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一百四十七章 搅乱浑水

作者:阿极要变白 类别:玄幻小说
    已经离去的明宣,尚且不知东宫这里,父母之间看似平和,但实则早有裂痕的气氛。

    但明宣也开始思考,那个所谓的知县家的庶女,同他究竟有什么关系。

    即使父母不提,明宣也知道自己的身世没有问题,可这个与他年龄相仿,长相似乎也相似的女孩,又成为了曾抚养过他的孙氏的干孙女,她的身世觉得有不少猫腻。

    而明宣自己,也不得不考虑,哪怕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自己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不管那个女孩是否无辜,他都要做好准备。

    想着这些,明宣腿脚一抬,转身带着人来到了自己在东宫的住所。

    明宣当初虽被建元帝安排住在大明宫,可在东宫这边,太子和太子妃也为他留了住所。这个住所里放着的都是明宣以前的收藏。

    进了门,明宣从自己的书房里,找出了一个有些破旧的箱子,看着有些年头了。

    然后带着这个箱子,明宣重新来到了父母这边。

    一进来,明宣便觉得气氛不对,心中忍不住叹气,面上却仍带着兴奋的模样,抱起箱子给太子夫妇献宝道:“父王母妃,你们想看一看我以前的成果吗?”

    说着,明宣把这箱子摆在两人面前,打开一看,说道:“这都是儿子的秘密武器!”

    太子妃兴致勃勃的拿起一个玉瓶,打开闻了闻,好奇道:“明宣,母妃怎么还不知道,你有这么多存货,告诉母妃,是不是拿这些东西去哄小姑娘了!”

    明宣闻言一愣,然后特别厚脸皮的说道:“母妃说笑了,小姑娘不用哄,他们都喜欢儿子!这都是儿子给母妃您准备的。”

    明宣这话倒不是虚言,从他恢复身份起,那些自制的胭脂水粉自然是不能用了,本朝虽也有男子傅粉的惯例,但是出于先前的身世,明宣不愿让那些乱七八糟的言论落到自己头上,故而也都收起了自年少时,对鼓捣这些胭脂水粉的兴趣。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明宣自个按照直觉弄出来的,大部分以前也都是孝敬给了母妃,眼下忽然提起装扮这个话题,明宣也想起了自己昔日这些存货。

    一旁的太子见往日十分正经的太子妃,忽然变成这般不着调的样子,心中也不知说什么较好。

    说实在的,太子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太子妃太过双标了,她明面上对自己太过宠爱明宣有些不满担忧,但她自己却表面装作严母,私底下却是不会拘着明宣,就像这会儿,明宣对太子妃言语里的亲近可不是假的。

    明宣自个天性又敏感,太子可不信太子妃若真的像表面这样对明宣严苛。

    当然,太子的拗劲儿也上来了,他也不甘示弱的道:“明宣啊,不要担心,有什么喜欢的姑娘,尽管说!到时让你母妃看着都给你收下来。”

    这话才一出,就被太子妃狠狠瞪了一眼,道:“殿下这是什么话,即使咱们是皇家,也万没有这般行事的,太没规矩了些!”

    太子闻言也是一愣,随即讪讪的道:“是我失言了。”

    明宣听着父母在这互相伤害,表情也没有失望的意思,让悄悄观察的太子妃心中也松了口气。太子妃还真担心明宣喜欢十个八个的,那可不是好事。

    毕竟明宣平日接触到的,大多是大家闺秀,这些人里边,纵使是嫁给宗室勋贵,世家大族当嫡妻都使得。

    而皇家虽然讲不了门当户对,但是为了体现规矩,一般来说,即使是太子,除了正妃身世足够显贵以外,其他的侧妃侍妾都要竭力避免出身太好的,一方面为了保证嫡妻嫡子地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朝中官员的脸面,毕竟若是出现官职高的官员家的女儿成了官职低家女儿的手下过活,这无疑是对官职高的官员的一种羞辱。

    当然若是作为皇帝,若真的看中了哪家的闺秀,谁也不能说什么,皇帝九五之尊,想要任性做些什么,也不怕有人有所不满。比如如今的圣上,后宫里除了甄贵妃,也不是没有勋贵世家出身的妃子,只是因为圣上偏宠甄贵妃,倒是压得其他身份尊贵的妃子们满腹怨言。

    这也是甄家与甄贵妃招致了满朝文武不满的最主要原因,不管是出于利益,还是出于面子,一个圣上乳母家的女子,压得那些世家闺秀一点也出不了头,谁能愿意呢?

    而太子妃作为母妃,她倒也不是希望明宣真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毕竟不说别的,身为一个母亲,对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儿媳妇,还是儿子的想法重要些。

    但太子妃也担心,明宣若是此时在女色上恣意妄为,到时在朝堂上名声不好,影响了明宣的地位。所以才会这般小心谨慎。

    明宣自然明白母妃的担忧,他虽然连娶妻的想法都没有,但也不妨碍安慰自家母妃,道:“母妃,儿子信您的眼光,您给儿子挑儿媳妇,儿子绝对喜欢!”

    太子心里有些酸酸的,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儿媳妇的事情,都是做婆婆的做主,他顶多给儿媳妇的家族上面说说话。

    而且太子也知道自己先前说的有些过分了些,也就改口说道:“明宣说的是,还要劳烦太子妃娘娘多费心了,咱们明宣啊,将来也有自己的夫人了!”

    难得的,太子也说上了俏皮话,但太子妃却没什么感动之情,反而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实在的,即使这些年不亲近,但太子妃自诩还是非常了解太子的,太子的性情本来是十分严肃的,也就是对待明宣时显得慈爱些,其他时候,各种性情表现其实都有他自己的原因和目的。

    太子妃这会儿也不太明白为何太子对她有种屡败屡战的态度,这种毫无由来的忽然亲近,让太子妃本能的心生防备。

    明宣站在自家母妃跟前,敏锐的察觉出母妃的些许不对,便岔开了话题。

    “母妃,这些东西,有些是外边见不着的,是儿子让伺候的丫鬟研究出来的,儿子想请母妃帮忙,在女子学院那边提一提,到时候也麻烦母妃,给儿子开一个卖胭脂水粉的铺子,给儿子贴补一下私房钱。”明宣指着箱子里这些东西,又把这些东西的方子从箱子里拿出来,对着太子妃说道。

    太子妃接过方子,也没仔细看,只道:“明宣,你是不是缺钱了,这点卖脂粉的钱够你用吗,母妃的嫁妆里,还有几处铺子,也算些进益。”

    说着太子妃还忍不住瞪了太子一眼,觉得是不是太子苛待了自家儿子。

    而太子觉得冤得慌,他看了一眼明宣,怀疑明宣这是给他上眼药,不过到底没有证据。

    堂堂太子,因为这憋屈找茬显得太没气量,所以太子忍不住找儿子的茬,没好气的问明宣:“为了这点脂粉钱,还要找你母妃帮忙,父王给你的产业不够用吗?”

    明宣自然不会觉得钱不够用,说实话,不说别的,当初他嫡亲祖母去世的时候,其中有不少嫁妆和产业,都直接留给了明宣,而太子和太子妃平日里也生怕委屈了明宣,除了每月的月例银子,也拨给了明宣不少产业。

    说句不好听的,明宣都怀疑自己手里的钱,怕是比自己父王都多,没办法,谁让自家父王花钱的地方多呢,又不愿贪污受贿,明宣都怀疑,自己父王是不是已经入不敷出了!

    其实明宣忽然弄出这么一摊子,只是感叹时人对胭脂水粉的研究思路太少,一方面用来给自家母妃消磨一些时间,赚些脂粉钱,另一方面,想的却是想办法把自己当初研究的化妆的法子传出去,搅乱一下众人视线。

    要知道,想要找与他这张脸比较相像的人,还是很容易的,几乎所有宗室女都在就读的女子学院里,宗室女们,都是皇家同族姐妹,就明宣自己见过的,就有不少和自己眉眼相似的。只是平日里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好比自己这张脸是浓妆艳抹,而宗室堂姐妹们,都显得寡淡清秀,当初明宣还是扮作女儿身时,竟也混上了一个宗室里第一小美人的名声,咳咳,不过这是私事就不必言说了。

    所以明宣想着的是,但凡姐妹堂姐妹们,比较爱美,都该有些进取心,肯定对他那些更为方便的,堪称换头术的化妆技巧趋之若鹜。

    而且更重要的是,明宣一直记得玉真道人在时,就曾言自己的长相肖似太祖,这个风声若是放出去,怕是宗室男儿都要傅粉装扮了吧!毕竟太祖是何许人也,身为他的后代,和太祖有几分相似,那是无上的荣耀。

    寻常人家肖祖这句称赞都够那个子弟受长辈看重了,更何况皇家,老祖宗还是已经成仙的。以后对他们的前途绝对大有好处。

    心里想着这些的明宣,把这些想法都一字不漏的告诉了自家父王母妃。

    而太子夫妇听了也是目瞪口呆,但太子最后还是威严的告诫明宣,“这些都是小道,不要太过沉溺,你是当朝太孙,该学的是堂皇大道,这才是根本!”

    话虽这么说,太子敲打明宣只是担心明宣将来会误入歧途,而明宣的一贯表现,倒也让太子比较放心的。

    明宣也保证道:“父王放心,这些儿子都有分寸,儿子心里有数!”

    见太子妃并未反对,明宣又让伺候自己很久的白术,到母妃跟前帮忙,拿着明宣以前研究出来的化妆方法,一一展现给太子妃的人,毕竟这事要是让他们自己研究,也不知要研究多久呢!
欢迎您阅读阿极要变白所写的小说红楼之一代圣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