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妃乱天下 第一百零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者:悦兮月兮 类别:玄幻小说
    这边的苏大将军,正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皇宫里却发生了大事。

    沈云涵趁那位妇人清醒后,把所有事情询问了一遍。

    沈云涵不仅知道了她不是苏正武的女儿,而且还知道了苏妙婧身上的不同,那就是她背上的胎记。

    那位妇人说,当时她亲眼所见,真正的苏大小姐身上没有任何胎记,可是当稳婆抱出来,给孩子洗澡时,却看到孩子的背上忽然多了一道如凤凰展翅高飞的红色胎记。

    她说自己亲眼目睹,苏将军当时从府外抱了一名女婴回府,然后趁夫人生产昏迷不醒时,将孩子掉包。

    沈云涵听到这些话,心中嘀咕,身上有凤凰于飞地胎记,并且还是从外面抱回来的,将当晚的稳婆全部杀了,还杀了当晚所有的知情人,以苏大将军的为人,不可能胡乱杀人,只能说明她的真正身份不可公开。

    当年的苏将军正和自己的父皇攻进皇宫,准备夺取兴朝,那么他从外面抱回来的女婴只能是皇宫出现的婴儿。

    皇宫能出现的婴孩,只能是皇帝的儿子或女儿,那么就不难猜测,当年苏将军从外面抱回来的孩子,就是当年兴朝皇帝的女儿,也就是前朝余孽。

    听说当年的皇宫,兴朝国君有一位非常宠爱的妃子,生下了一名女婴,生下之时,天空出现霞光满天,还有一只凤凰在上面盘旋。

    传言当年孩子的后背左肩上有一个胎记,就是凤凰图案的胎记,因为太过不同,当时的皇帝还亲封他的那位女儿为飞凤公主,取名叫青鸾。

    现在的青鸾山名字的由来也就是因为当年出现霞光的地方就是今日的青鸾山,当年的皇帝就把那座山以她女儿的名字命名。

    沈云涵听到这个消息,喜出望外,只要他把这个消息告诉父皇,父皇知道苏家当年的背叛,那么苏家必定会被父皇下旨赐死。到时他那五弟,又会怎么做呢?自己最爱的女人,是自己的仇敌,有意思,他就等着看好戏吧!

    沈云涵当天晚上就进了皇宫,将此事禀报了皇帝,皇帝听后大怒。

    他命令沈云涵,将那位妇人亲自带到他的面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清楚。

    妇人满脸惧意,走进了御书房,今日的她不在穿的那么破烂不堪,沈云涵命人好好给她收拾了一番。

    只见她穿着一件淡红色的长裙,头上绾了一个妇人发髻。

    她一脸心惊胆战的跪下磕头,“民,民妇参见,参加皇上,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一脸威风凛凛的表情,脸上不苟言笑,语气冷傲威严,“朕问你,你对朕的儿子说的可是实情,若敢有半句谎言,朕斩了你!”他说着还使力拍了一下桌面,将桌上的东西都震了震。

    只见她不敢抬头,口里打结,“回皇上,民妇说的句句属实,民妇绝不敢说谎!”

    她心里惊恐之极,谁敢在皇帝的面前说谎啊!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小老百姓。

    沈烨脸色淡漠,命令她,让她出去。

    接着他命令沈云涵,一定要保护她的生命安全,到时他还要她作证。

    沈烨叮嘱,此事先不要声张,等他的旨意。沈云涵哪能不明白,现在的苏将军还在战场,若是现在就对付他的家人,那就是逼着他反叛。

    苏将军在成荻边境,忽然接到旨意,敕令他带着二十万大军火速赶回京师。

    皇帝还下了一道命令,勒令沈云澈和西荻国签订停战协议,然后打道回京。

    沈云澈不明白,让他上前线打仗的是父皇,现在用旨意逼着他回去的也是他,他到底在做什么?

    其实皇帝是怕他要对付苏家的事情败露,他的儿子会带着苏妙婧逃跑。

    苏大将军接到圣旨后,实在不明白皇上的打算,现在退兵,无意是让成国陷入危局的境地。

    其实这次就算没有发生苏妙婧身世被揭开的事,皇帝也打算对付苏家,因为苏家兵权太盛,就像他怕贺家兵权过剩一样。本来他想先对付的是贺朝,可是出了此事,让他改变了想法,他要先将苏家兵权夺回来之后,再去夺回贺家兵权。

    皇帝的打算是通过这次在战场上,他会派苏家自己安插的人,故意失利,到时,趁机夺回他手中的兵权,让他卸甲归田。

    现在他的打算是用圣旨逼他回来,趁他进宫回禀战场事宜时,将他活捉,到时再揭开此事,到那时就别怪他心狠手辣,是他先做了叛逆之事。

    沈云澈不能违背旨意,只好派了使者,去找左丘旭和谈判。

    左丘旭和以为他有什么阴谋,可是当他安插的线人回禀,说是成国皇帝的旨意,逼他回国。

    左丘旭和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怎么也想不明成国皇帝的真正用意。不过,他们愿意求和,倒也求之不得,毕竟西荻国现在不适宜打仗。

    左丘旭和和沈云澈签订协议时,他的唯一条件就是不用再向成国每年进贡战马。

    沈云澈虽然不想同意,可是却不得不同意,毕竟他的父皇已经连下了三道圣旨,逼他回京。

    于是沈云澈和左丘旭和签订了停战协议,左丘旭和后撤三十里,沈云澈实在不放心,他还多待了几天。

    最后探子回禀,左丘旭和的部队已经班师回京。

    沈云澈听到消息,才放心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他叮嘱总兵府林将军,“记住,若有任何异常,派人回京回禀消息。”

    于是沈云澈整顿兵马回京,不过他还是留了一万兵马留守邑柳城,以防有变。

    沈云澈不知道的是此次回京,就是他和苏妙婧走到尽头,成为仇人的时候。

    苏妙婧不知道的是她马上要经历最惨痛的记忆,她想忘记却不能忘记的最痛苦回忆,让她做了一辈子噩梦的深刻记忆。

    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四周的树木被吹得沙沙作响,那些将士头盔顶上的羽毛被风吹得飘来飘去。

    苏妙婧坐在马车上,心里总是惴惴不安,感觉即将要发生什么大事,她揭开车窗帘子,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

    沈云澈看到她脸上的不安情绪,忍不住忧虑,“婧儿,怎么了?你脸色不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妙婧摇头,“不是,我只是心里发慌,总感觉这次回去后,要发生什么大事?”她脸色苍白,语气忧愁善感。

    苏妙婧心里低语,她一项直觉很准,总觉得这次回去了,她和沈云澈之间会变成陌路。

    沈云澈实在不放心,于是派人请了随行太医,给她检查了一下。

    太医说她无事,只是坐了太久的马车,有点累罢了!沈云澈才放心。

    到了下一个州城,他命令部队停下休整,第二天才出发,他带着苏妙婧进了城,吃了一些有营养的东西,找了一家客栈,他们准备休息一晚。他到不担心城外的部队,毕竟自己的四个副将都不是吃素的。

    苏妙婧进去后,身体极其疲惫,派人打了热水,自己沐浴更衣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当沈云澈回来就看到她一只腿吊在床沿,另一只腿拱曲着在床上,毫无睡相。

    沈云澈好笑的摇了摇头,满脸宠溺的表情,心里呢喃细语,这丫头,也太没睡相了。

    苏妙婧问到了好吃的东西,她双眼一下子睁开,跳了起来,望着沈云澈,开心的问,“是烧鸡!”

    沈云澈见她问到吃的,一下子就醒了,无奈地笑容,脸上带着柔情,“专门出去给你买的,吃吧!”

    苏妙婧一下子夺了过来,打开轻轻闻了闻,口里赞叹,真香!

    苏妙婧扯了一个鸡腿,大口啃了起来。

    沈云澈倒了一杯茶,轻轻规劝,“慢点吃,当心噎着!”

    苏妙婧口里含糊不清地说,“我都好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烧鸡了!”她边说边接过沈云澈手里的水杯。

    沈云澈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乌发,一脸恋慕柔和的目光。

    此时的苏府,听到苏将军要回来的消息,正打扫卫生,苏夫人命人将府中的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

    苏夫人脸色红润,满脸流光溢彩,“记得,里里外外要打扫干净,不许有任何灰尘!”他吩咐府中的管家。

    管家点头,“是,夫人!”

    苏夫人以为这次苏将军至少要一年半载才会回来,没想到这才过了两个月,就要班师回朝。

    苏夫人不知道此次苏将军回来的越快,苏家遭殃的就越早,她不知道他们即将面临死亡。

    皇宫御书房,皇帝吩咐,若是苏正武一进宫,就立即抓住,若是反抗,就地击杀。

    他现在派人密切监视苏府的一举一动,到时趁机包围苏府,也是为了防范苏府中的人逃跑。

    苏将军带领二十万大军,风尘仆仆抵达宜宁城之后,先回了将军府。

    只见苏府众人齐齐站在门口,等他的归来,他到了之后,众人齐齐行礼,接着他进府,梳洗一番后,进了皇宫。

    这时的苏妙婧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家人马上要因为自己的身世遭受灭顶之灾。

    苏妙婧吃完烧鸡后,他看了一会儿医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是一个噩梦,梦中苏家全部被抓进大牢等待问斩。

    当他们的头被砍下的那一刻,苏妙婧直接被惊醒过来,脸上和背上全是汗渍。

    苏妙婧摇头,心里暗自难受,自责道,苏妙婧,你做了什么鬼梦,怎么能梦见苏府被灭门呢?
欢迎您阅读悦兮月兮所写的小说悍妃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