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26章 白骨森森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牧元没出声。

    乔望不在意有没有得到回应,只是兀自说着:“我弟弟乔春生,除了阿木和小花之外,还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叫乔林,是春生的大儿子,从小便生的好看,长大之后也越来越机灵,招人喜爱的很。”

    “我媳妇身体不好,我们俩很难有孩子,所以阿木出生之后我便有了个想法,我想把乔林过继到膝下,这样好歹我也有后了不是,可是春生的媳妇”

    说到这里他面上隐隐带着怨,“她哄着春生,两人带着三个孩子没有打声招呼就进了京,想要住进我家,我当时没有同意,她便扯着脖子跟我喊,说就算把乔林打死也不会过继给我,当时过继的流程和文书已经走了一半,我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给了她和春生一笔银子便将他们打发了。”

    “谁知道她竟然真的下得去手,从京城回清水镇的路上,她居然打死了乔林,乔林被她打死后就地掩埋,等过继的文书办好之后,她告诉我乔林生了重病意外夭折了,他们只剩下乔木一个儿子,便不好再过继给我了。”

    乔望把话一口气说完。

    牧元眉心轻皱,“乔林氏杀子这么隐秘的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乔望嗤笑一声,“我那个傻弟弟,喝点酒便什么都能套出来。”

    牧元让人抬走乔田氏的尸体,又将乔望收押。

    堂内的无关人等都退下之后,牧元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魏旭在旁边问道:“王爷,今日提审乔春生夫妇吗?”

    牧元摇了摇头,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疲惫道:“明日再审罢。”

    感觉精神好些之后牧元睁开眼睛,吩咐众人道:“先回客栈。”

    当夜,由于白日里忙碌了一天,牧元和苏清墨便早早地歇下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苏清墨在一道逼人的视线中醒来,她睡意颇重的睁开双眼,在看到床边一个站着的人影时睡意瞬消。

    黑色的人影一动不动地站在床边不远处,隔着牧元看着苏清墨。

    苏清墨稳住呼吸,被褥下的手不着痕迹地握住牧元的手,手中发力。

    牧元似有所觉,翻了个身将人拢进怀中,气声说道:“别怕。”

    话刚说完他便从枕下摸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快速地跃下床榻向黑影袭去。

    黑影并未闪躲,牧元手中的匕首逼近黑影的脖子,令人意外的是牧元没有伤到黑影不说,反而整个人从黑影的身体里穿过。

    意识到事情有些诡异,牧元没有再贸然出手,他戒备地注视着对方,而苏清墨则趁着这个间隙利落地点燃房中的蜡烛。

    蜡烛燃起的一瞬间黑影却消失不见了。

    苏清墨走到黑影之前站立的地方,从地上拾起一个白色的人形布娃娃。

    布娃娃不过巴掌大小,脸部用红色的燃料画了五官。

    牧元走到她身边问道:“这是什么?”

    “王爷,匕首借我一下。”

    牧元将匕首递给苏清墨,见她划破布娃娃的肚子,然后掏出里面的棉絮,在棉絮的中间取出一缕头发。

    她将头发拿在手中,从放在床头的背包里取出蛰火,随后点燃头发,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燃烧的头发中散发出一阵恶臭。

    头发燃烧殆尽后,苏清墨心下才松了口气,她举着白布娃娃跟牧元解释道:“这个东西叫做鬼娃娃。”

    “是有人拘了已死之人的魂魄,又取了那人的头发,将头发塞进了这个娃娃中,随后将魂魄灌入其中,这样鬼娃娃便可以供那人差遣,只不过这种被困的鬼魂只能做些简单的事情,没有什么攻击性,而且天亮之后不仅不能进入轮回,还会魂飞魄散。”

    如此阴邪的法子,既害了那人的今生,又误了那人的来世。

    苏清墨猛然间想到,“有人肯定操控鬼娃娃里的鬼魂做了些什么,不然不会凭白出现在这里。”

    她的话让牧元下意识地在房间内找寻起来,当视线转到桌子上的时候停了下来。

    桌子上正静静地摆放着一封信。

    他放开苏清墨走到桌子旁,从信封内抽出一张纸,上面只有简短的一句话‘若想知道黑衣人和陈轩的秘密,便去长寿村一趟’。

    没有落款,字的下方画着如何去往长寿村的地图。

    字条上的内容苏清墨也看到了,她有些迟疑地问牧元,“要去吗?”

    牧元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只是这回他不打算带着苏清墨一同走。

    天亮以后,魏旭和卫城将乔春生夫妇和乔望分别带到客栈,有了乔望的指证,乔春生夫妇没多久便招认了。

    原来破庙中的小男孩真的是乔林,乔林氏当初因为怨恨乔望,不想让乔望过继乔林,便在回清水镇的路上将乔林掐死埋进了破庙后面的树林中,而乔春生惧怕乔林氏,并不敢反抗,就算大儿子被掐死他也不敢报官。

    当时小花的年龄不大,记不住事,但是已经六七岁的阿木却将这件事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从此以后他跟乔林氏的关系变得生疏起来,而乔林氏在掐死大儿子之后体内的暴虐因子仿佛被唤醒了一般,稍不顺心便打骂阿木和小花这对兄妹,连丈夫乔春生有时候都不能幸免。

    乔林氏因为虐杀亲子被判了斩首,牧元当场定案的时候乔林氏还有些不服,她撕去了平日温和的面具,激烈地质问着,“乔林是我的儿子,是我生的,他的命是我给他的,我凭什么不能打骂他,他死了我也难过,可我不是故意的。”

    乔林氏的厚颜无耻恨得魏旭牙根痒痒,他想起那个守在破庙内的等待家人的男童,上前狠狠地抽了乔林氏两个嘴巴。

    乔林氏的嘴角被打破,疼得直呜咽,还要开口的时候,魏旭冷冷地瞪视着她,让她把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牧元没有理会乔林氏的撒泼,只淡淡追加了一句,“死后曝尸三日,以儆效尤。”

    乔家三人被带了下去,牧元只判了乔林氏的罪,留下乔春生和乔望兄弟俩给康四海定夺。

    一行人在离开清水镇的之前将乔家死去的三个孩子的尸骨葬在了一处,裴临简单地做了场法事之后,才得以让兄妹三人的魂魄离开魂玉投入轮回之中。

    时间刚过正午,牧元几人的车马已经离清水镇有了一段距离。

    牧元没有选择乘坐马车反而驭马而行,他从袖中拿出前一晚发现的字条递给身旁的魏旭。

    魏旭看了看,再抬头的时候神色间明显带了迟疑,“王爷当真要按这字条上所说的亲自去长寿村一趟?”

    “先送王妃回王府。”

    魏旭明白了,王爷的意思是不带王妃。

    苏清墨坐在马车中,一直紧迫地注意着牧元,待看到牧元拿出字条递给魏旭之后,急忙将头探出窗外,“王爷,你若是甩下我自己去了长寿村,我便偷偷地跟在你后面。”

    见她知道了,牧元索性不再遮掩,“去长寿村的路上危险未知,你回王府等消息,好吗?”

    苏清墨不出声,定定地看着牧元。

    牧元心内叹息,“真想去?”

    苏清墨点头,“不止我去,表哥也会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好吗?”

    这话让牧元没法反驳,只好问裴临,“可否同行?”

    不远处骑在马上的裴临早就听到了,当下也不矜持,痛快道:“自然愿往。”

    既然事情说定了,几人便调转路线,按照字条上的地图往长寿村的方向走去。

    一行人走着走着发现长寿村所在的地方离京城并不远,甚至就在破庙后面的密林深处,至于为何很少有人发现,或许是位置太偏僻的关系。

    长寿村建在一个大峡谷里面,马车走到悬崖边的时候就无法再前行了,苏清墨从马车上下来之后,牧元吩咐隐卫守好马匹和马车,然后几人根据地图上指示的一条隐秘的小路下到峡谷中。

    越往峡谷低处走空气变得越发潮湿温热起来,待几人的双脚彻底踩到峡谷的地面之后,发现四周的环境竟然绿意盎然,跟峡谷上面的天气截然相反。

    身边开着不知名的花朵,上方飘着浓重的白色雾气。

    苏清墨擦拭着额头上生出的细密汗水,以手做扇,用力地扇了几下,“下面怎么会如此热?”

    其他几人的状态同她相差不大。

    牧元观察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走近一道流动的溪水处,伸手试了试,了然道:“这水应该是从温泉的泉眼处流出的,整个峡谷好像被温泉环绕了起来,温度高些并不奇怪。”

    为了印证牧元的话,几人沿着溪水往深处走去,走了没多久,便看到一户规模不算大的小村落。

    魏旭数了数,整整二十二户人家。

    几人走进村落,敲响了整个村落里房屋最大的那户人家的房门。

    开门的是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眼中含着戒备,看着眼前的几位陌生人,“你们是谁?”

    魏旭正要开口,牧元抢在他之前不动声色道:“我们在深林里迷了路,阴差阳错之下走到这里的。”

    老人眼中的戒备丝毫没有减少,“你们为何要进入深林?”

    牧元扯过苏清墨,眼中带着宠溺,“今日带我夫人出城游玩,回城的时候她饿了,我便想猎些野味给她吃,没成想竟迷了路。”

    老人的戒备之心稍减,“你们进到村子是想要借宿?”

    牧元笑道:“若是方便的话。”

    老人又仔细地打量了几人片刻,仿佛真的看出了他们没有什么害人之心,于是露出了笑意,“我是这个村子的村长常伯,你们的人有些多,我这里只能住得下四人,其他人住在别处可以吗?”

    牧元将卫城,裴临,永安还有方慕北分了出去,村长的家里留下自己和苏清墨,以及魏旭和青竹。

    常伯很是好客,待几人的行礼放置妥当之后,他让全村的人在村里的空地上集合,然后将牧元等人介绍给了村里人。

    整个长寿村的人接触下来以后,苏清墨发现了一个让人细想之后有些毛骨悚然的地方。

    她和牧元带着魏旭还有青竹回到村长家里,仔细地关好门窗之后,苏清墨压低声音问道:“你们有没有从村里的人身上发现异样?”

    青竹沉默片刻,说道:“他们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过。”

    苏清墨点了点头,“他们的笑同常人不太一样,好像只有嘴在笑,眼睛里却并无笑意,看得时间长了让我有一股阴森之感。”

    苏清墨说的牧元自然也注意到了,只是长寿村的人目前并无任何异动,他们便也不好轻易动手。

    他想起字条上所说的,来到长寿村之后黑衣人和陈轩的秘密自然会浮出水面。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四人回到房间歇下,苏清墨总觉得在暗中正有人盯着他们,而且还不止一人。

    牧元拍了拍她,“睡罢,有我在。”

    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陷入睡梦中,而牧元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直到身上的监视之感消失之后,他才跟着睡去,睡前脑中最后的思量是,如何能在长寿村多留几日。

    没想到的是,留在长寿村的事情根本不用他考虑。

    第二日,在早晨的餐桌上,常伯提议让几人在长寿村多住些时日。“咱们村中最好的就是温泉,村里的人为何长寿,那都是温泉水泡出来的。”

    牧元应了下来,顺着他的话说道:“可否让我们也试试?”

    常伯笑着应道:“当然可以,远来即是客,待会儿我让小虎带你们去。”

    小虎是常伯的孙子,今年刚十岁,常伯的儿子在小虎四岁的时候得了病,没过多久便病逝了,于是本就没有母亲的小虎和死了老伴儿的常伯这些年一直相依为命地活着。

    小虎和常伯的感情很好,闻言问道:“哥哥,你们要什么时候去啊?”

    牧元道:“吃过饭之后罢,正好看一下谷内的景色。”

    小虎乖巧地点头,待几人用完饭后,带着几人离开村落往谷内更深处走去。

    牧元等人被小虎带着,穿过一个窄长且只有一条路的山洞后,来到一个比较大的温泉池旁。

    小虎指了指另一个方向,对牧元说道:“哥哥,那边还有个温泉池。”

    牧元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果然看见了一个稍微小点的温泉池。

    小虎给几人带到了地方便转身离开了。

    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牧元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我们回之前的山洞一趟。”

    魏旭问道:“公子可是发现了异常?”

    自从进入长寿村之后,为了不暴露身份,魏旭等人对牧元换了称呼。

    牧元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刚刚在山洞里我好像从别处感觉到了有风吹过。”

    “公子的意思是山洞里还有别的出口?”

    几人沿着来路往回走,很快便进入到山洞中,牧元依照脑海中模糊的记忆走到一面石壁处。

    他贴在石壁上仔细感受,终于在一个位置上停了下来,指骨在上面不停轻敲,明显发出了中空的声音。

    魏旭上前沿着石壁慢慢摸索,当摸到一处异起后轻轻一按,突起被按下,面前的石壁缓缓移动,一个更大的空间出现在石壁之后。

    让人震惊的不是石壁后的密室,而是密室里渗人的情景。

    数十具人类的白骨,白花花密密麻麻地堆放在地上。

    整个密室里,除了白骨便什么都没有了。

    牧元和魏旭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苏清墨被惊到了,她小幅度地向后走了一步退出密室,身体贴在山洞另一侧的墙壁上。

    她小声喘着气平复紊乱的心跳,却没有发现身边正有人在慢慢走近,当察觉到的时候,苏清墨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

    漆黑的山洞中,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在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