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林 第十五章 假信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然而,被子下面除了仍旧“昏迷不醒”的谢慕林,什么都没有。

    没有信。

    钱妈妈怔了怔,有些不信邪。她进门时分明就看见了,谢映容往被子里塞了什么东西……

    她抖了抖手中的被子,又丢开被子去抖了抖谢慕林的裙子,只听得一声清脆声响却是一块水晶腰佩掉在了地上。她记得,这是柜子间里腰佩抽屉中存放的东西。

    谢映容刚才就是在藏这个?昨儿夜里她与桂珍打算诬谢映容是贼,大金姨娘交出一个玉扇坠,坦承偷东西的是自己而不是女儿。没想到谢映容偷的不止一个扇坠。

    钱妈妈不死心地前后再翻找,却再也没发现任何纸质的东西,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闹了乌龙。

    这口气钱妈妈如何咽得下去?她捡起扇坠,不客气地对桂珍道:“昨儿捉贼,叫三姑娘逃过去了,如今人赃俱获,三姑娘与金姨娘再也没法狡辩。我们赶紧把人送到太太跟前去,该罚就罚,该打就打,也省得大少爷误会我们故意为难三姑娘!”

    她与桂珍冷着脸将谢映容推出门去,后者的脸上还保持着僵硬的表情。

    谢映容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刚刚藏的信上哪儿去了?那个水晶腰佩又是哪儿来的?虽然信没叫钱妈妈搜出来,但也失去了踪影。她即使逃过一劫,心里却是怎么也没办法轻松下来的。

    而被钱妈妈催促着跟在后头的大金姨娘,则是表面镇定,心下庆幸无比。她没看到女儿将信藏起来的情形,却知道女儿定是藏了,到底是藏在了哪里?那不重要,反正只要没被曹氏的人搜出来就行……

    转眼间,所有人都走得干干净净,连房门都被带上了这是理所当然的,小库房从被充作临时净房起,就弥漫着难闻的气味,钱妈妈与桂珍这等对曹氏最忠心最体贴不过的心腹,怎么可能让气味溢出去,熏着主母与主母所出的大少爷大小姐呢?

    这给谢慕林提供了最大程度的掩护与自由。

    她悄悄睁开了双眼,看着房门的方向,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她不由得庆幸,自己刚刚想到要弄点值钱的东西,好预备将来生活所需,就随手拿了那个水晶腰佩,否则刚才钱妈妈搜东西时,她还真没法把事情混过去,毕竟谢映容藏东西的动作太明显了。

    方才情况紧急,而她反应也快。就在她察觉到谢映容把信塞到她身上的那一刻,她就把信收走了,同时从书房空间中把水晶腰佩偷渡出来,悄悄塞进了裙摆里。

    经过一晚上几次练习,她如今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完成往空间里存放、从空间里取出任何物件的动作,不再需要全副心神都浸入空间中。事实证明,这个金手指还是很给力的。她顺利将那封要命的书信弄到了手,也顺便帮谢映容脱了身。

    虽然她这么做也算是坑了谢映容一把,让对方真成了一个“贼”。不过谢三小姐又不是没偷过扇坠,算不上冤枉。与盗信贼的名头相比,对方应该更乐意叫曹氏知道,她只是盗了个扇坠吧?

    趁着屋里没人,谢慕林连忙把注意力转回到书房空间,借着空间中的光,打开那封信细看。

    信是别人写给谢璞的,抬头就清楚地标明了谢璞的官职与字,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信是写给谁的一样。至于信的内容,由于是文言文,谢慕林只能大概读懂了它在说什么。

    写信之人估计是河道衙门里的一个官员,负责经手朝廷修河坝那笔银子的,以熟稔的口吻跟谢璞叙了几句家常,便提起之前说好的银子已经秘密运出,让谢璞注意查收,不要走漏风声。他还打趣谢璞拿出一部分贪污的银子做好人,假称是自掏腰包修堤坝,赢尽了民心与好名声,真是机关算尽云云,又说以谢家名下产业的掌柜们日进斗金的本事,就算多了这二十万两银子,也定能把账做得干干净净,任谁来查都查不出猫腻……

    写信的是谁,谢慕林不知道,但看着信的内容,她不由气得笑了。

    谢璞本来没贪银子,也自掏腰包修了河堤,曹家要诬陷他,是没那么容易取信于人的。可有了这封信做“证据”,就不一样了。谢璞自掏腰包,就成了借公家的银子挣私家的名声;谢家产业的账目干净,就成了假账做得好;谢家家资丰厚,能拿出二十万两银子来,就是贪了朝廷修河工的钱……

    公心被诬作私心,善念被说成了歹意。如此颠倒黑白,曹家真是生怕谢璞不死呢,连一点好名声都不肯给他留。

    曹家女要改嫁,尽管说出口呀,谢璞又不是非得要这个老婆不可。当年是曹家自己上赶着求的亲,如今又嫌人碍事,要把人置于死地,做人是不是太霸道了?

    谢慕林冷笑了两声,心想若是有机会,真该叫谢璞亲眼看一看这封信。他身为当事人,对于谁要害自己,心里也该有数才是。若是这一关能顺利度过,他也没必要再留着一个存有歹意的所谓正妻了,赶紧提出和离吧,不要再碍着人家曹氏追求真爱了,省得曹家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没完没了地打谢家的主意。

    财产事小,人命关天,才是最要紧的!

    谢慕林把信重新折好了,看了看书房,便拉开书桌的一个抽屉,将信小心存放进去。

    谢璞一日不脱险,她一日未能得到与父亲单独交谈的机会,这信都不能离开书房空间。

    谢映容所说的信有“大用”是真是假,还是未知之数。目前这信就是谢璞的催命符,还是别让外人看到它的好。

    不过她方才也仔细检查过信件了,没发现上面有什么特别的印记。不知道那位擅长模仿他人笔迹、伪造书信的能人的儿子,是靠什么让皇帝相信,这信是出于他父亲之手,而非某人与谢璞通信的真迹呢?

    还有,这个能人又是谁?他的儿子叫什么名字?他如今在哪里?将来是如何向皇帝告状的?曹家又打算利用那些伪造的文书信件,搞什么大阴谋呢?

    谢映容把曹家倒台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上辈子八成就真的发生过这种事。连曹皇后与太子都倒台了,那能人的儿子告这一状,真的仅仅是为了复仇吗?又或者说……他背后还有别人,所图更大?

    能对一国之母与储君下手,该不会是为了夺嫡吧?谢映容也提了,皇帝如今正偏宠妃子和小儿子们……

    谢慕林晃了晃脑袋,觉得这种争皇位的大事,她一个小人物还是不要掺和了,先想办法解决谢璞的困境吧。谁当皇帝,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从榻上坐起身,决定要“病愈”了。

    就在这时候,房门再一次打开,又有人走了进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慕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