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41章 化尸蛊虫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方慕北的话音未落,牧元起身离开座位往沉尸的房间走去,房间内的情形果然如方慕北所说。

    原本躺着死者的床榻上只剩下大片血迹,尸体不见了。

    牧元看向方慕北,“怎么回事?”

    “属下方才一直在房内验尸,发现尸体的皮肤下面有异动后想要划开皮肤,可是就在属下回身取工具的功夫,再回头就发现尸体不见了。”

    验尸的时候房间内只留下了方慕北一人,其他隐卫均守在房门口。

    魏旭在询问过之后,对牧元道:“王爷,尸体不见之前,门窗并无陌生人接近。”

    牧元的眼睛沉沉地盯着床榻,房间内除了方慕北并无旁人,期间也没有人进出过,不出意外的话,尸体应该仍在房间内。

    他上前几步,掀开床榻上的被褥,发现被褥下面的床板完整无损,并无设置过暗室的痕迹,又伸手敲了敲墙壁,发出的声响沉闷扎实,也不像有暗道的样子。

    鸨妈妈还站在门外,牧元吩咐了一句,“把鸨妈妈带过来。”

    魏旭将人请进房间,牧元敏锐地察觉到,鸨妈妈的神色在看向床榻的时候隐隐带着一丝不安。

    他看着她,沉声问道:“房间内可有机关或者暗室?”

    鸨妈妈攥紧手中的绣帕,没出声。

    牧元将视线调转到窗外,“别逼着本王对你用刑。”

    鸨妈妈的脸白了一瞬,然后慢吞吞地走到床边,伸手在床头上一处隐蔽的位置按了下,接着过了片刻后,床榻上的被褥慢慢地塌陷下去。

    方慕北这才想起来,方才他验尸的时候,好像不小心触碰到了机关的位置,按照机关开启后被褥塌陷下去的时间来看,的确符合他转身离开床榻到桌子上取工具的时间。

    就在方慕北沉思的功夫,床板在鸨妈妈松手之后又迅速地合上了,隐卫将鸨妈妈控制住,魏旭上前将床板重新打开,利用横杆抵住,让床板不能再度关闭后,给身后的方慕北让出位置。

    原来死尸之前躺在了可以活动的床板上面,方慕北不小心碰到了开启活板的按钮,活板打开,死尸滚落下去,身下的被褥却没怎么移动,活板再次关闭以后,方慕北看到的就是死尸消失的情景,之前牧元观察过的床板并不是完整的,只不过是因为关闭状态的床板对接极其紧密,这才没有让牧元看出来。

    方慕北上前两步,正要探头往床板下面看,就发现从里面陆陆续续地爬出不少虫子,那些虫子通体乌黑,背上带翅,外观类似皮蠹,却又大了许多。

    方慕北心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咽了下口水,又往前走了几步,终于看清了床板下的情况,头皮瞬间炸开,浑身冒出了细小的鸡皮疙瘩,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魏旭在后面捅了他一下,正要问怎么回事,方慕北怪叫一声,往旁边跳开,他这一躲便让魏旭也看见了面前让人头皮发麻的情景。

    多到数不过来的黑色虫子,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尸体的身上,几乎将整具尸体覆盖,它们身上的翅膀微微扇动,有的正从里面往外爬,向着外面有光的地方。

    牧元吩咐魏旭道:“去将王妃请过来。”

    苏清墨一直候在隔壁的房间,魏旭着急忙慌跑过来说有事的时候,她还一头雾水,等进入房间看到方慕北有些不好的脸色之后,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待看清黑色虫子的模样之后神色微凝。

    牧元问道:“清墨可认得这些都是什么?”

    苏清墨忍着恶心,走到近前,只看了一眼便肯定道:“是化尸虫。”

    她跟在场的几人解释道:“化尸虫也称化尸蛊,是一种无害的虫子,至于为什么称它为蛊,那是因为化尸虫无法自行繁衍后代,它是通过将母蛊种在尸体体内,然后进行繁衍的,活人中了化尸蛊之后身体不会有任何异样,只有在死后三个时辰化尸蛊才会自体内苏醒过来,它们会吃掉尸体,包括内脏,最后只留下一具骸骨。”

    苏清墨这么一说,几人也注意到了透过黑压压的虫群而露出来的点点白骨。

    “通过化尸蛊出现的时间,可以知道死者是在夜里寅时初被杀的。”

    苏清墨赞同牧元的结论,她让旁边的魏旭找来一支火把,拿到火把之后她走进床边,将火焰靠近化尸蛊,就在火焰还未烧到化尸蛊的时候,所有的化尸蛊像是受不住高温一般纷纷朝天翻身死亡了。

    床下的暗层里留下数不尽的虫尸,方慕北实在胆寒,等隐卫处理掉所有的虫尸之后这才靠近只留下一具白骨的死者。

    尸体被化尸蛊啃食得不能再干净,原本应该有的线索恐怕也消失不见了,方慕北努力了半晌只得放弃。

    牧元当然知道再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他让隐卫将死者的尸骨和鸨妈妈一同带回隐世衙,然后他看着床榻上的机关微微出神。

    青楼里面为何会在床榻之下设置暗层?仅这一间有,还是其他的房间都有?

    在牧元沉思的时候,苏清墨将所有虫子的尸体仔细收集起来,没有放过一只,接着她从房内找出一只铜盆,把虫尸放进盆中,用方才的火把点燃了虫尸。

    魏旭走上前,边看边问道:“王妃,您这是在做什么?”

    “母蛊就在这些虫尸里面,如果不全部烧成灰,难免会让懂蛊的人捡到,炼成新的化尸蛊。”

    铜盆里的蛊虫尸体数量太多,火焰只在最上层燃烧着,苏清墨和魏旭两人有耐心地等着,忽然从铜盆内传出一道刺耳的女人叫声。

    魏旭愣了一下,迟疑道:“这也是蛊虫发出来的?”

    苏清墨神色骤变,她不顾仍在燃烧的铜盆,抬脚试图踩灭火苗,魏旭见到她的动作之后,下意识地扯开她自己冲了上去。

    等火苗熄灭的时候,铜盆中的虫尸已经燃烧掉了大半。

    苏清墨看着残留在盆底的虫尸,松了口气。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的牧元问道:“怎么了?”

    苏清墨转头看向他,神色凝重,“之前的几个人,只怕都不是正常死亡的。”

    横死在青楼之中的花魁自然算不上正常死亡,可是苏清墨指的却不是这点。

    她道:“我想了解一下之前几名死者的情况。”

    苏清墨所要求的事情并不难,牧元带着人往青楼外面走去,几人刚出了暖玉楼,还没走出几步,从斜里冲出来一个男人。

    魏旭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的软剑,却在下一刻被牧元阻止了动作。

    牧元看向来人,身上穿着的衣服用料价值不菲,头顶上的玉冠也成色颇佳,看得出来对方出身于富贵之家。

    未等牧元开口,来人便急急地说道:“王爷,我有些事情想要报给您。”

    魏旭从旁问道:“你是何人?”

    男人面上有些尴尬道:“我就是第一个发现芸香姑娘死了的人。”

    芸香便是刚刚被害的暖玉楼花魁,魏旭知道,眼前的人正是买下了死者初夜的客人。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怎么知道我家主子是王爷?”

    男人答道:“我叫郭致,家父是大理寺少卿,前不久我曾远远地见过王爷。”

    在得知了郭致的身份之后,魏旭有一瞬间的打量。

    要说大理寺少卿可真个好官,为人刚正不阿,处世低调正直,可他偏偏生了个混世魔王般的儿子,这郭致如今长到了二十岁,不肯娶妻不说,还不愿纳妾,见天儿地往烟花柳巷里面钻,郭家只得他一子,夫妇两人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只能任由郭致在京城里当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值得庆幸的是,郭致虽然为人偏浪荡了些,但是从不惹事,最多在青楼里拈花惹草。

    魏旭看着面前脚底有些虚软的郭致,问道:“郭公子有何事要禀王爷?”

    郭致看了一眼牧元,在魏旭的示意之下开了口。

    “昨夜我买下了芸香姑娘的第一夜之后,我们俩便去了她的房间,然后”

    未等他说下去,牧元出忽然打断道:“说重点。”

    郭致梗了一下,在看见牧元身后的苏清墨之后,懂事地跳过了中间的过程,道:“我和芸香姑娘睡到后半夜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地听到房间内有女子的哭声,接着就感觉到枕边有人在对着我的左耳吹气,一开始我以为是芸香姑娘,后来反应过来,芸香姑娘是躺在我的右边的,那左边吹气的人是谁。”

    说着他揉了揉左边的耳朵,接着道:“意识到了事情的诡异之后,我被吓的瞬间清醒过来,可是无论我如何用力却始终无法睁开眼睛,身体也没办法动弹,再之后没多久,我就失去意识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起来,我还以为夜里发生的事情都是做梦,正要跟芸香姑娘说说,就看到一具缺少了头颅的尸体躺在我旁边。”

    魏旭问道:“为何今早问你的时候不说?”

    发现死者之后魏旭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例行问话也是魏旭做的。

    “我实在是被吓懵了,当时没想起来,后来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当晚的情况并不是做梦。”

    郭致的话对破案并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对苏清墨而言意义重大,她又问了些当时的细节,这才让牧元放郭致离开。

    牧元和苏清墨坐进马车之后,魏旭依照牧元的吩咐驾车往隐世衙行去,三人到了隐世衙之后,裴临和方慕北早就等在了停尸房的门前。

    方慕北打开停尸房的门,屋里仍旧摆放着五口木棺,由于是冬天的缘故,所以木棺下面的暗格里,用来延缓尸体腐烂速度的冰装得并不多。

    方慕北拉开其中一个木棺,里面放着一具轻微腐烂的尸体,他从靠墙的架子上拿下一本卷宗送到牧元面前。

    牧元接过后,方慕北看着棺中的尸体道:“王爷,这具尸体就是第一个死在暖玉楼的花魁,死亡时间是在六个月以前,从那之后每个月里,只要暖玉楼选出花魁,不出两日都会被杀,直到上个月为止已经死了七个人,而今早发现的是第八个。”

    裴临疑惑道:“暖玉楼死了这么多,你们都不知道?”

    这个问题也是牧元此时正在思考的,不等他想明白,魏旭的话给出了答案。

    “王爷,暖玉楼发生的命案全部报给了刑部,经属下询问,刑部并没有上报给隐世衙的原因是上面有人压下了案子,这次若不是郭公子当场将事情宣扬了出去,只怕刑部仍旧不会选择上报。”

    牧元沉声道:“让林宁去查,命令刑部压下案子的人究竟是谁?”

    魏旭领命去通知林宁,自从牧元身上的红颜枯骨解掉之后,林宁便又重新回到了隐卫队中,当他的隐卫统领。

    方慕北又走到其他三个棺木旁边,将它们依次打开,三个棺木里面分别放着两具缺少头颅的骸骨。

    苏清墨想到先前的猜测,走上前依次观察起来,看了一圈之后,她的心跳得有些快。

    苏清墨看向牧元,轻声道:“王爷,凶手不是同一个人。”

    牧元眉心轻蹙。

    苏清墨站在装着白骨的两副木棺之间,问方慕北道:“第二个被杀的人和后面六个人的死法可相同?”

    方慕北点了下头,“死法相同,手法也相同,都是熟睡状态下一刀砍头而毙命,卷宗上有详细的记载。”

    苏清墨接着问道:“勘察过现场的人,可有发现其他什么相同之处?”

    方慕北回忆了下,忽然道:“刑部的人说,从第二个现场开始,有的死者身边会出现一种黑色的小虫子,有的则没有。”

    他的话并未让苏清墨感到意外,她理了理思绪,开始跟在场的人娓娓道来。

    “从第二名死者开始,直到后面被杀害的所有人,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刑部所说的那种黑色的小虫子,就是化尸蛊,至于为何有的尸体身边没有,我想应该是因为死者的死亡时间不相同的缘故,化尸蛊是在人死后三个时辰才自体内苏醒,苏醒之后的化尸蛊会迅速地将尸体啃食干净,然后在母蛊的带领下离开尸体。”

    听到这里,裴临忽然出声问道:“有人用了化尸蛊?”

    苏清墨点了点头,补充道:“不止用了化尸蛊,那人还利用了化尸蛊将之前几个死者的魂魄带走了。”

    她的话牧元和方慕北虽然听不懂,但是裴临一瞬间便了解道:“你的意思是九阴还魂?”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