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朝堂一枝花 第一百零五章 居然带回一个女人?

作者:浮生一梦游 类别:玄幻小说
    那大婶闻言,眼神一亮,“白大人回来了?那好,那好。”

    周围的人听到那大婶的说话,也围拢了过来,纷纷问:“白大人回来了?”

    车帘掀开,一个人从马车里探身出来,正是白珞。

    “多谢各位父老乡亲相助,白某这才得以全身而退,多谢,多谢。”白珞站在马车车辕上,对着周围的百姓团团一揖,真心感谢道。

    “大人客气了,客气了。”百姓们纷纷还礼。

    而这些百姓里,最高兴的莫过于安宁县的大姑娘小媳妇了。

    俊美心善聪明善断的白大人又能回来,实在是让这些女子的芳心一片欢欣雀跃。

    而随着这个消息的传开,愈来愈多的百姓围到了安宁大街上。

    安宁县大街上一片喜气洋洋热闹非凡,街道两边的商铺中,就有那会做生意的老板贴了布告出来:今日白大人回归,安宁县大喜之日,本店一律九五折。

    还有那卖糖葫芦风车的小贩立刻跟着叫卖:“白大人回城,安宁县大喜,买五送一啦。”

    大街上一时之间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白珞的马车在人流中举步维艰,每走一段,都要停下来等百姓和白珞问好以后,才能继续往前走。

    在这样的热闹里,大家都没注意到,此时一辆马车也驶入了安宁县城。

    而坐在车辕上赶车的人,正是花潜。

    这是柳之然的马车。

    大街上人群拥挤,柳之然的马车被堵在了大街上动弹不得,花潜见状跳下马车,向旁边的百姓打听:“这位大叔,劳烦问您一句,这前面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堵在那儿?”

    那大叔五十来岁,短褂打扮,头戴斗笠,正看着前方一脸的欣喜,闻听花潜发问,斜眼看了看花潜,问:“怎么,刚进城的吧?”

    “是,是,刚进城。”花潜陪着笑脸问。

    “是我们安宁县的县令白大人今日回城啦,嘿嘿,你这会要过这条街,且等着吧。”那大叔嘿嘿笑着说,满脸都是喜意。

    花潜正要再问,却听见车厢里柳之然清冷的声音响起:“敢问大叔,为何这白县令回城,你们如此高兴?”

    “嘿,我说你们不是安宁县本地人吧?这你们都不知道?”那大叔瞥了一眼马车,不悦道。

    “还请大叔指点。”柳之然虚心道。

    花潜掩饰的垂下了头,要是这大叔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估计会惊讶得立刻跪下来吧。

    毕竟柳之然连拉三位朝廷要员下马,也算是名震大江南北,人人皆知的名人了。

    “白大人能破案,善断案,听取民意,公布财政,还拿出自己的积蓄安置流民,这样勤政亲民,爱民如子,聪敏善断,心怀仁心,大公无私的好官哪里去找?如今他回来了,我们百姓自然高兴。”那大叔反问柳之然道,脸上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就是,安宁县积了多少福气,能得一个这样的好官。”旁边一个一直听着他们对话的中年男人也插了句嘴。

    马车里的柳之然微微翘起嘴角,不再问下去。

    这些人对白珞的夸奖,让他心中亦是欢喜。

    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真的能走到这一步,要知道“父母官好当,官声难得;官声好得,民心难得。”

    白珞竟然真的能凭自己的一己之力,收拢了整个安宁县百姓的民心。

    想到白珞的性格和行事,柳之然苦笑摇头,真不知道他这样能得民心,是他的本事,还是他的本能。

    他本是不放心这个小家伙,这才不顾伤口还没有愈合就匆匆赶来安宁县,说到底,只为了亲自确认一下白珞是否安好。

    却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过得比自己想象的好得多。

    想到他这次身不由己,不能留在白珞身边保护他,更不能亲自去救白珞脱险,柳之然心中不由有些懊恼。

    不知道他这次有没有受到惊吓?狱中有没有受苦?

    想到他这样一个干净瘦弱的人,居然在兰州府大牢里过了一夜,柳之然心中就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他突然很想看到白珞。

    更何况马车虽然一直走走停停,可是离县衙也已是不远,不过走几步,也就到了县衙了。

    柳之然一刻也不想再等了,不耐烦这马车行得如此之慢,柳之然艰难的坐起来,唤花潜。

    “马车太慢,扶我走过去。”

    柳之然想到白珞看到自己突然出现时,会惊讶得睁大她那双水汪汪的杏眼的样子,就不由得有些期待。

    花潜被柳之然的话吓了一大跳:“大人,……大人,这不妥吧。”

    许奕君早已经注意到了柳之然那一抹微笑,把点心往暗格里一丢,撇嘴凉凉的道:“你这伤口好不容易才合上点,再折腾破了,我可就不管。”

    花潜闻言,更加犹豫,毕竟这里的人实在太多,要是碰到院史大人的伤口怎么办?

    柳之然已经撑着车壁坐起身来,看花潜还立在车门不动,不由皱眉道:“还不快来扶我?”

    那许奕君站起身来,抢先一步先扶住了柳之然,昂头冷哼道:“哼,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重要人物,能让你这个冰砣你这么着急,非要现在见不可。”

    花潜见状也连忙扶住了柳之然的另一边,他们两小心翼翼的把柳之然扶下了车。

    白珞的马车此时已经驶到了县衙门口。

    柳之然站在人群中,看到先是韩聪从马车上轻巧利落的一跃而下,然后是吴之善慢吞吞的爬下来,最后,一个纤细修长的人影在韩聪和吴之善两人的搀扶下走下车来。

    是白珞。

    柳之然脸上不动声色,心却猛的跳了一下,眼睛不由自主的上下打量白珞。

    一身白色直裰的白珞,腰身那里似是更宽松了些,脸色虽然红润,可脸庞看着却消减了些,眉目依旧俊美温润,身姿挺拔神采飞扬,却少了些飞扬跳脱,整个人看着更沉稳了。

    柳之然的眼睛里就不由的含了些许的笑意,阴郁的脸庞渐渐柔和了下来,正要上前和白珞打招呼,却看见白珞又转身朝马车上伸出手,而后车厢里伸出一只女子的手放在了白珞的手心里。

    柳之然刚刚还欢跳的心陡然一沉,眼神阴郁了下来。

    他神情冰冷的看着白珞扶下一个身姿修长的女子,此刻的心中不悦到了极点:白珞居然带回一个女人?!
欢迎您阅读浮生一梦游所写的小说我是朝堂一枝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