满脸隐忍和痛苦。

    一时之间,秦云舒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书佑此刻在岳麓书院,父亲好友沈夫子悉心教导,能有什么事?

    “庄姨娘,你先起来。”话落,她就要伸手扶。

    啪,响亮清脆的一声,秦云舒的手被硬生生打落,白皙的手背上映出一道红痕,可见力道有多猛。

    “大胆!”侯在旁侧的守院丫鬟眉头拧起,满满疾言厉色。

    庄姨娘双眼募的瞪大,怔怔的望着扬起的手,她……她也是急了,真不是故意的!

    “大小姐,我……”

    急的舌头都在打结,不知该如何解释。

    “我没事,起身吧,书佑怎了?”说着,秦云舒再次伸手,这一次不像刚才那般,迅疾的拽住一个用力扶起。

    庄姨娘愣愣的看着她,疑惑从眸眼腾腾而起,为什么问她怎么了,大小姐不该心里清楚吗?

    “瞧你这么急,到底怎么了?”话音很轻,面上带着柔柔的笑。

    庄姨娘抿了唇,也许大小姐的笑是迷惑,那份嫌弃和讨厌,多年来从不削减。

    可她顾不得了,为了她唯一的儿子。

    想到这,混着泪的眼里多了丝坚定,不再卑躬屈膝,第一次拿出长辈姨娘的姿态,像劝解小辈一般。

    “你恨也好,怨也罢,所有的气全都朝着我来!书佑是你唯一的弟弟,你怎下的了手?”

    说到后面,越发悲痛,声音尤其响亮,隐忍的泪漱漱而下,更一把揪住秦云舒,“为什么要把你唯一的弟弟赶出府?有你这么做姐姐的么?”

    通红的眼,绝望的模样映入眼帘,往事如狂风般席卷脑海。前世,赴死前的庄姨娘,就是这般模样。

    “大胆,竟敢对小姐无礼!”旁侧丫鬟立即大斥出声,连步上前就要扯开庄姨娘。

    可手还未扬起却被秦云舒厉声阻住,“退下!”

    眉眼犀利,话音带着浓浓的命令,丫鬟连忙收手,站在原地不敢动。

    随即,秦云舒反按住庄姨娘的双臂,“你误会了,书佑没有被赶出府。”

    她总算明白了,因为四皇子的到来,她没有告诉庄姨娘书佑去学堂。她也能理解,一个月没回来的母亲,思子心切,最希望看到儿子。

    然而,到处都找不到,距离庄姨娘发现书佑不见,到现在快四个时辰了。

    招个奴仆问问,不就能知道书佑去哪了?然万分焦急时,人就会失去理智,最简单的询问都忘了。

    庄姨娘皱了眉头,动作幅度小了,揪秦云舒的力道也减了,“不是被赶,那他去哪了?”

    书佑自小被她带大,温吞性子无比乖巧,没有允许,他不可能私自出府。

    秦云舒腾出一只手轻拍庄姨娘的肩,两眼弯起含着笑,“他去……”

    “放肆!自家宅院,动起手来,闹成这般难看的模样!”

    秦云舒还没说完,透着威严的呵斥猛的传来,硬生生打断了她,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揪住她的手顷刻间松了,庄姨娘所有的勇气如潮水般退去,忙侧步站在一旁,低头恭敬的道,“老爷。”

    声音细弱蚊蝇,溢满小心翼翼。

    见父亲皱了眉头满脸不悦,秦云舒连忙笑着迎上去,先一步说道,“父亲,每月中旬这几天,你回来的都晚,在宫中……”

    “别扯开话题。”秦太傅忽视女儿的笑容,肃了脸色望向庄姨娘,“一回府就闹,还想去乡下别院?”

    “老爷,妾身不敢。”庄姨娘依旧低头,隐在衣袖的手不禁握紧。

    “父亲,我和姨娘说书佑去学堂了,她高兴的不能自抑,激动的拽了我的手。”

    霎时,庄姨娘握紧的手松了,头也跟着抬了,满脸的泪落入秦太傅眼中。

    秦云舒的谎话不攻自破,秦太傅睨了她一眼,“难不成你俩比谁哭的厉害?”

    说罢,他又看向庄姨娘,“擦擦眼泪,书佑去学堂是好事,难道还想他日日陪着你?”

    原来,儿子去书院学习了,不是被赶出府!

    大悲大喜,心仿佛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坡,这下总算安定了。

    “行了,快下去,被丫鬟小厮看到,你这姨娘还要不要面子?”

    秦太傅一声命令,庄姨娘忙福身行礼退去,离开的那刻她看向秦云舒,再也没了之前的神情,淡淡的流过一丝感激。
欢迎您阅读朵彦彦所写的小说侯府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