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抱喜 七十七、情愫渐生(感谢平方上的猫打赏)

作者:喝奶猫咪 类别:玄幻小说
    雨势大了,骏马夜里穿梭。路面坑坑洼洼,马蹄溅起水花。

    顺天府起火吸引大部分百姓,这条绕开市集的街道冷冷清清。强子身前软香温玉,他从未闻过这么好闻的香味,身体之间的触碰使他产生异样的感觉。

    他登时脸部发热,策马拐进小巷。

    埋伏屋顶时他已经发现她,一见便移不开视线,内心涌起强烈的渴望。

    马背的颠簸和雨打使燕瑶提早苏醒,摇摇晃晃的视野一片漆黑,背部紧贴的温热惊得她翻出小刀。

    “别乱动,你会掉下马。”

    陌生的男声令她一震。她毫不犹豫地刺马的脖子,趁马背仰起她竭力挣脱。

    “不要”

    惊马甩动,燕瑶滚落马背,双手下意识护头,砸地时手臂剧痛。

    强子牵制不了惊马,也坠落地面。他爬向燕瑶,一张俏脸煞白且沾满雨珠,梨花带雨般。同为受惊,为何眼前这张脸惹人怜惜。

    “你有没有受伤?”

    “别过来!”

    左臂钻心疼,她单靠一只手爬起来。对面的少年迅速爬起并跑来,她摘下玉兰簪对准自己的喉咙。

    强子见状驻足犹豫。眼看美人即将到手,他不甘心就此放弃。忽然灵机一闪,他缓慢地挪步。“姑娘,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你先放下发簪。”

    “你再敢动,我就刺下去!莫以为我开玩笑,死算不上可怕。”

    他眼眸一转,又说:“姑娘,我真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燕瑶冷笑,锐利目光看透对面渴望的眼神。她一边与他周旋,一边掂量如何逃走。趁她略分神,对面扑来。

    玉兰簪对准强子的左眼刺下去,霎时惨叫冲破天际。

    她乘机从他旁边钻过去,哪知褙子的后衣领被他抓着。

    “臭婆娘别想逃!我和你同归于尽!”

    燕瑶干脆脱下褙子逃跑,后面急匆匆的步伐如影随形。惊马已不知跑哪去,如果她靠跑肯定跑不过他。

    她把心一横,打算拍门求助。

    即将跑出小巷,她突然撞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心凉透了。

    那人抓住自己,她忍疼挣扎。“放开我,我的手抹了毒,一碰肠穿肚烂而死!”

    “燕二姑娘,是我!”

    声音很是熟悉,她定定仰望,来人深邃的眼眸饱含关切。

    见后面的人近了,深邃双目骤现杀气。他护燕瑶到身后,徒手扼着强子的脖子。看见其左眼插着玉兰花发簪,掐得更用力。

    “你见过这位姑娘?”宛舒的声线低沉显阴森。

    “没……”

    “那你为何知道她的身份?”

    燕瑶心头一突,凝重地盯着头部涨红的犯人。他下意识瞟燕瑶一眼,然后说不知道她是谁。

    宛舒冷笑连连,“所以你色迷心窍,恰好掳走燕大人的千金?我真好奇,为什么你们清楚顺天府的布局?尤其衙门。”

    燕瑶猛然想到一个可能。

    “我……我躲在屋顶不就望清楚?”强子狠心拔下左眼的发簪朝宛舒刺去。

    千钧一发,宛舒松开其脖子,另一手劈开其执发簪的手。

    猛虎扑背,宛舒从后击中强子的颈窝。

    强子瞬间晕倒。

    宛舒踢强子几脚确保他没有装晕。

    “燕二姑娘受惊了。”宛舒本想安慰,却转身看见燕瑶的脸蛋残留一丝灰烬,顺着雨珠滑落脸颊。

    微微翘起的眼睫沾满细小的水珠,鼻尖晶莹,胜似朝花沾露。

    他一时看愣了,直到她道谢才回神。

    傻了,怎么能让燕二姑娘淋雨!某两个看戏够了,宛舒喊其中一个私卫下来。“墨影,扛犯人去顺天府,扔在门口就行。”

    墨影沉默执行。

    “我送燕二姑娘回府。”他捡起落地面的发簪和褙子,惋惜犯人的血玷污了发簪,他偷偷藏起。

    他展开湿透的褙子替燕瑶遮雨,马在小巷外等候。“我扶燕二姑娘上马,冒昧了。”

    燕瑶抬手支撑褙子,左臂剧痛令她顿了顿。宛舒察觉不对,发现她柔嫩的手背有擦痕。

    “得罪了。”他蓦地轻轻抓她的左臂检查,略微松一口气,暗骂犯人一万遍。

    “幸好没有脱臼,但撞伤了。”

    “我没事。”

    见她咬下唇死撑,宛舒将她横抱放上马,吓得她抓紧缰绳。

    随后他也上马,双臂笼着怀里伊人握紧缰绳,驱马回府。

    “你……”她侧身而坐,恍如依偎他怀里。马背一颠,她举着褙子紧挨宛舒结实的胸膛,不禁脸蛋绯红。

    “燕二姑娘放心,雨大,路人看不清。”

    此间少年非昔日嬉皮笑脸,她莫名感到安心。

    夜色茫茫雨潇潇,马上一欢一羞,少年带笑。

    “药酒散淤血,回去后燕二姑娘记得涂药酒。”怀里的人“嗯”了一声,轻轻鼻音伴随簌簌雨水。

    他喉结鼓动,颔首贴近她耳边轻唤。

    “瑶儿。”

    杏脸深深,褙子遮挡她不自然的神色。“王爷再胡说我就下马。”

    他抿唇,深知不可操之过急,急忙转移话题。“今晚的意外很古怪,拐走燕大人的犯人从围墙爬出,初步判断是绑架燕三姑娘的犯人做的。”

    燕瑶心中一动。“他们逃狱了?针对内宅纵火明显寻仇,元凶是他们的同伙合情合理。最初起火的方向是主房和别院,他们对内宅的布局挺熟悉。”

    “没错,他们还找到燕大人的书房在哪。燕二姑娘要小心。”

    有内鬼,她已经猜到是谁。

    接近顺天府,火光已经熄灭可是焦味还没散。马儿远远停下,四下无人之际,宛舒抱着燕瑶下马。

    他送她到后门,不舍地目送她进屋。

    “瑶儿呢!”

    听见燕承天的声音,她急急跑去人群中。一身朱红官服令她鼻子酸酸,父女相见四目泪水盈眶。

    她简略说是到合香居看,但从她擦伤的手背看来,燕承天和燕珩心中有数。

    燕承天留下燕珩陪伴妹妹,先去审犯。

    燕珩把她喊到边上问,她如实道出来龙去脉。

    “阿舒救了你?”他诧异。

    她点头。

    “回头二哥替你谢他,我陪你去找花婆婆疗伤。”

    兄妹俩和两丫头远去,暗处窥望的燕婉不甘心。
欢迎您阅读喝奶猫咪所写的小说福星抱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