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47章 佛堂沉尸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苏清墨最开始没反应过来,她伸出手欲探往牧元的额头,谁知却被他避开了。

    牧元沉声斥道:“放肆!”

    这一声止住了苏清墨的动作,她面上带着茫然无措。

    一旁的魏旭心情有些忐忑地唤道:“王爷?”

    牧元看向他,防备之色撤去不少,问道:“本王怎会在这里?”

    魏旭不知该从哪说起,眼睛撇到一旁的苏清墨后,小心问道:“王爷不记得王妃了?”

    牧元眉心紧皱,“本王未曾娶亲,何来王妃一说。”

    事情正在往最坏的方向上发展,牧元的失忆来得猝不及防,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苏清墨稳住纷乱的心跳,想要确认最后一件事情。

    “敢问王爷,除去魏旭外,这房内之人您可有印象?”

    牧元神色寡淡的看了她一眼,理智上没有打算回答,但嘴上却仍旧脱口而出道:“你与身后两人,本王皆不识。”

    苏清墨身后站着的是苏望和王若风。

    牧元的话落地后,屋内陷入诡异的沉默,苏清墨心下微酸。

    连裴临都记得,却偏偏忘了她

    王若风对牧元的状况未感讶异,忽略房内压抑的气氛,淡声问道:“王爷身上的蛊毒是谁诊出来的?”

    李大夫上前一步,“正是在下。”

    王若风笑了笑,“算是有些本事,只不过诊断的并不全面,王爷的身体里面除了蛊毒还有一物。”

    李大夫闻言问道:“还请先生赐教。”

    “蛊!”

    王若风的话让众人的视线纷纷看向他,只听他接着道:“王爷身体内的蛊毒虽然已清,但是却有一蛊仍旧留在体内,这也就是他骤然失忆的原因。”

    方才他喂给牧元的药丸便是解掉蛊毒的解药,蛊毒对于王若风来说并不是难事,难的是牧元身上的蛊。

    魏旭急道:“还请先生出手帮帮王爷。”

    王若风没有应承下来,他看了一眼神色带了些焦急的苏清墨,想了想,终于开口道:“王爷所中之蛊名为连心,字面意思,便是让两个人的心连在一处,也就是让两个原本不相爱的男女境况逆转。”

    解释过后,他看向牧元,直言道:“敢问王爷,现在心中所想之人是谁?”

    牧元神色一僵,不知为何下意识地避开了苏清墨打量的目光,听了几人这么久的对话之后,他隐隐弄清楚了究竟发生了何事,当下只需要从信任之人那得到确切的答案。

    魏旭跟在牧元身边不少年,一看主子沉默下去便能大概猜出主子心中所想,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包括牧元已经成亲了的事实。

    听完他说的话之后,牧元才开口回答王若风的问题,他闭着眼睛,将脑海中始终挥散不去的名字说了出来。

    “周悦云。”

    在场的几人中,只有魏旭和苏清墨知道周悦云是谁,魏旭更是一瞬间恍然大悟起来。

    王若风笃定道:“下蛊之人就是她。”

    虽然只要想起周悦云的名字便会让牧元的心中止不住地泛起涟漪,但是联想到身上的蛊毒,理智又让牧元对周悦云厌恶起来。

    苏清墨面上无悲无喜,只轻声问王若风道:“义父,连心蛊可能解?”

    这也是眼下苏清墨最关心的事情,至于周悦云,待牧元的蛊解掉之后,回京再与她细算总账不迟。

    王若风顺了顺袖口处的褶皱,不急不缓道:“自然能解,只不过需要耗费些时日。”

    时间上的耽搁不算大事,苏清墨知道,既然王若风答应了,那么连心蛊便不再是问题。

    苏望和王若风又坐了一会,仔细跟牧元交代了解蛊期间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起身离开了宅院,离开之前,苏望还不忘叮嘱苏清墨记得回去苏府看看,苏清墨再三应下之后,载着两人的马车才缓缓离开。

    连心蛊的解蛊过程比较复杂,需要连续五日定时浸泡在特定的药浴之中,王若风几日来尽是在折腾此事,好不容易药材都准备齐全了,这才再次登上牧元和苏清墨暂住的宅院。

    这次苏望没有跟着同行,他毕竟是苏家的家主,苏家事多,虽然他也想趁机见见女儿,但实在是分身乏术。

    王若风站在大门前,吩咐苏家跟来的下人将车上的草药搬进院中,魏旭看着一筐筐的草药,有很多是他没见过的样子,还有的更是千金难求。

    他心下微微动容,朝王若风行礼道:“多谢先生。”

    王若风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这可不是我的功劳,你要谢便去谢墨丫头,草药是她苏家找来的,至于我”

    他指了指自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帮的你家王爷。”

    这话真不是说说算的,如果不是有苏清墨在的关系,王若风才懒得理会什么临川王,什么连心蛊。

    魏旭也知王若风说的是实话,可他还是在郑重地再次道谢之后,才转身离开院子。

    当夜戌时过半,王若风开始给牧元解蛊。

    他先是将整筐草药倒入煮沸的水中,煮出药色之后,将草药捞出,然后把药汤倒入底部可以加热的浴桶,接着又在浴桶中加入另一筐草药,这才让牧元进入其中,牧元在浴桶中坐定后,王若风将浴桶的口整个封住,不让药气留出。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浴桶底部用来加热的炭火被撤掉,炭火撤掉后,王若风没有急着让人出来,反而又在里面待了一刻钟的时间。

    牧元整个人已经被热气蒸腾的面色发红,似有晕眩之感,只觉得胸膛内的心脏跳动得异常剧烈,呼吸也隐隐不稳起来。

    候在一旁的魏旭面上带了些担忧,正要出口询问,就听王若风忽然道:“快,将人扶出来。”

    魏旭反应极快地冲过去,掀开封桶的白布,将牧元半扶半拖地捞了出来。

    白色的中衣贴在牧元的身上,他倚靠在桶壁上,王若风上前几步,从腰中抽出一把赤金色的匕首,速度极快地在牧元手臂内侧割开一个口子。

    大量乌黑色的鲜血从伤口处留出,而伤口附近的皮肤下面鼓起了一个小包,魏旭眼瞅着那个小包一路顺着牧元的手臂往肩膀处爬去,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捉,王若风的手却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魏旭被打得有些茫然疑惑,看向神色自然,仿佛从未出手过的王若风。

    只听他道:“你手欠些不要紧,可别毁了我一世英名。”

    他从行医开始,便没有失败过的案例,至于原因嘛,他绝不会承认,但凡有可能失败的病症,他从不会接手。

    见黑血流得差不多了,王若风让魏旭将伤口包扎好,然后扶人回房中好生歇息。

    接下去的连续四日里,牧元每夜都要经受这些,手臂上的伤口始终没有痊愈的机会,直至最后一夜。

    魏旭看着从伤口处跑出来的指甲盖大小的虫子,问王若风道:“这就是连心蛊?”

    “这是子蛊,母蛊在那个叫周什么的那里。”

    王若风不记得周悦云的名字,含混带过。

    他拿出一个小瓷瓶,将自牧元体内出来后行动便有些迟缓的小虫子装好,然后递给魏旭。

    “将这子蛊下到周什么的身体里。”

    “有何用处?”

    王若风看着魏旭阴笑了一下,“宿主便会七窍流血而亡。”

    魏旭倒没有什么恻隐之心,从前他还觉得周悦云有些可怜,可是如今这种想法早已从脑中消失,他将瓷瓶小心地揣进怀中,决定等牧元醒后问问他的决定,然后才背起昏睡过去的牧元回到屋内。

    次日清晨,牧元自床榻上醒来,他没有起身,视线定定地看着床榻上方的浮尘,半晌后,扬声唤道:“魏旭。”

    在牧元解蛊的几日里,魏旭一直睡在外间,此时听到里面传出了声音,忙起身进去,看到床上的人已经清醒之后,他脚下有些迟疑地走上前。

    牧元始终没有看他,只轻声问道:“王妃呢?”

    魏旭神色一喜,“王爷您都想来了?”

    牧元从床榻上坐起身,魏旭上前想要扶他,被他拒绝道:“派人将王妃请来,再将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悉数告诉本王。”

    魏旭颔首应是,先是走出房外通知外面的隐卫请苏清墨,接着又走回屋内,将牧元自暖玉楼昏倒之后的事情详细说出,重点说了苏清墨的辛苦和用心。

    直到魏旭说完后,牧元脸上的表情仍旧淡淡的,这让魏旭心中对是否解了蛊开始没底起来。

    就在他心情忐忑难安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魏旭便看到苏清墨呼吸有些凌乱的走了进来。

    牧元看向苏清墨,苏清墨也静静地回看他,直到牧元的脸上破开笑容,轻声唤道:“清墨。”

    这一刻,苏清墨悬了几日的心静静落地,她缓步走上前,不顾魏旭在场,抓起牧元的手便咬了一口。

    牧元怎会不知她这段时间的惶恐和不安,起身将人揽进怀中,贴在苏清墨的耳边,气声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说这话的同时,牧元看了一眼魏旭,惊得魏旭忙脚底打滑,溜之大吉。

    恢复了记忆的牧元和放下心来的苏清墨打算在宅院中休息两日,再登门到苏家拜访,可是变故往往总是猝不及防。

    这日上午,苏清墨和牧元正窝在屋子里对弈,就见魏旭从外面跑进来道:“王爷,王妃,苏家老爷来了。”

    苏清墨一听苏望登门,忙下榻穿鞋,往外走去,牧元跟在她的身后。

    苏望正候在偏厅中,牧元进来后,岳婿两人才算打了第一次照面。

    牧元上前见礼道:“见过岳丈。”

    苏望看着面前端和有礼的牧元,心下不由得满意起来。

    等牧元和苏望寒暄几句之后,苏清墨问道:“父亲今日可是有事?”

    苏望面色一凝,看门见山地对牧元道:“今日我来是有一事请王爷帮忙。”

    虽然牧元对他尊称岳丈,但是苏望没有拿出属于岳丈的架势,始终以君臣之礼相待。

    他的态度引起了牧元的好感。

    “岳丈若有难处,但说无妨。”

    苏望这才将所求之事细细说来,原来苏望所求之事便是苏府的事情。

    月余前,苏老夫人连续几日里整夜整夜的被噩梦所魇,苏望是个孝子,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便让妻子周氏从寺中请了尊佛像回府,别说,佛像回府之后,苏老夫人的梦魇果然好了,谁知好景不长,就在前几日,苏家专门为供奉佛像而搭建的庙堂里竟然出现了命案。

    若是普通的人命案苏望自然不会求到牧元的头上,正是因为知道隐世衙的手段和能耐,苏望这才登了门,实在是被杀害的人死相太过骇人、诡异。

    那些被杀害在庙堂内的人,无论男女,皆被摆成了跟佛像相同的,正襟坐在地上的动作,眼睛大睁,唇角微微上翘,学着佛像上慈爱柔和的笑容,左手掐诀,右手置于膝上。

    刚开始发生命案的时候,苏望就已经报了官,可是官府的衙门并未查出什么,而凶手也始终未停下行凶的脚步,仍旧有人被杀,然后被沉尸在庙堂之内。

    听苏望大致说完情况之后,牧元问道:“最后一起命案发生在何时?”

    苏望答道:“今晨。”

    没错,就在刚刚不久前,苏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去打扫佛堂的时候发现了尸体,人当即被吓昏了过去。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