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抱喜 一零三、小心近水

作者:喝奶猫咪 类别:玄幻小说
    宛舒含笑回头,不经意对上燕瑶的目光。她淡淡地移开视线,道声失陪。

    他的笑容淡去,目送她走进水德星君堂。

    镀金铜像前白烟袅袅,信徒依照僧侣的指示参拜。赵蓁蓁好奇地张望,一众灰蓝衣的僧侣大多是中年和老年,唯三、四个年轻。

    穿过水德星君堂和月洞门,两座五层高的观礼席坐落白石路两侧,朝向宽阔的清明河,对岸就是三层高的祭坛。

    两座观礼席男左女右,男宾和女宾自觉分开。三、四层的视野最好,有经验的抢先占领这两层。

    燕瑶她们到三楼的时候几乎没有站的空位,忽然人群中有招手喊“恩人”。

    那人生怕人群挡自己,干脆跳起来招手。

    原来是卫英,她见燕瑶等人没反应急忙嚷道:“燕二姑娘快过来,我占了好位置!”

    一听有好位置,赵蓁蓁拉着燕瑶挤进去。赤芍用蛮力推出一条路,跟随的燕婷听见燕婉说去找秦姑娘,不随她们去了。

    卫英占的位置确实好,正面朝向祭坛、视野开阔。“恩人,我特意占位置,谁知道有缘分遇到你们!”

    卫夫人在旁提醒她文静一点。

    燕瑶向卫夫人问好,介绍赵蓁蓁和燕婷彼此认识。虽说上次卫夫人见证了顺天府的家丑,不过后来众所周知,双方就淡了隔膜。

    “恩人,早知道你也来我就占更好的位置。”

    卫夫人嗔嬉皮笑脸的卫英,“卦象显示你不能近水却偏偏要来,等会小心些。”

    闻言燕瑶盯着卫英的头顶,其闪现红雾的气运暗含血光之灾。她不禁叮嘱卫英几句,反被卫英说唠叨。

    言谈间,边上射来一道视线,在她们之中游弋。

    楼下,参与祭祀的执事和献官井然有序地经过,带刀护卫驱赶围观的游客上楼。浩浩荡荡二十多人,分别迈上两座拱桥过河。

    跟随队伍后面的是两位太常卿,一中年一少,他们的衣着打扮惹来姑娘们轻呼。

    中年的玄色长袍似羽衣,银丝镶边,风度翩翩;少年风雪隐一袭孔雀绿曳地,层层交叠似羽衣,孔雀图案映着阳光流光溢彩。

    少年的银冠镶玉,冠后垂下几缕轻盈的纱带,随步伐轻扬宛如河面的碧波。今天他不同往日温和,相反肃穆庄严闲人勿近。

    两个霞姿月韵的身影令女子神往。

    就在大家顾着望两位太常卿之际,一个人影将卫英用力往外推。护栏高至腰部,卫英瞬时翻下护栏。

    站在她身边的燕瑶及时伸手拉她的腰带,以致她有时间反应抓紧护栏。热风吹来,俯视地面的卫英手脚冰凉。

    吓得脸铁青的卫夫人抓紧她的肩膀。

    “你干嘛推人?”赤芍高声质问,旁人纷纷侧目赤芍拉扯丫头打扮的少女不让她走,而少女死不承认推人。

    “别胡说八道,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推人?”

    燕瑶冷眼观察丫头,其衣衫的布料粗糙、皮肤偏黄,确实像经常做粗活的婢女。“你的主子是谁。”

    气恼的卫英也搭腔:“快说你的主子是谁!我要状告她蓄意杀人!”

    虽说三层楼摔不死人,但断骨头难免,谁与卫英有仇?

    燕瑶想着骇然,按照前世的发展轨迹,这时卫英可能溺水身亡,莫非她难逃一死?

    她又想到前世自己一直呆在顺天府,如果自杀的卫英没有遇到宛舒救援……她不敢细想,因为前世卫英的生命轨迹与今世截然不同。

    她怕反而害了卫英。

    这时她凝视卫英的头顶,血光之灾的征兆慢慢消失,她暂时松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丫头的话拉燕瑶回神。她一边用力推开旁边的妇人和卫夫人,一边挣脱赤芍,最后竟然脱掉外衣逃跑。

    祭典即将开始,燕瑶不让赤芍乱跑。

    “卫姑娘,你有没有得罪谁?我觉得十成是女人指使她。”赵蓁蓁头头是道分析。

    “没有吧,我最近少出门没招惹谁呀。”

    燕瑶劝两人祭典完结再讨论,对四周的妇人、姑娘留个心眼。

    对面的祭坛伫立蓝色和白色的幡幢,如林;清风拂来,簌簌飘扬。

    祭坛第三层已经摆好一列赤红大鼓,唢呐、铜锣则在第二层,礼乐的乐官皆就位。

    两位太常卿伫立第一层,旁边跪着半数穿蓝、半数穿白并戴面具的献官。

    大鼓震天地,观礼席登时肃静。

    初时的鼓声,声声慢,一击接连一击有力地激荡神魂。随着献官起舞,蓝和白的水袖如彩云,唢呐和铜锣伴随鼓声。

    悠扬转而浑厚激昂。鼓声磅礴,唢呐嘹亮,铜锣敲落世人的心尘回归赤诚。

    震彻九霄,大地撼动。观众脚下微微振动,他们担心楼宇因鼓乐齐鸣崩塌。

    对面的蓝白绕着两位太常卿交错起舞,排山倒海的奏乐令河面泛碧波。

    “与汝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吟唱铿锵有力,从对岸传来,仿佛灌注了神力威震八方。

    第一次见识大型祭祀的燕瑶震撼当场。

    两位太常卿等同神明下凡,吟唱的祝词随水流奔天南地北,祝福世人繁荣兴旺。

    穿白衣的献官蓦然撒出花瓣,蓝衣的摘下腰间的酒壶喝一口,然后朝河面喷。

    霎时一列彩虹拱桥承花雨,纷纷然然。

    “好美!”赵蓁蓁和卫英异口同声,旁人也惊叹连连。

    “出现彩虹代表祭祀成功,希望今年风调雨顺,希望明天的赛龙舟顺利。”卫夫人感叹又过去了一年。

    末了,风雪隐高举三柱半人高且拇指粗的供香,跪拜清明河,跪拜天地。当三柱供香顺利插于香炉,祭祀结束。

    “香烧尽,祭典才彻底结束,那三柱香能烧两天。你们赶紧闭眼许愿,说不定能实现。”

    听见卫夫人的话,她们发现周围都颔首闭眼,于是争分夺秒许愿。

    燕瑶的心愿很简单,家人安好足矣。

    “我们去庙里逛逛吧,听说能求签、放生什么的。”

    卫夫人没好气地打断卫英,“急什么,先拿行李到山庄放下,山庄的景色更好看。”
欢迎您阅读喝奶猫咪所写的小说福星抱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