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修仙 256 书萱的疑惑

作者:永远的瞬间 类别:玄幻小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内大臣赫舍里索额图私自收受贿赂,结党营私,…,实乃我大清之毒瘤,朕决定罢免其一切职务,圈于宗人府,终身不得出,钦此!”

    几天之后,一众小太监带着康熙的圣旨从宫里出来,走向了京城各处。

    来到赫舍里一族的是又梁九功亲自带人来的,索额图一见到梁九功以及他身后的御林军,就只觉得大事不好。

    果然当他跪下来听梁九功念完圣旨之后,他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全部的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

    他知道康熙这次不会轻易的放过他,可是他没想到康熙竟然会将他曾经做过的事情全都调查出来了,这样一来不止是他,估计赫舍里氏的其他人也会被连累吧!

    只是索额图想得永远也没有康熙做的多,索额图还没有想完,就看到梁九功从身后跟着的小太监手中接过了另一份圣旨,上面写的是他们家族其他人的罪状。

    而且他还看到那个小太监手中还剩下不止一份圣旨,想来以这阵势,康熙这次是要将他们赫舍里一族整个儿一锅端了吧!

    索额图越想脸色越苍白,只是索额图想不明白,康熙不是最宠爱太子了吗?他们赫舍里一族可是属于太子的母族,康熙这样将他们全部都处置了,难道就不担心太子将来会没有依靠,会被其他人给辖制吗?

    而索额图不知道的是,在其他地方也有许多同样的圣旨。

    由于康熙调查除了索额图这么多的罪状,所以几乎这次事件被爆出来的所有的大臣都被康熙调查了一遍。

    结果自然是令人气愤的,根据康熙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些大臣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一个个的贪污受贿,买官卖官,简直就将他朝廷里的官位当成了菜市场里的大白菜,在那里讨价还价。

    康熙知道这一结果之后,差点儿没被气死。

    所以这次犯事的人,除了赫舍里一族的人被康熙念着先皇后的旧情,只是被圈禁了之外,其他的人基本上都被判了死刑,只等着挑个日子将他们全部砍了。

    这些被爆出来犯事的官员门口几乎随时都有百姓守着,在看到宫里的太监来宣旨了,然后御林军将他们一个个犯带走了,这些百姓先是震惊,接着就是狂喜。

    他们虽然这些天一直在叫喧着要康熙严惩这些官员,可是他们也知道这历来老百姓和当官的起了冲突,最后都是老百姓吃亏,所以他们对于这次这些官员能不能得到惩罚也没有信心。

    而在康熙回来以后,也一直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回应,也更加证实了他们的想法。

    他们之所以还会这样跟着闹腾,也只不过是想出一出这么久以来憋在心里的那股气。

    可是没想到的是,在今天他们却突然看到一群御林军将这些被他们骂了这么久的官员给抓走了。

    这些老百姓炼制被惊呆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以为的想要将这件事拖过去的康熙,竟然会真的派人去调查这件事,而且还在调查清楚了这些事情后直接将人给抓走了。

    老百姓们都觉得自己之前竟然还怀疑康熙,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于是在那些官员被带走之后,这些老百姓们都跪下来朝着皇宫的方向磕头。

    一边磕头还一边给康熙道歉,说他们之前误会康熙了,并且赞叹康熙的英明睿智,说他是一个难得的好皇帝。

    在乾清宫等着众太监回来复命的康熙,听着先一步回来向他禀报老百姓的反应的暗卫所说的话,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

    他也没有想到,他只不过是因为这些人结党营私,对他掌控朝廷有了威胁,所以才想着接着这次机会铲除掉他们,可是却获得的百姓的感激和爱戴,这还真是一个意外之喜了。

    康熙这一连串的命令,在之前一点儿征兆都没有,然后就突然关了这么多的人,一些看不清楚情况的人都纷纷上奏折给那些人求情,只是在康熙将几个求情的人一起关起来了之后,就没人敢再去求情了。

    一时之间闹的朝廷中人心惶惶的,他们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康熙会突然发那么大的火,所以一个个的都龟缩起来了,每天上朝的时候恨不得能将自己龟缩起来,让康熙注意不到他们。

    十日之后

    之前被抓起来判了死刑的人,便被定于这天统一拉到刑场去行邢。

    这天一大早的,在刑场周围就围满了人,他们都激动的议论着,即便很多人和这些即将被砍头的人没有任何的仇恨,也不妨碍他们对着这些人来骂几句。

    书萱坐在离刑场不远处的一个屋顶上,看着即将临近砍头的时辰,便先将刑场周围的灵气吸收一空,以保证这些人死后不会再重新凝聚灵魂。

    毕竟这是她答应了她娘不会让她再见到害死她的人的,不可能食言。

    等将这做完了之后,书萱也懒得留下来看结果,就直接离开了。

    “主人,你不高兴吗?”

    书萱从刑场回来之后,就一个人坐在皇宫中一处偏僻的屋顶之上发呆。

    这时,球球从书萱的头顶飞出来关心的问道。

    球球之前一直在闭关,也是前不久才清醒过来的,只是他一直没有吱声,在巩固他这次闭关突破的修为。

    只是就在刚才,他突然感应到书萱的情绪突然变得特别奇怪,连他都被影响到了。

    感应到这一情况,他心中很不放心,所以他干脆出来看看情况,结果刚一出来,就看到书萱正一脸迷茫的坐在房顶。

    “球球?你出来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这次闭关有什么收获啊?”

    书萱看到球球出来了,眼睛亮了一下问道。

    “主人,我很好,倒是你,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氏啊?我在空间里就感觉到你的思绪很混乱,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球球飞到书萱面前,皱着眉头问道。

    “球球,我没事,你别想太多了。”

    书萱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怎么会没事?我在空间里都感应到了。”

    一看到书萱不愿意说,球球顿时急了,他着急的在书萱面前飞来飞去的问道,“主人,是不是你娘死了,所以你不开心啊?”

    “没有,球球,我都说了我没事了,你别乱想好不好?”

    书萱看着球球急得在半空中飞得翅膀都快打结了,忍不住有些好笑,可是看着他这样子书萱心里又觉得暖暖的,有人记挂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

    “主人,你别太伤心了,柳夫人只是一个凡人,生老病死也是正常的事,你们总是会的分别的,现在那些坏人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将这个结果提前了而已,况且主人也已经给柳夫人报仇了啊!”

    球球看书萱脸上的笑容,还以为她是在强颜欢笑,所以继续安慰道。

    “球球,我真的没有伤心,我只是觉得有点儿奇怪。”

    书萱不想球球再误会自己,只是她也没有想通她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情绪。

    “主人你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可以和球球说啊!球球可以帮你出主意啊!”

    球球飞到书萱面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球球跟了书萱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书萱这个模样呢!

    “也没有什么问题,你也知道我娘刚死了,而且我娘之前一直对我很好,我也在心里将她当成我的亲人,可是我娘之这次我娘死了,我除了最开始有些震惊之外,后面我竟然什么感觉都没有。”

    兴许是在心里憋得久了,球球这一问书萱也有了倾诉的**,便将她所有的疑惑都给球球说了。

    “嗯?是这样吗?”

    听到书萱的疑惑,球球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眼前一亮说道,“主人,会不会是因为你是修仙者,这修仙者本身对感情就比较淡薄,而你又知道你注定会和你娘分开,所以你才能这么平静的对待你娘已经死了这件事情吧!”

    “不是这样的,我虽然早就知道我和我娘到最后肯定会分别的,可是这也并不代表我就会一点儿都不伤心啊?”

    “这修仙者虽然比较感情淡薄,但是这并不是没有感情啊,可是这次我娘死了以后,对我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最多是知道她是被人害死的,而我爹又想偏袒下毒的嫌疑人的时候,我觉得很生气,想要将参与过这件事情的人全部都抓出来,让他们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可是我这也是在最初的生气之后,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然后很平静的处理着后面的事,一点儿其他的情绪都没有,这真的很不对劲。”

    书萱不否认球球的说法,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的冷静绝对不是因为什么感情淡薄,而是有一种她不知道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她一直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的心底很不安,所以她的情绪波动才会有这么强烈,才会让球球感应到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呢!”

    听完书萱的想法,球球也很无奈了,他虽然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可是那也只是作为一个灵体,一直一个人生活,他所知道的东西都是自动出现在他脑子里的,对于书萱现在的情况,以他所知道的知识还真的是没有办法理解了。

    “好了,不知道就别想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过就是有些纠结罢了,等一会儿我去睡一觉就好了。”

    书萱看着球球那苦恼的小模样,也不忍心让他本来就不大的脑袋去思考人类的情绪这么复杂的问题,反正她的想法也不复杂,就算现在有些纠结,但是她相信她很快就能将只放到一边去的。

    就想前世的时候,她做好事结果却被人失手给害死了,在她变成灵魂体无聊的时候,曾经也纠结过这个问题,像这样俺不要利用她那时的模样去一出一出那个该死她的人。

    当时的她可比现在纠结多了,可是她也只是纠结了一段时间久放弃了这个想法,而且也很快的调整好了她的思绪,彻底的放下了那件事。

    现在她虽然又有点儿纠结,可是现在的她可不是前世孤身一魂的她,她现在身边有这么多人陪着她,她又怎么会再沉浸在这莫名其妙的纠结的情绪中么?

    “真的吗?”

    球球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书萱,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谁情绪变得这么奇怪之后,是睡一觉就能恢复的么?

    “那是当然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书萱对着球球笑了笑说道,“我这次突然变化的情绪应该也惊扰到你了吧?”

    “没有,没有,我也只是在整理之前闭关的一些心得而已,这么出来一下没关系的。”

    球球生怕书萱会觉得打扰到他了而自责,连忙摇头说道。

    “那就好。那你还是先回去继续整理你的心得吧!我这里真的没事了。”

    “那主人,我就先回去了?”

    球球看着书萱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在看到书萱肯定的目光时,便挥了挥翅膀,消失在了书萱的发间。

    球球回去之后,书萱站起来看了一圈皇宫周围的景色,然后消失在了屋顶,等她再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景仁宫中。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书萱回来的时候,柳书雪正在她宫殿的大厅里等着,看到她回来了连忙站起来问道。

    “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

    书萱疑惑的看了看柳书雪,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她现在还在禁足中,是不准任何人来探视的,柳书雪就这么大剌剌的跑到她这里来,也不怕康熙生她的气?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我记得今天是那些人被砍头的日子,我想着姐姐今天肯定会去看的,所以想来问问姐姐这一切的事情可还顺利?”

    柳书雪看着书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

    “你还对这种八卦感兴趣?”

    书萱疑惑的看了柳书雪一眼,就像突然想到一般问道,“你该不会以为这种情况还会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在关键时刻会有一个人站出来喊刀下留人,然后在这时候拿出一个什么东西将他们给救走吧?”

    书萱说完还点了点头,像是在肯定自己的猜测。

    毕竟她们都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被电视剧荼毒得不轻,而这次要砍头的人又不是一般的人物,柳书雪会有这种担忧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欢迎您阅读永远的瞬间所写的小说清穿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