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抱喜 一四零、诡异的一家人

作者:喝奶猫咪 类别:玄幻小说
    秦老爷晚饭的时候才回府,母女俩和四名客人在饭桌前迎接他回来。

    一身暗紫色长袍的秦老爷跨过大厅的门槛,彬彬有礼地展露笑容。

    赵蓁蓁和燕婷呆了呆,万没想到秦老爷如此年轻。

    博粉何郎,脸白唇红,桃花眼多情;他身形高瘦,文质彬彬,与她们想象中的满肚肥肠天渊之别。

    可惜他的嗓音粗得像公鸭。

    他头顶的气运和母女俩相似,福禄运缠绕张牙舞爪的黑气,甚至透出妖异的红光。同样,燕瑶看不透他的命运。

    她无比震惊,第一次遇见气运诡异的一家人。

    对于客人的惊艳,秦老爷司空见惯,微笑让大家起筷。燕瑶飞快地瞟在座之人,疑惑秦老爷有否纳妾。

    始终只有秦夫人迎客,她好奇。

    秦老爷扫过新来的三名女宾,桃花眼潋滟。“顺天府的几位千金赏脸作客,府上蓬荜生辉,鄙人先饮为敬!”

    他们举杯,燕瑶只轻轻用酒水抿唇。“先前两府有过误会,秦老爷不计前嫌邀请小女子四人作客,乃顺天府惭愧才对。”

    秦老爷朝燕瑶莞尔一笑,“燕二姑娘言重了,小小的误会不足挂齿。鄙人理解担心亲人的心情,能令燕老夫人安心,小小误会算得了什么。”

    “秦老爷所言极是。三妹和贵府交情匪浅,如今看来确实如此,秦老爷已经能分清小女子姐妹四人。”燕瑶掩嘴笑装作难为情,垂眸深藏寒芒。

    秦夫人还没介绍,他就晓得谁排行第几,真是上心。

    被点名的燕婉不得不笑着附和确实经常提起几个姐妹。

    秦夫人打圆场:“你们别顾着谈话,菜要凉了。老爷,空腹喝酒伤身,吃点菜下肚吧。”

    “好好,起筷!”

    秦霜月的视线越过燕婉和赵蓁蓁,落在燕瑶身上。“燕二姑娘,多吃点牛腩能补气血虚。”

    秦老爷和燕婉同时一愣,前者诧异:“燕二姑娘不舒服吗?”

    她笑了笑,“今天某些花粉过敏,现在好多了。”

    燕婉则微笑僵硬。

    她来的当晚秦霜月不闻不问,今晚竟然热情好客,显然是看不上自己。她用力嚼嘴里的鸡肉,劝自己释怀。

    秦夫人看向赵蓁蓁,“听说唐府已经和赵姑娘对庚帖了?是不是好事近。”

    “应该是吧。”

    秦夫人和秦老爷若有所思。

    这晚,秦夫人也为三人各准备了浴桶沐浴。三个房间的丫头忙里忙外,燕瑶却慵懒地坐在妆奁旁看她们忙。

    “燕三姑娘来的时候也这般招待吗?”她问秦留后府的丫头。

    “回燕二姑娘,府上都这般待客。”

    她对镜冷笑,这群丫头信不过。凭热气散发的香味,她没有闻出可疑的成分,但喊秦留后府的丫头出去。

    她们紧张了。“燕二姑娘,婢子奉命伺候您沐浴,这使不得。”

    “水太热了,我今天气虚容易晕眩,想等一会再入浴,你们要留在这里等吗?”

    “这……”

    “你们先出去吧,我想小憩一会。”

    丫头们只能退出房间。片刻,燕瑶从锦盒的夹层拿出一根银针,探入水中试毒。不多时她抽出银针,针没有变黑。

    她仍不敢大意,等过一刻钟就和青黛用面巾搅动水面制造水声。

    丫头进来收拾时,燕瑶已经换了寝衣,坐在床边擦拭发簪。“有劳各位了。”她朝丫头们莞尔。

    夜深,有人敲房门。

    “是谁?”青黛警惕万分。

    “是我,大姐!”

    燕瑶松了一口气,让赵蓁蓁进来。她一进来先是赞秦夫人招呼周到,“为客人准备沐浴事宜真是贴心,今天刚好出汗了。”

    “你洗了?”

    “对呀,挺舒服的。”

    “万一水有毒呢?”

    “……”赵蓁蓁顿时花容失色。“不会吧,二妹你发现了?糟了怎么办,我洗了、四妹估计也洗了!”

    “没有发现,提防而已。”她不会告诉赵蓁蓁死婴和女人头颅之事,以免吓得她马上回顺天府。忽然,她眼尖发现赵蓁蓁的寝衣有些特别。“大姐,你的寝衣是丝质?”

    “对呀,秦夫人准备的。虽然是丝质却不会太薄,也不显热,回头我要买一件。”

    燕瑶无语,羡慕她粗枝大叶的快乐。“大姐来有什么事?”

    赵蓁蓁颔首笑,飞快地在她身旁坐下。“人生地不熟,知道二妹你不习惯所以来和你一块睡。”

    她不揭穿赵蓁蓁,欣然赞同一块睡。“大姐,你快要嫁人了,过门后言行要三思。”

    “知道了,你和娘亲一样嗦。”

    “不嗦怕你不重视。你没想过为什么秦夫人邀请我们?晚饭时候三妹明显话少,你不觉得奇怪?”

    “是奇怪,她今天穿高领口已经很奇怪了。对了,今天在凉亭聊天时,秦夫人问你和四妹有婚约没,难道她想做媒人?”

    燕瑶忍不住嗔她,“无亲无故、交情不深,何会做媒人?你们怎么回答?”

    “说你们俩没有婚约……我没说错话吧?”

    “没有,这是事实。”

    “然后秦夫人很高兴的样子,我真以为她要做媒人。二妹你白天回房后有到处转转吗,有没有发现什么。”

    “没有,留在房间小憩了。”

    燕瑶感觉不对,秦夫人高兴?她该关心的不是交情好的三妹吗?为什么关心自己和四妹来。她猜不透秦夫人的心思。

    根据家丁自言自语,畸形婴儿一事秦老爷肯定知道,主母秦夫人必然也知道,更何况女尸头颅。

    头颅会是属于与秦夫人交好的千金吗?她打了个冷颤。

    “二妹你怎么了?过敏没好?”

    “觉得困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此时东厢,沐浴更衣了的秦老爷推门进房,正在绣花的秦夫人马上站起来。

    “她们安排得如何?”桃花眼写满阴郁。

    “都沐浴更衣了。”秦夫人咬了咬朱唇,鼓起莫大勇气。“你、你不能碰燕二,那是月儿看中了!还有赵姑娘,她和唐府有婚约……”

    “区区婚约,又不是已经过门,唐府敢惹秦留后府?”秦老爷拿起镜子孤芳自赏,“月儿好眼光,就留燕二给他。但其他人……”
欢迎您阅读喝奶猫咪所写的小说福星抱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