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修仙 253 交锋

作者:永远的瞬间 类别:玄幻小说
    “你在说什么?”

    书萱说完之后,就听到了康熙压抑的声音。

    康熙听到书萱说到太子了,脸上的神情比刚才听到书萱算计索额图等一众大臣要难看多了。

    “呵呵!被我说中了?”

    书萱了不怕康熙生气,她轻轻的笑了两声道,“我知道你心里对赫舍里皇后充满了愧疚,所以你才对太子格外的宽容,你想要通过对太子好,来弥补心中的愧疚,是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被书萱说中了心事,康熙咬牙切齿的看着书萱,脸色阴沉得能滴得出水来,若不是顾及着书萱那诡异的能力,估计这时候康熙都要让人进来将书萱抓起来了。

    “我想说什么皇上应该清楚才是吧!”

    书萱看着康熙那难看得可以吓哭小孩的脸色,轻轻的笑了笑,“皇上你因为对赫舍里皇后特别的愧疚,所以对于太子你就特别纵容,而索额图身为太子的外公,也是太子将来的倚仗,所以即使你知道了他想要算计我娘,你也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还因为我揭露出了他那一党的人所做的龌龊事,你心里着急了,害怕因此会动摇太子将来的势力,所以才冲我发火,是吗?”

    “柳书萱,你别以为朕宠着你,你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跟朕说话,这前朝的事情也是你一个后宫之人可以议论的。”

    一说到太子和赫舍里氏,康熙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

    “我也没想着要议论啊!这事不是皇上先挑起来的吗?我只不过是顺着皇上的话,说了一下自己的意见而已。”

    既然现在已经个康熙说破了,书萱也懒得再和他维持表面的平静,直接不客气的说道,“再说了,这前朝的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不过是想要安静的过完这最后的日子而已,若不是索额图算计到我亲人身上了,就算他做再多再荒唐的事情,我也不会多管。”

    “既然你这么关心你的家人,那其他的人呢?你就不怕你做出这种事情之后,他们会被你连累吗?”

    康熙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若是一般人看到他这么生气,早就下得瑟瑟发抖,跪地求饶了。

    可是书萱现在却还是这么淡定,淡定得让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呵呵!其他人,皇上监视了柳府这么长时间,难道就不知道我在柳府是什么情况吗?”

    书萱毫不掩饰自己语气中的嘲讽,“在柳府中除了我娘和我弟弟,还有谁能算我的亲人呢?可是我娘已经死了呢!被你一手护着的人弄死了。至于我弟弟嘛,你觉得他会没有一点自保之力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别以为朕宠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只要朕想,废掉你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康熙被书萱现在这态度气得不行,他当皇帝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可是因为书萱的实力,让他这么多年来面对书萱的时候一直退步,他觉得自己对书萱已经够好了,可是书萱现在却因为这点事情而闹得这么厉害,所以康熙也忍不住威胁道。

    “呵呵1皇上还希望我有什么态度?难不成有人要我的命的时候,我还得洗干净脖子,笑着送上去给他吗?”

    书萱看着终于不再掩饰,露出真面目的康熙,冷笑了一声道。

    这些年来康熙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对她也是荣宠不断,可是她知道这只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每次康熙见到她的时候,那眼底的忌惮是掩饰不住的,而且还有那每日不间断的汤水,谁能承受得起他这样的好。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有朕在,谁敢要你的命?你只需要乖乖的待在后宫里,就可以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康熙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明明是在兴师问罪的,可是看到书萱这副表情,他竟然诡异的觉得有些心虚。

    “是吗?皇上你说这种话不觉得违心吗?”

    书萱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可是这笑容在康熙看来却还有着一种他看不懂的意思。

    “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不懂,康熙也就直接问了。

    “呵!这每天晚上梁公公送过来的汤水,皇上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书萱淡淡的话语听在康熙耳朵里不亚于惊雷,他现在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都在发懵。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书萱的话他明明每个字都听清楚了,可是这组合起来他又好像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

    或者说他明白,只不过他不愿意相信罢了。

    “我以为皇上会明白我的意思的,还是说皇上不知道那些汤水里面添加的特殊的调料?”

    书萱虽然是用的疑问句,可是这全皇宫的人谁不知道这梁九功是康熙的人,若是没有康熙的命令,他怎么可能会将加了料的东西送到自己这里来了。

    “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书萱都已经将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康熙也不可能再装傻了,只是这时候他突然觉得想要说话竟然会那么费劲,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艰难的挤出这么一句话。

    “从梁公公第一次送过来我就知道了。”

    书萱仿佛看不到康熙的窘迫,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着。

    “什么?一开始就知道了?可是,你既然都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喝下那些汤水。”

    康熙此时说不上是因为震惊还是后怕,她一直以为他做得很隐秘,这些东西也都是他托人从外面秘密买来的,一般人根本就察觉不了。

    而且他听梁九公功的回报,每次拿过来的汤水书萱都喝了个精光的,若是她一早就知道了,那她为什么还要喝下去?

    可是若是她有什么其他的阴谋,那为什么每次御医诊脉的时候都检查出来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

    康熙从来没有怀疑过御医的诊断结果,毕竟这所有的御医都是属于他的亲信,而且这每次给书萱诊脉的人都是换着来的,康熙可不觉得书萱可以将他的御医全部都收买了。

    “不是你让我喝的吗?”

    书萱奇怪的看了康熙一眼,仿佛他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一般。

    “我让你喝你就喝吗?”

    康熙暴躁的看着书萱,虽然对书萱下药是他一开始的想法,可是自己偷偷的下,和被下药的那个人在明知道被下药的情况下,还将下了药的东西吃下去,那是不一样的啊!

    “不然呢?难道我还让梁公公将东西给皇上你退回去,然后再来和皇上闹一场吗?”

    书萱看着康熙就好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就只差没拿一个糖果来哄他了。

    其实书萱心里现在也很无奈,她觉得她这几年都这么顺着康熙来了,结果这人竟然还不满意,他这是有毛病吧!

    “可是,你可以不用当着梁九功的面吃下那些东西,等他走了之后偷偷的将东西倒掉啊?”

    听到书萱的话,康熙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心理,竟然给书萱出了这样的主意。

    “皇上,你这是怎么了?竟然会说这样的话?难道你让梁九功送过来的东西我吃没吃你会不知道吗?难道我将它倒了,你就不会再找其他的方法来给我下药吗?既然如此,那我还不如直接就将它吃了,也免得皇上再继续麻烦!”

    书萱听到康熙的话,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一边给人下毒,一边又在这里责怪被下毒的那人将带府的东西吃下去了,而且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这人简直是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我…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听到书萱的话,康熙心里只觉得复杂无比。

    他现在只觉得说什么都不对,只能狼狈的扔下这么一句话,就要往外面走去。

    “皇上,你等一下。”

    只是康熙才刚刚转过身,就又听到书萱在叫他。

    康熙本来不想理会书萱的,可是他的身体却快他一步停了下来。

    “本来我是不想和你说这个的,只是我现在的时间也不多了,我想了一下,这件事我还是告诉你吧!”

    书萱看到康熙停下了,不着痕迹的笑了笑,才对着他说道,“你可能自己觉得你对太子十分的好,可是你是真的关心太子吗?你有关注过太子平时所接触的人吗?你知道他们平时里都做了些什么吗?你都不在乎他们会不会带坏了太子吗?”

    书萱说到这里就停下了,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康熙会不相信她的话一般。

    书萱从康熙一回宫就直接冲到景仁宫来兴师问罪的时候,就知道索额图之事虽然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可是康熙看在太子的份上,最多只会在表面上对索额图做出一些处罚,实际上对于索额图,对赫舍里氏的地位是不会有任何的动摇的。

    可是既然书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又怎么可能性允许这件事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呢!

    所以她干脆将太子抛了出来,现在太子还是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康熙对他的感情是最好的时候,任何一点有关于太子的事,康熙都不会掉以轻心。

    所以康熙一定会去调查的,这样一来,索额图哄骗太子做的那些事可就瞒不住了。

    书萱不相信康熙在知道这些事情之后,还会轻易地放过赫舍里一族。

    你索额图不是为了太子能登上皇位,延续赫舍里一族的荣耀,不惜对一个跟此事毫无关系的人动手,来挑起别人的争斗吗?

    那我现在就借你寄予最大希望的太子,来将你赫舍里一族彻底的打入尘埃。

    “你说什么?都到了现在了,你还想挑拨我和太子之间的关系吗?朕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不知道为什么,康熙听到书萱的话,就莫名的觉得有些心慌,可是他不愿意在书萱面前表现出来,所以只能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我只不过是想和皇上提个醒而已,至于皇上要不要相信,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只是希望皇上以后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

    书萱无所谓的笑了笑,根本不将康熙的话放在心上。

    就康熙那小心眼儿的性子,就算今天书萱说的话他一句都不信,到最后他还是会派人去调查的,书萱只需要坐在这里等结果就好了。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看着书萱那云淡风清的模样,就好像刚才那些惊人的话不是她说的一样,康熙只觉得再待下去他肯定会被气死的,所以就扔下一句书萱现在身体不好,需要好好静养,任何人没有命令不准来打扰,然后便飞快的离开了。

    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要来景仁宫了,他但是要看看书萱在失宠之后,还能不能再这样目中无人下去。

    只是康熙离开景仁宫以后,心底就不断的浮现出书萱刚才对他说的话。

    康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只是这太子身边的人都是他亲自安排的,若是现在那些人哄骗太子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可是若是不去调查,万一他们真的教坏了太子怎么办?

    康熙在心底纠结着,最后还是他仅存的父爱占了上风,他让暗卫去调查太子所接触过的人和事物去了。

    “姐姐…”

    景仁宫,康熙走后,柳书雪就从窗户那里跳了进来。

    “二妹妹,你这时候来做什么?皇上现在正在生我的气呢!让任何人不准来看我,你这样跑过来也不怕会让他看你不顺眼?”

    书萱看着柳书雪关心的眼神,她能感觉到柳书雪对她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所以她更加不愿意柳书雪进这趟浑水来。

    反正她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可是柳书雪还要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若是她惹怒了康熙,那她接下来的日子也就不会好过了。

    “姐姐,我有些担心你,我看见皇上刚才气冲冲的跑出去了,我进宫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皇上那么生气呢!姐姐你没事吧?是不是我们在外面做的事情让皇上知道了,所以他才这么生气的?”

    柳书雪有些担忧的问道。

    “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他现在的表现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你就先回去吧!在这件事情过去之前就先不要来找我了,免得康熙那小气鬼迁怒到你。”

    书萱拉住柳书雪,一边说一边将她往门外推去。
欢迎您阅读永远的瞬间所写的小说清穿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