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名门锦绣 437:非礼之说

作者:楚倩兮 类别:玄幻小说
    按理说穆离的前程本来也应该是挺平坦的。只不过后来生出了变动,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郡主做出了那种混账事。

    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无法原谅自己。但是他也明白他的悔恨,不能弥补她什么。如果真的是想对她好,真的是想为自己曾经做的事弥补,那就应该在她身边守护好她的安全,尽量帮她达成所愿。

    所以现在他已经不再考虑过去,也已经不再考虑北疆,他需要的就是照顾好眼前的这个女子。

    “那兄长以前派给你的任务都是什么?会不会很危险?”

    “会。”他的身份一直都是极度隐秘的,不轻易出去执行任务,但凡是到了他手上的任务,就一定是十分危险且艰难的。

    “那你每次执行任务之前会不会害怕?”

    “不会。”确切的说是他从来都不会感到害怕,因为他这个人要求不多,也没有什么害怕失去的,包括生命。

    “那你的勇气是天生的?”纳兰锦绣就是不能理解,一个人为什么会什么都不害怕。都说勇者无惧,但又有谁能完完全全的做到不怕呢?

    “是因为我一无所有。”

    穆离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这里面夹杂着任何失落的情绪。一无所有,对他来说似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

    纳兰锦绣心里却觉得有些不舒服,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那你想过以后做什么了吗?”

    “跟着你。”

    “为什么是我?”

    穆离没说话,他不知该怎么回答。他是个从来都没说过谎的人,有时候不能说出真相,那他宁可选择沉默。如今他也知道,郡主心里想的还是纪泓烨。他怕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两个人就疏远了。

    而且他认为感情这种事还是要水到渠成,两情相悦的话,对方自然能感受到心意,不必说那么多。相反的是如果是一方有情,另一方无意,那么说出来也只会让两人变得更加尴尬。

    纳兰锦绣见他不回答,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觉得也许穆离没有地方可去,也没有可以结伴的人。他们一起共过生死,情谊自然深刻。

    屋内一直静谧着,穆离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们习武之人耳朵都非常灵敏,此时他就能听见木箱子那头的人已然睡熟。

    他无奈的笑了一下,觉得她无意中的一个问题就能让他心潮澎湃。一转眼她自己却已经睡得十分安稳。这样也好,他希望她一直能无忧无虑。

    翌日。

    纳兰锦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她这一夜是睡好了,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的。把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看到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很薄的痂,不由又表扬了一下自己,调配的金疮药果然是有奇效。

    她推开门出去的时候就见到穆离正坐在门口洗衣服,他这衣裳还放在一旁,现在洗的是她的。

    这衣服里面还有里衣,虽然说不像肚兜什么的那么私密,但让男人动手给洗也不合规矩。她赶紧蹲在他旁边,小声道:“我自己来。”

    “不用。”穆离淡声道。

    “你会洗衣服吗?我都怕你给我把衣服揉坏了!”纳兰锦绣不好意思说她是害羞,只能以质疑的口气说。

    穆离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洗衣服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难。所以他压根就没打算理她,仍是埋头洗自己的。

    纳兰锦绣见他没打算理她,所幸就不多说了。只盯着盆里的衣服看。这一看就发现事情了。

    “我就说嘛,你用那么大的力气洗衣服,怎么可能洗不坏呢!”

    穆离终于发现,自己确实是把衣服给洗坏了。只是这衣服也太过娇贵,他自己都没用多少力气。往常自己洗衣服的时候,比这洗的还要重。因为她这衣衫的料子特别轻软,他已经很控制力道了。

    看着他一脸无辜,纳兰锦绣嫌弃把他赶到一旁,自己动手洗衣服。她基本上都有人照顾,很少洗衣服,但是理论上也知道是怎么做的。

    穆离在一旁看着她,感觉她的手又细又软,揉在衣服上也没什么力气,他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洗干净。

    “你不要在这盯着我洗衣服,去帮赵大哥劈柴。”纳兰锦绣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总觉得他看着自己的时候浑身不自在。

    穆离倒是很听话的去劈柴了。猎户娘子已经盯了纳兰锦绣许久,谁知道那个大个子竟然一直守在门口,好不容易见他离去了,就赶过来搭讪。

    “小兄弟,要不要我给你洗?”

    纳兰锦绣抬头看见,猎户娘子今日穿了一件水红色的上衣,而且那衣服还是收腰的,越发能看出她的腰肢纤细。尤其是她走路还扭啊扭的,就更显风情了。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没事的,你跟我还那么见外干什么。”猎户娘子说着就真的坐到了纳兰锦绣身旁,动手把她手里的衣服夺了过来。

    纳兰锦绣想要站起身子,就被她缠上了。她腰肢虽然纤细,但该有肉的地方,可是一点都不含糊。这般紧紧贴着纳兰锦绣的时候,让她感觉难受极了。

    “小兄弟,那你这发髻有些乱了,不如我重新给你梳一个吧。”

    纳兰锦绣今天的发髻万的已经算端正了,往常在金陵的时候,她挽的都是歪歪扭扭的。明知道猎户娘子这是故意在套近乎,所以就一连口的拒绝了好几次。

    谁知猎户娘子好像听不懂人家拒绝似的,还硬着往她身上贴。纳兰锦绣的力气本来就不大,没法和猎户娘子相比,而且她又有伤在身,明显的就被人吃了豆腐。

    猎户娘子在她耳边低声说着暧昧的情话,即便是身为女子的纳兰锦绣,听了也是一阵的脸红。她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竟慌乱的手足无措。

    直到猎户娘子把嘴唇都快贴到了她的脖子上,她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喊穆离的名字。

    穆离本来就没走远,就在这院子外帮赵猎户劈柴。听到纳兰锦绣的喊声,他赶紧往院子里赶,然后就看到猎户娘子正纠缠着纳兰锦绣。

    “你放手!”穆离上前一把拉开猎户娘子,见纳兰锦绣衣衫不整的,额头上青筋直跳。若不是他在极力控制自己的脾气,怕是就忍不住要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暴打一通了。

    猎户娘子本来觉得男人就是那么回事,只要她稍微勾勾指头,他自然就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以前村里的那些男人,再是表面清高,最后还不是轻易被她哄到床上去了。但是没想到这个小男人竟然这么难搞,明显不吃她这一套。

    所以她就下了狠手,想着他就是不从了她,那她就说他非礼了她,这样也能赖他不少银子。谁知这戏还没做到火候,穆离就进来了。

    她想到赵猎户指定又会责备于她,就动手把自己的衣裳拉扯得不成样子。然后嚎啕大哭,一副自己被欺负了的模样。

    赵猎户脚程没有穆离快,进了院子的时候就只看见这一幅光景。他虽然知道自己娘子不是什么正经人,也知道她在打这两个俊后生的主意,但是这时候他只能装作相信他的娘子。

    “我好心收留你,没想到你竟然对我娘子不轨,你们现在就收拾东西走人,然后我就把你们送官。”

    纳兰锦绣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两个的伤还没好,而且昨天穆离问了赵猎户,说是两日后附近村民会办个集市,那里就有车辆。他们若是现在走,只怕伤口又会裂开。

    “赵大哥,我没有对嫂子不轨,我……”

    纳兰锦绣话还没说完,就让猎户打断了:“你们赶紧走。”

    猎户想的是,若是再多留这两个人,他娘子指不定还会弄出什么事来。不如还是赶快让他们走吧!自己也能落得个安生。

    “可是我们两个都有伤,现在能去哪呢。”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与我无关。”

    “能通融一二吗?”

    赵猎户到底也是个实诚的人,见纳兰锦绣一直在同他说好话,也有些于心不忍。可他娘子是什么人他太了解了,再生出什么事来,到时候才不好收场。只能硬着心肠说:“赶快走吧!”

    纳兰锦绣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穆离制止了。他坐在原地把两人的衣服洗干净,然后又晾好,这个过程他把所有人都无视了。而他们三个人也不知道他是何用意,所以就一直看着他。

    “穆离……”纳兰锦绣轻唤了他一声。

    “咱们就待到后日。”

    纳兰锦绣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人家那么强硬的要赶他们走,难道他竟然无视了吗?

    猎户看出了穆离的意思,不住怒气轰轰的说:“这里是我家,难不成你还要强占?”

    “我们现在有困难,只求收容两日,走的时候自然会给你们钱的。”

    猎户已经冲到屋子里,把自己的柴刀拿了出来。他向穆离挥刀,本意是想要吓唬他一下,谁知不小心砍偏了,刀竟然冲着纳兰锦绣砍去……(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楚倩兮所写的小说重生之名门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