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里风鹏正举 第190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作者:兔9 类别:玄幻小说
    夜深人静,大地沉睡,柴府门前,锃亮漆黑的福特车风尘仆仆……

    汽车停定,思楠从车上下来,不耐烦地冲着车里道:“你到了,下车!”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柴伯庸昏昏沉沉地喘息声格外刺耳讨厌。

    思楠深深吸了口气,又叹出,转身面向门前的守卫:“你们眼睛……是出气用的吗?看不到主子都下不了车了?”

    听思楠这么说,二人迅速上前,手忙脚乱地将柴伯庸扶下了车……

    柴伯庸闷哼几声,微张着眼睛,看见眼前倾国倾城的美貌,却如寒冰……没有一丝温度,不禁挤着眉头,踉跄着上前,思楠嫌弃地退后一步……

    “思楠……你怎么就……怎么就不爱笑了呢?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真的……真的超级好看!呵呵呵”柴伯庸傻乎乎地说着,一步没站稳,扑向思楠,环住了她……

    平日里人面兽心,阴险狡诈的柴伯庸,唯有对思楠……才保存着这一丝真心吧。

    他的一席话,触动了思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并未推开他,只是顿了顿,便扶着他,走进房间,手里……一直提着那枪盒的背带……

    思楠扶着他,一步步挪上楼梯,几次差点摔倒,终于,卧室橘色的水晶灯亮起,柴伯庸也被思楠一个转身,扔在床上。

    她细细端详这张脸,面无波澜,甚至……还冷笑一声,叹了口气,从肩膀取下那背了一路的枪盒,嘴里泛着嘀咕:

    “真不懂你!枪别在腰上就行了!干嘛还带个盒子,简直累赘!”

    柴伯庸似乎听见了这话,竟歪嘴笑了起来,伸出手微微摇晃,眼睛却没睁开:“因为啊……这个枪盒……不止是个枪盒!”

    思楠的表情顿了顿,好奇使她忍不住打开枪盒,拿出里面的枪,将这盒子倒立,掰掰里面的边边角角,又使劲儿晃荡……

    她只觉的柴伯庸酒后胡言,自己还当真?的确愚蠢至极:“什么不止是枪盒,里面除了枪什么也没有!嗬你还是睡吧!”

    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开。

    可她的话荡在柴伯庸耳边,霎时如过电一般,瞪圆双眼,从床上弹坐起来,一把拿起床头的枪盒,翻翻找找,跟刚刚的酩酊大醉简直判若两人。

    走在门前的思楠痴痴地望着他,漠然的脸上挡不住满腹疑惑:“你……在找什么?”

    “钥匙……”熊智宸嘴里嘀咕着,“我钥匙呢?”

    虽然声音压的很低,可思楠却听清了:“钥匙?什么钥匙?哪里的钥匙……你怎么会……这么紧张?”

    “遭了!”柴伯庸突然起立,眸子里闪着惊恐,“不行!我得去码头,思楠……你先回去吧!”

    平日行动,柴伯庸恨不得思楠日日与他相伴,可今天,却下了逐客令,看来……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想到这儿,思楠并没有多问,而是难得柔下了声音:“我送你去,你这个样子……能开成车吗?别大半夜的……开进黄浦江里!”

    柴伯庸穿上外套,觉得不无道理,虽说这件事足够让他清醒,可毕竟身体在酒精地催化下,总是不由得晃动。

    “好!”

    随着柴伯庸一声答应,二人匆匆出门,直奔码头……

    (仓库密室)

    “你的意思……是我们也烧他一只船?”熊智宸听了杨靖儿的话,问道。

    杨靖儿点着脑袋:“这才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而且……也不是伤及无辜!”

    思睿在一旁默默点头:“嗯这个办法不错,既销毁了枪支,也保全了码头上的工人,不过是他柴伯庸损失点身外之物罢了!”

    “好!那我就这么办!”

    商议完毕,几人探头探脑,见甲板空无一人,便将那一个个货箱搬上一条中小型货船……

    片刻,一切准备就绪!

    四人面对这艘船,目不斜视,神色严肃,也许……这件事,不仅帮了少数同胞,说不定也救了那些为百姓在前线出生入死的士兵……

    熊智宸撩起外套,从里兜中掏出自己平日喝得小酒瓶,“嘣儿!”打开瓶盖,将里面浓醇的酒洒在货箱上,最后,还不忘给自己留一口,香的直啧嘴。

    空气中,也飘散着阵阵酒香,十里空巷。

    “呲”火柴点亮,在乌黑的夜色中格外显眼,熊智宸无名指蜷缩,轻轻一弹,货箱许是有酒精地缘故,瞬间被点燃……

    思睿忙蹲身,解开船上的缰绳,四人齐力,推动船身,顺着江面,缓缓移动。

    安桐掏出钥匙,在手中搓了搓,如释重负,同样轻指触弹,“咚!”钥匙溜进江水之中,想必从此,变无影无踪了!

    “走吧!应该马上……就会有人来了!”

    熊智宸催促着,几人匆匆弓下身子,一路小跑钻进树丛,马不停蹄跑向藏有小船的地方。

    船上的火蔓延极快,一眨眼的功夫,整艘船被烧得火红,方圆一里的江面,也被照得透亮。

    “着火啦!着火啦!……快来救火呀……”

    杨靖儿一行人,刚刚踏上小船,便听到甲板上有人呼喊…

    “这么快!”熊智宸不禁说道。

    思睿把一只桨扔向他:“智宸,我们得快点儿了,不然……会被发现的!”

    “好嘞!”

    熊智宸轻松答应,二人一左一右,奋力划动,船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消失在与天同黑的暮色之中。

    “快!快去通知柴调查员,这艘船是我们常用的短途货船,不能出麻烦了!”

    “怎么回事?”小工人还未跑开去打电话,柴伯庸便一身酒气出现,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被烧得快剩骨架的船,似乎明白了什么,磨牙怒齿道:“你们……干什么吃的?都不想活了吗?”

    工人们被吓得直哆嗦,头也不敢抬。

    思楠依旧冷静,道:“伯庸,那艘船上……到底装了什么货物,好像……他们在故意烧毁一些,你极其在意的东西!”

    柴伯庸没有说话,只是面对货船,鹰瞵鹗视……

    “诶?少当家的,你看……那……那里……那里是不是有船啊?”手下似乎发现了什么,忙指着漆黑的江面,激动着嗓音道。

    柴伯庸眯起双眼,烧毁的船舱释放着光和亮,仿佛真有什么东西,忽明忽暗……

    “那一定……是来放火的人!”思楠凛若冰霜道。

    “走!我们去沿江大道!”柴伯庸阴沉着嗓音,头也不回地转身,思楠定了定,也跟了上去……
欢迎您阅读兔9所写的小说十万里风鹏正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